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4章 打死也不能做饿死鬼

第304章 打死也不能做饿死鬼

 热门推荐:
    “九哥,要是有一天我们安全回家了,你首先会做什么?”三个人拥坐在一起,盯着天上的气球发呆,我忍不住煽情的问道。

    “嫩妈老二,还能做什么,先嫩妈洗个澡,然后做个大保健。”老九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表情淫荡。

    “卡带,你呢?”老九的低俗让我无比的鄙视,想从单纯小处男那里得到些精神慰藉。

    “大副,我要是回家了,我一定去追回我以前的女朋友。”卡带似乎很喜欢我这个煽情的问题,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彩。

    “还是卡带重感情,不像老九,就知道用下半身去思考问题。”我心里暗暗对卡带竖起了大拇指。

    “他妈的她当初脱了裤子我都没干,现在想想我就是一个傻逼。”卡带眼里的光彩变的更加闪亮了。

    我摇了摇头,狗日的荒岛快把人逼疯了,连卡带都他妈的思春了。

    卡带被老九支回去照顾发电机,他又着重叮嘱卡带,大厨晕着最好,如果醒了,千万不能让他靠近发电机,而我跟老九则步行到银河那里,毕竟我们需要找到更多的食物。

    “九哥,你说我们这个气球别人能看到么。”我先是看了一眼正在钻冰的老九,又抬头望了望气球,黑色的气球与黑色的天空融为一体,要知道纳粹鬼子当初为了防止别人发现肯定是把气球做成隐身的,如果不刻意的去寻找,根本就不知道天上挂着这么一个东西。

    “嫩妈不知道。”老九没空搭理我,他的麒麟臂发挥了应有的的作用,手速完爆刘翔。

    “九哥,你说今天能出太阳吗?”寻找气球让我的眼睛有些发涩,我转而望向东部,不知道今天太阳公公会不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嫩妈不知道。”老九背对着我,一只手已经不够用,开始两只手同时发力,冰块发出了“吱悠吱悠”的声音。

    “九哥,你说冰块底下有鱼吗?”我绕到老九的前面,老九已经在冰上搞出了一个直径有20厘米的洞的雏形。

    “嫩妈老二,你再逼逼信不信我给你塞洞里?”老九被我搞的头都大了,就差没拿钻头爆我的菊花了。

    “九哥,你别生气么,我这不是活跃一下气氛么。”我堆起笑脸,化解掉老九的愤怒。

    “嫩妈老二,你来。”老九把手里的工具丢给我。

    “我来,我来。”我拿起钻头,开始用力的凿冰。

    我们没想到冰层竟然冻得这么厚,虽然我们没有计时器,不知道具体搞了多久,但是三个小时肯定是有的了,洞也足足有了半米深,可是仍然没有见到水,老九将洞里的冰渣掏出来,把随身携带的纳粹破军装塞到洞里。

    “嫩妈老二,先回去,休息一会继续干。”老九吃力的站起身子,艰难的挺了一下腰,这么长时间的户外劳作我一个小伙子都吃不消,别说老九了。

    “嫩妈这比撸管可累多了!”老九冲银河呸了一口,大发感慨道。

    回到基地里,大厨已经醒了,不过这次的巨大冲击让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目光呆滞的盯着头顶上的灯,似乎在想这玩意儿怎么突然亮了。

    “刘叔,刘叔,你没事儿吧!你都昏迷了一整夜了,可把我们吓坏了。”我走到大厨跟前,虚伪的说道。

    “哎呀呀,我们,我们回家了?”大厨眼睛里突然噙满了泪水。

    “刘叔,是的,我们获救了,我们回家了!你现在最想做什么?”我忽然想戏弄大厨一下。

    “哎呀,哇!啊!”大厨突然抱着我的肩膀痛哭了起来。

    “哎呀呀,小龙我们回家啦!哎呀呀!”

    “刘叔,你放开我!你干什么!”我用力推开大厨,大厨的鼻涕眼泪流了我一脖子,我草!这狗日的梅毒好利索了没有!

    “哎呀呀,小龙,我想吃黄瓜。”大厨停止了哭泣,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嫩妈老刘,你又不是女的,吃黄瓜做什么。”老九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没想到大厨竟然给了我这么一个答案,这可比老九和卡带的答案单纯太多了呀!

    “哎呀呀,我就是想吃黄瓜。”大厨委屈的看着我们。

    “嫩妈傻逼。”老九坐到床上,眼睛微闭着,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哎呀呀,回家了,吃根黄瓜都不行?”大厨抹了一把眼泪。

    “刘叔,你断片了吧,我们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回家。”我不忍心再欺骗大厨,把实话告诉他,同时也对他的智商提出了质疑。

    “哎呀呀,我们现在在哪?在回家的船上吗?”大厨激动的问道。

    “刘叔,你被氢气炸晕了,我们把你抬到了这里,这是德国鬼子的宿舍,你忘了吗?”我心想这哥们是不是失忆了,怎么连宿舍都不认识了。

    “哎呀呀,爆炸?哎呀呀!我的头!”大厨突然抱头躺倒了床上。

    “刘叔你怎么了?”难不成大厨真的失忆了,电视剧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头部一股剧痛之后,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刘叔,刘叔,你没事儿吧,你能想起来发生了什么吗?”我走到大厨身前,用手摇晃了一下他的身体。

    “哎呀呀,小龙,我想起来了,我是不是和你说着话然后就爆炸了?”大厨竟然没有抱头继续翻滚。

    “我去,刘叔,这么快就好了,对了刘叔你最后冲我喊有好东西给我,是什么好东西?是不是桑拿房?”我忽然想起爆炸发生的一瞬间大厨留给我的悬念。

    “哎呀呀,桑拿房?我就看到一个门,然后打不开,哎呀呀我就去找你们了,结果就炸了。”大厨无辜的告诉我们。

    “哎,刘叔那个门后面是桑拿房,啥用都没有。”我有些失落,本以为大厨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消息。

    “哎呀呀,桑拿房?大保健?”大厨眼睛一亮,恢复了本色。

    我摇了摇头,躺到那个充满楚老师味道的床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此刻的心情,我甚至都已经记不清我们在这里待了多久,24小时都是黑夜,现在是几点?他妈的谁知道,谁又关心,时间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重要了,谈什么回家,什么梦想,能活着就是一场梦。

    我忽然想起了《鲁宾逊漂流记》里的一断话:“事理和经验已经使我理解到,平心而论,世界上一切好东西对于我们,除了拿来使用之外,没有别的好处。任何东西,积攒得多了,最好送给别人;我们所能享受的,至多不过是我们能够使用的部分罢了。”这段话是《鲁滨逊漂流记》里面最经典的一段话,但是它被选进了高中的语文课本,所以让我对这段话一直嗤之以鼻,最主要的是这段话被选进了某次语文考试的阅读理解里,我还清楚的记着当时的问题:作者丹尼尔笛福在描写这段话时是是一种什么心理活动。我当时真想出题的老师丢到荒岛上,他妈的丹尼尔笛福心里想什么只能是他自己知道,关你什么鸟事?更何况这哥们已经死了快三个世纪了,我总不能把他从坟墓里面挖出来吧?而当我像鲁滨逊一般真正流落到荒岛上,我却猛然醒悟,他妈的当你只能使用这件东西,而不能利用它,那这件东西怎么会有好处?

    午饭开始限量,每个人每顿只有半桶冰渣罐头,这还不是最悲催的,最悲催的是即便我们每天只吃半桶,也坚持不了三天了。

    “嫩妈老二,今天下午无论如何也要把冰洞搞出来,卡带你找钉子做几个鱼钩,嫩妈老二,今晚夜钓!”床上的小憩让老九精神百倍。

    “九哥,什么夜钓不夜钓的,说的好像我们能日钓一样。”我想起了那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升起的太阳,痛苦的说道。

    老九在柴油机的备品件里找到一个气缸套,他准备利用缸套边缘锋利的铁刃去凿冰。

    缸套的外边缘正好能插到我们做了一半的冰洞里,老九将缸套小心的放入,在缸套上边缘放了一块铁板,开始抡起了大锤。

    “嫩妈!”老九一声爆喝。

    “嘭!”“啪!”

    “九哥,成了!”一声脆响过后,铁板落到了冰面上,听上去应该是冰块的破碎声。

    我跟老九兴高采烈的掀开铁板,却发现气缸碎成了一滩废铁。

    “嫩妈,这玩意儿是铸铁的我怎么给忘了!”老九深深的自责了一番,我们又从凿冰变成了清理气缸碎片,忙活了半个小时后又改成了拿手钻一点一点的凿冰,

    当我们凿到手臂根本够不到底部的时候,两人彻底崩溃了,这样下去我们需要再搞出一个能让我们整个人钻进去的大洞,然后再继续开凿。

    “九哥,在这么下去我们就冻死了!”我盯着正准备加大冰洞直径的老九。

    “嫩妈老二,赶紧弄,嫩妈打死也不能做饿死鬼。”老九扭头看了我一眼,说出来的话里满满的矛盾。

    “打死也不做饿死鬼?”我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投入到了紧张的凿冰中去。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