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99章 特斯拉

第299章 特斯拉

 热门推荐:
    “气象战?做什么用的?”我被卡带搞的稀里糊涂的。

    “大副,你知道通古拉斯大爆炸吗?”卡带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通古拉斯大爆炸?”我摇了摇头,这个地名听上去好像只有玄幻才会出现。

    “嫩妈卡带,整重点说。”老九对卡带的长篇大论很感兴趣,有的时候能给他带来灵感,他赞许的看着卡带,等着他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纳粹德国。

    “说到通古拉斯大爆炸,就不能不提到19世纪著名的物理学家,伟大的交流电之父特斯拉。”卡带刚才的装逼失败,让他极力想挽回颜面,这么两句话里就已经整出来两个玄幻人物了。

    “哎呀呀,特斯拉不是日本动画片里的怪兽吗?”大厨对除了做饭之外的所有术语基本上一窍不通,连续的两个玄幻名词让他有些惭愧,不过他紧接着想到了曾经陪女儿看过的动画片,忍不住插嘴道。

    “刘叔,你说的那是哥斯拉,他俩不是一个部门的。”我忍住笑,给大厨解释道。

    “哎呀呀,是不是相当于一个甲板部,一个轮机部?”大厨又很无辜的问了一句。

    “嫩妈老刘闭上嘴,卡带接着说!”老九对大厨非人类的话已经忍无可忍了。

    “水,水头,大,大副,特斯拉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之一,号称交流电之父,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制造闪电与火球,号称可以控制地球,在他看来地球是一个不断旋转的磁体,蕴含着丰富的电能,在他看来只需要利用空气就可以传播电能,地球上仅需要建立5个电塔就可以达到全世界范围内通电。”卡带似乎对特斯拉特别的崇拜,说这段话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他扑面而来的唾液。

    “嫩妈卡带,往德国鬼子身上扯。”老九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微微有些发怒。

    卡带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又兴奋的说道:“就是他,就是特斯拉设计了通古拉斯大爆炸!”

    “卡带,你慢点说,那个铜丝大爆炸又是怎么回事?”长时间没吃蔬菜的我们都有些上火,卡带唾液里的味道让我想要呕吐,我赶忙退后了几步,生怕他对我继续释放生化武器。

    “大,大副,1908年6月30日,当时的沙皇俄国发生了一次世界级别的大爆炸,发生于通古斯河附近,超过2150平方公里内的8千万棵树焚毁倒下,爆炸当量相当于广岛原子弹爆炸的能量的1000倍!而这次大爆炸就是特斯拉制造的第一个电塔所释放出来的能量,特斯拉意识到自己的发明有可能毁掉世界,所以他销毁了所有的文件,但是美国还有德国的情报部门都暗中得到了这种技术,他们开始自己研究,准备搞出一个气象武器,可以统治世界!”卡带一口气把话说完,胸口起伏不定,搞的特斯拉好像夺走了他第一次的姑娘。

    “卡带你的意思是这里是纳粹德国为了制造像通古拉斯大爆炸那样的大动作,然后建立了这么一个基地?”我感觉有些天方夜谈了,他妈的这么牛逼还不得上天了,我估计卡带当初看的这则故事也是某科教频道那种小孩为怕上学学狗叫的那种伪介绍。

    “大,大副,他不一定是为了制造爆炸,北极地区是北半球气候的最大冷源,对赤道以北的西半球气候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几乎所有席卷北美大陆和欧洲的冷气旋都从这里产生。这里盛行西北风,也就是说格陵兰的天气就是两天以后西欧和北大西洋的天气,而我们现在所在的武岛的天气就是三天后欧洲大陆的天气,他们可以提前两到三天预测到欧洲大陆是风是雨还是雾,这对于当时的战争来说是非同一般的。”卡带成为我们关注的中心之后,忍不住侃侃而谈。

    “哎呀呀,你说的这么牛逼,纳粹咋还战败了呢。”大厨已经十几分钟没有插上话了,气愤的说道。

    当然这个问题也是我跟老九想要知道的,这纳粹鬼子牛逼的都运用上大自然了,怎么还没成功。

    “这里保存的这么完好,估计这些气象员出去的时候不是被熊吃掉就是冻死了,不然德国拥有了一整串的气象资料早就胜利了。”卡带竟然还是一个极端狂热的纳粹分子!

    “嫩妈!”老九大骂了一声,语气里透着些许的惊喜。

    “怎么了九哥?”我有些疑惑不解,难不成听到天要亡纳粹,爱国情操大爆发?

    “嫩妈老二,如果我们是德国鬼子,嫩妈怎么来这里?”老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笑眯眯的问我。

    “九哥,这地方又不能通汽车,德国到这里的话肯定不是飞机就是船呀。”我不明白老九话里的意思,紧盯着他的眼睛。

    “嫩妈老二,飞机需要跑道,这里除了山地就是软沙滩,可能不能实现,嫩妈如果从德国来一条船的话,这里应该是属于苏联的范围,嫩妈走还没一半就被击沉了。”老九鄙夷的回瞪着我。

    “九哥,那他们总不能游着过来吧?”我被老九瞪的低下了头。

    “水,水头,我知道了!”卡带不知趣的大叫一声。

    “他们,他们是乘飞艇过来的。”卡带昂头挺胸,张着大嘴等老九的赞美。

    “嫩妈!船都他妈的目标那么大,嫩妈整个飞艇找死吗,嫩妈就这智商,你小子还想当科学家。”老九报了唾液之仇。

    我跟卡带都羞愧的低下了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大厨,心想不知道这哥们会不会有什么惊天之言。

    “哎呀呀,乘高铁?”大厨被我们看的有些发毛,嘴唇哆嗦着。

    “草!”三人同时摇头骂道。

    “九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不忍心看到我们几人这么狼狈,只能恳求老九。

    “嫩妈老二,潜水艇。”老九眯起眼睛,一副你们这群傻逼,连这都猜不到的表情。

    “对,对呀,德国二战时期的潜艇可是称霸全球的!”卡带很及时的舔了两个屁股。

    “九哥,我们研究这些人怎么来的有什么意义吗?”我有些反感卡带的谄媚,没好气的问道。

    “嫩妈老二,刚才卡带说了,这里的东西保存的这么好,这说明这帮人肯定没有按正常套路回去,而且肯定不是被盟军给干掉的,不然的话嫩妈这里早就嫩妈成一堆废墟了,他们应该是外出考察挂掉了。”老九顿了一下,接着说:“嫩妈这也就是说,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还在这里存放着,嫩妈我们可以利用那交通工具。”

    “我去,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找到德国鬼子那艘潜艇,然后开着潜艇回去?”我张着大嘴,心想老九是不是疯了。

    “九哥,潜艇最少也得有80岁的高龄了,先不说里面的柴油机以及电气产品还能不能正常使用,就算是一切都还能使用,就我们几个船都能开沉了的家伙,怎么去控制一艘连见都没见过的潜水艇?”我感觉老九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

    “嫩妈老二,你激动什么玩意儿,你忘了嫩妈你九哥原来做什么的了?”老九朝我摆摆手,那一张布着皱纹的中年人成熟的脸上,像大地一样肃穆、严峻、坚实……

    老九以前不是韩丹市第二武术职业学院的学生吗?接着就是做水手了呀,等一下,我记得老九曾经告诉我说他在溪臧军区当过几年兵,而且还是海军,这被我当成耳旁风,毕竟溪臧军区除了一个清海湖之外没有能行船的地方,难不成华夏在情海湖里还建有海军的基地,专门试航潜水艇?

    “嫩妈老二,你看你那个怂样,现在冰天雪地的,就算是潜艇我们也找不到,嫩妈先看一下这德国鬼子留下的东西,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座标,嫩妈我们给这几个气瓶子搞上去,先把柴油机搞起来。”老九收回了笑,又开始变的严肃。

    农村配阴婚,新娘的棺材半夜震动。家人打开棺材,竟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