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68章 海豹宝宝2

第268章 海豹宝宝2

 热门推荐:
    “哎呀呀,小龙,吃这个?”大厨用手指了指地上的母海豹,磨刀霍霍的,他似乎永远忘不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刘叔,等一下吧,这母海豹要是死了,我们就吃,要是没死,我们就养着。”奄奄一息的海豹已经没有了心跳,我嘴里说出来的话,比我们村书记说的都虚伪。

    隔壁的小海豹突然尖声叫了起来,我们赶忙又跑到这边,只见它不停的用嘴拱着母亲的**,好像非常难受的样子。

    “哎呀呀,这是吃不上奶急的。”大厨咂咂嘴,恨不得把自己替换上去。

    “刘叔,怎么办?可别饿死了呀!”我有些慌张,好不容易生出来了,再因为没饭吃挂了,这不是显得我们这些人太不厚道了。

    “哎呀呀,这个不好办呀!”大厨低头沉思道。

    “刘叔,你们都是生过过孩子的人了,我们这些处男对这些事儿根本就不懂,你老婆那个时候奶水咋样?”我用探讨学术的口吻问道,而卡带听到这个话题,耳朵竖的比冻僵了的大妈哈鱼还要坚挺。

    “哎呀呀,我老婆那个时候凹陷,急的我娃嗷嗷哭,那都是我吸出来的。”大厨自豪的说道。

    “大,大厨,啥是凹陷?”卡带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

    “哎呀呀,凹陷就是”

    “刘叔,你的意思是得帮忙吸出来?”我瞪了一眼大厨,让他把解释噎了回去,处在青春期的卡带怎么能承受这样**裸的诱惑。

    “哎呀呀,奶水得借外力出来,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隔壁床也没奶水,也是帮忙吸出来的。”大厨接着说道。

    “大,大厨,也是你帮的忙吗?”卡带激动的都要炸了。

    “哎呀呀,我是有这个想法的,可是没敢执行呀。”大厨想起了往事,准备给卡带好好交流一下。

    “刘叔,这回我们可全指望你了。”我用手指了一下趴在地上的海豹。

    “哎呀呀,吸奶我倒不怕,我怕这玩意儿咬人。”大厨有些扭捏的说道。

    “刘叔,你放心吧,我看过动物世界,这玩意儿是温顺型的,从不咬人,它们没有牙的。”我赶紧打消了大厨的顾虑。

    “哎呀呀,没有牙?”大厨的突然变的异常惊喜。

    我去,大厨难不成想要搞一个海豹人出来?

    “刘叔,有门牙,没有犬齿,没有犬齿。”我接着又解释道,心想大厨别一时兴起再冲动了,命根子可就保不住了呀。

    “哎呀呀,门牙好,门牙好,大马哈鱼那牙我给你说,哎呀呀,都是倒刺,可疼死我了。”大厨咧着嘴,表情瞬间无比痛苦。

    “大厨,鱼咬过你呀,咬的哪里呀?”卡带关切的问道。

    “哎呀呀,咬的J,咬的手,咬的手。”大厨擦了一把汗,差点把实情吐露出来。

    我恍然大悟,原来大厨在日鱼后的那一周的时间里,每日走路都要夹着双腿,我开始还以为他是爽的,现在才知道他是疼的呀,这大马哈鱼也算是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大厨蹲下身子,一只手小心的捏了一下海豹裸露在外面的**,面色变的凝重,又捏了另一只**后,叹了一口气。

    “刘叔,怎么了?”我跟着紧张起来。

    “哎呀呀,这海豹**有肿块呀!”大厨目光坚毅的盯着我。

    “我操!”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有肿块?这怎么弄?难不成我还要给它搞只乌鸡尝尝?

    “刘叔,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儿月经不调?”我对女性的生理结构并不是特别了解,这些病也只是在广告中听到过,**肿块与月经不调总是会结合在一起,像一对好兄弟一样不离不弃。

    “哎呀呀,小龙,这你就不懂了,海豹现在这个情况是没有月经的,怎么能不调呢,这是急性乳腺炎,用力吸出来就好了。”大厨一边说,一边就把头凑了过去。

    “次咯次咯”大厨快速的吸吮着,比另外两只海豹都要节奏感。

    “刘叔啥味的呀?”我咽了口唾沫,胃口也被吊了起来。

    “哎呀呀,酸酸甜甜的。”大厨含着**发出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性感。

    “嫩妈酸酸甜甜?”老九也被大厨的声音引诱了出来。

    小海豹见自己的食物源被别人抢占了,用力的拿头拱着大厨的脸颊。

    “嫩妈老刘,你给海豹留点。”老九最看不惯这种弱肉强食了。

    “哎呀呀,不对呀,怎么还有硬块。”大厨抬起头,捏了一下自己刚吮吸过的**。

    “嫩妈老刘,你个瞎货,你捏着海豹的爪子了。”老九大骂道。

    我们这才发现海豹的**下面垫着海豹像小猫一般可爱的爪子,大厨刚才隔着**皮,正好捏到了这里。

    “哎呀呀,我就说么,这肿块怎么摸起来还分好几块,原来是爪子呀!”大厨丢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羞愧2字都已经忘记了。

    小海豹见大厨已经离开,赶紧钻回到母亲怀里,咬紧属于自己的美食。

    “大,大副,这头海豹不行了!”卡带有些悲伤的朝我说道。

    我紧迈几步,刚才难产的那只母海豹已经整个的瘫倒在了地上,我把手指放到它的鼻子下方,已经感觉不到它的气息,小海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母亲已经死去,乖巧的依偎在它的身边。

    “哎呀呀,这大的没了,小的咋办呀。”大厨伤感的说道。

    “嫩妈老二,给这小的抱那边去,让它吃刚才那只海豹的奶。”老九皱着眉头说道。

    “九哥,大的咋办?要不我们把它埋了吧。”我把小海豹放到另一只母海豹的身旁,恻隐之心变的越来越重。

    “嫩妈老二,吃了她,我们替她养孩子。”老九理性的像个疯子。

    我跟卡带将**肿块的那只母海豹拖到了房子旁边,用绳子把它系在桦树上,又把它自己的孩子以及难产的那只海豹一同抱过来,老九告诉我们海豹肯定排斥不是属于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会把它咬死,但是我们还要借助这只母海豹把难产的海豹抚养长大,所以只能把它锁住了。

    死去的海豹被大厨小心的剥去了皮,一整张的海豹皮铺到我们的房门上,遮风挡雨还美观大气,大厨又将海豹的肉切成一块块的,放到锅里煮。

    没想到煮肉竟然有了意外的收货,水面上竟然漂了一层厚厚的海豹脂肪,这可是好东西呀,我们有油了呀!这可意味着我们以后有炸鱼可以吃了呀!

    大厨高兴的都要哭了,有句古话说的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整日因为没有油愁的要发疯,没想到上天竟然开这么大的恩给他送来了,而且这可是海豹油啊,听上去就是补肾的好东西啊,虽然可能比不上海狗油功效好,但毕竟俩玩意儿都是一个单位的,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老九也是悲喜交加,从入秋以来,他的肾虚症状就开始愈加明显,腰酸背疼倒还好了,起夜这个问题可让他大伤脑筋啊,夜里外面最少零下20度了,你要从温暖的房间里爬出来,然后冻的像条狗一样在那里撒尿,北风大的时节通常都是尿的自己满身都是,搞的房间里到处都是尿骚味,可是我们这次有海豹油了呀,老九恨不得现在就搞上一碗尝尝,先把自己晚上上厕所的问题解决掉。

    大厨把所有的海豹肉都煮了一遍,将上层漂浮着的黄黄的海豹脂肪用一个大瓶子装起来,我们则分享了剩下的海豹肉。

    海豹肉吃起来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稍稍有些腥味,口感上有种真空袋包装的鸡肉的味道。

    大厨把母海豹的头保留了下来,我们挖了一个坑将它的头埋到里面,外面为它树立一座石碑,偶尔也会带着小海豹来祭奠它。

    被我们囚禁的那只海豹刚开始每天要吃掉我们四人份的大马哈鱼,即便这样奶水也只能解决两只小海豹的温饱,我们每天强行在海豹身体里挤出一杯海豹奶,在室外冻成奶冰,在闲聊时当做零食,母海豹一豹供应四人俩小豹的饮食,身体开始日趋瘦弱,我们只能给它不停的增加大马哈鱼的供应量,一周后它每天需要吃掉我们8人份的大马哈鱼,所有人都有些后悔,是不是该违背自己的誓言,把她也吃了,让两只小海豹自力更生去,可是对不起一条死去的海豹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我们也只能节衣缩食,省出来的鱼分给它吃,而另一只自由的海豹妈妈则放心的把自己的孩子单独放到岸上,自己每天早上下海捕食,中午回来喂奶,然后下午捕食,晚上喂奶。

    时间很快又过去一周。

    “嫩妈老二,给这海豹送海里去,再这么吃下去,我们过冬就没有东西吃了。”老九皱着眉头,海豹的食量又翻了一倍。

    “九哥,小海豹怎么办?”我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样做可是对逝者不敬啊!

    “嫩妈老二,想办法让它吃鱼。”老九幽怨的说道。

    【LOL非职业选手年入千万,富家千金包养同居,揭秘!】半夜三更,一男四女共处一室,发出奇怪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