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6章 拯救大厨

第306章 拯救大厨

 热门推荐:
    “我操!刘叔!”我的惨叫声比大厨还要凄凉,这里可是北极啊!他妈的竟然掉到冰窟窿里去了!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像一只被北极熊强奸的企鹅,惊魂尖叫着。

    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从德国鬼子的地形图上看,这里最少也得8,9米深,当然我们的捕参小王子可能不在乎水的深度,但是外面的温度至少也得零下20多,大厨的下半生基本上也就告别

    下半身了。

    “九哥,我们得想办法救刘叔啊!”我向老九哀求道。

    “嫩妈老二,我们肯定不能见死不救,嫩妈根据我多年的经验,碰到人掉水里,首先不要惊慌,一定要等这人被淹的晕过去之后再救,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把你也一起拉到水里去。”老九盯着大厨,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点了点头,觉得老九说的话有道理,此刻如果贸然去救大厨,有可能我们两个也会被他拖到水里,这么一来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大厨往下坠了大半个身子,突然停止了下落,水浸没在他胸口的位置,而他则垂直的悬浮在水里。

    “九哥,现在能救了吗?”我咽了口唾沫,大厨已经抖的像个筛子了。

    “嫩妈老刘,你怎么样了?”老九蹲坐在冰洞旁边,关切的问大厨。

    “哎呀呀,救命啊,哎呀呀。”大厨应该是自己冻成了冰块,任凭他怎么抖动,都悬浮在水面上,根本没有下沉的迹象。

    “嫩妈老二,老刘还没晕,再等等。”老九往后退了一步,害怕大厨不小心抖到自己。

    “九哥,差不多了,刘叔快不行了。”我拿手里的扳手敲了一下大厨的肩膀,已经能听到敲击冰块的声音了。

    “嫩妈老二,一人拉一半。”老九指着大厨的左臂,我赶忙把手搭上去。

    “嫩妈一,二,三!”老九的口号声刚落,我跟老九同时发力,把冻成冰棍的大厨直接从水里拉了出来。

    “嫩妈老刘你是火箭吗?腿不会弯一下?”老九拿脚踢了一下大厨的下肢。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意识有些不清。

    “我去,这他妈的刚醒过来,又要昏迷了!”我摇了摇头,对大厨已经失望了。

    两个人顾不上寻找食物,把大厨用绳子系好,赶在他冻彻底之前拉回到气象基地里。

    “九哥,怎么办,是不是给他烧点开水?”我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大厨应该是已经失去知觉了,连“哎呀呀”都不会说了。

    “嫩妈老二,哪有时间,给他弄到柴油机旁边,那里温度高一些。”老九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大,大副,大厨怎么了?”卡带从我们手里接过大厨,痛心的问道。

    我心里涌起一股热流,虽然平时卡带与大厨的关系不是特别好,没想到关键时候竟然摒弃前嫌成为了革命友人,这才是我一直要宣扬的凝聚力呀!

    “卡带,刘叔刚才不小心,”

    “哈哈,怎么冻的跟个JB一样!”卡带用手按了一下大厨的身体,大笑了起来。

    “掉,掉冰窟窿里了。”我满含热泪,把剩下的话说完。

    “嫩妈卡带,修的怎么样了?”老九把大厨放到柴油机曲轴箱附近,那里的温度应该适合给他疗伤。

    “水,水头,稳压器已经彻底报废了,不可能修好了。”卡带收回了笑。

    “嫩妈卡带,去房间给嫩妈老刘找点衣服,老二咱俩给他衣服脱了,这温度太冷了,如果真冻成冰块了,嫩妈老刘下半辈子就废了。”老九说话间,手已经放到了大厨的腰带上。

    卡带没有被老九追问无线电的事情,如释重负般的朝上层跑去。

    “嫩妈老二,老刘这腰带扣什么结构的,怎么这么难解?”老九把头伸到大厨的腹部,动作暧昧。

    “九哥,我来,我来。”我把老九驱逐开,把头也伸了过去。

    大厨穿的是一件假耐克的运动裤,这种运动裤是靠一个鞋带状的绳子来当做腰带的,我忽然想起了老九在日本的时候准备强暴一个夜跑的日本妞,结果不小心把运动裤的活扣拉成了死扣,所以我这次很小心的从大厨腹部找到短点的那根,用力拽开。

    “嫩妈老二,你挺灵活的嘛!”老九赞许的看了我一眼。

    “应该的,应该的。”我苦笑了一下。

    柴油机旁边的温度很高,与外界中和一下的话差不多有接近20度,大厨的胸部一下已经完全湿透了,卡带此刻也拿来了纳粹的军装,我们顾不得还在昏迷的大厨,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嫩妈!”老九嫌弃的看了一眼大厨裆部那坨受尽病毒屈辱的雀儿。

    “我去,这都是什么味。”大厨身上散发着说不出来的味道,熏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嫩妈卡带,快把裤子给嫩妈老刘穿上。”老九也被特殊的气味呛到,一只手捂住了鼻子。

    卡带十分不情愿的把德军的军用棉裤套到大厨的双脚上,我跟大厨将大厨的身子架起,卡带屏住呼吸,开始用力的往上给大厨提裤子。

    德军的裤子放的时间比较长了,再加上大厨身上还有些未干的水,整体的摩擦力比较大,我跟老九只能大幅度的摆动大厨的身体,而卡带也渐渐用上了力量。

    “哎呀呀,你们,你们干什么!”大厨被我们晃醒了,柴油机的高温已经激活了他的细胞,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被脱的精光,后面似乎有人在爆菊,而且前面还有人在,在,在!

    “哎呀呀,放开我!放开我!”大厨这辈子弄过人,弄过狗,甚至还日过大马哈鱼,他万万没想到我们竟然趁虚而入,在他昏迷的时候脱了他的裤子做如此不雅的事情,他用力挣脱开我们的几人,想要第一时间逃离这里,可是两只脚踝里面被卡带套上了纳粹军的棉裤,大厨往外狂奔了不到3厘米,一头栽倒在了柴油机的工具箱里。

    “哎呀呀,”大厨发出了沉闷的一句感叹后,又晕了过去。

    “哈哈哈,嫩妈老刘这狗日的,是不是以为我们要弄他?”老九咧着大笑了一声。

    “额咳咳,九哥,咱先给他穿好衣服吧。”大厨头插在柴油机的工具箱里,屁股冲着我们,确实有些诱人。

    “啪!”老九的全自动腰带竟然打开了。

    “九哥,不行啊,都是自己人,不行啊!”我用手拉住老九,这哥们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吧。

    “嫩妈老二,把你九哥当成什么人了。”老九愤怒的把腰带抽出来,“啪啪啪”的在空气中啪嗒着。

    我去,老九莫不是想要搞**?我咽了口吐沫,心里竟然有些小期待,期待着老九把皮带狠狠的抽打到大厨的屁股上。

    卡带哪里见过这么淫荡的阵势,他羞红了脸,不敢正眼往前看。

    老九继续往前走,俯身蹲到了大厨的屁股边上。

    “抽打呀!用力啊!”我在一旁眼神迷离的替老九加油鼓劲。

    “嫩妈卡带,老二,你俩站那干什么呢!过来帮忙啊!”老九扭头愤怒的喊到。

    “九哥,你先来,你先来,咱三个一起,能行吗?”我也低下了头,这,是不是太刺激了。

    “嫩妈你俩扭捏什么玩意儿,嫩妈赶紧给老刘的裤子提上!一会冻成关节炎了!”老九把大厨从工具箱里拖出来,一脸的嫌弃。

    我跟卡带手忙脚乱的冲了过去,大厨腿上的水已经蒸发干净了,这次很顺利的将裤子穿上,紧接着老九把腰带给大厨系上。

    大厨的块头跟德国人一比简直等于猴子,所以老九不忍心看到大厨提着裤子做饭,只能把自己的的腰带脱下来,只为了能让自己的小伙伴快乐。

    将上衣换好了之后,大厨从远处看,活脱脱的是一名二战时期的纳粹士兵。

    “刘叔,刘叔,你醒醒。”我在一旁推着大厨。

    “哎呀呀,”伴随着熟悉的语气助词,大厨睁开了眼睛。

    “哎呀呀,你们,你们这是丧尽天良!”大厨看到我们三人的眼神之后,恼羞成怒道。

    “嫩妈老刘,你别瞎JB乱想,嫩妈这些人不给你换衣服,嫩妈你在冰窟窿里出来岂不是要嫩妈冻死了。”老九气愤的说道。

    “刘叔,我们只是给你换衣服,真的没干别的。”我在一旁解释,心想就你身体里的那些病毒,我们几个还真不敢尝试。

    “对了,刘叔,你踩水的功夫真好呀,竟然一直都在水面上飘着。”我忽然想起了大厨在冰窟窿里的传奇一幕。

    “哎呀呀,小龙,你不说我都还忘了,我的脚底下,踩着东西呢!”大厨觉察到了自己的菊花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刘叔,你说什么?你脚底下踩着东西?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是浮在水里,而是站在水里?”我张着大嘴,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地图上明明显示的是水深有9米,我们把冰的厚度刨去,就凭大厨的身高怎么可能踩到水底?

    难道水底下是?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