>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57章 敖德萨惨案

第257章 敖德萨惨案

 热门推荐:
    “嘭”的一声巨响,漫天的大火弥漫在了警察们的身边,然后我看到一群穿着黄色球衣的人加入到我们的阵营里,他们将手里的自制燃烧瓶点着后扔向警察。

    “卡带!有燃烧弹!使劲往后跑!”我忽然意识到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群架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太他妈的危险了,照这个形式下去,警察要开真枪了!

    “哇啦啦啦!”身旁的敖德萨球迷们愣了一下神之后发现自己的救兵居然配备了这么狂躁的武器,兴奋的高呼了起来,倒地的人纷纷爬起,重新加入到战斗当中。

    警察叔叔当然不是盖的,他们发现了此刻的局势不太乐观,采取了最有效的措施-撤离现场。

    我方球迷迅速占领了冲突旁边的一栋建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敖德萨的市政府所在地。

    我极力想逃脱出来,可是还是被蜂拥的人流挤了进去。

    “大副,这里是什么地方?”挤进来之后,球迷们迅速往上层方向跑,应该是想跑到顶端向外界炫耀胜利,卡带也终于靠到了我的身边。

    “卡带,等人往上跑的差不多了,我们就逃出去,这地方不能久留。”我紧紧抓住卡带的手腕

    我往四周看了一下,这里果然是为政府办公的地方,一层高高大大的,很西式的建筑,楼梯上站满了黑色黄色球衣的球迷。

    “哇啦啦啦啦!”身后的人群突然变的惊恐了起来,他们大叫着往二楼狂奔。

    “我去又怎么了?”我有些诧异,难不成二楼有黄金?

    “卡带,我们也去二楼看看!”我舔了一下嘴唇,趁着一片大乱,或许能弄点好东西,回去也好给老九他们炫耀一下。

    “哇啦啦啦啦!啪啪啪”人群后面突然想起了密集的枪声,紧跟着我看到了一群穿着迷彩装的人正拿枪朝我们射击,而且拿的是他妈的真枪!

    “卡带,快往上跑!”我这次真的惊住了,我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反击了!

    人群再一次乱了起来,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了,政府可不是吃素的!

    人们纷纷倒在地上,球迷中几个胆大的开始拿枪还击,一时间他们不敢轻易攻进来,趁着警察犹豫的机会,又冲出几个人把正中心的大门关上了。

    “大,大副,我,我怕!”卡带拽着我的衣角,哆嗦个不停。

    “卡带你个怂货,找个妞你也怕,现在好了,我们成可瓮中之鳖了!”我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好好的乌克兰洋马没玩儿成不说,现在马上就被干死了,对方没有重武器还好,假如有坦克火箭筒,我们现在早就挂掉了。

    “大副,对不起。”卡带低着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卡带,算了算了,这件事也不怪你,现在没事儿了,只要他们不用火攻,我们还是安全的。”我有些于心不忍。

    “嘭!”的一声,一个装满汽油的燃烧瓶落到了我们身边的木制楼梯上。

    火焰瞬间四散开来,所有人大叫着开始往二楼奔去,越来越多的燃烧瓶扔了进来。

    “卧槽,卡带,往上跑!”一层的火越来越大,木制的楼梯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忽然想起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过的火灾死亡的人基本都是被烟呛死的,赶紧告诉卡带把上衣脱掉,用水蘸湿捂住口鼻。

    “大,大副,哪里去找水啊!”卡带已经崩溃了,

    “他妈的你不是吓尿了吗,把内裤脱了套上!”我边说边想把自己也湿透的内裤撕掉,可是质量实在是太好了,腹股沟都要勒破了还没有撕下来。

    卡带的内裤是涤纶的,正好有个地方正好开线,他用手使劲一拽,扯开了一边,紧接着用力又将另一边撕掉,他慌乱的拿起其中的一片捂到嘴上。

    身旁的敖德萨球迷们都快哭了,这俩华夏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要BAO菊花!

    烟越来越大,一层的地板应该也是木质的,整个几乎变成了火海,烟还没有到我们身边,我已经被呛得眼泪直流,我狠了狠心,把卡带的另一片内裤捡起来,捂到了脸上。

    熟悉的前列腺液的味道,看来卡带刚才在海员俱乐部已经发泄完毕了呀,我忍住恶心,用胳膊打碎了墙壁上的消防水箱,一只手掏出消防斧,用力的砸向了二层大大的落地窗户。

    “啪”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空气的流通让火变的更大了,我顾不上这里是二层,拉着卡带跳了下去。

    “他妈的幸好没有把瘸子叫来,这一下还不得把腰间盘突出给摔回去了。”我们落到了政府大厦后侧的草地上,还好两人年轻,抗击打能力强,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一些简单的擦伤。

    我把带有卡带儿子,尿液的内裤扔掉,低头干呕了一会,招呼他赶紧逃离这里。

    全城应该已经戒严了,路上连一辆出租车都找不到,我跟卡带只能沿着印象中的方向,朝海员俱乐部跑去,敖德萨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城市,我们跑了不到10分钟,就看到了海员俱乐部门上面的霓虹灯。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从我们离开海员俱乐部一直到差点被火烧死,然后又回到这里,前后也就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们回到海员俱乐部的时候,大厨跟瘸子正在跟刚交流完毕的姑娘调笑着,而战斗力强劲的老九还继续在发泄着。

    “哎呀呀,大副卡带,你俩在哪里搞的?哎呀呀,衣服都破了?这么狂野?”大厨把插到姑娘胸里一半的手又掏了出来,我们两人的狼狈让他以为我们刚刚经历了传说中的**。

    “我去,这乌克兰姑娘就是敬业啊,完事儿了还能摸两把。”又一次见到丰满的洋马,我竟然暂时忘却了刚才的战争。

    “嫩妈走你!”老九的一声爆喝伴随着所有乌克兰姑娘们异样的眼神,释放出了新鲜的生命。

    “嫩妈老二,你俩在煤窑里弄的?”老九双手紧紧扶住腰,这一战太过激烈,他本来虚弱的肾脏已经脆弱的像两块玻璃,要想恢复过来,除非是用鸿毛药酒洗澡了。

    “九哥,赶紧跑吧,乌克兰内战了!”我为了掩盖一下我们狼狈,只能把事情往大了说了。

    “嫩妈!你见过内战了还有干这个的?”老九指了指还在**的大洋马。

    我低下了头,有些委屈的憋红了脸。

    “嫩妈,说实话,谁欺负你了,九哥给你做主。”老九掏出红双喜给在坐的男男女女们一人递了一支。

    “九哥,不扯淡了,外面真干起来了。”我接过烟,深呼了一口气。

    “嫩妈老二,你身上啥味。”老九摆了摆手,应该是闻到了我身上卡带的味道。

    “九哥,球迷跟警察干起来了!”我用力擦了一下嘴。

    “啪啪啪啪啪!”我正准备跟老九详细说一下刚才的见闻,谁知在我们附近又传来了枪响声。

    “嫩妈快跑!”老九在刚菓经历过生死之后,对枪声已经十分的敏感。

    “哎呀呀!”大厨一头钻了出去,临走还不忘在姑娘身上摸一把。

    卧槽等等我们啊!我们不知道路啊!

    几个人奔跑的速度差点破了博尔特保持的百米短跑世界纪录,瘸子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甚至有几次都跑到了我的前面,直到看到蓝宝石轮的船屁股,我们才真正把心放了下来。

    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跟卡带经历的是著名的敖德萨惨案,穿黑色球衣的是敖德萨黑海俱乐部的球迷,黄色球衣的是哈尔科夫冶金俱乐部球迷,这两家球迷是亲俄派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成员,而向我们射击的则是乌克兰的亲美势力,冲突导致了42人死亡、214人受伤,我则把这条新闻保存了下来,每次吹牛逼总会掏出来告诉别人这里面的伤亡人数不对,应该是216人受伤。

    争斗在政府的参与下得到了有效的解决,不到一周的时间码头工人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而且劲头似乎比以前更大了,我们也在两天的时间内将货物卸完。

    从蓝宝石轮这几次装的货物来说,应该是稍稍有些政府背景的,而我们下个航次的目的地更是验证了我的猜测。

    卸完货的第二天代理携带了厚厚的海图登船,他告诉我们要在此地装一些科考物资,目的地是斯瓦尔巴特群岛的朗伊尔城。

    “新奥尔松?公司疯了?”船长把头从海图上抬起来的时候嘴巴张的都能塞进一个地球仪了。

    “新奥尔松?我草,那不是在北极吗?”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屎也差点吓出来。

    船长第一时间给公司发报,阐述了一下我们的困难,首先是目的地的纬度较高,沿途风浪大不说,还有漂浮的冰山,关键是那地方别说去了,连听都没听过,上学的时候老师也没教过呀,实践没有也就算了,理论也他妈的没有,这不是去找死吗,其次全船人刚从两次世界上主要的战乱区中逃脱出来,身心俱疲此刻大家都想回国,确实不能再去这种超脱第三世界的地方了,希望公司能通融一下,最最最重要的是蓝宝石轮已经属于高龄船只了,在纬度这么高的情况下行驶,危险系数太大了。

    “尊敬的船长,电报公司已经收到,此时正值北半球的春季,你轮从地中海驶出后天气会越来越温暖,北大西洋以及挪威海没有发生过初夏冰山的记录,而你轮进入格陵兰海之后大概是6月中旬,海水温度都在0度以上,你轮可合理控制航速,在合适的时间到达朗伊尔城即可,蓝宝石轮虽然船龄较长,但几月前船身做了喷砂打油处理,重要机器都已经换新,征服北极不是问题!本航次你轮的物资是华夏北极考察站急需使用的,国家会对你们的冒险进行嘉奖,不会忘记你们的!”公司的回复有一种已经把我们追认为烈士的感觉。

    船长被电报的内容震惊住了,我一直提醒他蓝宝石轮有浓郁的政治色彩,他总是一笑了之,没想到这船果然是政府的船,他把电报紧紧贴到心脏的位置,小时候思想品德老师总是教育我们做社会主义四有新人,为建设有华夏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奋斗终身,当时我们都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建设,这次终于有了报效祖国的机会,船长书读的已经傻逼了,看完电报的他身子不住的哆嗦,此刻别说是去北极了,就是让他强奸北极熊,我估计他都能毫不犹豫的脱裤子就上。

    消息传的很快,吃午饭的时候,船上的人就已经知道了我们下一趟要去北冰洋了,一时间船上分成了两个派别,反对派的反应十分强烈,代表人物是老九大厨,俩人头一次站到了同个阵营里,用老九的话说嫩妈那逼地方弄事都能冻掉半块腚,对此提出抗议,而另一派则属于娱乐派,他们已经热爱上了冒险,加之此次运输有政府的成分,爱国之心油然而生,代表人物二副说道,这可是北极啊!在北极光下许愿很灵的!

    “大家都不要吵了,我们从直布罗陀海峡北上之后,天气会越来越暖和,到了新奥尔松时差不多要6月中旬了,那个时间是一年中最热的,所以水头说的冷是不会有的,北极光在夏季很少出现,二副你想多了,最重要的是我们这次是为国家的北极探险队运送物资,就这份荣誉,你们懂不懂!我要的是这份荣誉!”船长慷慨激昂的拍了一下桌子,他顿了一下,似乎在等我们给他激烈的掌。

    书呆子就是书呆子,一段话把两个派别都得罪了,二副听到没有北极光,差点就叛逃到老九队伍中去了。

    船长见一群人目光呆滞的看着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木已成舟,我们似乎没有了选择,蓝宝石轮装上了乌克兰产的一艘小型科考艇,还有一些大大的箱子,里面应该装的是一些先进的探测设备。

    蓝宝石轮原路返回,船长虽然有些书呆子气,但是并不傻,他按照当前的日期及航程计算出了合理的船速,蓝宝石轮在6月1日准时穿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到北大西洋。

    夏季的北大西洋风浪非常的温柔,蓝宝石轮载的货物比较少,我让机舱给所有的压载舱都压满了海水,最大程度的增加船的稳性,一路的顺风顺水让所有人的心情变的大好,船长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白衬衣及船长制服换上,整日在驾驶台盯着船位,总是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到达北极考察站,可以为国效力,听值班的水手讲,船长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模拟见到科考队员时的景象,总是对着镜子说:你好,我是蓝宝石轮船长,你们为国家做贡献了!你们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这些物资是我们不远万里给你送来的,这是你们应该得到的!这是对你们工作最好的肯定!

    蓝宝石轮到达挪威海的时候,海面上稍稍刮起了5,6级的北风,蓝宝石轮开始慢慢地摇晃了起来。

    【九劫改命真仙完爆大主宰】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