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86章 憋死的村长

第286章 憋死的村长

 热门推荐:
    “九哥,你有什么办法啊?”老九的话让我有些啼笑皆非,我们与前日相比,只是多了台发电机,老九难不成要电熊?醉熊已经耗费了我们一瓶酒精,我可不想电熊把刚搞到手的发电机再给破坏了。

    想到这里,我义正言辞的说:“九哥,电熊我肯定是不同意的!”

    “嫩妈老二,电熊做什么?你怎么这么残忍?”老九惊讶的问道。

    “九哥,不电熊?那你有什么别的办法?”我有些疑惑了,总不能送衣服给北极熊跟它们做朋友,又或是把罐头给它们把它们撑死吧?

    “嫩妈老二,今天在舱底的时候我就想到一个办法,嫩妈我们只要给熊瞎子搞到一个密闭的舱室里,然后把里面的氧气消耗干净,嫩妈不就给熊憋死了?”老九自从来到荒岛之后,想出来的办法有些变态了,

    “哎呀呀,憋死啊?憋死可难受了,我们家原来的村书记得肺癌憋死的,临死的时候就哎呀呀的喊。”大厨皱着眉头,伤神的说道。

    “刘叔,他喊什么?”大厨插入的故事吊起了我们好奇心,三个人都把眼睛盯向了大厨。

    “哎呀呀,他喊憋死我了!我快憋死了。”大厨没想到自己突然又成了我们的精神支柱,顾不上自己腹部的剧痛,学习了一下自己村书记的惨状。

    “然后呢?”我咽了口唾沫,没想到大厨学起生命末端的患者,竟然这么的像。

    “哎呀呀,然后就憋死了呀!”大厨似乎与村支书有什么渊源,不胜唏嘘道。

    “卧槽,这可比电死残忍多了!九哥,你这样对待这些动物都是不人道的。”我仿佛能看到村支书喘不上气来的样子,感觉自己也有些胸闷。

    “嫩妈老二,想回家吗?”老九眼睛里闪着光。

    “九哥,就算是我们把熊干掉了,舷墙怎么办?”我继续给老九出着难题,其实并不是一个动物爱好者,我只是不想在这么安逸的日子里再出去冒险罢了。

    “嫩妈老二,你忘了吗,我们有发电机了。”老九淫荡的笑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九哥,难不成你想电门?”我嘴巴张的大大的,发电机总不能有别的作用吧。

    “嫩妈老二,你在岛上待傻了吧!”老九哈哈笑了两声。

    “嫩妈老二,中桅楼里有一台电焊机还没有拆封,我们只要把焊机接到发电机上,就可以拿焊条把舷墙戳开。”老九收住笑,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九哥,考察艇好几十吨啊,我们怎么弄出来?”老九的计划听上去非常不错,可是问题接着就来了,我们只有四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个废物,没有吊机,没有绞缆机,怎么可能把这么巨大的考察艇从货舱里搞出来呢?

    “嫩妈老二,你这脑子怎么考上的驾驶员,我们把舷墙割开了,等冰化了以后,舱里肯定满满的水,嫩妈我们可以借着浮力给船撑起来,然后开出来,我们几个正好凑成三班驾驶员。”老九舔了一下嘴唇,这个主意最少杀死了他200吨脑细胞啊,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环紧扣着一环,老九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环境已经变的舒适,食物淡水都很充足,我们甚至还有两个乌克兰大妞,这种世外桃源的生活竟然让我们有些恋恋不舍,老九把他的想法告诉我们以后,大家都一阵沉默,回家?好苍白的一个字眼。

    “哎呀呀,就算我们坐上船,这么个小艇,我们也回不去,还不如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等人来救我们,蓝宝石这么大一条船都让浪给打坏了,哎呀呀,这小艇回不去。”大厨摇着头,他首当其冲的对这件事表示反对。

    “九哥,刘叔说的有道理啊,我们现在的纬度太高了,随时都有低压跟过来,考察艇那个块头,一个浪岂不是就干到海底去了?就算是海况一直都是好的,假如我们去挪威的北部,最少要400海里,这路途遥远,我们没有雷达,没有电子海图,凭感觉跑吗?”我把握住生殖器的手拿开,挠了挠后脑勺。

    老九没想到自己的提议遭到了我跟大厨的反对,而且还是有道理的反对,他一时语塞,竟然说不出话来。

    “大,大副,水头的办法我觉得很好,挪威去不了,我们可以北上呀,我们现在距离北极考察站只有100海里,每小时10海里的话,我们也就是1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能够到达那里,考察艇的速度可能还要快一些。”卡带这个狗日的竟然没有追随我的脚步。

    “嫩妈卡带我就欣赏你们年轻人这种诚实。”老九感动的都要哭了。

    二比二,头一次产生了这么大的分歧。

    “九哥,船我们肯定先弄出来,还有好几个月雪才能融化,等那个时候我们再商量到底回不回家可以吗?”虽然我心底对这件事是排斥的,但是能拥有一条船也不全是一件坏事,至少我们发现附近有大船经过的时候,有交通工具去追他。

    大计划制定下来以后,开始制定小计划,我们首先要面对的,还是那三只北极熊。

    老九的意思很明确,用我们剩余的大马哈鱼把熊引诱到锅炉房里,然后将四周所有门窗紧闭,想办法把发电机的烟囱弄到锅炉房里,把柴油机的油门调到怠速,怠速时机器不完全燃烧会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然后熊就挂掉了。

    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体型笨重的北极熊很有可能无法登上后甲板,即使登上了,它能这么听我们的话,然后顺利的爬到锅炉房里?

    如果北极熊没有爬进去,那我们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大马哈鱼也就白费了。

    如果北极熊钻进了锅炉房,我们需要启动柴油机,然后等着锅炉房里充满一氧化碳,把熊给熏死。

    “九哥,万一这熊熏不死咋办?”我又发出了疑问。

    “嫩妈老二,你这不是抬杠吗?”老九被我激怒了,挣扎着想要从睡袋里站起来。

    “九哥,你别急,别急嘛,我这不是全方位考虑一下么。”我惊出了一身汗,还好老九被睡袋束缚着,不然我真有可能被他拉出来暴揍一顿。

    “嫩妈熏不死就饿死它,反正嫩妈它也出不来。”老九习惯性的摸了摸身上,想找根烟抽,猛的想起最后一支烟的过滤嘴都被吸掉了。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要回家的想法,至少家里可以买包烟抽。

    大家在尴尬的气氛中进入睡眠,本来商议好的饭后扑克牌也都没有心情去玩儿,我在夜里梦到北极熊一氧化碳中毒,大厨突然同情心爆棚,给它做起了人工呼吸,北极熊被大厨的口臭搞醒,一口把大厨的头咬掉。

    我猛的惊醒,看了一眼熟睡的大厨,确定了一下他的头还在脖子上,轮值的卡带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乌克兰娃娃,估计心里正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到底该不该把第一次给这对姐妹花

    老九不管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招呼我们开始布置舱室,大厨已经等于是个废人,我们把他抬到了锅炉间旁边的舵机房,为了防止他被一氧化碳熏死步了村支书后尘,老九又给他搞了一瓶EEBD(应急呼吸器),把大厨安置好以后,我们的工作也就完成了一大半,所有进出舱室的们都被我们牢牢锁住,只留下我们平日进出的烟囱上的舱门。

    三个人又合力把应急发电机抬到后甲板上,在柴油机的排烟管上接出一截铁管,上面套了半条水龙带,这么一来,等北极熊进到锅炉房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水龙带通过烟囱上的舱门放到舱底,毒气也就会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去。

    陷阱布置好以后,就需要播种诱饵了,我们用斧子把剩下的大马哈鱼劈开,按照上次诱熊的方式,每隔几米摆放一块鱼肉,一直摆放到蓝宝石轮的船头。

    几个人坐一起商议了一下后,自认为没有什么问题,使用了老招式,点燃了我们的海豹皮肚兜。

    “草,九哥,我们赶紧回去吧。”一想到北极熊的伟岸我的蛋就忍不住有些微微发凉。

    “水,水头,我们在哪里藏着等熊来呀?”卡带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嫩妈我们,”老九暂停了一下,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我操,九哥,我们藏哪儿啊?”老九的迟疑让我意识到他没想到这个问题。

    “嫩妈我把这事儿给忘了。”老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去!赶紧给这玩意儿灭了!”我抢过卡带手里正燃着的海豹皮,扔到地上拿脚快速的踩灭。

    “嫩妈老二你咋这么怂?我操,嫩妈快跑!”老九轻蔑的嘴角还没完全上扬起来,眼睛里紧跟着露出了惊恐。

    我朝身后看了一眼,昨天喝醉的那只北极熊正在以博尔特三倍的速度朝我们奔袭而来,双腿之间的那坨玩意儿摆动的是那么的性感。

    【揭秘官场潜规则】女秘书湿身敲门,白嫩乳沟,香艳翘臀,黑丝撩人,谁知她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