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7章 特殊的鱼饵

第307章 特殊的鱼饵

 热门推荐:
    “哎呀呀,我掉冰窟窿里了,冻死我了,这水温最少也得零下20多度!”大厨不住的哆嗦着,死里逃生的感觉确实不错。

    “刘叔,水温不可能这么低的。”我摇了摇头。

    “哎呀呀,零下19度,只多不少,一摸我就能摸出来!”大厨表情坚定的自己像是一个温度计。

    “嫩妈老刘,你别瞎BB了,嫩妈我小学没毕业都知道水最多是零度,嫩妈零度以下就结冰。”老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大厨,水,水头说的有道理,理论上来说,水最低就是零度,根本不可能出现零下的度数,除非是海水。”卡带给大厨解释道。

    “对了,刘叔,你踩水的功夫真好呀,竟然一直都在水面上飘着。”我忽然想起了大厨在冰窟窿里的传奇一幕。

    “哎呀呀,小龙,你不说我都还忘了,我的脚底下,踩着东西呢!”大厨暂且把水温放到了一边,有些激动的说道。

    “刘叔,你冻直了吧,怎么可能踩到东西,水深至少也得8米呀!”我摇了摇头,心想大厨肯定是冻成冰块了,然后悬浮在了河水里,他都冻成那个逼样了,怎么能感觉到脚底下有东西。

    “嫩妈老二,快走!”老九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虚弱的大厨扔到地上,狂奔了出去。

    “九哥,怎么了?”我感觉到事情有些异常,稳重的老九竟然能以光速飞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

    老九没空搭理我,俯下身子,用一个标准滑雪运动员的姿势滑到冰洞旁边,我紧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这哥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嫩妈老二,这底下有东西。”老九十分的兴奋,他把拴好的鱼线鱼钩丢了下去,鱼线仅仅往下走了不到两米,就停止了下沉。

    “我操,九哥,果然到底了,这底下能有什么东西?”我有些疑惑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里有可能就是鬼子的潜水艇!”老九都快要跳起来了,他妈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激动的差点尿了,按照地图上老说这里水深有8米左右,但是现在鱼线只能放到2米左右,加上冰层的厚度有1米半,也就是说底下有一个高5米左右的东西,这么高的东西,只能是一个微型潜艇了!

    “九哥,这把我们发财了,这玩意儿能不能用先比说,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升起来,没有动力自己做桨划都可以呀!”我兴奋的喊道。

    “嫩妈老二,要不咱下去看看?”老九盯着我,声音里充满了诱惑。

    “九哥,零下15度啊。”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嫩妈,”老九也意识到此刻的气温似乎不太适合冬泳。

    “九哥,现在天太黑了,根本看不到水底,不如等太阳出来了,水这么清,应该能看到底下的情况”我咽了口吐沫,心想老九别一时兴起再去潜水,就目前我们几个人的肾,加起来比刚果金政府发言人说的话都虚,温水中潜水估计都是个问题,冰水里基本上就是找死了。

    “嫩妈老二,有尿吗?”老九没有接我的话茬,稀里糊涂的问了一句。

    “尿?九哥,要尿做什么?”我有些摸不清头脑。

    “嫩妈钓鱼呀,出来一趟,要弄点收获回去呀。”老九说话间已经解开了扣子。

    “九哥,你别说,你腰带给了大厨之后,我还真感觉少了好多东西呢。”没有印象中的“啪”声,让我心里还有些不太适应。

    老九阴阳双虚加上我们好久没有绿色蔬菜水果,前列腺炎已经肥大的像只篮球,等待了至少三分钟才挤出了几滴深黄的尿液。

    “九哥,能行吗?这里有鱼吗?”老九的生化武器实在太少了,我脱下裤子,等待了几秒,喷涌而出。

    “嫩妈老二,冬天钓鱼是最简单的。”老九把鱼线提上来,把自己的大红色内裤撕下来一个小角,绑到了做好的钉子鱼钩上。

    “哎吆我去,九哥,我见过用蚯蚓钓鱼的,见过用馒头钓鱼的,还见过傻逼用口香糖钓鱼的,用内裤钓鱼,我他妈还真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你能给我讲一下原理吗?是不是鱼特别喜欢前列腺液的味道?”我已经被老九深深的折服了,他这已经不是在钓鱼了,他这是在耍鱼啊!

    “嫩妈老二,你懂个JB,这鱼的视力是最好的,嫩妈我用个大红色的,是为了诱鱼。”老九把系着红布头的鱼钩丢到冰窟窿里,手开始不停的上下活动。

    “九哥,你这是掉海鱼的套路,钓淡水鱼合适吗?”我有些不解的问道,按理说淡水鱼应该特别喜欢安静才对,在我家的淡水池塘里钓鱼,都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生怕把鱼给吓跑了。

    “嫩妈老二,这叫路亚。”老九手的浮动频率有些暧昧,让我有些不忍直视。

    “九哥,假如这水底下真的是潜水艇,我们该怎么办?”我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嫩妈老二,真有潜水艇我们也要等夏季才能逃出去。”老九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而且还更专注了,似乎底下有东西在咬钩。

    “九哥,是不是有东西上钩了?”我赶忙把身子凑过去。

    “嫩妈老二,哪里有这么快,嫩妈我这是花式抖动,嫩妈让鱼觉的我那块红布是活着的大虾。”老九边说手上的动作开始增加了花样,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抖动,时而穿插,这套动作如果拿来撸管,肯定能破男子60米栏的世界纪录。

    “九哥,你这哪里是活着的大虾啊,你这分明是神经病大虾啊,哪条鱼敢吃啊!”我无比痛苦的看着鱼线在老九手里飞舞跳跃。

    “嫩妈,嘿。”老九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把手里的鱼线疯狂的旋转了好几个角度,我分明已经看出了这是我国著名跳水运动员郭六日的经典动作,而水底的红内裤此刻估计也正配合着老九的右手,正在抱膝屈体向后翻腾3周半,老九最后又缩了一下手,应该是为了压一下水花。

    “九哥,你这样如果能把鱼钓上来,我明天就下水去找潜水艇。”我已经忍无可忍了,虽然鱼是没有智商的,但是你也不能把鱼当成傻逼吧,这样做是不人道的!

    “嫩妈老二,上鱼啦!”老九突然尖叫一声,手中的鱼线挣的紧紧的,他两只手同时发力,紧接着一阵狂躁的水花声,一条30公分左右的不知名的鱼被老九提了上来。

    “嫩妈!今晚有好东西啦!”老九抓住钉子一甩,把鱼帅到冰上,外部天气着实低,不到20秒,鱼就已经冻的挺挺的。

    “九哥,我”我低下了头,不知道是该自己跳下去还是被老九推下去。

    “嫩妈老二,墨迹什么,赶紧撕内裤!”老九看了一眼钉子鱼钩,他的红内裤片已经被刚才那条鱼吃掉了。

    “九哥,我的,我的内裤是黄的.”我把裤子稍稍褪下来一半,露出了黄色的内裤边缘地带。

    “嫩妈老二,一样的,红的是红虾,黄的就是黄虾。”老九不由分说,用力把我内裤上的香奈儿标识撕下,挂到鱼钩上丢了下去。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