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1章 德国人的日记

第311章 德国人的日记

 热门推荐: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欧洲的老天爷也大发慈悲,竟然在第二天早上给我们送来了太阳。

    老九在昨晚为我们摇了接近4个小时的发电机,这让长时间没有使用过麒麟臂的他有些吃不消,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还没有苏醒,剩下的三人十分感激他的壮举决定暂时不要叫醒他,卡带留下照顾发电机,我跟大厨则商议好出去捡一些树枝制作气球剩余三面的“SOS”求救信号,顺便寻找一些岩石,尝试能不能挖到一些冻土,在洞口做一个简易的厨房。

    “哎呀呀,小龙,你昨天说咱现在还是失踪,没赔钱呢是吧?”一走出洞口,大厨就拉住我,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刘叔,按道理说应该是吧,我们是一个中介公司派出来的,中介公司哪里有钱,估计得找船东赔钱,咱们连船东是谁都他妈的不知道,现在肯定扯皮呢,而且按照法律来说咱们现在在公示阶段,如果找不到我们的尸体,一年以后咱们就被死亡了,到时候应该就能拿到赔偿款了。”我细心的给大厨解释道。

    “哎呀呀,咱们一定得在死之前回去啊!”大厨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刘叔,你别担心,嫂子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拿钱改嫁的,我估计咱们就算是一年后被死亡,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赔偿金的,你就放心好了。”我安慰了一下大厨。

    经过半个寒冬的考验,桦树变的非常脆弱,我们可以轻易的折断手腕般粗细的树枝,不一会的功夫我就攒了一大堆柴火。而大厨一边祈祷老婆别改嫁,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着适合做炉灶的石头,我们今晚的目的就是能喝一口热水,这几天吃雪吃的都有些塞牙了。

    大厨的心不在焉起到了很好的反作用效果,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除了听到他不停的嘟囔赔偿款的事情之外,没有看到他做出任何有正能量的事情,好在德国人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金属制作的箱子,实在不行我们只能用它们来当做炉子了。

    附近能看到的桦树枝基本上被我和大厨弄光了,如果只是为了烧水煮鱼,应该是足够用一两个月了,老九不知道怎么了,还没有出现,这种状态不像是摇发电机时间久了,倒有些像日发电机时间太久了。

    “卡带,水头还没醒吗?”和卡带一起把柴火排列完毕,我惊讶的问道。

    “大,大副,我不太清楚,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他。”卡带摇了摇头道。

    “哎呀呀,老九是不是出事儿了!”大厨激动的大叫着,看上去还有点幸灾乐祸。

    我也有点害怕,老九虽然阴阳双虚,但从来都不睡懒觉,现在一上午都已经过去了,他竟然还在睡觉,难不成昨晚上听到女主播说话心里有些躁动,然后自己给自己搞了一个超级大保健?

    “大,大副,水,水头不会是猝死了吧?”卡带哆嗦了一下,把大厨的猜测往深的层次发展了。

    “我去,你们能不能想点乐观的!”我被卡带搞乐了,人似乎都有这种悲观的心理。

    不过卡带的话让我心里也稍稍有些不太放心,毕竟老九这个岁数正是心脑血管病的高发阶段,连续好几个月的肉食生活,此刻的老九血脂血压血糖估计都已经三个加号以上了,昨天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在加上今天天气的骤变,有可能老九真的没能承受住这个压力呀!

    “九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我心里一边想,一边走向发电机间,我必须去老九那里看一眼,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呀!

    “九哥,你没事儿吧!”从发电机间爬到卧室里,老九正趴在自己床上看东西

    “嫩妈老二,我能有什么事儿?”老九迷惑的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出太阳了!”我长舒了一口气,老九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老九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继续趴到床上,不停的翻动着手里的东西。

    “九哥,你看的什么?”我把头伸过去,我去,居然是德国人的那本日记,老九虽然是邯郸第二武术职业学院毕业的,但那里毕竟是教授打打杀杀技术的,他的文化水平也就是夜校二年级,按理说营造不了那么大的文化氛围才对呀,中文的日记估计都有一半的字不认识,现在竟然在看德文的。

    “嫩妈老二,鬼子这本子上记得东西都是宝贝呀!”老九拿手在日记本上啪啪拍了两下,比我爷爷岁数都大的日记本差点变成了秋风过后的落叶,

    “九哥,这有什么宝贝?”我先制止了老九疯狂的破坏,然后疑惑的问道。

    “嫩妈老二,你看,这德国鬼子也用数字,这里应该是日期。”老九指了一下日记本顶端的一连串的数字:3,9,1942.

    “哎呀呀,这东西谁看不明白呀,这肯定是日期呀。”大厨先我一步把头伸过来,看了一眼日记之后嘲笑道。

    “九哥,这日记肯定得把日期写上面呀,有什么好东西?”我给大厨使了一个眼色,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转而问向老九。

    “嫩妈老二,你看下面的内容。”老九懒得搭理大厨,而是用手指了一下日记。

    “九哥,这全是他妈的德语,我怎么看的懂啊!”我摇了摇头,这玩意儿如果是英语的我还有可能有个一知半解的,但是德语完全没有见过啊!

    “嫩妈老二,谁让你看德语了,嫩妈你看上面的阿拉伯语。”老九指着日记的内容,埋怨道。

    “阿拉伯语?九哥,这里面有阿拉伯语?”我直接惊呆了,老九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呀,这狗日的英语说得像美国人已经够让我吃惊的了,他竟然还知道阿拉伯语。

    “嫩妈老二,你看看,15,7,24,这不是阿拉伯语吗?”老九指着日记里的数字,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去,九哥,你这是阿拉伯数字,照你这么说,我还会说希腊语呢,阿尔法,贝塔,伽马。”我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

    “嫩妈老二,别扯了,说正经的。”老九尴尬的笑了笑。

    “老二你看,嫩妈我研究了半天了,这应该是温度,这个是风力,这个是气压,这个应该是海浪的高度。”老九收起了笑,认真的指着日记上的数字对我说道。

    我把日记端起来,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老九的话非常有道理,这应该是德国鬼子每日记录的数据。

    “哎呀呀,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是来考察的,能吃饱饭回家才有用,赶在死之前回家才有用。”大厨嘴里嘟囔着,还在挂念着自己老婆是不是要改嫁了。

    “九哥,刘叔说的有道理呀,这玩意儿考古学家或许还有点用,我们研究这些数据干什么?总不能为了保护北极的环境吧,九哥,别管日记了,咱们出去晒晒太阳吧,顺便找一下能不能发现德国人的潜艇。”我把日记本合上,放到老九的身旁,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老刘白痴,你也跟着白痴,嫩妈这本日记可是整整记载了一年半呀,你看这里的数据,6,7月份,两个月最大的一次风是6级,嫩妈其他的时候都是3级左右,两个月啊,嫩妈游也能游回去了。”老九快速的把日记翻动到6月1日,指了一下上面的数据,然后继续翻动,一直翻动到7月20号。

    “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利用两个月的无风期,航行回到陆地上?”我被老九的话吸引住了,气候这个东西是上万年来形成的,没有几万年是不可能更改的,也就是说80年前的德国人记录的这些数据,就是现在的数据。

    “嫩妈老二,我们有足够的桦树枝可以做一艘筏子,鬼子留下的篷布做帆,三级风足够了。”老九眼睛里冒着精光,让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九哥,我们要穿过整个北大西洋巴伦支海,夏天的陆地升温比海洋快,但是整个北欧肯定要比斯瓦尔巴特群岛的升温幅度大,到时候根本不知道是南风还是北风,而且夏季美洲那边假如有台风形成,涌浪会特别大,我们做木筏子的话,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要我看我们还是找一下鬼子的潜水艇,我们完全可以想办法把它浮起来,然后在潜水艇上做一个风帆,我感觉这样安全一些。”我仔细想了一下,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有很多高低压气旋经过的,如果真的选择利用木筏去北欧的陆地,一个不留神我们就干到格陵兰岛去了。

    老九没有说话,他低头翻动着手里的日记,应该也在认真考虑着我刚才的话。

    “嫩妈老二,出去看看吧。”老九把日记小心的放到床头的位置,慢慢的向外走去,他的表情有些颓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才说的话有些打击到他。

    “九哥,还有5个月呢,我们时间足够了,我早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他妈的真的是已经待够了,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离开这里。”我紧跟在老九的身后,向他表了一下衷心。

    从发电机室迂回上去之后,卡带正坐在电台跟前,还在研究怎么把我们的信号发出去。

    “嫩妈卡带,有效果了吗?”老九径直走到卡带身边,慈祥的看着他。

    “水,水头,发射器没有坏,我怀疑是话筒坏了,我尝试呼叫了几个频道,但是都没有人反馈。”卡带把手中的手摇发电机停下,眼神无辜的盯着老九。

    “卡带,能不能尝试发射一下莫斯密码?”我把思维从想办法利用无风期离开这里转移到无线电求救上来,我们完全可以把我们现在的处境按照摩斯密码的形式发射出去,世界上有无数的无线电爱好者,假如有一个人能收到我们的求救信息,我们就有可能获救。

    “大,大副,这么老的电台,我根本就不会用呀。”卡带羞愧的低下了头。

    “嫩妈卡带,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老九接连遭受双重的打击,头发瞬间都白了一半。

    “除非,”卡带抬起头,眼睛里又充满了希望。

    “卡带,除非什么?”我焦急地问道。

    “除非我们能搞到一个话筒,而且是二战时期的话筒。”卡带如释重负的说道。

    “我去,搞一个二战时期的话筒,这不是扯淡吗?”我心里暗骂道。

    “嫩妈老二,看来我们真的要找潜水艇了。”老九嘴角微微往上扬了一下,笑容重新挂到了脸上。

    我迟疑了片刻,也悟到了老九话里的意思,潜水艇里面肯定有电台呀,有电台的话肯定会有话筒呀!

    已经到了午餐的时间,我们商议了一下还是先要搭建一个简单的厨房,工具箱被我们收拾出来,做成了一个炉子,这已经是我们做的第三个炉子了,前两个短命鬼死的都很惨,我们希望这一个寿命能长一些。

    炉子做好之后,手摇发电机又发挥了它的另外一个作用,我们把导线短接后将卡带的鸭绒引燃,又搞了一些易燃的杂物丢到铁箱里,火苗稍大了之后把桦树枝放入,火焰一点点的变的旺盛了起来。

    德国鬼子留下来了一些吃饭用的军用饭盒,岁月并没有把这些东西摧残掉,简单的去掉了表面的浮锈,抓一把雪丢进去,热水也就随之而来了。

    虽然生鱼的营养价值很高,而起维生素也没有被破坏,但是目前的温度吃生鱼对牙齿的考验实在太大,大厨将鱼剁成小块后丢到了饭盒里,做了一顿没有味道的水煮鱼。

    我们忽然非常想念那只死掉了老公以及情敌的北极熊,如果能把它抓住,我们就能提炼油脂,然后利用它的油脂来炸鱼吃,虽然它没有熊鞭这种大补的器物,但是熊掌熊胆也是无比上等的食材呀!

    吃过毫无滋味的水煮鱼之后,大厨和卡带继续留在基地里看守柴油机,老九则招呼我去银河,毕竟我们的猜测还没有得到验证,冰洞底下到底有没有我们梦寐以求的潜水艇,还是一个未知数。

    【中学生逆天作弊,老师目瞪口呆!】**丝学渣考试交白卷,同学嘲笑,老师鄙视,谁知道成绩出来,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