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4章 暴风雪前

第314章 暴风雪前

 热门推荐:
    冰底下的庞然大物让几个人的心情开始变的沉重,本来我们只是寄希望于来往的船只飞机发现我们的求救标志,而现在却拥有了能回家的交通工具,这么一来,事情就开始变的有些微妙,我们需要开始考虑利用自己的力量回去,把潜艇从水底弄上来,变成了目前最为严峻的问题。

    第一套方案是自己做一个起重机把潜艇吊上来,我记得有个伟大的科学家叫阿基米德,大家肯定记得他曾经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叫做给我一个支点我能够撬起地球,老九经常拿这句话来形容自己的**,现在真正需要利用了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能无力了。

    “卡带,我记得当年埃及人修建胡夫金字塔的时候最顶端那个三角石头差不多100多吨,那可是6000年前呀,他们利用什么东西把这个石头弄上去的?在你们科学界怎么解释这件事情?”我忽然想起了这么一个先例,赶忙咨询道。

    “大,大副,这个已经超出了科学所能理解的范围,我根本就解释不了”卡带低下了头,第一次表现的这么尴尬。

    “九哥,要我说,不如我们在银河上游的冰上面搞一些大石头,做一个大坝,等冰化了之后石头就沉到水里了,然后把河水截流,这么一来,潜水艇附近的水很快就会流干,然后我们可以想办法把潜水艇的人孔门打开,然后释放掉压载舱里的水。”我思维飞速的跳跃,又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嫩妈老二,你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等冰融化了,这水势太急,我们没有机械化的东西,根本截流不了。”老九摇了摇头,眼珠子转个不停。

    “九哥,总不能靠我们几个人把它拽上来吧?”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仿佛看到了几个人光着膀子拉着纤,高声唱着妹妹坐船头。

    “嫩妈卡带,你说说什么是应急吹气系统。”老九摆摆手止住我的笑,严肃的盯着卡带。

    第二套方案就是利用潜水艇压载舱自带的应急吹气系统释放出压缩空气,将压载舱里的水释放出来,而应急吹气系统,听上去这么高大上的东西,除了卡带,所有人连听都没有听过。

    “水,水头,这个应急吹气系统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它是什么原理,在什么位置,我根本就不知道。”卡带头已经快要低到膝盖了,他没想到好不容易备受关注了,竟然还是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九哥,要我看,这东西肯定是在全艇失电的情况下才会启动的,既然是把压载舱里的水吹出来,那么肯定是想浮到水面上,那么有可能就是潜水艇不受控制了自行下沉,当下沉到理论上不能承受的深度的时候,这东西应该就能被处发,也就是说它是被水压处发的,或者是人为在艇内启动的。”我结合自己所了解的理论知识以及长年的航行经验,得出了上面的结论。

    “嫩妈老二,接着说。”老九赞许的看了我一眼,估计对我刚才的表达非常满意。

    “九哥,我们只需要模拟潜艇失事,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给它的外部加压,等到外部感受的压力达到一定的值之后,应急吹除系统就会自行启动,到时候压载舱里的水就会被排出来,潜艇自己就会浮到水面上来。”我接着说道。

    “大,大副,现在潜艇在水下只有一米深,这是非常安全的压力,我们拿什么来给它加压呢?”卡带及时的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九哥,按照我的理解,它可能会有压力传感器,机械式的,我们只需要把这个东西用大锤给它来那么一下,完后它就达到最大压力了,到时候不就能立刻启动了吗?”我都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潜艇工程师了。

    “嫩妈老二,拿锤子砸开,嫩妈也就你能想到这种办法。”老九笑骂了一声,不置可否。

    “哎呀呀,要我说,我们等夏天了,就游下去,给潜艇上绑上绳子,用那个气球给它拽上来。”大厨语出惊人,无视牛顿三定律的他受到的也受到了我们一致的鄙视。

    “嫩妈老二,慢慢想吧,今天是一月1号,我们有的是时间。”老九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如释重负的说道。

    “刘叔,晚上加几个菜,今天庆祝一下,卡带,找个清楚的台,放点music。”今天的脑细胞受损严重,我们要好好补充一下生理以及心理的营养。

    “哎呀呀,加几个菜?”大厨看着冻在雪地里的大马哈鱼,幽怨的像个孤儿。

    大厨的晚餐做了水煮鱼头,水煮鱼腰和水煮鱼尾,由于三个位置的功能不同,我们也感受到了三种不同的味道,也就感觉我们好像吃了三种菜。

    吃过晚饭之后,老九和我又用自制的鱼线以及大红色的内裤铒钓了些鱼,保证食物的充足也是我们目前最需要进行的。

    “哎呀呀,我要听新闻联播!”长时间精神生活的匮乏让我们急需要补充正能量。

    老九点了点头,给卡带使了一个眼色。

    在武岛上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忘记了它与华夏是有时差的,而且前些日子的极夜让我们根本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昨夜的跨年晚会让我们重新恢复到了华夏时间,太阳已经落山了,现在的挪威时间大概在6而华夏比挪威整整快了6个小时,也就是说华夏现在已经是6月2号的零点了。

    收音机里只有国外的几个糟杂的声音,期待的华夏国际电台一直没有出现,这让我们十分的落寞,几个人享受在完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语言中,陷入了沉思。

    没有了精神食粮,我们也就早早的睡下,直到,

    “大副!水头!”卡带突然把我跟老九在睡梦中惊醒。

    “嫩妈卡带,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老九慌乱的从床上跳下来。

    “卡带,你别慌,怎么了?是不是柴油机炸了?”我也慌乱的站起身子,本能的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想,先用余光扫射了一番,发现大厨还在旁边躺着,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下,不过这个时间卡带突然出现,肯定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哎呀呀!柴油机炸了?柴油机炸了!”大厨把我的话完全理解错误,他仓皇的大喊一句,又爬到床上,应该是回归了本性,晕死了过去

    “大,大副,我,我”卡带张着嘴,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嫩妈卡带,你慢慢说,怎么了?北极熊来了?”老九已经准备好了战斗的姿势,拳头紧紧握着,二武职的气势完全爆发了出来。

    “水,水头,我们听新闻联播的时间不对,我突然想起来我们这里跟华夏是有时差的,挪威下午一点才会有新闻联播。”卡带身子微躬着,他也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

    “卡带,你大晚上把我们叫起来就为了这事儿?”我牙齿都要咬碎了,这狗日的卡带是想玩儿死我们吗?

    “大,大副,我就想让你们听一个好节目。”卡带有些哽咽的说道。

    “嗯……”卡带的头恨不得插到地底下。

    我突然第一次感觉到了新闻联播的伟大,它确确实实影响到了我们每一个人,在我小的时候每次回家写完作业,基本就到了晚上7电视台的旋钮就像坏了一般,从一扭到10,全部都他妈的是一个节目,主持人的铿锵有力让我记忆深刻,而当它播放完毕,我又到了该睡觉的时间,所以这个节目几乎充斥了我的整个童年,而我也从中得知了,美帝国主义,日本侵略主义,纳粹法兰西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惨不忍睹,当时我曾经暗暗宣誓,要做一名四有新人,为解放全人类而奋斗,而我真正航行到这些国家,我真希望他妈的能被解放啊!我也想加入到他们的水深火热中去!

    老九并没有发怒,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大家都没有了睡意,大厨的自动晕眩调节系统在发现没有了大碍以后,主动的苏醒了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的朝霞预示着坏天气马上就要来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让全球气温升温不少,而我们也因此而受益,白天的温度奇迹般的到了零度,我们一度怀疑是不是气温表坏掉了。

    气温升高了以后,我们的男性荷尔蒙开始分泌,一时间基地里充斥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卡带甚至都准备要清洗一下内裤,在这种超脱世俗的环境下,老九提议大家在中午最热的时候搞一次冬泳比赛。

    “哎呀呀,我不去,我不去。”大厨第一个提出反对,上次掉进冰窟窿里,他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

    “嫩妈老刘,冬泳能提高**,延长时间。”老九给大厨提出了带有超级诱惑力的解释。

    “哎呀呀,这玩意儿能治疗前列腺炎?”大厨忍不住收缩了一下肛门,老九给出的理由听上去很提神。

    “嫩妈老刘,你爱信不信,老二,你下不下?”老九扭头问向我。

    “九哥,我前列腺挺好的,你们去吧,你们去吧。”我也提出了拒绝,想我这个小身板,在冰水混合物里能活过10秒都是奇迹。

    “嫩妈老二,就你那前列腺,肥大的像个西瓜,还嫩妈挺好的。”老九笑骂道。

    “我去!”老九话里的语气十分的肯定,好像他用手摸过我的前列腺一般,这让我忍不住菊花一紧,心想老九半夜是不是有爆人菊的癖好,我一定要做好防护呀!

    “嫩妈卡带,昨晚是不是跑马了?”老九突然正色道。

    “水,水头,你,你怎么知道?”卡带哆嗦的不像样子,他以为自己能瞒过我们,没想到还是被识破了。

    “嫩妈卡带,你小子更得下去游游,嫩妈我见过看见女人跑马的,看见黄片跑马的,看见裙子跑马的,在次看到男人跑马,嫩妈头一回见到看到潜水艇跑马的,嫩妈卡带你这是病啊,冬泳能治。”老九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战友了,临死想要拉一个垫背的。

    “水,水头,我,我还是处男,我的前列腺应该没事儿吧?”卡带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上当。

    “嫩妈卡带,你小子前列腺憋的都增生了,嫩妈你再不调节一下,这辈子就嫩妈跟阳痿早泄做朋友了。”老九的眼睛好像一个内窥镜,把所有人的一切都看的特别透彻。

    卡带被老九的话唬住了,他思想开始剧烈的斗争。

    “嫩妈老刘,老二,你俩怎么弄?”老九见卡带已经动摇,开始对我们两个发动攻势。

    “九哥,冬泳这玩意儿没事儿吧,别给我俩冻死了。”我打心底是不想去尝试这种非人道的运动的,可是我担心对老九反抗太过剧烈之后,他会把我们两个丢下去。

    “嫩妈老二,没有比这玩意儿再刺激的了,比嫩妈大保健都舒服。”老九说话间已经把我跟卡带抓到手里,像提两只鸡一般提了出去。

    “哎呀呀,真比做大保健舒服吗?”大厨在我们身后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来。

    老九把我们拉拽到冰洞的旁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九哥,要不然我回去看柴油机吧,别出什么茬子了。”老九刚脱完羽绒服,我就打了一个寒颤,这不是作死是什么呀!

    “嫩妈老二,老刘都跟过来了,柴油机就没事儿了。”老九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大厨。

    “哎呀呀,我试试,我跟你们说了你们也别笑话我,上回我掉冰窟窿里,你别说,哎呀呀,回来我还觉的挺舒服的。”大厨说话间已经把下身脱的只剩裤衩了。

    我开始怀疑大厨是不是已经疯掉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啊!

    大厨的疯狂让我们两个年轻人有些不太好意思,俩人开始扭捏的脱掉身上的衣服。

    老九已经开始往身上撩水了,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卡带的上衣也脱掉了,身上的鸡皮疙瘩刮下来都能做一锅小米粥了。

    老九往身上撩了一些水之后,有做了几个伸展运动,顺着冰窟窿划了下去。

    “嫩妈!”老九低声闷喝了一下,手臂开始敲打水面。

    “九哥,冷不冷?”我的羽绒服还没有脱下来,老九的表情让我已经产生了要逃离这里的冲动。

    “嫩妈老二,一点都不冷。”老九冻得已经不能正常说话了,上下排牙齿咔咔的作响。

    “哎呀呀,我试试。”大厨把内裤脱下来,压了压腿,活动了一下之后,挨着老九滑落了下去。

    “哎呀呀!冻死我了,哎呀呀我草!”大厨像个蚂蚱一样在冰洞里来回窜动着,这一幕太血腥,我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大厨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开始放缓,慢慢的除了用手拍打水的声音,听不到他的呻吟。

    “刘叔,没事儿吧?你怎么了?”我有些慌了,这哥们不会是冻得没有意识了吧。

    “哎呀呀,小龙,真爽,真爽啊!”大厨的表情忽然变的非常淫荡,我好像只在孟加拉见他用馒头玩3p的时候才有过这种表情。

    “大,大副,我下了。”卡带被大厨的表情也惊道了,他看了我一眼后,快速的除掉了身上的衣服,跳进了水里。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草!”卡带痛苦的说了20多个“我”字,而我在一旁等着他大声的说那个“草”字,可是他在水里噗通的几下之后,说了一个一声的“草”。

    我草!卡带竟然说的我草,这也就是说,卡带所要表达的是难以置信的感觉,这也就意味着卡带最后是幸福的感觉?

    我去,难不成这玩意儿真有奇特的功效?冰洞里的四个人像吸完了毒品一样闭着眼睛,双手用力的拍打着水面,这一幕看上去温馨浪漫,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了个干净。

    “我草!”我心里惊呼一声,刚把脚踩到冰面上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上好像过了一层冰如针刺的毯子,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爆发,他妈的水上面都冻成这个逼样了,水下面会是什么样子?

    我忽然又变的犹豫起来,想着是不是该穿上衣服跑到柴油机间里抱住柴油机的排烟管来取暖,可是三个人淫荡的表情让我又有些挣扎,他妈的莫不是冰洞里的大马哈鱼把三人的阳物当做食物了?

    “去他妈的!”我心里暗骂一句,活动了一下身子,做了几个打篮球时的预热动作,用手按住老九的肩膀,噗通一声跳了进去。

    入水后一秒我根本没有时间去感觉寒冷,身体突然抖得很厉害,但是只靠抖又不足以应付水的寒冷,我只能拼命的用手拍打水面,脚底下已经踩到了河底,脚也开始用力的踹击。

    当我开始挥动手臂,依靠运动来产生力量是时候。突然感觉到类似有神力相助,终于不用被冻死的那种感觉。整个身体都努力为你产生热量,虽然周围的水温还是那样地不友好,但刺骨的感觉在慢慢地消失。

    我感觉自己变成里一条鱼,皮肤表面的温度在下降,与周围水的相对温差变小,手抓到的水,感觉都会被自己升温。水安静地划过身侧,并没有什么夸张的水花声,它还是冷冷的,但被自己身体的能量化开了一条可以往前的通道。

    这一刻皮肤虽然还是冷的,但是心内却好似有一团火焰,在我丹田的位置飘忽不定,猛烈的冲击着我的前列腺,你忙呢别说,果然有些超清脱俗的感觉呢。

    “九哥,好爽,真他妈的爽啊!”我终于明白三人脸上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了,这种感觉不亲自经历,根本不可能体会的到。

    四个人裸着上身,“啪啪啪”的敲打着水面,这就是传说中的野外多人呀!我好期待此刻能看到救援队的身影,他们肯定会被我们吓死。

    老九告诉我们在这种水里面不要超过5分钟,否则会被冻伤,舞动了几分钟之后,我们依次又离开了水面。

    上岸后又感觉自己被冻死了一会,全身的细胞,血管以及神经都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刺激,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身体已经有些麻木了,光脚踩在冰上几乎感觉不到寒冷,小跑到基地里,老九招呼大厨烧了些开水,四个人轮番泡了泡脚。

    太阳出奇的好,我们又把鬼子们的被褥拿出来晒了一番,这么一来,给晚上的裸睡提供了质的保护。

    洗过澡的身子出奇的清爽,按照卡带提供的时区差,我们尝试去听一下新闻联播,电台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别说华夏话了,竟然连外国语的台都接收不到,全频道出现的都是吱拉的干扰声。

    “哎呀呀,卡带,你这电台怎么搞的,怎么都没有人声?”大厨表现的非常不满,要知道新闻联播可是他的精神食粮。

    “大,大副,电台信号被干扰了。”卡带有些委屈,好端端的竟然连一个台都收不到了。

    “被干扰了?什么东西干扰的?”我往外看了一眼,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附近没有往来的渔船以及飞机,这里几乎是一个原始社会,我们的天线在30多米的高空,没有东西能干扰到我们的收音机才对呀。

    “嫩妈老二,要变天了,早上东边的天红的那么厉害,恐怕要来暴风雪了,嫩妈我估计这电台就是被积雨云干扰的。”老九及时的给卡带解了围。

    “九哥,我们的食物能撑半拉月没问题了,一会我跟大厨再出去钓会,只要这雪不超过一个月,我们就不怕。”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一会我们先给气球摘下来,然后嫩妈搞一些柴火,把冰洞拿东西盖好,嫩妈再给基地的门改一下,把雪挡到外满。”老九把能想到的问题全部提了出来。

    留下卡带看家,分配给大厨钓鱼以及覆盖冰洞的任务,我和老九则把气球弄下来,把里面的氢气放掉,把气球叠放好,堆在基地外面的空地上。

    老九的话很快得到应验,我正准备巡视排烟管附近建筑是否牢固,太阳却像刚**完毕的汉子,趴在床头,叫都无法叫醒。

    “九哥,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太给力啊!”我朝远处的天空看了一眼,厚厚的云层朝我们的方向移动了过来。

    “嫩妈老刘,赶紧回基地!”老九也看到了那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积雨云,他大声朝大厨喊道,生怕他被暴风雪困到半路上,死了还好说,死不了还要看护他。

    大厨将钓到了十几条大马哈鱼用绳子穿好,又将冰洞覆盖好,三个人集合了一下,跑回到了家里。

    黑云压城,天空整个的变的阴暗,太阳完全丧失了自己的本能,被我们一脚踢到了银河系的外面。

    伟大的北极开始展现它的魅力,前几日的温柔与祥和消失不见,转而狂暴与惩罚开始占据了上风,基地外面慢慢传来了浓烈的风声,慢慢的我听到了雪花落在地上的“噗嗤”声。

    全市第一毒枭被抓,绝美警花上台领奖,没想到民工尾随,这两个人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