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83章 一号货舱

第283章 一号货舱

 热门推荐:
    “嫩妈老二你还楞着干什么,砸门啊!”北极熊咆哮过来之后,并没有立刻攻击老九,而是站立起来跟老九对峙,老九1米75的个子在站起来的北极熊面前像个孩子,而卡带不愧是熟读百科全书,在第一时间倒地装死,北极熊不吃死人!

    这一招让我有些汗颜,让我想起了还躺在病床上的大厨,装死不仅仅是他独有的权利。

    我端起铁棍,用力砸向人孔门上的铁锁,华夏制造的三环锁在全世界都小有名气,我砸的虎口都发麻了,可是还没有砸开,北极熊已经开始朝老九进攻了!

    “嫩妈老二,你快点啊!”老九的声音里已经带有哭腔了。

    “九哥,你再坚持一会!”我改变了策略,把铁棍的前头插进了锁环里,准备用力把它撬开。

    熊二小心翼翼的爬行到了卡带身边,用鼻子在卡带身上扫来扫去,卡带应该是被吓尿了,所以裆部传来了对母熊来说熟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熊二用鼻子开始拱卡带的裆部,这一幕被我看到眼里后,让我忍不住心急如焚。卡带怎么说也是我的部下,平日的马屁让我也非常受用,可是现在随时都有可能被北极熊搞成东方不败,我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我手上逐渐加力,终于“啪”的一声巨响,三环锁被我干成了两半。

    “九哥,成了!”我用铁棍敲开人孔门上的把手,用力把人孔门拉开。

    “嫩妈老二,我草!”老九已经跟熊大激战在了一起,熊大挥舞着大巴掌,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给老九拍死,但老九总是能灵活的躲开,边躲还边用铁棍敲打身旁的甲板,因为甲板上比较滑,北极熊总是在突然发力的时候不小心滑倒,老九趁着北极熊又一次滑倒的瞬间,猛窜了过来,抢在我前面钻进了货仓的人孔门里。

    “卡带!别装了,你都要被阉了!”熊二已经开始撕扯卡带的腰带了。

    “我,我,我草!”卡带突然的爆喝把熊二吓了一跳,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总会爆发出相当的的潜力,卡带用力一推,竟然把熊二推翻了一个个子,他也起身狂奔,钻进了货舱里。

    我哪里还能犹豫,跟在卡带身后钻进去,在熊大熊二奔来的一刹那间,关上了人孔门的盖子。

    由于整个船身倾斜的太多,直上直下的竖梯斜成45度角,我们三人往下爬了3,4米,就停了下来。

    母熊们见到手的猎物就这么飞走了,十分的愤怒,它们用力拍打着我们头顶上的人孔门,整个货舱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铁锈也纷纷从顶层的舱盖上掉下来,我赶紧眯起眼睛,紧紧抱住身旁的梯子。

    “嫩妈卡带,你身上怎么一个尿骚味!”老九的头几乎是卡带卡带裆部中间的,这样一来卡带的荷尔蒙又传递给了老九。

    “水,水头,刚才那头熊尿的。”卡带很好的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

    “九哥,我们还往下走吗?”我有些微怒,上面的熊还没有离开,你们两个怎么能有心情在这里**。

    “嫩妈老二,这舱都多久没开了,呸,呸,呸,底下氧气肯定不够,呸,呸,嫩妈我们下去有可能会憋死。”老九应该是被卡带裆部的气味刺激到了,说话的时候不停的往外吐着什么东西。

    “九哥,这俩熊万一再下来了怎么办?”我紧皱着眉头,头顶上的母熊们像禁欲多年的女监犯人,怎么能放过我们这几只小鲜肉。

    “嫩妈老二,你还没看出来吗?这熊瞎子嫩妈只会用手去拍人孔门,而不会去掀人孔门,她们根本进不来,嫩妈卡带你这尿骚味太重了,嫩妈你来我下面,我上去。”老九拽了一下卡带的腿,应该是承受不了这种味道了。

    卡带刚从熊嘴里逃脱出来,神经已经绷得紧紧的,老九的呵斥让他有些神不守舍,他往下爬了一级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啊”的一声,从竖梯上掉落了下去,顺带着击中了往上爬的老九,还好船是倾斜的,两人嘭的一声落到了蓝宝石轮的肋骨上。

    “九哥!”我眼睛已经能够适应此刻的黑暗,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老九的腰重重的卡到了龙骨上,他的肾这次是真完了。

    “嫩妈卡带你想砸死我啊!”老九痛苦的大骂道。

    “九哥,底下空气怎么样?”我不忍心看二人在底下缠绵,第一时间想要下去帮助他们。

    “嫩妈老二,你赶紧下来扶我一把!”老九按着蓝宝石轮凸起的肋骨坐了起来,因为货舱里还是比较黑暗,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来俩人掉下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憋死,看来下面氧气应该是充足的,我往下滑了几步后跳到了货仓的二层台上。

    “九哥,摔哪儿了?卡带你没事儿吧?”我走到老九身边,关切的问道,同时扶了一把脸贴在地上的卡带。

    “嫩妈老二,你看!”老九并没有回应我的关心,而是用手指着货仓的另一面。

    “九哥,看什么?”我把头抬了起来,朝老九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由于蓝宝石轮的船头被风浪打掉了,所以船头的首尖舱也就无踪迹了,而首尖舱与货仓连接的钢板在这半年的低温严寒海水侵蚀之下有的地方竟然已经透气,我甚至能看到一个个圆圆的的小孔,外面的光就这么照了进来。

    “九哥,原来空气是这么进来的呀,你没事儿吧?我看刚才你的腰卡上面了。”我心疼的用手去扶老九。

    “嫩妈!”老九没有搭理我,眼睛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货仓。

    “九哥,你怎么了?”我心里莫名的有一丝恐惧,难不成老九摔这么一下给摔傻了?

    “嫩妈老二,你看下舱底!”老九的语气突然变的疯狂起来。

    我把头又扭回去,透过小孔照进来的光,货仓底部的景象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睛里。

    我擦!这,这不是我们给科考队拉的那条船吗?

    “九哥,这,这不是那条科考船吗?”我大喊出声来。

    “嫩妈老二,只要给这船弄出来,嫩妈我们就能回家了!”老九兴奋的好像货仓底下躺着两个黄花大姑娘。

    “水,水头,我们能回家了?”年轻人身体素质就是好,卡带摔成这个逼样了,听到能回家了,一咕噜爬了起来。

    “九哥,这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我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嫩妈老二,下去,下去看看!”甲板上熊大熊二还在拍打着我们的人孔门,但是此刻在我们听起来拍打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

    绑扎用的钢丝绳断了好几根,科考船也被甩到了货仓的左舷,我们几人从二层台小心的滑下去,来到了货仓的底部。掀开覆盖在科考船船头上的篷布,左舷“NB007”几个字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乌克兰的技术真不是盖的啊,这船跟看上去一点锈都没有,跟刚出厂时一模一样,船名也他妈的这么的霸气,牛逼洞洞七。

    “九哥,这玩意最少也有100吨,我们怎么给他弄出去呀?”突然降临了一条船,让我们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可是问题同样也出现了,我们可以不考虑外面那三条熊,可以不考虑我们食物短缺,但是凭我们现在的科技力量,根本不可能把这条船弄出去。

    “嫩妈老二,我们只要给漏光的这面墙干掉,就有办法给它弄出来。”老九站在牛逼洞洞七跟前,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指点着江山。

    “九哥,怎么弄?这又不是泥巴糊的,咱使使劲就给推倒了,虽然现在舷墙腐蚀的薄了一些,但也是铁的呀!”我亢奋的心情稍稍沉寂了下来,我忽然感觉这是一件比较悲哀的事情,你有一条船可以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你却不能把船运到海里去,这就好比我们面前放着一箱中华,但是我们却没有打火机。

    “嫩妈老二,去二舱,二舱里面应该有好东西!”老九没有回应我的话,而是想到了我们在乌克兰装的另外一些货。

    我记得当时代理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是给科考人员补给用的,既然是补给,也就意味着里面肯定是日常生活中用得到的东西,搞不好还能有AK47之类的武器,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把这些白瞎子熊给做掉了呀!

    母熊有节奏的拍打声坚持了几分钟后便停了下来,透过舷墙上的光孔往外看,两只母熊慵懒的往前面爬,它们的老公还撅着屁股倒在我们的陷阱里,一时半会是醒不了了,两只母熊一左一右的坐到公熊的旁边,等着他醒酒。

    我不禁有些感动,他妈的如果我喝醉了能有一个女人坐到我旁边这么看着我该有多好。

    老九跟卡带都受了一些伤,老九的肾本来就是个废的,卡一下或许还能活络血脉,卡带则从3,4米高的地方一嘴啃到了钢板上,虽然是滑行下来的,但也遭受了很大的冲击力,后槽牙掉了好几个,本来缺少维生素的他经常牙龈出血,这么一受伤,卡带就好像受了内伤一样,不停的往外喷血,一说话,血就顺着嘴角往下流,我跟老九也只能暗暗摇头,这淌的可都是钱啊!

    北极熊的上肢力量果然非同凡响,我们的人孔门被熊大熊二拍的凹陷了进去,如果想办法给三个熊搞到货仓里,或许它们能帮我们把舷墙拍开,老九伸出头确认旁边没有危险后,几人又快速的跑到二舱的人孔们。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很快的撬开了二舱的人孔门,二舱应该没有什么透气孔,所以我们敞开人孔门,等待换气。

    “九哥,我们现在的粮食也就能撑两天,我们得赶紧想办法给熊干掉啊,不然咱们可就真饿死了。”我把卡带支开去盯着三只熊,跟老九说了说知心话。

    “嫩妈老二,我感觉这里面有吃的。”老九脸上的笑容很神秘,用手指着二号货仓。

    “九哥,当时代理告诉我说这里面是科学检测仪器还有一些日用品,照我看就是些洗发水香皂之类的东西,不能有食品吧。”我疑惑的说道。

    “嫩妈老二,一会到底下就知道了,你去锅炉间搞两个火把来,一会先给火把扔下去,嫩妈我们没有测氧仪,咱几个别整缺氧了。”老九表情变的很轻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卡带,他正趴在折断的桅杆上观察着三只北极熊,我对老九点点头,跳到浮冰上,快速的朝船尾方向跑去。

    “不知道大厨现在怎么样了,他在锅炉房里应该能很清楚的听到我们啪啪啪敲打甲板的声音,就他的胆量,别吓死了。”我一边想,一边打开了烟囱上的舷门,顺着倾斜的竖梯滑了下去。

    还没推开锅炉房的们,我就听到了大厨粗重的喘息声。

    “我去,大厨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我心里一阵大惊,一脚把锅炉房的门踹开。

    “刘叔,你怎么了?!”我大喊着冲了进去,可是眼前的一切让我有些承受不住,大厨的下身**着,上面正坐着乌克兰的塑料姐妹花。

    “哎呀呀小龙!你们没死啊!”大厨看到我之后,眼泪瞬间横飞了出来。

    “刘叔,你,你在做什么啊!”我有些愤怒,他妈的老子三个人在上面拼死拼活的给你弄东西吃,你却搂着两个娃娃在这里做那些龌龊的事儿。

    “哎呀呀,小龙,我听到你们啪啪啪的在外面干仗,哎呀呀我寻思你们回不来了,你们要是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这也没有合适的家伙自杀,我也下不了床,这俩娃娃正好在我手边,我就想着除了精尽而亡没有啥自杀的办法了,我得赶紧死了然后去下面找你们去,谁知道你突然就回来了,哎呀呀,小龙,你们可吓死我了啊!”大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两个娃娃的身上沾满了不明的液体,我有些干呕。

    “刘叔,你穿好裤子,我还得回去一趟,你待在床上别乱动。”我没空跟大厨讨论这些感性的话题,炉子被老九用特殊的方法封燃了,我小心的投开,将自制的两只火把点燃。

    “刘叔,你看好炉子,记住了,千万不能让它灭了。”我把大厨搀到炉子旁边,他身上的前列腺液味道呛的我眼睛都有些刺痛。

    又交代给大厨一些基本的安全知识,我抱着两只火把冲了出去。

    老九把一只火把扔到了舱底,火把并没有要熄灭的迹象,这么看来里面的氧气应该是充足的,母熊们还在守候着公熊,根本无暇顾及我们,老九召回卡带,三个人一起进入了二号货舱。

    【揭秘官场潜规则】女秘书湿身敲门,白嫩乳沟,香艳翘臀,黑丝撩人,谁知她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