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2章 楚老师

第302章 楚老师

 热门推荐:
    “嫩妈老二,这不是桑拿房吗?”老九无辜的盯着我,用手抚摸着熟悉的木板墙。

    我去,纳粹鬼子到底是来享福的还是来打仗的,竟然还搞了一个电桑拿“九哥,这玩意儿还能用吗?”我检查了一下电加热板,外表看上去没有一丝破损,在角落里是一个配电箱,应该是来控制加热器的。

    “嫩妈老二,能用我们也不能用,嫩妈我们半拉年没洗澡了,整个桑拿还不得把人熏死。”老九皱了一下眉头。

    老九说的话有道理呀,我们现在的体味估计比20个德国鬼子加起来都要厉害,蒸一下桑拿,岂不是臭豆腐炒榴莲,那等于生化危机了,看来还是老九想的多呀!

    “嫩妈老二,蒸完桑拿嫩妈连个大保健都没人给做,蒸了有什么意思!”老九又哀叹一声,45度角仰望着天空。

    “我去!”我摇了摇头,对老九的崇拜之情荡然无存。

    “大,大副,我们可以把这东西拆下来拿到房间里去做电暖气呀!”卡带把头伸了进来,我们已经有半年的时间睡觉没脱过衣服了,卡带看到电加热器的这一瞬间,感觉比破了处都要高兴。

    “嫩妈不行,这玩意儿功率太大,嫩妈这机器好说,现在这些电线都7,8十年了,肯定老化了,嫩妈好不容易给灯搞亮了,别整出别的事情了。”老九摇头表示反对。

    我从桑拿房里退了回来,转身打开对面的房间,同样的摆设,同样的材质,看来应该是两个桑拿房。

    “九哥,你说这帮鬼子不好好打仗整桑拿做什么,玩物丧志,怪不得希特勒最终走向灭亡了。”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嫩妈老二,这冰天雪地的,早晚得关节炎,整个桑拿预防关节炎。”老九的思维永远是这么的独特。

    重新回到纳粹旗下,卡带把舒展开的气球叠成整齐的方块形,几人又下发电机间检查了一下柴油机的运转,商议按照以前值班的方式进行值班,对柴油机严加看管,并且三个人达成了一致:严禁大厨进入发电机间。

    “嫩妈只要老刘不进来,这柴油机应该还能用个三年五年的。”老九长舒了一口气,大厨在我们心里已经和哈雷彗星是一个档次的人物了。

    拥有了柴油机发电机这种现代文明,我们接下来却又要面临食物短缺这个致命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不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好比是我们电脑E盘里有120G的精神食粮,但我们却只有一双长满老茧的手。

    三个人又商议了一下寻找食物的办法,首先德国鬼子走的匆忙,他们肯定会有食物藏在这里,虽然年代长远了一些,但是这里常年处于零下,算是一个大冰柜,应该不会腐烂,就算是腐烂了,我们也可以拿来做别的用途,老九吩咐卡带让他想办法找到这个食物存放点,我跟老九则想办法在银河的冰上搞一个洞,然后在洞里钓鱼。

    柴油机的共振扰的我们几人有些烦躁,留下值班的卡带,我跟老九回到纳粹士兵的宿舍。

    大厨还在昏迷着,看来遭受的撞击实在是太严重了,我把手指头放到他的鼻子下方,呼吸还算均匀,一时半会应该是死不了。

    “九哥,我估摸着河水上的冰最少也有半米厚,我们怎么把它弄开?”我摸了一把大厨的额头,体温也正常,转头问道老九。

    “嫩妈老二,鬼子的工具箱里有钻头,嫩妈加个木柄咱两个钻眼。”老九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拿手钻?九哥,这么厚的冰,就咱两个什么时候才能钻透?”我绝望的盯着老九,大家现在基本上都是阴阳双虚,出去走一遭腰都恨不得断掉,更别提还要用手钻去钻洞。

    “嫩妈老二,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老九变的一脸的愁容。

    “九哥,我们找点电线接出去,然后用电钻不行吗?”我想了一个听上去很给力的办法。

    “嫩妈老二,距离太远了,电线恐怕够不到。”老九摇了摇头。

    “九哥,德国鬼子肯定还有东西我们没有找到,电线盘,医疗室,而且这帮人可是战士啊,他们的武器在哪里?九哥,我觉着我们应该再仔细探究一番。”我提出了一大串合理的疑问,想改变老九的策略,毕竟这么冷的天去钻冰冻,岂不是自掘坟墓么。

    “嫩妈老二,别的都无所谓,嫩妈我也好奇鬼子的武器库在哪里,嫩妈总不能是靠气温表保卫国家吧?”老九嘲笑道。

    “嫩妈老二,明天还是按照刚才的说法行动,嫩妈一个冰,咱俩一人一泡尿就化开了。”老九的心态又变的乐观起来。

    一整天的疲惫让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纳粹鬼子军用被子的霉味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竟然让我梦到了英语老师。

    这个英语老师并不是教给我们读“B”的那一个,而是教我们航海英语的楚老师。

    我记得那一年我是大二,海校里没有一个女生,军事化的管理让我们饥渴的像一头头发情的公狼,每日恨不得撸个10发20发来发泄心内的躁动,而且几乎每日都会有战争,我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曾经描述过,但是我们在某一日迎来了一个刚毕业姓“楚”的实习女教师。

    “楚”老师的出现着实让我们兴奋了好一阵子,英语课一时间成了大家最爱的课程,基本上都是座无虚席,有的时候甚至在教室的最后端都会有几个轮机的学生,而学校的男老师也会以听课为由赖在我们英语课上,只为能与楚老师多交流几十分钟。

    楚老师长的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整个人的气质非常好,更关键的是青春,纯洁,而且她的年龄只比我们大了两三岁,所以师生之间特别有共同语言,我们为了表达对她的尊敬,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楚女”。

    长时间的压抑让我们都急切的找地方释放荷尔蒙,许多人开始追求楚老师,当时学校里并没有规定不能与老师谈恋爱,所以经常能见到许多傻逼抱着鲜花站在楚老师的宿舍底下,而且战争也由轮机与驾驶之间,转变为楚老师的情敌之间。

    所有人都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着这位学校里唯一的女性,我也曾偷偷索要到她的手机号,给她发过求爱的短信。

    事情总归是要有转机的,在一次楚老师的英语公开课上,60人的教室里硬生生挤进来了80人,胖成猪一样的副校长,严厉的教导主任,10多个听课的老师,可是楚老师却缺席了。

    校长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刚强调了要严格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不能迟到早退,虽然你是校宝,但也不能违章呀!

    校长组织了校纠察队还有风气整治办公室主任,一行数十人来到楚老师的宿舍,想要给楚老师一个下马威。

    开门的是一个光着膀子穿着平角内裤的帅气男子,校长的心都在滴血,他妈的“楚女”竟然都不是“处女”了,门口的一帮子人都恨不得把帅男阉割掉。

    “你好,楚老师在不在?”校长虽然痛苦,但还是很绅士的问道。

    “刘校长,楚老师昨天晚上不太舒服,睡过头了。”男子很优雅的回复道。

    “哦,你是楚老师的男朋友吗?你在哪里工作呀?”校长忍住要杀了这个男的冲动,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绅士风度。

    “刘校长,我是咱们学校07届的学生,07驾驶2班的。”男子提了一下平角裤,笑眯眯的回答道。

    之后两人双双开除,校长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从那天开始,我们连唯一一个女老师都没有了,每到夜间互撸的荒凉时刻,心底总会愤恨骂那个驾驶2班的帅哥:好X都让狗X了。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