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95章 破坏之王刘大厨

第295章 破坏之王刘大厨

 热门推荐:
    “嫩妈,回去!回去生火!”老九小心翼翼的把冰块放到口袋里,嘴里的万宝路已经烧到了烟标的位置。

    “哎呀呀,哎呀呀,回去,回去我给你们烤罐头吃!”大厨兴奋地手舞足蹈.

    一望无际的白色雪地里,有4个蓬头垢面,戴着7000块钱墨镜的怪物,他们盘腿而坐,衣服兜里的烟头一个接一个的吸着,有种超脱世俗的宁静,这副景象如果被北极熊看到了估计当场都得吓的小便失禁。

    抽烟的同时,寂寞随之也跟来,我不知道接下来还要发生什么,食物短缺,天气严寒,随时可能出现的极夜,还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北极熊,我们需要面对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找冰块的时候心里至少还有个梦想,能把火赶紧点着,可是真正点着火之后,心里还空啦啦的,没有了下一步的计划,让人心里莫名的感到空虚。我扔掉过滤嘴都已经烧掉一半的红双喜,揉了揉有些麻木的双腿。

    “九哥,我们是不是得多搞几块冰?”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虽然现在的气温冰不可能被融化,但是毕竟我们有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存在,他可是破坏之王呀,除了自己老婆的处女膜,还有什么是他破坏不掉的?

    “嫩妈老二,吃了午饭再说,先回去把火点着,嫩妈老刘,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离这块冰3米开外,不然我敲爆你的脑袋。”老九也突然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双目溜圆的瞪着大厨。

    “哎呀呀,我才不稀罕。”大厨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块冰有用,微微也有些怒了。

    老九把第三只万宝路烟头吸光后,插到了身旁的积雪里,起身开始往回走,我和卡带紧跟在他的身后,大厨则闷闷不乐的和我们拉开了三米左右的距离。

    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是爬雪山却正好相反,当然前提是你需要拥有一双滑雪鞋,三个人使出了吃奶能把**咬掉的力气重新爬回到了山顶。

    “九哥,你看,蓝宝石轮。”我指了指不远处倾覆在海里的货船,四周布满了浮冰,船的左舷露在海面上,船尾的生活区只能看到一根巨大的桅杆,世事真的无常,几日前我们还在那里吃罐头喝酒精,玩充气娃娃,享受电灯等现代文明生活,可是转眼间却沦落到利用凸透镜来取火保暖。

    老九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取冰时的啪啪啪已经消耗了他过多的体力,此刻算的上是身心俱疲,他双手扶住自己的两个腰眼,45度角看着远方,颓废性感。

    “大,大副,我们还能回家吗?”卡带也有些伤感,他有些后悔在乌克兰没有奉献掉自己的第一次,死之前如果还是个处男,不知道地底下的马克思他们会不会取笑他。

    “卡带,保持平常心吧,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飞来一个直升飞机,把我们拉到最近的一个欧洲国家,给我们一个欧洲的国籍,一人分一套房子。”为了防止卡带鱼死网破把我们给爆菊了,我编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嫩妈别扯了,老刘怎么还没上来。”老九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把45度角的侧脸收回来,朝山下看去。

    “九哥,大厨还不是被你吓的,三米开外,现在估计,我草!大厨呢!”我一边说一边扭头也朝山下看去,可是除了白茫茫的一片雪之外,哪里有大厨的踪迹?

    “嫩妈老刘这狗日的耍小性子呢。”老九笑道。

    老九紧接着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雪后大喊:“嫩妈老刘,别藏了,你赶紧出来!”

    老九的声音雄浑宽广,震的雪花扑哧扑哧的往下掉,为了防止雪崩,我赶紧制止了老九继续喊叫。

    “九哥,不对啊,这里全是雪,哪里有地方藏啊!”我皱起了眉头。

    “大,大副,完了!大厨是不是掉雪洞里了!这可就凶多吉少了啊!”卡带紧接着宣判了大厨的死刑。

    “嫩妈下去找找。”老九虽说平日里对大厨比较反感,但毕竟我们是生活了好几年的小伙伴了,他凭空就这么消失了,我们肯定不能就这么把他给放弃了,最少找到他的尸体,万一用的上呢,最关键的是这狗日的身上还有我们的罐头呢,他是不是想吃独食?

    想到这里我率先冲了下去,大厨的脚印中止在了几株冒出的桦树旁边,看样子这小子应该是去桦树旁边撒尿,撒泡尿就消失了这可真是一件奇葩的事情了,难不成得罪了什么神灵?

    “大,大副,你看!洞!有个洞!”我正准备该说哈利路亚还是阿弥陀佛的时候,卡带突然指着桦树底下大喊了起来。

    “我去,怎么有这么大个洞!”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桦树底下竟然出现了一个直径1米多的大洞,大厨这得憋了多久的尿才能尿出这么大一片区域啊,看来网上说的禁欲补肾不是没有道理呀。

    “嫩妈老二,注意脚底下,嫩妈这洞别是熊洞。”老九的全自动腰带紧跟着又开了,他把腰带抽出来拿到手里,也算是有武器了。

    “我草熊洞?卡带赶紧准备布阵!”我大喝了一声,仔细回忆了一下老九刚才教给我们的八卦阵,将所有的气势聚集到我的麒麟右臂上,狭路相逢勇者胜!

    “大,大副,好像是大厨的声音。”卡带小步的走到洞口,把耳朵微微伸了过去。

    “哎呀呀,救命,哎呀呀!摔死我了。”大厨痛苦的呻吟声一点点的传了过来。

    “九哥,是大厨,里面应该没有熊!”我绷紧的神经松了下来,大厨既然还能说话看来里面应该没有巨兽之类的东西。

    “嫩妈老刘这狗日的怎么没摔死,嫩妈摔个腿断胳膊折的我们还得照顾他。”老九有些悲愤道。

    “刘叔,你没事儿吧!”我从老九手里接过探照灯,庆幸当初没有为了点烟把它拆掉,现在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哎呀呀,小龙,救我啊,摔死我了啊!”大厨扯着嗓子冲我大喊。

    “刘叔,你等一下,我们马上就下去。”我先在心理上安慰了一下大厨,然后把探照灯打开,从洞口照进去。

    “我草,怎么这么高!”我忍不住惊叹了道,探照灯的光走了好一会才走到大厨的身上,还好他的身子底下也是一层积雪,不然的话这下估计真的要去见耶稣玉帝他们爷俩了。

    “九哥,我们怎么下去?”我把探照灯递给老九,有些为难的问道。

    “嫩妈,这怎么也得3米深了,我们先别想怎么下去,嫩妈现在关键是下去了怎么上来?”老九抬起头,真诚的看着我。

    “哎呀呀,小龙,救我啊!救我啊!”大厨听完老九的话,感觉我们要把他放弃了。

    “九哥,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老九的话确实有道理,这么深的洞,我们没有绳子,没有梯子,我们不能为了救大厨把自己的命再搭进去呀。

    “嫩妈卡带,整点科学理论。”老九有些束手无策,只能听一下卡带胡扯,或许能激发一点灵感。

    “水,水头,我们如果掉入这个洞里,可以利用速度绕着墙壁做离心运动,根据公式g=r×11.18×10-6×rp㎡来计算的话,我们需要保持每秒”

    “嫩妈整重点。”老九抬起来手,差点又拍到卡带的头上。

    “水,水头,理论上来说我们掉下去之后就上不来了。”卡带被老九打怕了,他猛的往后一跳。

    “噗嗤”,“水,水,水,哎,哎”“嘭”一连串悲催的声音发出来之后,卡带竟然也掉进了深洞里。

    “嫩妈老二,都进去了嘿,嫩妈俩人都进去了。”老九指着黑黝黝的洞口爆笑了起来。

    “卡带,你没事儿吧!”我把探照灯又伸了回去,卡带被摔了一个底朝天,不过他一咕噜又爬了起来,看来年轻人的身体素质就是好。

    “大,大副我没事儿!”卡带回应道。

    “卡带,你试试能想办法出来吗?”我往后退了一步,担心自己不小心跌进去。

    “大,大副,我计算过了,能出去!你们快点下来吧!”卡带在一分钟之内给出了两个答案,这有点让我们措手不及。

    “嫩妈卡带,你先利用离心力出来让我看看。”老九止住笑,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卡带的话。

    老九的话说完了快五分钟,洞里面愣是没有回应。

    “嫩妈卡带,你个小崽子竟然不理我。”暴脾气的老九怎么能忍受这种侮辱,夺过探照灯朝洞里面照去,边照嘴里还边骂着。

    “嫩妈卡带,你搁那杵着干什么呢?”老九伸头瞧着洞里,疑惑的问道。

    “卡带,你怎么了?”老九说话的语气也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冒着掉下去的危险,也把头伸了过去。

    卡带像个雕像一般在大厨身边站着,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由于光只能走直线,手电筒根本照不到卡带前方,我们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会让卡带那么入迷。

    “嫩妈卡带!”老九有些怒了,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不搭理他。

    “水,水头,希,希,希”卡带突然把脸扭了回来,张着大大的嘴巴,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们。

    “卡带,吸什么?”我咽了一口唾沫,思想瞬间变污。

    “希,希,希”卡带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了。

    “嫩妈老二,下去看看。”老九意识到底下肯定是别有洞天,他已经按耐不住了。

    “九哥,我们下去怎么上来啊!”我把老九刚才的问题又抛了回去。

    “嫩妈老二,下去再说。”老九把手电筒挂到脖子里,后背紧贴着洞口,垂直滑了下去。

    我提了一下裤子,整理了一下发型,万一底下有美女呢。

    老九整个人进入洞里之后,我也学他刚才的样子,把腿耷拉到洞边上,后背用力往后仰,一点一点的开始往下滑。

    老九此刻已经走到卡带身边,而手中的探照灯也将眼前的一切照亮。

    “嫩妈!”老九的惊呼声在我滑行到一半的时候传了过来,顺着声音看过去,我突然感觉到肾上腺素快速的迸发出来,他妈的洞里面竟然还有这东西!

    【某医院护士纯情制服诱惑,揭秘不一样的医患关系!】昏迷青年半夜醒来,竟发现爆乳护士在脱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