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08章 收音机

第308章 收音机

 热门推荐:
    我没想到北极鱼的攀比心比人类还要厉害,它们见到香奈儿的标签之后激动的都硬了,纷纷上前,而且我内裤本身的味道还算浓郁,不一会的功夫,老九就弄上来4,5条鱼。

    “嫩妈老二,晚饭有着落了!”老九疲惫的瘫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圣洁。

    “九哥,”我有些哽咽,这几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老九,我估计早在朝鲜就牺牲了,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让人难以置信的经历,老九疲惫的样子让我一时间感慨万分。

    两个人把冻硬了的鱼收集起来,冰洞的上面覆盖上一层军用帆布,老九告诉我说这样可以防止里面的水再次结冰。

    “哎呀呀,大马哈鱼!”大厨用手抱住其中最大的一只,眼神里满满的淫荡,但是想到大马哈鱼嘴里如倒刺般的牙齿,以及自己巨物上的齿痕,又忍不住倒退一步,哆嗦起来。

    “刘叔,这几只大的一起杀了吃了,留几只小的。”我计算了一下鱼嘴的口径,把适合大厨的那几只挑出来,随手把头砸爆,生怕大厨控制不住自己再做出什么非分之举,而剩余的那些都是一些小口径的,我瞥了一眼觉得大厨应该是进不去的。

    “哎呀呀,啥都没有,怎么做呀!”大厨兴奋完以后才发现我们除了新鲜的食材,没有别的东西。

    “对呀,九哥,德国鬼子的厨房到底哪里呢?”我也意识到大厨现在的困境,人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是我们现在却完全反了,大把大把的米倒是不少,就是没有炉子跟锅。

    “嫩妈老二,鬼子的厨房应该是在外面,这么多年早嫩妈消失了,嫩妈老刘,这鱼我们先生着吃,明天在洞口做一厨房。”老九确实太疲倦了,说话的声音都低沉了许多。

    大厨熟练的将鱼分解开,大家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鲜美的东西了,像见到了苍老师一般兴奋。

    “哎呀呀,这鱼真鲜,就是一股子尿骚味。”大厨舔了一下嘴唇,抽了抽鼻子。

    “嫩妈,凑合吃就行了。”老九与我相视一笑,深藏功与名。

    吃过鱼之后,大家又坐在一起商议下一步的计划,我们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长期待在这里的藏身之所,四人又默哀了几十秒钟,算是祭奠了一下纳粹鬼子,这也算是他们为整个世界唯一做的一点贡献了。

    祭奠完之后,老九又对人员进行了分工,柴油机是我们目前最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须要严加看管,老九首先把大厨剔除出去,卡带我还有老九像以前一样分成三个班,要像对待自己亲人一样对待柴油机,及时补充机油,及时观察柴油箱的油位,千万不能让柴油机出现什么意外。

    在出太阳之前,我们不会研究水下到底有没有潜水艇,大厨白天钓鱼,因为我们可能见不到白天,所以改成了大厨睡醒了之后就要去钓鱼,也就是说大厨接下来只有三个工作,一是睡觉,二是钓鱼,三是做鱼,这一点得到了四人的一致赞同。

    除此之外,卡带继续研究怎么修好无线电,老九和我则想办法把气球涂成引人注目的颜色,并且在上面写上求救的“SOS”字母,也算是多一条可以获救的方法。

    我忽然感觉到所有人都有了强烈要回家的**,以前我们没有这种**是因为一直都处在生命受威胁的状态,而现在我们竟然稀里糊涂的有了一座四室两厅的超大型别墅,高功率的发电机,温馨桑拿房,食物淡水都有了保证,不用关心北极熊,不用关心风雪,不用关心有没有取暖用的火源,当什么都不用关心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什么时候能回家才是我们最关心的。

    “嫩妈卡带,这玩意儿能修好的概率有多大?”老九盯着正聚精会神研究无线电的卡带,毕竟它是我们能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工具。

    “水,水头,我们没有稳压器啊。”卡带摇了摇头,无奈的回道。

    “卡带,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问道。

    “大,大副,鬼子留下了一个备用的手摇发电机,我正准备把它接到电台上。”卡带没有回头,认真的样子帅呆了。

    “嫩妈卡带你除了值班什么事儿都不用管,嫩妈专心搞你的电台。”老九拍了拍卡带的肩膀,鼓励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得想办法给气球换个颜色。”老九把头转过来,认真的看着我。

    “九哥,我们拿什么换呀,要我说我们弄点白色的东西在气球上写上SOS就好,没有油漆涂料,我们怎么换颜色呀!”我无奈的回应道。

    “嫩妈,写字拿什么写?”老九皱起了眉头,第二个能求救的道路,好像也被堵死了。

    “哎呀呀,我们可以拿鱼血,拿鱼血涂。”大厨不知死活的插了一句嘴。

    “嫩妈老刘,你那肚子上伤口好利索了吗?不行嫩妈拿你的血试试。”老九没好气的怒道。

    大厨赶忙闭上嘴,不敢多言。

    我告诉老九我们可以改变了一下思路,既然不能写,我们可以拿东西摆呀,我们可以先拿桦树枝做一个SOS,然后系到气球上,白色的桦树枝与黑气球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视觉上得到质的冲击,按照光的折射以及漫反射原理,这玩意儿路过的渔船肯定能看的到。

    这个提议得到了老九的双手及双脚赞同,我们两个人也面对面坐了下来,准备就这个议案进行深一步的洽谈,洽谈的很顺利,老九和我都感觉到这是目前为止最合适的求救信号,成功率很高,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挪女渔民发现了我们的求救气球,带领着海军来拯救我们,领头的是一个热情奔放的挪威女渔民,抱住我们痛苦狂吻。

    “嫩妈老二,还没获救呢!?”老九推了我一把,我也从梦中惊醒,收起流了一脸的口水。

    “兹兹,兹兹兹兹”电台那边的突然传出来熟悉的无线电被干扰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嫩妈卡带有电了?”老九瞬间把氢气球抛弃到一边,跑到了卡带的身边。

    “哎呀呀,快,快发报回家!让人来就救我们啊!”大厨嘴角还挂着半片大马哈鱼的鱼鳃,已经是热泪盈眶。

    卡带皱着眉头,手里不停的摆弄着电台上的旋钮,看上去非常痛苦的样子。

    “卡带,怎么样了,慢慢说!”我鼻子也有些发酸,他妈的快一年了,我们总算是能和外界联系了!

    “哇啦啦,兹兹兹兹”无线电的扩音器里突然出现了短暂的一句不知道哪国的女声。

    “嫩妈卡带!是不是接通了!”老九虎躯一震,差点把卡带爆了。

    “水,水头,这应该是收音机。”卡带无奈的笑了一下。

    “收音机?卡带,你试试能不能找到华夏国际广播电台!”刚才的女声让我瞬间流出了眼泪,他妈的这些日子就听过母海豹叫唤,猛的听到异性的声音,我怎么能承受住这样的幸福和喜悦!

    “哇啦啦啦,哇啦啦啦哇啦啦啦。”卡带旋转到一个位置的时候,传来了清晰的带有诱惑力的女声。

    “嫩妈卡带,先别换台,听一会。”老九的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女人真是一个奇妙的动物。

    四个人就这么坐着,守着一台二战时期的电台,倾听着应该是俄语电台的女主播,在那里放荡的笑着,所有人跟着主播的笑也都嘴角上扬,卡带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从侧面看过去,他的手已经开始在裆部上下的蠕动。

    “卡带,把手拿开,注意一下影响。”我用手推了卡带一把,这里都是些狂糙老爷们,真发起飙来,你根本承受不了。

    “大,大副,我,我在发电。”卡带无辜的看了我一眼,侧身让我看了一下,我这才发现卡带的手竟然是在摇手摇发电机。

    “嫩妈你俩别说话,听。”老九摆摆手,看上去苍老了许多,这俄罗斯的姑娘果然给力,光凭声音就把老九弄的肾虚了。

    直到姑娘说完话,接进来男声,老九才满意的点点头,给卡带使了一个眼色,卡带也开始继续调整旋钮,奔向下一个姑娘。

    “感谢哇啦啦啦收听哇啦”电台里突然出现了短暂的中国话,但由于电磁的干扰又变成了俄语,中俄两个短波交错进行着,卡带手都开始哆嗦了,“大,大副,他妈的是中国姑娘!”

    “嫩妈卡带,给我调正!老二,扶我一把!”老九腰都直不起来了,这一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的肾根本承受不了啊!

    卡带眉头越皱越紧,手中旋转的频率也飞速的加快,看上去已经得到了岛国某金手指男优的真传。

    可是旋转的速度加起来了,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女主播的声音非但没有清晰,反而渐渐的消失了。

    “嫩妈卡带!怎么回事?”老九有些慌了。

    “水,水头,这里太隐蔽了,天线又太短了,我们需要造一个天线!”卡带也是一脸的焦急。

    “嫩妈天线?”老九愣在了那里,这玩意儿去哪弄?

    【羞耻!村长和老婆脱得精光,全村人围观】俏媳妇炕上娇喘,老公提枪上马,谁知关键时刻,竟看到窗外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