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81章 北极熊

第281章 北极熊

 热门推荐:
    走出蓝宝石轮,隐约看到了一抹朝霞,看来太阳也忍受不了这么长时间都旷工,准备出来值一天班,但是跑船时间长了,也知道朝霞之后必定是一个坏天气,我跟老九约定好,一定多搞一些大马哈鱼带回来。

    “九哥,地上这都是什么东西?”距离红楼还有50多米的时候,雪地上突然出现了散落一块块红色。

    “嫩妈老二,这不是我们的鱼吗。”老九往前跑了几步,愤怒的大喊道。

    我走到跟前也才看清楚,遍地都是支离破碎的大马哈鱼,有的头被干掉了,有的没有后屁股了,有的鱼肚子被扯开了,他妈的这是谁干的!连个全尸都不给我们留!

    “卧槽!”“嫩妈卧槽!”又往前走几步后,眼前的一幕让我跟老九又同时惊呼了起来,他,他妈的我们冷冻起来过冬的大马哈鱼,竟然被洗劫一空了!

    “九哥,这回倒大霉了!这,这都是谁干的啊!”我差点当场吐出鲜血,这可是我们这个冬天的粮食储备啊!

    “九哥,岛上难不成又有其他人流落过来了?”我惊讶的问道,同时也有些小兴奋,若是真的有其他人登上这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呀!

    “嫩妈老二,看这个样子不像是人弄的。”老九捡起地上大马哈鱼的尸体,“嫩妈这条鱼足足有14.5斤重,可是从肚子整个的被截断,嫩妈伤口撕裂成这个样,应该是用牙齿咬的。”

    “九哥,难道是武岛一号它们回来弄的?”我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没有别的解释了,它们曾经在我们的冷藏库附近生活过,对我们的存放食物的地点非常熟悉,我仿佛都看到了一大群海豹找不到吃的,蜂拥到我们的冷藏库,开始抢食。

    “嫩妈老二,不是武岛一号他们,海豹咬不出这种伤口来。”老九的脸有些发黑,把半条鱼扔下,往周围的地上仔细的寻觅着。

    “九哥,你在找什么?”我莫名的有些紧张,不是海豹不是人,难不成岛上还有怪兽?

    “嫩妈老二,你看!”老九突然指着红楼后方的山坡,连续的几日晴天加上和煦的风,也就没有浮雪掩盖行凶者的痕迹,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一连串的脚印纵横至大别山上。

    “九哥,这脚印怎么这么大啊?”我把自己的脚伸进去,竟然只够给脚印塞牙缝的。

    如果卡带在这里就好了,卡带现在算是半本百科全书了,他在这,看到这脚印都能推算出动物的**长什么样子。

    “嫩妈老二,这么大个巴掌,应该是只熊。”老九抓起脚印里的雪,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我擦,熊?难道,这,这是北极熊的脚印?”想到这里我吓的胆都要破裂了,北极熊啊我日,那可是百兽之王啊!别说是韩丹第二武术职业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老九了,哪怕是一龙来了,估计一熊掌就给他拍到拉斯维加斯去。

    “嫩妈老二,熊掌,熊胆啊!大补啊!”老九永远忘不了自己的肾脏。

    “九哥,咱俩先回去吧,赤手空拳的别说杀北极熊了,来条北极狗都不是对手啊。”我痛苦的说道。

    “嫩妈老二,找完海豹肉我们就回去,嫩妈老刘还等着吃饭呢。”老九真正做到了不抛弃与不放弃。

    “九哥,哪还有时间关心大厨啊,咱俩赶紧先回去吧,什么发不发呢,这鱼汤大补的,爱吃不吃。”我紧紧拉住老九的胳膊,心想这个时候万一真蹦出一条北极熊出来,我跟老九旁边可没有瘸子啊!

    老九被我真挚的感情打动了,他也意识到自己与北极熊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俩人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用近乎光的速度逃离开了。

    “九哥,我们得想办法做点武器,万一北极熊闻到我们身上的味道追过来,我们最起码能反抗一下呀!”进了主机烟囱之后,我才安定下心来,赶紧对老九说道。

    “嫩,嫩,嫩妈,弄,弄武器,吃,吃熊胆。”老九的耐力越来越差了,跑这么几步路,已经喘的不像样子了。

    两人倚着烟囱边上的栏杆,平复了一下呼吸,又继续往下层甲板走去。

    “水头,大副,你们回来了呀!”推门进去的时候,卡带正像一个抗日战争中朴实的农村妇女,正在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受伤的**战士。

    “卡带,大厨怎么样了?”透过昏暗的火光,我看到大厨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看样子似乎没有多少气了。

    “大,大副,大厨喝了一点水,然后又睡着了。”卡带朴实的回答。

    老九自顾自的走到大厨的身边,用手摸了摸他的手腕,应该是在替他号脉。

    “九哥,你在武术学校的时候学没学过内功呀?实在不行你给大厨的大小周天通开,大厨的病不就痊愈了么。”我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老九,崇拜的问道。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金庸的武侠剧,里面总有一个超级武林高手,拥有好几甲子内功,而男主角总会在最恰当的时间受到内伤,然后被武林高手发现,又或是被女主角带到武林高手那里,武林高手为了江湖道义用内功给其疗伤,双掌推到男主角的后背强行将内气输入,最后两人头上冒出青烟,伤者瞬间满血痊愈,打通大小周天任督二脉,而输气者则会损失一甲子的内力或者直接就挂掉了,这就是所谓的传承。

    看完这些后,我每次背书包上学都想着能不能碰到一个高人,看我有慧根,在临死之前能将他的毕生功力全部输给我,这样我就可以称霸我们的乡镇,首先反抗整日打我的数学老师,当然我肯定不会做一个大侠,而是做一个采花贼,漂亮妞一个都不放过,就这么意淫到我上高中,我才明白,这些都是违背物理学的四旧行为,是不被提倡的。

    “嫩妈老二,我们是练外家子的,没有内功。”老九把手收回来,如实的回答道。

    “九哥,大厨怎么样?”我没有继续追问老九关于武术方面的造诣,而是关心他号脉的结论。

    “嫩妈老刘挺好的,死不了。”老九有些失落的说道。

    我也有些失望,大厨死就死活就活,搞个半死不活的我们以后可怎么弄,以前食物充足还不怕,现在食物没了,更悲催的食物是被北极熊吃掉了,本来我们四个在武岛上是食物链的最顶端,吃鱼吃鸟吃海豹,没寻思来一北极熊,鱼在冰底下,海豹在海里,我们几个一下成北极熊的食物了。

    “大副,海豹肉呢?大厨刚才醒着的时候一直说要吃东西。”卡带这才发现我们空着手进来,忍不住的问道。

    “嫩妈卡带,我们这次麻烦大了。”老九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解释。

    “怎,怎么了?”卡带听到老九的话,忍不住哆嗦了一把,他就像当年的我,在他看来,老九是宇宙超级无敌赛亚人,根本不可能有办不了的事儿,可是他现在却一脸的愁容。

    “卡带,我们的大马哈鱼都没了!被北极熊吃光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给卡带讲了一遍。

    “北,北极熊?它们现在不是在冬眠吗?”卡带脸上满是疑惑。

    “哎呀呀,你们给我弄来北极熊的肉?”讲到最惊险的时候,大厨突然醒了。

    “刘叔,你醒了呀。”我慌忙的站起来,慈爱的盯着大厨。

    “哎呀呀,小龙,我饿,我肚子怎么感觉发皱呢?”大厨尝试了几次想坐起来,可是都因为伤口的疼痛而放弃了。

    “刘叔,我们把你的阑尾切掉了,你的肚子发皱可能是缝合的时候肉皮连一起了,没事,这样显瘦。”我赶忙安慰道。

    “哎呀呀,我饿。”大厨委屈的看着我。

    我环顾了四周,还有半锅剩下的大马哈鱼汤,招呼卡带放到活塞炉上,给他温热了一下。

    “卡带,你的意思是说北极熊到了冬天就会冬眠?”我顾不上受伤的大厨,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

    “哎呀呀,冬眠的那是蛇,北极熊怎么能冬眠呢。”大厨扑哧扑哧喝了半锅鱼汤,嘲笑道。

    “嫩妈老刘,你以后少说话,嫩妈再说话我给你阑尾缝回去。”老九瞪了一眼大厨。

    “大,大副,北极熊食物缺了之后就不冬眠了,会到处找吃的,它应该是随着浮冰漂过来的。”卡带想了一下后说道。

    “卡带,北极熊最怕什么?”我接着问道。

    “大,大副,北极熊,”卡带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

    “嫩妈卡带,你赶紧说!”老九激动的拍了一下大厨的大腿。

    “北极熊没有天敌。”卡带长舒了一口气。

    “嫩妈,什么天敌不天敌,嫩妈这熊胆我是吃定了。”老九摸了摸身上,只剩最后一支烟了,他用炉火引燃后一口气吸了半根,把剩下的半根递给我。

    我吸了两口后又传递给卡带,卡带只吸了一口就已经能看到过滤嘴的海绵了,但他还是彰显出自己大无畏的无私奉献精神,把烟塞到了大厨的嘴里。

    我们现在的鱼只够吃3天的,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三天的时间内搞到食物,我们周围的海水已经结冰,在海中钓鱼似乎是不可能了,岛上已经满是冰雪,海鸟虽然难吃但它们已经飞去南方过冬,我们只有想办法去截湖或者银河那里,在冰上搞一个洞,尝试用我们的渔具钓鱼,本来这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我们还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北极熊,这么看来,我们只能是先想办法把北极熊抓住做食物了,不过我还是有些庆幸,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关联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因为大厨把房子点着了,我们也许早就被北极熊吃掉了。

    四个人沉默了一会后,开始商议怎么才能捉到北极星。

    “嫩妈老二,照我说就跟它干,卡带找几根铁棍,咱三个给嫩妈老刘留这里,出去找熊,嫩妈看到熊之后叫过来,我打熊头,嫩妈卡带干熊腰,老二你想办法绊熊腿,只要给熊放倒了,咱三个嫩妈咔咔咔的就照着熊头就一阵乱砸,三下五除二就给它干晕了。”老九首先提出了武力抗争的办法。

    我跟卡带对视摇了摇头,这个提议得到我们的一至否决,北极熊刚吃过这么多大马哈鱼,体力正值最旺盛的时期,我跟老九卡带三个人身心疲惫,温饱都没有解决,我估计北极熊大喝一声我们三人基本就丧失战斗力了。

    “大副,水头,我觉的我们应该弄个陷阱,我们在海边的雪地里挖一个大坑,上面铺好桦树枝,然后摆上几条大马哈鱼,北极熊被气味诱惑来之后就掉进陷阱里,我们几个就可以用手中的棍棒将它乱棍打死,把皮剥下来做衣服,熊胆泡酒精里做熊胆酒,熊掌红烧,熊肉煮”卡带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

    “卡带,你这个办法不行,万一我们陷阱挖到一半熊来了怎么办?如果陷阱挖的太浅,熊吃完鱼又能爬上来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如果陷阱挖的太深,我们怎么爬上来?”我首先提出了质疑。

    “嫩妈老二,你有什么办法?”老九也觉的我说的话有道理,把脸扭向了我。

    “哎呀呀,投毒呀,我寻思给那几个臭鸡蛋想办法让熊吃了,让熊得阑尾炎,疼死它!”大厨突然抢在我前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嫩妈你赶紧闭嘴,你当熊跟你一样那么不中用?”老九听到大厨说关于臭鸡蛋的事儿,气就不打一处来。

    “九哥,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啊,来硬的肯定不行,做陷阱不保险,只能来软的了,要不咱们带上酒跟熊喝两杯大家交个朋友?”我看气氛有些紧张,忍不住调侃道,紧接着感到有些凄凉,我们连只熊都干不过,还怎么回家?

    “嫩妈老二你说什么?”老九突然兴奋的站了起来。

    “九哥,我,我开玩笑呢。”老九的动作幅度太大,把我跟卡带吓了一跳。

    “嫩妈老二你小子聪明啊,嫩妈想办法给熊灌醉了就行呀!”老九又拍了一把大厨的大腿,疼的大厨差点给伤口崩开了。

    “给北极熊灌醉?九哥,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北极熊哪能跟我们坐一块喝酒呀!”我笑出声来,老九这几天的精神压力也太大了,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嫩妈老二,我们先挖个差不多大的陷阱,嫩妈用剩下的酒精给大马哈鱼腌一下,然后丢到陷阱里,等熊吃掉之后,这酒精的劲儿大,我估摸吃完嫩妈就醉了,到时候我们就拿棍子在陷阱里给它干死,要是爬出来了,嫩妈我们就跟它后面,等它醉倒了嫩妈用撇缆绳给这玩意儿栓起来,然后给它干死。”老九竟然把我大厨还有卡带的方法结合在了一起。

    “九哥,你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可是这北极熊能吃酒味的鱼吗?”我担心的问道。

    “嫩妈老二,酒可是个好东西,天底下就没有不喝酒的动物。”老九自信满满的说道。

    几个人低头沉思了一下,似乎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按照这个办法又制定了下一步的方案。

    卡带首先告诉了我们北极熊的习性,这玩意性情粗暴,奔跑的速度可以达到50公里每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比百米时候的博尔特速度都快,我们如果正面碰到北极熊,如果没有瘸子垫底,只有挂掉的份了,当然动物似乎有个天性,都比较惧怕铁器敲击的声音,也就是说我们在挖陷阱的时候如果碰到了北极熊,第一时间不能逃跑,而是选择朝它大喊,然后用铁棍敲击冰块,用尖锐的声音将它吓跑,当然这种概率是比较低的,其次我们需要选择放鱼的位置,将鱼放置距离蓝宝石轮较近的位置,我们放置完鱼之后,我们需要立马回来,在蓝宝石轮上面观察,如果有北极熊过来并且成功把鱼吃了,我们等到它醉倒之后,一击必杀。

    “卧槽,不是吃熊肉就是变熊屎,他妈的这次豁出去了!”我们在心里暗暗的在给自己打气。

    老九把剩下的半瓶酒精分别倒入了两条大马哈鱼的肚子里,卡带在工具室里找到了几根废旧的钢管,我们将这些东西捆绑在了一起走出蓝宝石轮,然后步行到距离蓝宝石轮500米左右的地方开始挖雪坑。

    积雪差不多有半米多深,再往下挖就到了冰面,老九想了一下后放弃了继续向下,毕竟我们的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让熊喝醉,至于坑的深浅是无所谓的,只要我们能顺利爬出来就好。

    挖好陷阱,卡带将房间里的一床破褥子铺到陷阱上面,把我们的醉鱼放置到褥子上,为了能尽快的吸引北极熊的注意,我们把大厨的海豹背心用火把点着,扔到大马哈鱼的旁边,卡带告诉我们,北极熊喜欢海豹脂肪烧焦了的气味,而且在1公里外就能闻到,我忍不住有些羡慕这个拥有这么好嗅觉的东西,1公里呀!这是什么概念?这也就意味着我在家里可以闻到我乡下姥姥家做的什么馅的饺子。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我们三人小跑着离开现场,来到蓝宝石轮的船脖子上。

    “嫩妈老二,一会我那熊胆让给你一半!熊掌全是嫩妈肉,留个嫩妈老刘补营养!”熊还没有见到,老九已经开始计划怎么吃了。

    等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什么都没有出现,三个人倚着大桅冻得瑟瑟发抖,我甚至怀疑北极熊最近是不是得了鼻炎,怎么这么浓的海豹烧焦味都闻不到。

    “九,九哥,不行了,我冻得腿都麻了,我们先回去吧,照我看北极熊可能吃饱了,不然这么香的烧烤味怎么不过来看一下。”我使劲蜷缩着身子,保持体温不往外散发。

    “嫩妈老二,再等一会,如果熊不来,我们得把鱼捡回来,嫩妈那鱼肚子里的酒兑兑水还能喝两杯。”老九冻得已经直不起腰来了,我都感觉自己有些不尊重老年人了。

    “大副!来了!”我还没有跟老九交流完,就听到卡带的一声惊呼,我顺着卡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头慵懒的北极熊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嫩妈,熊掌熊胆熊鞭啊!”老九的口水已经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九哥,不一定有熊鞭呀,这万一是只母熊呢。”等待这么长时间总算等来一只白熊,我心情也出奇的好,忍不住跟老九打趣。

    “嫩妈老二,这母熊跟公熊一看就能看出来,嫩妈你仔细看,这公熊走路后面俩腿都往外撇。”老九貌似很懂的对我说道。

    “哦,母熊呢,母熊走路俩腿都夹着吗?”我还是有些疑惑。

    “嫩妈母的,母的肯定夹着腿啊,哎哎,嫩妈那不是后面还有一只吗,那就是母的!”老九兴奋的指着第一只熊身后。

    “还真是呢,九哥,你别说这俩走路还真不一样呢,九哥,后面还有一个呢,又是母的!”老九教给我的生理卫生知识通俗易懂,让我也有了学习的**,可是我老觉的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我草!九哥,三,三只熊!!!”我这才反应过来,他妈的这北极熊不是独居动物吗,怎么一下子出来三只!

    【揭秘官场潜规则】女秘书湿身敲门,白嫩乳沟,香艳翘臀,黑丝撩人,谁知她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