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66章 起名字

第266章 起名字

 热门推荐:
    “真嫩妈像个棺材。”老九看着眼前这具长宽高分别为3m*2m*1m的高档北欧小别墅,摇了摇头说道。

    “哎呀呀,这房子好,这房子实在,要是二十几年前有套这样的房子,我都能娶个大闺女了,纯大闺女。”大厨有些失落的说道,估计又想到了被手术钳糟蹋的老婆了。

    “大副,这房子好,这房子隐蔽。”卡带把头伸进去,又拔出来,虽然咧着嘴荡笑着,他估计心里在想这以后四个人躺在一起了,万一有点生理反应什么的,可咋办呀。

    老九说了些嘲讽的话,但对自己一手制作出来的艺术品也充满了爱恋,他号召我们捡了一些色彩斑斓的贝壳,把剩下的腥味黏土抹到墙上,把贝壳贴到上面,就当是给房子简单装修了。

    为了渡过漫长的冬季,我们又制作了几节烟囱,堆了几个炉子,把这些易损的东西准备好,可以随时更换。

    时间像一头拼命奔跑的野驴,还没来得及体验秋季,残酷的冬季开始降临了,海面上的浮冰越来越多,北风也跟着大了起来,我们兵分二路,我跟大厨为过冬补充充足的食物,山北面的湖面已经结冰,河水也快要截流了,还好大马哈鱼数量还很充足,老九跟卡带则将所有干枯的树枝都集合在了一起,并把它们整理成能合适塞进炉口大小的长度,垛在了我们新房子的门口。

    两个月没有吃蔬菜水果的我们,维生素C已经严重缺乏,老九大厨和我还好,能从生的鱼肉中补充一些,而拒绝生食的卡带身体则出了状况,他的牙龈出血问题日趋严重,咧着嘴笑的时候,血都会顺着嘴角流出来,看上去好像那只被大厨糟蹋的大马哈鱼,为了防止他得败血症挂掉,我们开始强迫他吃生鱼肉,以至于每次吃饭搞的他满脸都是血,像得了痔疮的菊花,四个人就这么挤在了一起,天气好的时候就出去弄些食物,天气不好就整日关在屋子里,真真切切像埋在棺材里的尸体。

    然而我们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孤独,几年的海上漂泊生涯,已经让我们习惯了这种生活,眼前的房子跟海神轮,海神7,红太阳轮以及蓝宝石轮有什么区别吗?只不过它们大了一些罢了,船员是世界上最弱势的群体,一年中的300天都要被关在一个移动的大铁房子里,数不尽的风浪不停的拍打着这座大房子,仔细想一想,还不如四个人躺在这里舒服,至少我能脚踏实地。

    几个大男人躺在一起,谈论的最多的当然是女人了,老九大厨和我三个人认识了好几年了,聊起来的内容大都是些已经说过十几遍的内容,无怪乎我们在孟加拉,印度,巴西那些风流韵事,当然还有老九在日本差点为死难中国人报仇的光荣事迹,而卡带长这么大了,从自己周岁那天离开母亲的怀抱开始,就没有见过异性的身体,所以听到我们说这些话题的时候,年轻的荷尔蒙不住的往外分泌,搞的他坐卧不安,我们讲到在巴西跟名模交流的时候,他激动的站起身子,差点把房顶顶破。

    老九为防止卡带年轻气盛,再把大厨爆JU了,换了一个话题。

    “嫩妈我们在这呆了俩月多了,这岛上就咱们四个,嫩妈也算咱四个的孩子了,咱给它起个名吧。”从老九嘴里说出这么煽情的话,激动的我差点把卡带按到身子底下。

    “哎呀呀,我看行,要我看,不光给这个岛起名,我们给这山,这湖,还有河都起个名。”大厨竟然说出了这么有人文情怀的提议。

    “大副,水头,这岛上有我们四个人,要不然叫四人岛吧!”卡带终于不用掩饰自己尴尬了,率先加入到起名的行列中。

    “死人岛?不行不行!太晦气了。”卡带的提议让我们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否定。

    “哎呀呀,照我说,就叫乳岛,阴岛,屁股岛。”大厨淫荡的笑道。

    “嫩妈我们四人流落到阴岛上?滚嫩妈犊子!”老九痛苦的大骂道,这么高雅的提议竟然被大厨这种变态的行径污染了,这已经让人发指了。

    “哎呀呀,我活跃活跃气氛,活跃活跃气氛。”大厨有些尴尬的回道,他似乎也觉的自己起的名字太过庸俗了。

    “行啦,大家都别吵了,每人说一个,要知性一点的,然后大家投票选择。”我清了清嗓子,心想建房子搞食物听老九的,搞这种文娱活动我可是最擅长了。

    大家许久都没有说话,算是同意了我的说法。

    “我先来,这岛的名我看就叫蓝宝石岛吧,算是纪念一下咱们船了。”我信心满满的打了怀旧的感情牌。

    “照我看叫希望岛,希望能逃离这个地方。”卡带的煽情求生效果似乎也不错。

    “哎呀呀,实在不行叫调鱼岛,调鱼岛。”大厨掏出了必杀技爱国情操,如果不是外面正刮着北风,我估计他一定会选择把大马哈鱼通红的鱼肠子掏出来系到脖子里然后再敬一个鲜艳的少先队员礼。

    “嫩妈,”老九吸了一口气。

    所有人把头都扭向老九,等着他说出什么超脱世俗的好名字。

    “嫩妈武岛,怎么样?”老九憋了半拉个小时,憋出这么两个字,期间我们都往炉子里添了不知道几次柴火了。

    “舞蹈?九哥,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情搞舞蹈。”我摇摇头,心想老九这回太LOW了,怎么能起这么一个垃圾名字,还不如叫广播体操呢。

    “嫩妈老二,练武的武。”老九赶紧给我解释道。

    “哎呀呀,还是叫调鱼岛好,听着霸气,我们四个在调鱼岛上盖房子,哎呀呀,这是给祖国争光。”

    “希望岛,有希望,有希望才有动力,我们才能逃离这里,这是我们最终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初衷。”

    “纪念故人是我们华夏民族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故人已逝,我们用他的名字去纪念一个新的事物,首先表达了我们对故人的尊敬,其次我们可以摒弃旧俗,掌握住故人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这样可以为建设有华夏特色的社会主义搬砖铺瓦,所以叫蓝宝石岛是无可厚非的。”

    “哎呀呀,调鱼岛,爱国!”

    “希望岛,希望!”

    “蓝宝石岛,纪念!”

    三个人各抒己见,完全无视愣在一旁的老九。

    “嫩妈够了!就叫武岛!谁有意见出去比划比划!”老九用力拍了一下南墙,房子忍不住都震动了一下。

    “哎呀呀,武岛好听,还是武岛好听,用武力征服一切。”大厨差点吓尿了。

    “对对对,我们只有用武力才能获得希望,武岛这个名字实至名归。”卡带的马屁好像一股和煦的春风,融化了我们四人之间的隔阂。

    我有些哭笑不得,岛的名字就这么在公正公开民主的投票选举中产生了。

    为了防止再发生不和谐的声音,老九又迅速给其他的地理事物起好了名字,北面的湖叫截湖,老九说这个名字叫起来亲切,有种偷情的快感,盛产大马哈鱼的那条河叫银河,对于这个名字老九给我们的解释是要想霸气就要霸气的大一点,什么黄河长江亚马逊都弱爆了,银河这个名字的霸气程度估计没有什么能媲美的了,而我们所在的山脉就叫大别山,也算是照顾了一下大厨的爱国之情,最后又为了安抚拍马屁的卡带,给我们与大陆之间的海峡起名叫早晚过去海峡,这名字满满的全是希望啊!

    “嫩妈有意见吗?”老九说完所有显著地理位置的名字之后,又咨询了一下我们。

    “没有,没有,水头你说的太好了。”“哎呀呀,这几个名字都是最合适不过的。”两个叛徒像某某协的委员一样,对中央的指示举双手赞成。

    晚饭还是一成不变的生吃大马哈鱼,四人按照商议好的规定开始轮值,从晚9点到早9点,这12个小时里,每人值班三个小时,负责往炉子里添加柴火和清理炉灰,剩下的人就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哎呀呀,大副,你看,你快看,外面那个,那个是不是叫企鹅!”一大早被晨勃的卡带顶醒,却看到大厨手舞足蹈的在门口大叫。

    “企鹅?”我嘟囔了一句,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慢慢的转了个身子,倒着爬了出去。

    老九跟卡带等我爬出去之后,也一个个的调转过头,一点点的挤出去。

    “嫩妈,等明年夏天,我非得垒个两米高的,嫩妈站着出来。”每次爬出房子,老九总会这么说。

    “哎呀呀,看,看,企鹅!”大厨指着不远处的沙滩,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在想表达什么。

    “企鹅?”我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这里不是北极吗?

    “我草!”“嫩妈!”

    “大,大厨,那不是海豹吗?”卡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疑惑的说道。

    只见我们眼前有两三只黑色的动物,从波浪里探出头来,它们把前脚搁在岩石上,向四周观望,它们似乎没有见过人类,所以并没有惊讶的跑开,而是慢腾腾的爬到了沙滩上,享受冬日前的最后几场阳光,这,这不就是憨厚的海豹吗?

    “哎呀呀,海豹企鹅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大厨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也对自己的不争气感到抱歉,竟然连这两种动物都分不清楚。

    “嫩妈老二,今天的午饭该换换口味了。”老九舔了一下嘴唇,眼神里透露着渴望。

    【LOL非职业选手年入千万,富家千金包养同居,揭秘!】半夜三更,一男四女共处一室,发出奇怪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