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60章 抢滩

第260章 抢滩

 热门推荐:
    “九哥,怎么办?底下的人怎么办啊?”我有些自责,竟然没能阻止这帮人跳海。

    救生筏的首缆此刻还系在蓝宝石轮的船舷上,蓝宝石轮的航速现在能达到5节了,救生筏也被大船拖带着快速向前冲着,落水的人拼命的想要去追上它却也无能为力。

    海面上的红色防寒服特别的刺眼,大家的求生知识都比较强,保持着HELP姿势来抵抗严寒,节省体力,老九把头伸了出去,犹豫了一下后,用刀将系在救生筏上的缆绳切断,让落水的人能有机会再次爬到救生筏上面。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恐怕是顾不上他们了,嫩妈我去机舱把水泵打开往外排一号仓的压载水,然后给尾压载舱压满让船头抬起来,不,抬起脖子来,你把主机航速加到最大,我们冲上去。”老九坚定的看着我,还有心情开玩笑。

    “九哥,你现在去机舱?不行,太危险了!我们现在应该差不多能冲上去。”我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计划。

    “嫩妈老二,你听我的,看到船头抬起来,全速往前冲,不要管我。”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从操作台上拿起一只红双喜塞到嘴里,跳跃着奔跑了出去。

    “九哥!小心啊!”我眼睛有些湿润了。

    大厨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站起身子看到主甲板上已经被水淹没,又差点晕过去。

    “哎呀呀,哎呀呀,大副,船长他们呢?”大厨一只手扶着雷达,眼神飘渺。

    “大,大厨,船长他们弃船了。”卡带房间里的防寒服不知道被谁割断了一条腿,所以只穿了一件救生衣,不过正是因为没有防寒服,他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跳到海里。

    “哎呀呀,船长他们跳海了?小龙,我们也得跳啊!”大厨有些激动,他慌乱的套上救生衣,想着从驾驶台侧翼跳出去。

    “刘叔,跳下去就是死,不跳或者还能活,我们还有差不多10分钟就能抢滩了。”我用手指了指前方的海岸。

    “哎呀呀,小龙,别扯了,他妈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开到岸上?”大厨惊呆了,他张着大嘴,马屁在生死面前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刘叔,相信我。”我朝大厨点了点头,没有在意他话里的不尊重。

    因为备锚的原因,此刻的蓝宝石轮正是两台发电机备车航行,老鬼在弃船的时候已经启动了所有的速闭阀,也就是说现在的柴油机的燃料只有供油管里保存的那些了,估计也就只能使用10分钟了,两台柴油机的话甚至只能用5分钟了。

    驾驶台的灯忽然一闪,老九应该是将压载水泵启动了,我甚至已经能听到船舷外压载泵出水口哗哗的水流声了。

    “卡带,掌舵。”我的心“咚咚咚”跳个不停,扭头对卡带说道。

    卡带从地上哆嗦的站起来,走到舵盘跟前,用手紧紧把住。

    “草草草,抬起来啊!”我坐到引水椅上,点着一支烟,紧紧盯着面前的甲板,像一个阳痿的男人盯着自己的生殖器,期待着能出现奇迹,期待着它能昂起头来。

    “呜呜呜。”“啪”柴油机发出有节奏的声音,驾驶台的灯瞬间全部灭掉,紧接着36V的应急灯亮了起来,警报声铺天盖地的响了起来。

    他妈的居然这么快就没油了,驾驶台后方的应急发电机自动启动了起来,并入了电网,但是它的功率太小,根本无法承担压载水泵的负荷。

    “呲呲呲”船身突然发生了剧烈的抖动,又传来了十分难听的用刀子划玻璃才会发出的声音,看来蓝宝石轮已经触底了。

    “卡带,左满舵压住!”我把烟头扔到地上,大声喊道。

    我已经能看到眼前的礁石,我必须让船绕过最大的那堆礁石,搁浅到它的边上。

    “大,大副,没有舵效了!”卡带哭丧着脸说道。

    “我草!”我一把推开卡带,拿起应急舵手操柄,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蓝宝石轮航向慢慢的左偏,渐渐的我看到了一舱的舱一点点的抬了起来。

    “九哥牛逼,船脖子抬起了!”我心里暗喜道。

    “全速前进!”我把手放到主机驾控调速器上,把它推到最大值。

    “欧,欧,欧,呜,嘭,当,当,当,滴,滴,滴”驾驶台像是在开一场演唱会,充斥着我无法欣赏的艺术。

    “嫩妈。”老九踉跄着扑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九哥,船脖子抬起来了,我们现在应该到浅滩了!”我大笑着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我给机舱海底阀都打开了,机舱满水了,屁股能不下沉吗!”老九自豪的对我说道。

    蓝宝石轮高高的昂着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角度,我们几个被引力甩到了驾驶台舵盘后面的墙上。

    “呜”主机燃尽了最后一滴油,发出了最后的呻吟,蓝宝石轮在巨大的阻力下又向前冲了有30多米,搁浅在了南角岛延伸出来的海礁上。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没想到船竟然还能开到陆地上,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思维了。

    “嫩妈老二,卡带,收拾东西快登陆。”老九难掩兴奋,嘴唇抖个不停。

    “哎呀呀,我把我手机拿上来。”大厨兴冲冲的开门冲了下去。

    “九哥,船长他们怎么办?”我站起身子,使劲往后看,海面上红色的救生筏早已经不见踪迹。

    “嫩妈老二,先上岸,嫩妈现在落潮,涨潮的话船就淹没了。”老九往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

    “哎呀呀,下面都是水,下不去啊!我的手机怎么办啊!”大厨又钻了回来,一脸的沮丧。

    “刘叔,水淹到哪一层了?”我惊讶的问道。

    “哎呀呀,船长房间下面水都到腰了,哎呀呀吓死我了。”大厨应该是不小心踩到水里了,还有点惊魂未定。

    “嫩妈老刘卡带,你俩去船长那层甲板,房间里有什么拿什么,嫩妈一定要快!”老九没想到海水这么快就漫上来了,我往外看了一下,主甲板最前端还露在水面上,我们船尾所处的位置应该比较深,所以海水已经淹没了大半个生活区。

    “嫩妈老二,我们想办法去救生艇,找点有用的东西。”老九神情有些严肃。

    艇甲板的海水已经到了膝盖,水温估计在5摄氏度以下,我跟老九扶着柴油机的洋葱,小心的移动着,海上的风还有6,7级左右,稍微不注意我俩就有可能被刮到海里。

    “水桶,太平斧,渔具,火箭降落伞火焰信号,手持火焰信号,手电筒,日光信号镜,急救药箱,水手刀,探照灯,指南针,救生手册,雷达反射器。”我小心翼翼的清点着救生艇上的配置设备。

    “嫩妈老二,给压缩饼干拿着,我们这次不知道要在岛上待多久呀!唉!”老九叹了口气,把储物箱里的饼干递给我。

    “九哥,我们又不是没在荒岛上待过,叹啥气呀!”我想起了几年前我们三人流落到所罗门群岛一个无人荒岛上,幸福愉快的渡过那几日幸福的时光。

    “嫩妈老二,那是热带,这里可是北极啊!夏天都这么冷,冬天怎么过?”老九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肾虚已经摧毁了他的身体。

    “九哥,我们不能待那么久吧?”老九的话让我也有些恐慌,船长在弃船的时候已经发布遇险信息了,而且还给公司发报了,按理说这里应该经常有渔船经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获救呀。

    “大副,大副!”卡带在驾驶台侧翼的大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卡带,找到什么东西了?”我将救助艇里的这些装备打了一个大大的包裹,背到后背上,慢慢的爬回到驾驶台。

    大厨以前不愧是盗墓专业户,老鬼跟船长房间的东西几乎被他全部扫荡一光,大到被褥,小到零食。

    “哎呀呀,船长的保险柜太重了,我们抱不动。”大厨一脸惋惜的说道。

    几个人将右舷的救生筏抛到海水里,海水已经跟右舷的救生筏甲板持平,我们把从蓝宝石轮上找到的食物淡水还有一些保温用的棉被以及救生艇上的一些求生设备放到里面,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登上救生筏,老九用水手刀割断缆绳,我们用力的划着桨,绕过南侧的礁石,将救生筏停在了长满苔藓的沙石上。

    【九劫改命真仙完爆大主宰】男子晚上频繁与多名女同事发生关系,当她们陆续怀孕后接连死亡,自己被死婴喜当爹,命悬一线,婆婆一番话让他当场吓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