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94章 试学三月,不收任何费…

第294章 试学三月,不收任何费…

 热门推荐:
    “九哥,你这个办法真是太妙了!”我竖起大拇指,眼神里满满的崇拜。

    “水,水头我知道了!”卡带张着大大的嘴,表情夸张惊喜。

    看来卡带的智商也不错,竟然也秒懂了老九的意思。

    “嫩妈卡带,你知道什么了?”老九非常疑惑,毕竟他还没有说出具体什么办法。

    “水,水头,你一定是想利用水在凝结成冰的情况下释放热量的原理,虽然在微观意义上来说,粒子的震动是一样大的,但由于水分子密度变小,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变大,导致分子动能变小,能量也跟着变小,所以放热。我们可以把海水聚集到一起,然后用一个密封罩盖住,等温度骤降的时候海水突然结冰,释放出大量的热,我们可以用这些热量来点燃易燃物,海水的密度大概是1.3,按照”

    “啪!”“嫩妈滚犊子!”老九一巴掌把卡带拍倒在地上。

    “嫩妈老子有那本事早就登上太阳了。”老九双手扶着腰,像极了奥巴马与金正恩在讨论白天还是黑夜把宇航员送到太阳的新闻发言员。

    “九哥,你是不是准备拿冰块做一个放大镜?”我机智的像个猴子。

    “嫩妈老二,还等什么,开干吧!”老九搓了搓手,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

    这应该是最简单的一个点火方法,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曾经有一篇课文说过有几个科学家去南极考察,结果丢失了所有的仪器设备,没有点火用的工具,他们利用自己的理论知识研究出可以利用冰块做成一个凸透镜,然后将太阳光聚集在一起点燃松软的干草,当然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毕竟科学家不可能想出这么简单可行的办法来,最起码也得像卡带一样从微观的粒子角度给我们解释一番才行,但是凸透镜聚光这个道理我们还是都知道的,小的时候没少杀了蚂蚁。

    海冰应该不能用于制作凸透镜,它的结构很松散,含盐量太高,我们只能选择去搞星河里面的淡水冰,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翻过太行山,去银河取冰。

    这可是一番大动作啊,没有看过我前文的朋友估计都以为我要去星际旅游了。

    不过想到要翻越雪山之后我们开始相互埋怨,如果当初能把那批滑雪工具带出来就好了,当然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没有如果。

    徒步爬雪山是一件相当悲催的事情,好在我们有一名神经病科学家,卡带真的算是一名百科全书,他对物理学特别的熟悉,对压力,压强,受力面积以及重力加速度等等研究的非常透彻,他按照每个人的体重用桦树枝做了不同底面积的雪鞋,这可以防止我们陷到雪里。

    走了还没1米,我就对当年翻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啃树皮为了华夏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的战士们肃然起敬,面前的太行山估计也就几十米的高度,就已经让我有些望而生畏了,他们当年遭遇过的那些超级雪山,没有滑雪工具,没有足够的粮食,没有女人,没有精神娱乐,前方有敌人的枪炮堵截,后面是**的飞机轰炸,这么恶劣的环境下竟然还能顺利突围,靠的是什么?靠的不就是我国自古以来的不怕死不怕累的优良传统吗?靠到不就是千百年来的精神文明建设吗?

    “哎呀呀,实在不行,咱们去两个人,留两个在这看家。”大厨走到第二米的时候提出了建议。

    “嫩妈老刘,家都被你给烧没了,你看什么?!”老九听到“家”这个字,估计又想到了变成灰烬的红楼,身体也莫名的颤抖了一下子。

    “九哥,我们就去整一块冰,去那么多人似乎没有必要吧?”我也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声援了一下大厨。

    “哎呀呀,就是就是,我肚子上的伤还没好,可不能随便乱跑。”大厨适时的把生理的问题又摆放了出来。

    “哎呀呀,还有我晕高,一爬山就头晕,晕的都直不起腰来。”大厨的心理疾病也不容小觑。

    “嫩妈老刘,你自己搁这待着,我们三个去凿冰,嫩妈还有一只北极熊没出来,你自己注意安全。”老九拍了拍大厨的肩膀,递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哎呀呀,我小时候就爱爬山,爬山啊对颈椎好,还补肾,哎呀呀,”大厨说话间已经到了太行山的中部,动作娴熟标准,像一名专业的登山运动员。

    一听到能补肾,剩下三人的表情也开始变的幸福,顾不上随时可能出现的雪洞,一溜烟的功夫爬到了山顶,愣是把爬山搞成了百米短跑。

    从山顶往下看去,还是白茫茫的一片积雪,根本看不到银河所在的位置,不过我们已经处在了武岛的最高处,老九提醒我们注意观察,因为还有一只母熊不知道隐藏在哪里。

    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熊,老九在山顶给我们具体讲解了韩丹市第二武术职业技术学院的看家本领,也就是大专部的毕业论文:八卦阵。

    “九哥,你们韩二武职(韩丹市第二武术职业技术学院简写)不是教单打独斗的吗?怎么还有阵法?”我第一个表示不解,再说了八卦阵应该是诸葛亮为步兵应对骑兵发明的一种阵法,怎么能是韩二武职的看家本领呢?

    提到诸葛亮我忽然又想起了汕东电视台无限循环播出的一家广告,比红会福娃娃还要霸气,学挖掘机汽修电气焊哪家强,中国汕东找蓝翔,试学三个月不收任何费用,广告代言人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人类的精神文明导师诸葛亮,我每次看到这个广告的时候都会想,既然试学三个月不收费,我可不可以先去试学两个月然后被开除,再去试学两个月再被开除,一直累积到24个月是不是就可以拥有蓝翔毕业证了。

    我曾经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不止一次的想去这所长江以北最著名的皇家贵族学院深造,可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遇也就作罢,而每次听到别人自豪的说自己是蓝翔毕业的时候,心底也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愫。

    “嫩妈老二,俺们学院是全方面的学院,单打独斗打不过的时候就得上阵法了,嫩妈试学三个月不收任何学费的。”老九对自己的母校似乎有很深的情结,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九哥,你们那里也不收费呀!”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老九羞红了脸,开始给我们讲解面对实力数倍于我们的敌人时应该怎么合适的使用阵法,尤其是最著名的八卦阵。

    易经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违背计划生育伟大国策的,我们在第一时间抛弃了它,而接下来的太极两仪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太极两仪大保健,紧接着我又回忆起在抬湾的那场悲催搁浅事件,也赶紧甩甩头把它搁置在一边,四相大家都很熟悉了,传说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不过这些上古神兽大都出现在玄幻小说里,我不能再详细介绍了,不然我的书就要从都市类别里调换出来了,这四个上古神兽不知道怎么交配的,生出了接下来我要详细介绍的八卦:乾、兑、离、震、巽、坎、艮、坤。

    这八个字老九其实有4个是不认识的,教老九八卦阵的老师估计就是一半匹子风水先生,老九在他那里也只是学到了一些皮毛,但老九把自己的这一知半解夹杂上了自己多年的打斗经验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理论。

    “嫩妈,八卦这东西,其实就是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嫩妈只要能控制住着八种东西,那就可以战无不胜!”老九拍了拍卡带的肩膀,先把八卦最基本的内容介绍给我们。

    “九哥,这八个东西我们控制一个基本上就能称霸全球了。”我及时的朝老九泼了盆冷水,不就是抓只熊么,怎么整到地壳运动上去了。

    “水,水头,你说的这不就是气象战吗?美国一直在研究怎么控制天气,然后利用天气来打败敌人,没想到你们上中专的时候老师就已经教过了呀!”卡带的马屁拍出了民族自豪感。

    “嫩妈八卦阵,最少要八个人。”老九顾不上搭理卡带,自己又给自己泼了一盆冷水。

    “九哥,我们总共就三个半人,这八卦阵也用不上啊!”我看了一眼大厨,心想有四个人还好,一人承担两个卦的工作,大厨只能算半个人,这可如何是好。

    大厨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肚子上不争气的伤口,哀叹了两声。

    “嫩妈老二,天地山泽四个卦是不动的,老刘搁地上一躺,自己一个人就是四个卦。”老九很是包容。

    “九哥,那剩下的风雷水火我们三个怎么弄?”我还是非常的疑惑,风我们制造不出,我们此行是去找火,雷的话也就是声音,碰到熊大喊这是本能反应,水怎么办?总不能见到熊之后哥几个掏出生殖器来尿它吧?

    “嫩妈老二,这是卦,我讲的是阵法。”老九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从自己的雪鞋上掰下一根桦树枝,在雪地上开始画起来。

    我们的理解能力有限,再加上老九本来就不是一个出色的园丁,他的韩丹普通话还有些不太标准,讲了半个小时的奇门遁甲以及天干地支之后我们才渐渐明白了老九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面对凶狠狡诈的北极熊,教育以及色诱根本不好使,我们也就只剩下了暴力,而在敌我双方实力悬殊特别大的情况下,气势也就变的非常重要,这也就是所谓的亮剑精神,老九的想法很血腥,假如真的与母熊狭路相逢,大厨负责装死,因为大厨除了装死我们想不到什么对我们有力的其他途径,毕竟这种坑爹的队友只要在关键时候保持不动就是对我们精神上最大的安慰,剩下的三个人则开始使用武力,在三个方向同时攻击母熊,照着熊的后脑勺暴击,击打出我们的气势,击打出我们的朝气,只要我们气势朝气以及信念同在,熊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几顿美餐而已。

    我忍不住大发感慨:他妈的这跟八卦阵有什么联系。

    布置好了攻防两端的任务,四个人开始滑雪下山,整个武岛笼罩在了白茫茫的雪里,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几人都戴着在货舱里找到的酷奇的侧面挡光罩眼镜,不然的话这么烈的太阳照到雪上反射来的光线很容易导致几人雪盲,天气着实不错,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风,我们滑行了不到一分钟,就来到了山脚下,凭借着脑海中的印象,走到了银河所在的位置。

    “嫩妈留半个人把风,剩下的开干!”老九用力挥了挥手。

    大厨很知趣的往后挪了一下身子,坐到凸起的石块上,像个猴子一样四处张望,剩下的三个人则开始清理银河表面的积雪,大家只想着尽快取到冰块,然后制造火,取不取暖不重要了,我们还有一大把烟头呢!

    大厨放哨的同时也没有忘掉自己的本职工作,他打开几个罐头,放到阳光底下直射着,效果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至少我们一会吃起来的时候不至于把牙冻掉,三个人为了能吸上一口烟也真是拼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清理出了一个直径一米的雪坑,我们也见到了梦寐以求的淡水冰。

    按照现在的气温来说,冰块的厚度最少也得半米以上了,我们不用担心能不能承担我们几人的体重,但是坚硬的冰块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难题,怎么才能取一块下来啊!

    我们身边没有石头,没有铁器,取冰的话看来只能是用**了。

    老九用自己的铁砂掌“啪啪”拍了两掌,效果也非常明显,手差点骨折了。

    “嫩妈这冰怎么这么硬!”老九倒吸了一口凉气。

    “九哥,手肯定不行,手不够硬,根本打不动冰块的。”我在一旁提醒道。

    “嫩妈老二,人体最硬的部位是哪里?”老九活动了一下手腕,又吸了两口气沉孕到丹田里。

    “九哥,人身上最硬的当然是那里啦!”我红着脸低下头,拿手搓着衣角,像个刚做完爱的小媳妇。

    “哎!”老九叹了一口气,“咔擦”一声,全自动的腰带打开了。

    “九哥,使不得啊!”我拽住老九的胳膊,看来老九是豁出去了,为了吸烟竟然想到要出卖自己的**。

    “嫩妈老二你做什么!”老九挣脱开我的束缚,把腰带解了下来。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老九在我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嫩妈!”“啪!”“嫩妈!”“啪啪啪!”多么熟悉的声音,陪伴在我的电脑硬盘里,此刻老九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亵渎银河,我对老九这种行为感到不齿,但还是偷偷睁开眼睛,毕竟日人日狗日鱼我都见过了,日冰却还是第一次。

    老九蹲在雪坑里背对着我,身体有节奏的蠕动着,我看不清楚他的具体动作,只能又稍稍移动了一下身子。

    只见老九拿着全自动的腰带卡扣,一点一点的敲击着冰面,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老九还是有底限的。

    老九的外家子功夫练的确实不错,他用腰带卡扣的边缘给冰层敲击出来一个碗口般大小的圆状,然后有一点一点纵向加深,加深出来的口子能容下整个腰带卡扣时,又斜方向的继续铲冰,中途腰疼起来直了三次腰,终于在大厨快要睡着了的时候搞到了一个锥子形状的冰块。

    “嫩妈老二,交给你了,快,搞个放大镜!”老九把冰块递给我,好像在授予我一枚伟大的奖章。

    “九哥,怎么搞啊!”我忍不住热泪盈眶,老师上学没教过啊!

    “嫩妈”老九又从我手里拿回冰块,摆动了一番之后也无从下手。

    “嫩妈卡带。”老九一个眼神传递了过去。

    “水,水头,凸透镜是中央较厚,边缘较薄的透镜,根据镜片的形式可分为双凸、平凸和凹凸等形式,凸透镜的聚光性跟透镜的厚度有关,透镜越厚,聚光性约好,根据2F>V>F,我们可以知道,”

    “啪!”“嫩妈这么多废话!”老九一巴掌又把卡带拍到在地上。

    “嫩妈中间厚两边薄。”老九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腰带扣继续打磨手里的冰锥。

    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丑的凸透镜,但也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凸透镜。

    老九把卡带羽绒服破洞里的鸭绒薅了出来,又小心的清理出来一块空地,把鸭绒放进去,调整好凸透镜的方向,太阳光聚集成了一个白白的亮点,老九把亮点转移到鸭绒上,不到三秒钟,一股青烟升起,鸭绒瞬间化为灰烬。

    “嫩妈老二!继续薅鸭毛!”老九大笑着跳了起来,很不得抱住卡带亲两口。

    我们把卡带按到在雪地里,近乎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把他前胸附近的鸭绒全部都搞了出来,颤颤巍巍的堆放到空地里,老九重新端起我们的法宝,小白点又一次将鸭绒点燃。

    大厨顾不上自己刀口传来的剧痛,叼着半截烟头就把头伸到了鸭绒火里,其他的人也纷纷从口袋里掏出属于自己的烟头,依次点燃。

    “爽啊!”我吐了一个烟圈,惬意的盯着远方。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