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3章 又惊又喜

第313章 又惊又喜

 热门推荐:
    “九哥,会不会德国人撤离的时候把潜水艇开走了?”我们沿银河一直往东走,来到日记本上记录的那个黑点,可是除了一望无际的冰,什么都没有发现,假如真的有潜水艇,这么低的水位,潜水艇应该有一半都是露在冰面上的才对呀,我不忍打击老九,只能委婉的说道。

    “嫩妈老二,德国人肯定没有活着走出去,他们如果撤离了,基地里不会给我们留任何东西。”老九还是不死心,他在黑点附近的冰面上徘徊着,想利用他一眼看透女人内衣的眼睛来洞穿冰面。

    “九哥,不能吧,万一敌人来了,德国人早跑了,他们还顾得上去处理那些仪器?”我也在垂死委婉。

    “嫩妈老二,德国鬼子,尤其是二战时期的鬼子,他们的严谨是出了名的,不然的话嫩妈能把欧洲都占领了?”老九开始用手里的木棍敲击冰面,然后俯身下去听反射回来的声音。

    我去,老九这是把自己当雷达了呀,半米深的冰,还能探到反射波?

    老九似乎很享受这种敲击的乐趣,他像个孩子一样摇曳滑行,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副画面太美,好容易让人想歪。

    “嫩妈老二,底下肯定有东西。”老九敲打了40多回之后,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九哥,我们回去吧,底下能有什么东西呀。”我有些无奈,再这么下去,老九肯定要继续凿冰洞了。

    “嫩妈老二,根据这棍子的回声来看,这底下的东西还不小,嫩妈而且不止这一个地方有,那底下还有一个。”老九用手指了一下相反的方向,神秘的笑着。

    “九哥,你的意思是这底下有两个潜水艇?”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九,心想老九是不是疯了,这哥们为了面子也真是下血本啊。

    “嫩妈老二,最少有两个,嫩妈我们这次能回家了。”老九的眼睛里冒出来了不可思议的光芒,这水底下哪里是两台潜水艇啊,这分明是两条美人鱼啊。

    “九哥,回去吧,这底下根本没有东西,我知道你面子上挂不住,咱们想别的办法,肯定能回去的。”我感觉老九有些失心疯了,只想着能用言语把他劝回来。

    “嫩妈老二,你个小逼崽子,你当你九哥给你开玩笑呐?”老九哆嗦着身子,气的都要冒烟了。

    “九哥,你水底下怎么会有东西?现在水深只有3米,潜水艇里面最少人得站着吧?德国鬼子1米8的身高有没有?身高一米八加上其他的东西,这潜水艇最少也得有两米半吧,两米半的话这玩意儿肯定不能整个的沉在水底呀,假如底下真的有潜水艇,我们现在肯定能看到它的顶部的,可是现在除了冰之外,我什么也看不到啊!”我感觉老九有些偏执过头了.

    “嫩妈老二,你看岸上,嫩妈那是什么?”老九指着高高的雪山上。

    “九哥,什么都没有呀?”我不知道老九又发现了什么,上面除了厚厚的白雪之外,我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嫩妈老二,你仔细看。”老九还是用手指着雪山上,语气非常兴奋。

    “我草!缆桩!”老九手指的地方,不正是一个人造的缆绳桩子嘛!虽然岁月的侵蚀让它有些不忍直视,但它的形状告诉了我,

    “九哥,这,底下真有潜水艇?”我的惊讶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他妈的这底下如果真如老九所说的,有两个潜水艇,如果是武装的,嫩妈老子都想要去征服挪威了。

    “嫩妈老二,你看这左右都有缆桩,嫩妈德国人一开始来这里之前肯定已经嫩妈计算好了,嫩妈两条潜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嫩妈是微型潜艇,一艘装人,一艘装物资,嫩妈微型潜艇嫩妈只有一米半的直径,嫩妈老二,这次我们回家有希望了。”老九完全没有了我印象中的那种霸气,像个第一次做完大保健的处男,不,非处男,欣喜若狂。

    “九哥,我们怎么办?”我忽然回归了以前的样子,开始变成了一个只会问怎么办的小孩。

    “嫩妈老二,弄个冰洞出来,我们下水,先试一下能不能找到无线电话筒。”老九总是想到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九哥,这么冷我们怎么下去?”我想到光着屁股在零下15度的天气中暴晾,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嫩妈老二,我以前练过冬泳,嫩妈我以前在冰水混合物里游。”老九竟然还知道冰水混合物。

    “九哥,你能在干冰里游我才真佩服你。”我心里暗道。

    “九哥,我觉得我们发现潜艇就好,不能想着进去,这潜艇如果打开门,里面岂不是就满水了?”我疑惑的说道,同时心里也有些想不明白,潜水艇肯定是漂到水面上才能把人送出去,怎么可能沉在水底,难不成真如老九所说,里面还有看守的士兵?

    “嫩妈老二,你说的话有道理,我们现在只需要确定底下有潜水艇就好,等开春冰化了的时候,嫩妈再把它搞上来。”老九的动作好像抗日神剧里我党的指挥官,一副8年抗战马上就要开始了的样子。

    我跟老九蹲坐在冻到底的银河上,开始讨论怎么样才能把潜艇弄出来。

    当然我们先要确定冰底下到底有没有潜艇。这样来说,我们需要重新开凿一个冰洞,然后让擅长冬泳的老九下水,确认有潜艇之后,我们必须等到第二年开春,冰融化了之后,想办法把它弄上来。

    而怎么把这个好几十吨的东西弄上来,才是我们最需要准备的工作。

    重新把天上氢气球取下来,将剩余的三个“SOS”弄上,这样一来,只要有船经过,有几个傻逼水手拿望远镜看一下附近的风景,就能看到我们的求救信息,不过在冬季,似乎不会有船经过这里了。

    弄好氢气球,老九开始制作凿冰的工具,我们不知道明天是不是会有太阳,一定要利用好今天突如其来的的好天气,争取做一个冰洞出来。

    潜水艇的压载水舱里此刻肯定是满水的,我们需要想办法把里面的水排出来,才有可能让潜水艇浮出水面,理论上来说,我们需要钻到潜水艇里面,然后启动发电机,利用空气压缩机产生的压缩空气把压载舱里的水排出来,但是我们现在不能确定潜水艇内外的压力是否一致,如果潜艇整个的灌满了水,我们还有机会打开舱门钻进去,当然这种情况下潜水艇基本上就是废品了,如果只是压载舱里面有水,我们根本无法打开通往生活舱的水密门,而我们没有大型的起重设备将它吊出来,所以这是目前我们最严峻的一个问题。

    “卡带,你对这玩意儿有没有什么理解?”我忽然想到了我们的科学家卡带,万能的百科全书肯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答案带给我们。

    “大,大副,就算是我们能顺利的进到潜水艇里面,我们也无法启动柴油机发电,而且现在里面的空气含氧量并不是特别充足,我们也没有什么氧气设备,如果进入潜水艇里,基本上就憋死了。”卡带听到我跟老九带回来的消息后,表现并不是很兴奋,相反的还有些悲观。

    “嫩妈卡带,没有别的办法能让它浮起来吗?”老九也感觉到这件事情太棘手了,从目前的形式看起来,把潜艇浮出水面,比我们游到挪威困难还大。

    “水,水头,潜水艇主压载舱里应该有一个应急吹气系统,如果我们能处发那个系统,它可以把主压载舱里的水吹出来,潜艇就可以浮出来了。”卡带突然又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应急吹气系统?”我心里默默的重复了一遍这个高大上的系统。

    “嫩妈卡带,这东西是靠什么驱动的?按道理说,处发这种东西应该是在潜艇失事的情况下呀。”我仔细想了一下,应急,应急,肯定是在潜艇失电,而且失控的情况下,这种情形的话电触点的东西已经完全丧失了作用,如果潜水艇里真的有么一个应急的系统,那肯定是机械压力式的,也就是要么是人为的手动在舱室内部处发,要么是压载舱的舱壁感受到潜艇所能承受的最大水压时,被压力击发。

    “嫩妈老二,你别寻思这些了,嫩妈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冰化了,或许这玩意儿自己就浮上来了。”老九自己安慰自己道。

    “哎呀呀,底下到底有没有潜水艇还不知道,你们在这里研究怎么把潜水艇弄上来,哎呀呀。”大厨看我们几人聊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搭理他,这让一向很主动加入我们交流的他感到十分的不爽。

    “九哥,我们还是凿洞吧,把洞凿好了之后,再想剩下的事情。”大厨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现在想这些实在是太累了,如果凿完洞之后没有潜水艇,我们现在讨论的一切东西都是没有用的。

    老九不愧是心灵手巧小郎君,从他手里做出来的工具简直就是为强拆而准备的,有扳手加桦树枝,有大锤升级版,有超酷旋转跳蛋型螺丝刀,总之看上去这些都是城管与熟妇的最爱呀!

    留下卡带看守柴油机,三个人携带着性工具开始向淫河进发。

    太阳依旧非常出色,但是按照自然科学来说的话,它距离落山也只有3个小时了。

    3个小时的时间凿一个小型的冰洞,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是不难完成的任务,老九用大锤先粉碎,我给冰洞外围定型,大厨则把碎冰搞到一旁,三个人合作的非常默契。

    三个臭皮匠顶个手电钻,我们的速度完全超出了想象,比做成第一个冰洞提前了半个小时,当然大厨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跌到洞里,我们预计好大概的深度之后,老九让我们爬到银河的厚冰上,他猛的一锤砸了下去。

    “嘭!”“啪!”“嘣!”

    三个不同的声音依次传了过来,先是大锤冲击到冰块的声音,紧接着是大锤入水的声音,而第三声,是一个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九哥!底下有东西!”我兴奋地差点一头扎到冰洞里。

    现在的水深大概只有两米,而潜水艇的直径差不多也是这个数值,我们凿的冰洞所在的位置是老九按照自己听声得出来的潜水艇的具体位置,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们,老九这一锤子是干到潜水艇上啦!

    “刘叔,准备一下晚上加餐吧。”我首先想到了祝福。

    “哎呀呀,你们说这鬼子的潜水艇里面有没有金条?”大厨也听到了那个特殊的声音,他开始变的兴奋起来,多年的抗日神剧告诉他,鬼子的行囊里,除了美女就是金条。

    “嫩妈老刘,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老九舔了一下嘴唇,也难掩内心的激动。

    “哎呀呀,哎呀呀。”老九的话还没说完,大厨已经把羽绒服脱了下来。

    “我去,刘叔,你别激动,别激动!”我把羽绒服重新给大厨套在身上,心想这哥们也真是牛逼呀,要钱不要命呀。

    “哎呀呀,不好意思,失态了,失态了。”大厨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把羽绒服的拉链重新拉上。

    老九用木棍把水面上的浮冰全部拨到一旁,夕阳垂下来,整个冰洞里一片昏黄,而距离水面不足10公分的地方,露出黝黑的钢铁,这不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潜水艇吗?

    “九,九,九哥,我们,我们找到了!”我已经开始结巴了,没想到我们竟然真的找到了潜水艇!

    “嫩妈老二,你九哥从来没有骗过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嫩妈那边还有一艘!”老九指了指他上午定位的银河的另一端。

    “九哥,我信了,这次我真服了!”我把大母趾都竖了起来。

    “嫩妈老二,走吧,嫩妈回去研究怎么给它弄上来吧。”老九并没有意料中的欣喜若狂,因为我们发现了潜艇,而且这是我们目前能利用的唯一一件交通工具,但是我们却没有办法把它搞到水面上来,这可以说是我遇见的最又惊又喜的事情了。

    【惊慌!最胡闹的警局表彰会】全市第一毒枭被抓,绝美警花上台领奖,没想到民工尾随,这两个人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