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67章 海豹宝宝

第267章 海豹宝宝

 热门推荐:
    “哎呀啊,都是母的,哎呀呀。”大厨像是一条得了狂犬病发作了的疯狗,目光呆滞无神,口水流了一胸脯。

    而我们也随着大厨淫荡的眼神看过去,看到了母海豹肚子底下花生粒大小的**。

    “九哥,这把有奶喝了。”我咽了口唾沫,想着把它抓住栓到房子前面,饿了的时候趴上去,羊奶牛奶咱都喝过,海豹奶可是头一次呀!

    “嫩妈老二,喝什么奶,挑个肥的晚上红烧。”老九眼睛里也往外冒光,吃了俩月的速冻鱼的,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哺乳类的,是该换换口味了。

    海豹不愧是智商高度发达的动物,它们被我们的眼神惊到了,纷纷跳入海中,游远了之后把头露出海面,惶恐的看着我们。

    “哎呀呀,这大胸,怎么跑了啊!”大厨气的直跺脚。

    “哎呀呀卡带!快去弄鱼,钓海豹!”大厨接着暴怒道,这可是海豹啊!这玩意儿可比大马哈鱼有玩儿头啊!

    卡带飞奔到我们的屋子外的工具箱里,拿出鱼线,在鱼钩上面绑了一条大马哈鱼,用力朝海豹扔了过去。

    “嘭!”大马哈鱼落到了海豹的身边,海豹被溅起的水花吓的钻到海里,过来一会又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钻出头来。

    “刘叔,快别扔了,那鱼冻得跟石头一样,海豹都吃活鱼的,你别给海豹都吓跑了!”我见海豹离我们越来越远,也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红烧海豹啊!

    “九哥,你快想想办法啊!”扭头看了一眼老九,他正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

    “嫩妈老二,这海豹早晚得回来。”老九摸了摸下巴,体毛旺盛的他已经快长出山羊胡子来了。

    “九哥,你咋知道的?”我很疑惑的看着老九,莫不是海豹现在到了发情期,看到我们几个大男人产生了莫名的情愫?

    “嫩妈老二,你看地上。”老九指了指刚才海豹趴着的地方。

    “地上?我去,这海豹竟然被我们吓尿了?”所有人都把目光转了过去,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滩黄色的不明液体。

    “嫩妈老二,这是羊水。”老九咋了咂嘴,掏出半支烟点着。

    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烟平均分配完毕了,大家都很节省,老九一天抽两支,两次还得分6回抽完。

    “羊水?”我惊呆了,我日老九竟然连海豹羊水都认识,难不成这哥们以前在动物园还干过饲养员?

    “哎呀呀,这海豹要在这里生孩子?哎呀呀太好了,我们给刚生的那几个来个烤全豹,嫩妈啥都不用管,肠子里面都是干净的。”大厨听了老九的话,激动的手舞足蹈。

    “九哥,这不太好吧,这是条生命啊。”我听到老九说海豹生孩子,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嫩妈老二,这大马哈鱼不是生命啊,嫩妈就欠饿死你。”老九最看不惯的就是我这种伪动物保护者。

    几个人退到房子后面,轮流拿望远镜盯着海豹的举动,被我们吓跑的海豹们见危险似乎已经解除,又纷纷游回了岸上。

    老九果然猜的没错,这帮海豹确实到了分娩的时间,它们几个挑选了一个合适的地点,屁股微微崛起,嘴里发出嘤嘤的低鸣声,腹部紧贴着地面,身体则不停的转着圈,我们已经能看到最边上的一只海豹私处露出了小海豹古灵精怪的脑袋。

    “哎呀呀,加油啊!加油啊!”大厨握紧了拳头,像是在鼓励自己分娩的妻子,恨不得冲过去帮一下忙。

    最边上那只海豹突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下身翘得到很高,小海豹也像一个Q弹Q弹的皮球,从母亲身体里弹了出来,母海豹完成了这一壮举后身体虚弱的趴在地上,鼻头不停的在小海豹身上嗅着,而刚来到世界上的小海豹有些呆萌的看着陌生的环境,眼神清澈。

    “哎呀呀,生了!生了!”大厨用力拍了拍卡带的肩膀,悲喜交加,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汕东电视台每天巡回播放的基南清华红十字会不孕不育医院里助孕大使在大叫:生啦!生啦!生啦一个红会福娃娃!

    紧接着第二只海豹也拼尽了全力,给世界上留下了另外一只可爱的海豹宝宝。

    所有人把目光转向了最后一只海豹,这种猛然迸发出来的快感,让我们的精神与感官得到了质的飞跃,我们都期待它能给我们一个惊喜,来个双胞胎啥的。

    第三只海豹并没有像我们期待中的那样,将孩子弹出来,它好像遇到了什么问题,小海豹卡了一半,怎么也出不来了,它开始痛苦的大叫,而小海豹的感觉也不怎么好,眼睛里的色彩似乎在一点点的黯淡。

    “九哥,怎么回事?”前两个的顺产让我对第三只海豹的处境感到了一些不安。

    “哎呀呀,该不会是难产吧?”大厨把脸上的笑收了回去,他心底还算是个善良的人。

    “嫩妈!”老九低喝一声,率先冲了过去。

    生产完毕后的海豹根本没有力气跳海逃走,小海豹钻到母亲身子底下,应该是在吸奶,我们也得以近距离观察这一奇怪的物种。

    “大副,你看!”卡带用手指了一下难产海豹的下体,上面好像挂着一幅破旧的渔网。

    我草,万恶的人类啊!渔船船员破碎的渔网卡住了海豹的腹部,而露出一半身子的小海豹正好挂在了渔网上。

    “嫩妈老二,拿刀子给我。”老九面无表情的说道。

    “九,九哥,它们都这样了,算了吧,我们还是吃鱼吧。”我有些感伤的说道。

    老九没有理我,从我口袋里掏出水手刀,慢慢的蹲下身子,先用力往外拽了一下被渔网卡主的小海豹,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他小心的把渔网割断,可是渔网已经勒进了母海豹的身体里,伤口估计都有好几年了,渔网也已经跟海豹长到了一起,老九犹豫了一下后,把刀子划了进去。

    老九的剖腹产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小海豹终于钻了出来,而经历这一切的母海豹似乎快要不行了,它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

    “九哥,咋办?这海豹好像要挂了。”我盯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小海豹慢慢的蠕动着,爬到了母亲的身子底下,用力吮吸着甘甜的乳汁。

    “嫩妈,小的留下养着,大的吃了。”老九似乎不想让我们看到他感性的一面,扭头离开了。

    “哎呀呀,小的留下?这三个都留下?我们怎么养啊!”大厨跟到老九屁股后面,继续追问道。

    老九摆摆手,钻到了房子里。

    【LOL非职业选手年入千万,富家千金包养同居,揭秘!】半夜三更,一男四女共处一室,发出奇怪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