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71章 女人的重要性

第271章 女人的重要性

 热门推荐:
    熊海豹之间的战斗给我们单调的生活增加了些许的乐趣,我们几人总会给他们编上号牌,用仅剩的香烟作为赌注,预测他们争斗的结果。

    除去头上长犄角的那头之外,我们拥有了海豹1-11号,从发情期那天开始,他们就打的不可开交,每日仰着脖子,像夜店里吃了摇头丸的少女一般来回摆动着脑袋,锋利的牙齿也不甘示弱,狂躁的袭击着对方身体最柔弱的部位。

    “哎呀呀,这可都是真皮的,别咬坏了!”大厨中意的海豹7被卡带选择的海豹6都快咬成筛子了。

    “嫩妈老刘,我当初给你说过了海豹7不行,嫩妈身体那流线一看就不中用。”老九的海豹8昨天的时候接连击败了海豹1-3号,所以已经俘获了6,7只母海豹的芳心,它此刻正在躺在沙滩上,被众多妃嫔们簇拥在中间,昨夜经历了男上位女上位,老汉推车69式,野外沙滩重口群P的它身体也稍稍有些虚弱,肚皮朝上,享受着短暂的阳光。

    “哎呀呀,我那个是叫忍辱负重。”大厨看着自己不争气的海豹7竟然憋出了一句有正面意义的成语。

    海豹7没能承受的了海豹6的狂轰乱炸,它终于败下阵来,开始低头求饶,海豹6兴奋的冲天嘶吼一声,趾高气昂的扭转过身子,身旁的两条母海豹们激动的都要把裤子脱了,它俩不知羞耻的在海豹6身上蹭着,蹭的我们几个心里直痒痒。

    “哎呀呀,给你。”大厨把怀里仅存的一包红双喜掏出来,数了5根递给卡带,卡带推让了一番,接了过来。

    战败的海豹7偷瞥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妞们,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擦你知足吧,你他妈的最起码为了媳妇还能战斗,在人类的世界里没有钱,你还想媳妇?”我鄙视了看了一眼海豹7,忍不住大发感慨。

    我原本以为12只公海豹不能满足数量众多的母海豹,没想到现在只剩了3只战胜者有权利交配,落败者们只能聚集在一起,互相抚慰着心中的感伤。

    动物与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它们可以毫不避讳的在公共场合做它们想做的任何事,海豹6还没有来得及擦掉身上的血痕,就加入到了孕育后代当中。

    我们几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点着一支烟,欣赏着眼前的一切:武岛热合集。

    海豹们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的,包括我们收养的武岛一号,为什么要说是几乎呢,因为大厨选择的海豹7在大战中受了重伤,已经丧失了活动能力,别的海豹离开时,它没能跟上它们的脚步,而它这么一个海豹**丝loser也不会有豹去关心,我们几个不忍心看它在沙滩上这么痛苦的呻吟,商议了一下后用斧头把它干掉了。

    卡带为此在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以至于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去追求异性。

    海豹7的死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海豹油,我们用一小段撇缆绳做了一个灯芯,用黏土烤制了一个油灯,马上就要进入漫长的极夜了,海豹油成了我们照明用的最好原料,海豹7的皮只够做两人份的皮衣,我们开会讨论了一下后改成了背心,但是料子还不是特别的充足,做成背心之后四人几乎都裸露着肚脐,但是保暖效果特别奇特,这也让输了5根烟的大厨备受感动,时不时的就夸奖他的赌注超值。

    之后又下了几次大暴雪,庆幸的并没有伴随特别恶劣的风,大别山整个的被雪覆盖住了,只有几株枯萎的桦树搂着头,破坏着这片祥和,截湖以及银河都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我们在天气好的时候尝试要去寻找一些大马哈鱼,但并没有什么好的收货,好在库存还算充足,海豹7的肉也能供我们吃一个星期,但是日子却变的超级无聊起来。

    人跟人待的时间久了,就容易产生矛盾,老九跟大厨之间的成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大厨每次受了气之后都会冲卡带发脾气,处在青春期的卡带也不忍做一个软柿子,反抗起来的力量也十分的惊人,而我作为领导,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好社会的和谐,三人的争斗让我伤透了脑筋,这不禁又让我想到了我的大学时代。

    包子妹事件的产生催化了学校的管理方式的转变,校领导意识到了这帮躁动的男青年们需要释放内心的压抑,所以学校在那次大战之后允许周6周日学生可以不在寝室睡觉,也就把全军事化改成了半军事化,而海院的附近有一所护理中专,我们海院的学生也大都成为了护校的女婿,学院附近的宾馆保健品店还有无痛人流医院在那一段时间大发横财,我们结束每周的学习之后能有小妞相伴,也没有时间参加两系之间的战争,加之当时正流行一个游戏叫劲舞团,就是在一首歌的最后有一个叫做所谓的“爆”的动作,所有的眼睛比脸都大头上顶着一个大辫子发型的舞者都会把头插到地板上像个陀螺一样疯狂的旋转,而只要你“爆”了最高难度的那首歌,不管你长成什么样,哪怕你无脚无手,用鼻子“爆”,总会有妞不远千里来到你这里任你玩耍,那些现实中找不到护理妞的歪瓜裂枣超级野生**丝们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爆”中来,就这样大家相安无事,你搞你的护理妞,我爆我的非主流。

    半军事化的管理虽然维护了学校的治安,却也衍生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首先是健康问题,长期沉浸于女色以及网络的小伙伴们整日眼圈黝黑,走起路来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校领导看到这些后深感痛心,我们的初衷是为建设伟大海员,为建设海运强国而努力奋斗的呀,可是现在我们的学生一个个都跟丧尸一样,就这种精神状态到了船上能活过一个航次都成问题呀,于是学校又讨论决定为了增强学生的精气神,决定缩短学生们外出发泄的时间,将周六周日放假改为了单休周日。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学生们的成绩直线下降,这东西平时并没有及时被发现,再一次海事局组织的全国统考中,我校60名参考学生竟然奇迹般的挂掉了59人,创造了海院建校以来最夸张的记录,学校领导勃然大怒,而恰好当时学校高层人士在军方认识一位退役了的海军师长,高薪把他聘请到海院里参加学生管理工作,就这样,我们连周日的单休也被取消了。

    轮机系与航海系本来天生就是死对头,两个老大之间包子妹的战斗以两人惺惺相惜结束,老大们因恨生爱后也渐渐的淡出了江湖,海运学院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尴尬境地,又加上学校重新实施高级全方位的超级海军军事化管理模式,围墙外面甚至都拉上了电网,释放掉的荷尔蒙重新分泌,越攒越多,两个系的内部先是为了争夺老大爆发了一次比较大的冲突,安内解决完毕之后,开始攘外,一时间双方的小摩擦不断,这就好比我们目前老九大厨与卡带之间的状态,需要及时疏导,不然终会酿成大祸。

    校领导为此伤透了脑筋,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想到了第一个解决办法:以暴制暴。

    师长从一个毫无背景的轮机兵一点一点的成长为海军上校,期间的痛苦经历可想而知,所以他的前半生几乎全部沉溺于如何玩弄权术,对待下级的管理模式还保留在上世界70年代的个人威望以及从严处理,所以他固执的以为对待犯错误的学生就要严格,犯了错误就要照死里打,打到他们害怕了之后就不会再犯错了。

    刚选出来的轮机航海系的老大们为了楼道小地摊的经营权发生了一次小规模的冲突,这让师长感到非常愤怒,参与争斗的人员被他捆到了旗杆底下,先暴晒了10个小时,然后将全校人员召集到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对几人进行暴打,其过程惨不忍睹,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暴打完毕后,全校学生都被迫站到旗杆底下两小时,陪惹事人员一同受罚,这也好比是古代的连坐。

    师长的暴力在前期给我们的心理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我们每天都胆战心惊,生怕有人无端惹事生非把我们拉去做替罪羔羊,大点的暴力问题稍稍得到了控制,师长一时沾沾自喜有些膨胀,他开始将海军里面的纪律全部复制到学校里,早晨5点开始3公里,跑完之后站军姿,吃早餐要在10分钟之内解决完毕,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继续站军姿,晚自习后三公里才能睡觉,这些倒也罢了,随地吐痰旗杆底下站军姿10小时,抽烟站军姿10小时,而且是有一人吐痰抽烟全体人员都要陪着站军姿,更可怕的是有些小人为了巴结他,将抽烟吐痰打架的事情向他打小报告,居然被他定性为叛徒,全校人员又跟着受罚。

    除去身体上的折磨之外,他开始对精神进行了管制,寝室与教室里不允许放处教材以外的其他书籍,违者需要将书的内容全部记下来,在全校师生面前背诵,期间我寝室大车沉迷于古代武侠,看了一本金瓶梅,师长责令他在两天时间内将全文记下,在旗杆底下背诵,否则开除学籍,他满含热泪将那本6万字的精简《金瓶梅》读了70多遍,好在他记忆力深刻外加书籍字数不是太多,尤记得在背诵到潘金莲大叫官人,你那活儿撩的奴家心痒痒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硬的。大车到也罢了,偏偏有一人沉浸与一本网游小说《从零开始》,那时已经更新到了400万字,校长告诉他两天之内需要背诵下来之后,他毅然选择了退学。

    精神与身体的双重压力之下,竟然将航海系与轮机系的心统一了起来,双方有头有脸的人物通过微信QQ群宣扬师长的暴政,大家得到了一致的认同,我们需要反抗。

    老大们商议好对策以后,又各自分享给了自己下属的小组长,小组长把计划告诉了我们。

    全校四百人穿着整齐的迷彩服,把枕巾塞到了上衣口袋里,早晨的三公里跑到一半的时候统一把枕巾蒙到了脸上,领头人员的一声口哨吹响了进攻的节奏,首先遭殃的是师长的雷克萨斯,一辆中级车在十秒之后变成了千疮百孔的一堆废铁,紧接着是睡梦中的师长,他还没想到自己一手制造的军事校园王国竟然会这么快得到崩塌,我们手里的石块夹带着我们的愤怒,像一只只归巢的小鸟,奔着师长的寝室而去,还好师长学习过比较著名的几次近现代战争,他被砸了10几次以后终于意识到了此刻的危险,刚正不屈的他被迫钻进了床底下,打电话给自己的老部下寻求帮助,可是部下也在他长期的淫威之下受尽屈辱,听到他此刻遭受攻击心里倍感兴奋,从军区拉了几个女兵赶到现场,吃着瓜子喝着茶水看完了我们最后一波的攻击。

    据说师长从石头堆里拉出来的时候,人都快要憋死了。

    400人整齐划一同时反抗,学校调取监控,没有发现具体的领导者,连坐的因素导致大家的嘴都特别严,谁也不敢轻易将自己的上级说出去,我们就好像是当年的地下党员,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铁血师长选择了辞职,他半年时间的短暂执政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良好的身体和铁一般的凝聚力,也算是做了一件功德圆满的好事。

    师长走后,学校紧急在北方一所海事高等学府调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船长,这哥们是春杏老公的大师兄,自称这辈子的航程累计起来可以到达冥王星,大家闲来无事计算了一下地球与冥王星之间的距离,光都要走6个小时,大家忍不住肃然起敬,觉得这哥们肯定是个大人物。

    师长的离去让海院重新回归到了以前的节奏,航海系与轮机系每隔三四天就会有一次小小的冲突,半个月就会有大型的群架产生,隔壁的无痛人流医院迫于生计改成了骨科专科医院,大夫却还是那几个人,以至于我们胳膊被打断了以后送到手术室里,大夫总会让我们劈开腿,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我们说,看你们面熟,习惯了。

    以暴制暴的主人公已经离去,老船长决定实施他的特长,也就是第二套方案:以德服人。

    轮机与航海的一次大规模约架走漏了风声,老船长也在约定的时间赶到了现场,他首先对双方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又告诉我们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身体各方面都比较脆弱,打架容易造成伤害,每一次受伤都有可能带来一辈子的痛苦,又举例说了一下以前的同学被打瞎了眼睛,打聋了耳朵,还有打坏了生殖器云云。

    双方的战争代表都羞红了脸,不忍心反对一个接近70岁的老人,只能约好下次再战,可是每次约战后都会有人告密,老船长也总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给大家讲述青少年心理学及犯罪论,还有自己以前航行期间发生的一些精彩绝伦的故事,到了后期约架时我们这些第8梯队的预备队也会随身携带小马扎跟在后面,不为别的,只为坐在约架地点那高高的谷堆上面,听船长讲那过去的事情。

    老大们觉的自己很没有面子,地盘的争夺也到了火热火的阶段,为了防止有人泄密,轮机还有航海的两个老大特地去学习了摩尔斯密码,俩人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四目相对,用眼皮眨的次数来告诉对方约架的地点以及时间,周围吃饭的人都被吓坏了,心想老大们这是怎么了,打不成架急的都斗鸡眼了,用密码传递完消息以后,俩人回到房间又给自己的小弟说了一个相反位置的相同地点,让告密者把假消息散播出去,这样的话老船长会在相同的时间赶到距离真正群架场相反的位置,等他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以后,我们胜负已分。

    这次的伪装很成功,双方到场之后并没有老船长在身边,不过这样反而还有些拘谨,大家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打这么有规模的战役了,竟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老大们犹豫了一下后觉得干瞪着眼不是那么回事啊,硬着头皮喊了一声“冲啊”,双方的人汇集到一起之后大都苦笑着看着对方,拳头也像在水中产卵的蜻蜓,稍稍沾到对方,就收了回来。

    老大都打急眼了,这他妈的这是打架吗?这是夫妻双休啊!大家也有些看不过去了,逐渐加大了拳头的重量,刚打回师长在时的那股热血时,老船长步履蹒跚的小跑了过来:同学们,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任由老船长挨个检查身体。

    这件事过后,老大们选择约架的地点与散播谣言的地点足足远处去10公里以外,只求能痛痛快快的战斗一场,老船长的以德服人也就这么失败了。

    战争的结束是在我们即将毕业的那一年,那一年海院扩大了招生的范围,而且跟世界上最大的邮轮公司荷兰嘉年华签订了订单委培服务,我们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招进了100名去邮轮工作的女生海乘,我擦,海乘啊!我的天那,那可是跟空姐一样的标准啊,那腿,那胸,那腰,那脸蛋儿,轮机航海的老大们哪里还有时间去打架,纷纷投入到了与海乘同居的日子当中,就这样,一切趋于了平静。

    回忆到这里,我忽然明白,雄性只有在拥有配偶之后才会变的温柔,而此刻能解决老九他们矛盾的似乎也只有女人了,可是在这个连母海豹都消失了的荒岛上,我不知道该去哪里给他们寻找异性。

    对呀,蓝宝石轮上的二副在乌克兰买了好几个娃娃,我们可以冒险去找一下呀,现在蓝宝石轮搁浅的海域已经结起了海冰,这么冷的天,海冰应该有了足够的厚度,差不多能够承担我们身体的重量,再者说就算是找不到娃娃,或许还能发现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呢!

    【极品透视】美女房东前来收租,却裸着身体,波涛汹涌,雪白长腿,之后我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