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91章 雪崩

第291章 雪崩

 热门推荐:
    众所周知,失火是船上最严重的事故之一,曾经有很多傻逼问过我,大海那么多的水,船舶怎么还会失火,我第一反应就是想扇死他们,然后碍于智商,只能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船上失火一般很少用海水去扑灭,尤其是舱室着火时,如果手持式的灭火器无法扑灭,只能用固定的灭火系统,也就是刚才老九提到的二氧化碳灭火系统,把二氧化碳加压放到钢瓶里,在某个舱室着火后把钢瓶的二氧化碳释放出来,依靠二氧化碳来降低舱室的温度以及氧气浓度从而达到灭火的目的,它普遍的应用于船舶的机舱,锅炉间,油漆间等密闭的舱室,是灭火自救的最后所依靠的手段,没想到我们竟然准备要用这么牛逼的一个系统来杀熊,这件事传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让同行觉得我们太奢侈了。

    大厨的肚子已经开始往外渗血了,胆小的他以为自己要挂掉了,脸色开始变的苍白,为了防止大厨被自己吓死,我们只能尽快的往上走,并且要在母熊把防火门砸开之前把二氧化碳释放出来。

    大厨走到机舱上层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但是我们又不能把他单独放在这里,毕竟不知道二氧化碳释放的时候会不会泄露到别的舱室,到时候熊没憋死,先把大厨憋死了,老九跟卡带强拖着大厨,走了接近半个小时才到达驾驶台。

    几个人先往外窥视了一番,确定外部没有熊的存在,我们又商议了一番,卡带留在驾驶台照顾大厨,我跟老九去关烟囱的门,然后释放二氧化碳。

    发电柴油机还在“突突突”的响着,我跟老九小心的迂回到了烟囱门口,把头探了进去。

    “九哥,怎么只有一只?”我楞了一下神,锅炉间里的母熊正伤心的嗅着自己老公的皮毛。

    “嫩妈老二,小心点。”老九皱了皱眉,往四周看了一下。

    我也开始变的警觉,但四周空旷旷的,根本没有北极星的踪迹,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那只应该是死去公熊的原配,原配的感情总归是最深的,而另一只小媳妇估计图的是熊强壮的**,消失也就消失了,四条腿的公熊总归到处都是。

    “唉,原配也够惨的了,不知道它闻着自己老公尸体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

    “嫩妈这狗日的!”老九突然指着锅炉间怒骂一句,我赶忙停止乱想,把头又插进去,只见原配把我们存放好了的罐头全都扒拉出来,它的掌力确实惊人,每巴掌下去都能把罐头拍的脑浆迸裂,我们舍不得吃的水果罐头瞬间被它糟蹋了一多半。

    “九哥,赶紧释放二氧化碳吧,晚了我们的罐头就没了!”我彻底揭下了伪动物保护者的面具,这种感觉就好像爱狗人士割了半斤猪肉喂给收集起来的流浪狗,眼泪横飞的告诉这个世界我们要保护动物。

    仅剩半截熊鞭已经不知道被母熊拍到什么地方去了,老九气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他重重的把舱门关上,一手用力撑着腰,步履蹒跚但又快速的朝二氧化碳释放间跑去。

    “嫩妈老二!释放二氧化碳!”老九大力一挥手,像是伟大的爱国主义战士愤怒的朝鬼子砍下大刀。

    “九哥,哪个是来着?”老九的大喊声让我慌了神,望着眼前的二氧化碳钢瓶发呆。

    “嫩妈老二,都打开,全放进去!”老九已经疯狂了,他好不容易搞到的补肾良物竟然就这么被弄丢了,搁谁心里都不好受。

    “九哥,全放了?不,不间歇了?”我犹豫了一下,课本上教给我的知识,在释放二氧化碳的时候,为了起到更好的灭火效果,不能释放太多,要多次释放,直到火熄灭。

    “嫩妈老二,全灌进去!”老九话音未落,手已经放到了二氧化碳钢瓶的释放闸刀上。

    “嫩妈!”老九用力的把闸刀合上,闸刀像男人的那话儿穿透少女膜一般刺破钢瓶的铜膜,我听到一股气体喷射出来的声音,这一瞬间老九也像是刚释放完新生命的男子,瘫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我陪老九坐下,心里也有些痛苦,两只世界级的保护动物,一只不小心被自己憋死了,一只被我们憋死了,这也算是夫妻双休了吧。

    我从来没有用过固定二氧化碳系统来灭火,所以我并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但是用来杀熊却得到了不错的反馈,柴油机首先停止了工作,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进气端没有了氧气,二氧化碳的密度比空气大,它应该沉在锅炉舱的底部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上蔓延,高处的柴油机已经熄灭了,看来二氧化碳已经起了作用力了,而熊在最低处,也就是说熊已经挂掉了。

    “嫩妈老二,熊应该挂了,给门开开,放放气!嫩妈别把我们憋死了。”老九精神抖擞,母熊的红腰也该是大补的。

    “九哥,再等一会,万一熊爬上面来了呢。”我礼貌的阻止了一下老九,心想这熊不是傻逼,憋成那样了肯定会拼命往上爬,万一熊的呼吸系统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打开房门熊再满血复活了,我跟老九岂不是变成母熊的玩物了。

    老九忽然也察觉到了这个问题,迟疑了一下。

    “啪啪啪”驾驶台响起了敲打玻璃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卡带正用手拍打着驾驶台的后窗户。

    “卡带,怎么了?!”我猛的一哆嗦,莫不是大厨挂了?

    “大,大副!”卡带用手指着远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嫩妈卡带你叫唤什么玩意儿?”老九站起身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卡带。

    “冰!冰!”卡带脸上惊恐的已经看不到别的表情,嘴张的都能塞下一整只北极熊了。

    “范冰冰?”我惊讶的大叫着,同时把身子转过去,心想莫不是冰冰姐来北极旅游了?

    “嫩妈有美女?”老九也朝卡带手指的地方望过去。

    “卧槽!”我感觉天在一瞬间崩塌了下来,蓝宝石轮不远处的浮冰竟然全部断裂开了,而且一点一点的往深海里漂去。

    “嫩妈老二!**啦!”老九的身子猛的颤栗了一下,比真正**了还兴奋,月亮姐姐终于发威了,涨起来的潮水竟然把厚厚的浮冰层都挤碎了,我们能感觉到船底下的冰层正在快速的断裂,“噼里啪啦”的裂冰声传过来。

    “嫩妈卡带,快把老刘弄下来!嫩妈老二,下舱,拿东西!”老九反应神速,啪啪两掌打开烟囱防火门的门栓。

    “九哥,下面可是有二氧化碳啊,下去拿什么?我们趁着冰还没有裂,赶紧跑吧!”我快步走到防火门跟前,准备跟老九一起将门打开。

    “嫩妈老二,赶紧深呼吸几次,憋着气下去,拿吃的,嫩妈找一下探照灯,记住了,能拿多少拿多少!”老九眼神坚定的看着我,像准备要潜水一般先是急速短促的呼吸了十几次,然后猛的一个深吸气,手上一用力,把防火门拉开。

    “吱”“啊哦!”开门声竟然和熊吼声同时传到我们的耳朵里,眼前站着的正是那只刚吊完孝的北极熊!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深陷丧夫之痛的北极熊就已经把爪子朝我扑了过来。

    “我草嫩妈!”老九一声爆喝,刚才深吸进去的氧气在丹田旋转了一个小周天后全部吐了出来。

    爆喝声惊到了母熊,它似乎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东西比自己老公叫出来的声音雄浑深厚,老九在它楞神的一瞬间,飞身一脚踹到了它的鼻子上,蓝宝石轮船身整个已经呈现45度角,母熊又恰巧倾斜的站着,而老九的这一脚集结了他百分之400多的爆发力,母熊往后退了几步后,一个仰身,头朝下摔到了机舱的花铁板上。

    “哎呀呀,雪崩了!雪崩了!我们快跑啊!”大厨跟卡带此刻也赶到了我们的身边,大厨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疼的,眼睛不住的往外涌着泪水。

    “大,大厨,这是冰崩。”卡带小心的提醒了一下大厨。

    我和老九没空搭理这两个疯子,重复之前的呼吸动作后将手中的探照灯射向了舱内,母熊刚才摔的那一下听上去非常严重,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散落一地的罐头破碎了一大半,还有我们好不容易弄到的衣服电灯被母熊搞的到处都是,最重要的是它竟然把我们最最重要的乌克兰姐妹花撕成了碎片,这不禁让我心头剧痛。

    老九猛的吸了一口气,冲我点了一下头,快速的往下奔去,我紧跟在他的身后,。

    “罐头啊,我的罐头啊!”我低着头,手快速的将滚到角落里的罐头捡起来,心里也在不停的滴血,他妈的熊日的玩意儿我们的仇恨一笔勾销了!

    老九低着头,脸已经憋的有些发青了,他低着头仔细在地上寻觅着,应该是在寻找着那半截熊**。

    “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补肾!”老九的姿态让我倍感鄙视。

    我平日潜水憋气时间也不过1分办钟,捡了10几秒的罐头就已经有些头晕目眩,我朝老九做了一个手势,把捡起来的罐头胡乱塞到怀里,准备爬回到后甲板上去。

    “砰!”一声巨响突然从机舱底部传了过来,紧接着蓝宝石轮猛的抖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感觉到它在一点点的回正。

    “我去,他妈的浮冰全碎了!现在船底下已经全是水了,蓝宝石轮要脱开浅滩了!”我心里暗自惊道。

    老九也觉察出了问题的严峻,他用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上了竖梯,蓝宝石轮突然又发出“咔嚓”一声,整个船身突然像断裂了一般,我跟老九一头栽倒在地上。

    完蛋了!我感觉自己眩晕的厉害,不行了,我得呼吸,我要呼吸了!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