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7章 再见了,武岛

第317章 再见了,武岛

 热门推荐:
    冰融化之后,水流可能会变的比较湍急,老九开始计划在冰面不能承重之前,潜到水里观察一下。

    “九哥,我们如果能活着回去,把这些经历给别人说一下,他们能信吗?”我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

    “嫩妈老二,这冰也就半个月就能化掉了,你觉着呢?”老九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反问我道。

    “半个月?九哥,最少也得一个半月吧。”我有些捉摸不透老九话里的意思。

    “嫩妈老刘,你先别脱裤子,嫩妈你说这冰什么时候能化掉?”老九一把抓过大厨,制止了他的扒衣动作。

    “哎呀呀,这俗话说的好,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冰河开,燕归来,这59等于45,也就是说按咱中国的节气说,这冰一个月前就该化了。”大厨的这段话完爆了理论知识。

    “嫩妈老二,明白了吧?”老九语重心长的说道。

    “九哥,你的意思是说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就好像这冰一样,有的人说一个月能化掉,有的人说半个月,而有的人说已经化掉了,你想让我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有人信自然会有人不信,只要我把故事说出来就好了,是吗?”我猛然醒悟,老九的心灵鸡汤煲的简直太及时了呀。

    “嫩妈老二,你说的什么玩意儿,我的意思是他妈的冰快化掉了,我们得赶紧下水!”老九说话间全自动腰带已经打开,而大厨则脱的只剩鱼饵内裤,俩人看样子准备要入洞了。

    潜水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所罗门群岛发现渔民尸体的时候,我被大厨拔掉氧气管,差点挂在日本鬼子的军舰里,本来这次计划老九和卡带下水,我和大厨接应,而大厨居然自告奋勇要加入第一梯队,几日的冬泳训练让他的生殖系统得到了质的飞跃,甚至连梅毒都有要被根除的迹象,老九也考虑到大厨万一在接应的时候再把输气管当做绳子拔上来,也就同意了他下水的请求。

    上次是军舰,这次是潜艇,我都不敢想我们怎么总是跟二战的轴心国勾搭在一起,照这么下去岂不是马上要见到意大利的坦克了。

    水并不是很深,老九和大厨做了几个预热的动作,戴好自制的潜水面罩,小心的滑进冰窟窿里。

    两人下潜时产生的水花还没有完全消失,大厨和老九却又陆续的钻了出来。

    “九哥,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我帮老九把面罩脱下来,诧异的问道。

    “哎呀呀,冻死我了,快,快把我拉上去。”大厨像一只蚂蚱一般,躬起身子,用力的向上窜动着。

    “嫩妈老二,底下太冷了。”老九的嘴唇已经发紫,看上去马上就要休克了。

    还好我和卡带的后勤工作做的好,我们拿出保温用的棉被将两人包裹住,然后快速的转移,回到基地里

    “九哥,你们看到水底下是什么东西了吗?除了潜水艇还有别的东西吗?”待两人恢复过来后,我赶忙问了几个问题。

    “哎呀呀,我都冻成那个逼样了,什么玩意儿也看不到啊!”大厨哆嗦着,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

    “我去,底下有那么冷吗?”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们这几日的冬训,早就练就了一番超强的体质,而且按道理来讲,水底下的温度应该比表层的应该要高才对呀。

    “哎呀呀,冻死人啊,阴冷阴冷的。”大厨把话题搞的又惊悚了。

    “九哥,现在怎么办?”我有些绝望的看着老九,难不成我们真的要等夏天到来了吗?

    “嫩妈老二,等吧,这底下感觉不太对。”老九把身子仰了一下,眼神空洞的盯着远方。

    我去,俩人怎么搞的跟诈尸了一般?难不成潜水艇底下有纳粹鬼子的冤魂?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妈的还能不能好好的生活了。

    真正有机会回家去不能回去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非常的痛苦,氢气球一天天的开始萎缩,“sos”求救标识也渐渐分辨不出,气球上悬挂的天线也掉了下来,收音机里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不知道哪国语言的波段之外,完全找不到华夏人的声音,一时间我们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除了吃饭睡觉拉屎撒尿,别的东西似乎离我们很遥远。

    冰完全融化那一天,银河里的水暴涨了两米多高,湍急的河水夹杂着小块的浮冰在太阳底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此时的气温已经能达到15度左右,而我们却被宏大的银河隔离开来,潜水艇和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银河发源地的冰山不断地融化,河水越来越高,我们甚至都忘记了潜艇的具体位置。

    氢气球已经完全萎缩了,求救标识也变成了一堆废品,除了潜水艇和奇迹,我们想不到其他能回家的途径,距离鬼子日记上记载的无风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开始计划做一个木筏,划行到潜水艇的上方,然后潜到水里去看一看。

    我们把粗一点的桦树枝绑在一起,做成一个木板状的平台,老九又将用完的柴油空桶系到桦树枝上来增加浮力,卡带按照理论知识用扳手做了一个简易的锚,可以在激流中缓和一下。

    我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木筏在银河里根本无法摆正位置,好几次甚至都要被巨大的水流掀翻,人跟本无法踏足到上面,所有人又都陷入了悲凉

    还好我们拥有美丽的春天,四人可以徒步翻越太行山,在粗糙的沙滩上看候鸟交配,可以看远处折戟的蓝宝石轮锈迹斑斑的桅杆,不一样的是大家话都少了很多,卡带不在吐露自己的理论知识,老九像个处女一般紧闭双唇,大厨则喜欢静静的坐在山坡上,看着万物复苏,心里想着自己老婆是不是已经领到了自己的死亡赔偿金,和小白脸来北极旅游。

    夏至和极昼同时来到这里,太阳24小时悬浮在海平面之上,洒下金色的光芒,翻飞起的水珠也变成了金黄色,我突然感觉这有些神奇,好像自己拥有了比别人多了一倍的时间,可是拥有这么多时间我们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种颓废让我们精神也有些恍惚。

    “九哥,夏天很快就走了,我们是不是该准备下过冬的东西?”我躺在沙滩上,看了一会野外无码群p后,朝闭着眼睛躺在我身旁的老九问道。

    “嫩妈老二,没意思。”老九眼睛都没有动,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九哥,我想回家。”我鼻子有些发酸。

    “嫩妈,回不去啦。”老九挪动了一下屁股,眼睛微微张开,无奈的说道。

    “九哥,我觉的我们不能,”

    “大,大副!潜水艇!潜水艇!”我的心灵鸡汤还没有给老九浇灌完毕,卡带的大喊声从我们身后传了过来。

    “卡带,你喊什么玩意儿!”我生气的回应道。

    “大,大副,潜水艇,潜水艇浮上来了!”卡带激动的像刚交配完毕的海鸥,两只胳膊上下摆动着。

    “嫩妈!”老九一轱辘从海滩上爬起来,大叫一声后朝山上跑去。

    “我草!浮起来了!”我愣了一下神,紧跟在老九的身后。

    “哎呀呀,哎呀呀,”“嫩妈”“我草”

    潜水艇突兀的在银河上昂着头,好像一根勃起的巨大生殖器翘首挺力着,过了半分钟的时间,逐渐整个的漂浮了上来。

    “九哥,天无绝人之路啊!”我浑身哆嗦着。

    老九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狗日的潜水艇,怎么弄都不出来,没想到它忽的就给了我们这么大一个惊喜,这就好比一个阳痿20年的大哥,突然发现自己晨勃了,所有人狂奔到潜艇跟前,那种喜悦之情根本就无法形容!

    潜水艇很应景的插在了岸上,80年了,他终于把头抬起来了!

    “嫩妈老二,上去,上去看看。”老九抹了一把鼻涕,眼眶发红。

    “九哥,快,我想吃羊肉串!”我已经是热泪盈眶了,他妈的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回家的路,已经看到了基南路边那熟悉的羊肉摊。

    “羊,羊肉串?”卡带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把脚踏了上去。

    “哎呀呀,这玩意在海底下放了这么多年,连锈都没生?”大厨抚摸潜水艇的动作像是在抚摸一个姑娘的**。

    “九哥,这玩意怎么突然升上来了,不会有什么别的事儿吧?”潜水艇上有些湿滑,我手脚并用在上面爬行了一段时间,跟在老九身后来到了第一道人孔水密门处。

    “嫩妈老二,别管那么多了,想办法给这门打开。”老九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狂热,那表情哪里是开潜水艇的水密门啊,那分明是在脱一个妞的内裤呀!

    纳粹鬼子制造的微型潜艇估计只适合在潜水中航行,所以他们的水密门设计成类似与商船上的逃生孔门,而潜艇现在浮在了水面上,潜艇内外的压力是均等的,几个人的狂热加冬泳的训练还有长时间的洁身自好,一个个的力气都大如北极熊,我们很轻松的就把入口的水密门打开。

    “嫩妈老二,先晾一晾,通通风。”老九并没有急于钻进去,而是在等待空气的流通。

    大厨跟卡带把头伸进人孔门里,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以前我们只是在电视里见过这玩意儿,只知道可以拿着潜望镜来观察水面以上的景象,谁也不知道潜艇内部是什么样子的。

    气通的差不多了之后,老九率先跳了进去,我紧跟在他的后面,看来这艘潜艇果然是一个简装版本,除了头顶我们刚打开的水密门之外,竟然没有别的水密门,这简直就是回风敢死队的节奏呀。

    潜水艇内部非常的窄,两个人并排走都有些费劲,而且高度也非常的低,我和老九甚至都要低着头在舱室里前进。

    “九哥,这就是潜水艇?这不就是一铁桶吗?”我彻底无语了,整个潜水艇只有一个舱室,没有所谓的潜望镜,一部电台加一个特别老式的雷达,一张海图桌,桌子上的海图已经发霉变质,在舱室中央两两一排安放着四个座椅,第一排座椅还有一个看上去应该是柴油机操纵杆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这艘潜艇横着被一切为二的话,就是一个观光用的游艇啊!

    “哎呀呀,我们回家有希望了,这玩意儿就是给我们制作的呀,你们看,正好四把椅子,一人一把,大家都有份。”大厨激动的说道。

    “嫩妈,这机舱在哪里呢?”老九在舱室里转了一圈后,发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

    对呀,没有机舱,我们就找不到柴油啊,没有柴油机就没有动力,没动力的话怎么航行?

    “水,水头,这柴油机应该是密封在底下的。”卡带插嘴道。

    “卡带,你最近的理论知识可真是太差了,密封在底下没有空气,这柴油机怎么运转?”我一边嘲笑,一边小心的观察着脚底下。

    “大,大副,潜艇不是靠柴油机驱动的,是靠电池驱动的,柴油机只有在上浮到水面上的时候才会用的,而且柴油机舱里肯定会有氧气制造装置。”卡带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擦”我尴尬的笑了笑,看来理论知识也很重要啊!

    “卡带,照你这么说,柴油机该怎么启动,万一坏了怎么办?”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还在垂死挣扎。

    “大,大副,德国人设计这种小型潜艇应该是有10年的使用年限的,按道理说是不用维修的,启动的话,应该就是在操纵杆那里。”卡带拿手指了一下座椅旁边的操纵杆,上面还有几个按钮,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柴油机的启动停止按钮。

    “九哥,这次完蛋了,这玩意儿我估摸着是启动不了了。”我走到操纵杆旁边,用手轮番按了几次按钮,一点反应也没有。

    “嫩妈老二,改!”老九看了我一眼,眼睛里的狂热还没有褪去。

    “改?怎么改?”我咽了口唾沫,心凉了一半截。

    鬼子留下的缆桩又起到了作用,我们把潜水艇系到缆桩上,防止它被水流冲走,至于这鬼东西为什么会突然浮出水面,老九和卡带估计可能是应急吹气系统不知道什么原因启动,把压载舱里的水给吹了出来,当然这个理由只能是我们自我安慰,我们已经顾不上去关心这些,而我们现在关心的是怎么才能让这堆废铁运动起来。

    卡带提出的第一个方案是找到潜艇里面的蓄电池,用我们现在的柴油机给蓄电池充电,然后利用蓄电池把潜艇的柴油机启动起来,这样我们就可以利用潜艇自身的动力来航行。

    这一个方案被我们集体否决了,潜艇的蓄电池存放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能不能充电是一码事儿,更重要的是能不能保证航行的安全,航行出去之后如果突发火灾,岂不是倒了血霉了,而且我们还不知道潜艇的蓄电池在什么地方,弄不好还需要把潜艇搞个洞出来,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大厨提出了第二套方案,大厨的思维跳跃非常厉害,简直就是天马行空的二次方,他提议我们自己制作一个螺旋桨,然后把我们使用的这台柴油机安装到潜水艇上,我们使用潜水艇只是要把它当船,肯定不会让它潜入水中,这样的话我们就制作出了一台大马力的柴油驱动潜水艇。

    对于这个方案,所有人都懒得搭理他,我们根本没有合适的工具来安装柴油机,而且要把这么大的柴油机弄到潜水艇上,比我们游到上海都他妈的痛苦,大厨说完这套方案后,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摸起来后脑勺。

    老九的方案是将德国人留下的帆布利用起来,先给潜水艇做一个帆,然后制作几个手划桨,我们从银河入海之后,按道理说应该是无风气候,但北极的低压肯定会刮一些不大不小的北风,我们可以利用北风一直往南航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在几天后到达挪威的北部。

    老九的方案让我们都陷入了沉思,这似乎是唯一一个能使用的方案了,我们唯一质疑的是,这么大个家伙,我们划桨的话,会起到作用吗?

    三个人的方案都提出来了,他们也把目光转向了我,身为最高领导人,我知道需要我拍板做决定了。

    “九哥,刘叔,卡带,我们在这个破岛上待了快一年了,九哥是不是已经忘记大保健的步骤了?刘叔你是不是对老婆有没有改嫁担惊受怕?卡带你是不是还担心自己不能顺利破处就挂掉了?”我顿了一下,看了看三人的表情。

    从小观看的红色电影把我党领导人的那一套虚伪的攻心战术全部都教给了我,第一步,讲述万恶旧社会悲惨遭遇,我这一番话说出来,每个人脸上开始显露出悲痛的表情。

    我的话直插入了老九的心脏,他此刻估计在想洗澡澡后是先按摩还是先弄事儿?弄完事儿后还洗澡吗?痛苦的回忆让他紧缩着双眉,恨不得现在就把大厨按到在地上。

    大厨的眼泪则不争气的流出来,还有一个月我们就失踪一年了,这也就是说如果这一个月再回不去的话,大厨的赔偿金就到位了,大厨的老婆平白无故就弄到了100多万,那可是100多万呀,按照大厨的工资来说要跑20年船啊!本来两人的夫妻生活就不太和谐,换做是我,我也会找个小白脸改嫁了,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大厨使劲攥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女儿的后爹砸碎。

    卡带哆嗦了一下,处男,这似乎已经是压在他头上最大的一顶帽子,除了在梦里和在电视上,他还没有见过女人内裤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获救了还好,假如在这里孤独的待一辈子,那不是亏死了,真到了地狱里见了马克思,马克思爷爷还不得嘲笑死自己?卡带不停的打着寒颤,额头上的汗像雨后春笋一般奔流出来。

    “同志们,我们现在有了交通工具,我们能回家了!我们能做大保健了,我们能回家看媳妇了,我们能交女朋友了!”我看情绪酝酿的差不多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攻心战术第二步,激情口号喊起来。

    “嫩妈老二,你别扯闲淡了,赶紧说。”老九被我的拍桌子声吓了一跳。

    “我们回家!我们要回家!”我挥舞着手臂,准备把气氛带动一下。

    三个人没有配合我,而是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这让我满是尴尬。

    “那个,我觉的水头的办法不错,我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是时候该拼一下了。”我一脸正色道。

    “哎呀呀,干,我要回去,我回去扇死那个老娘们喝那个小白脸!”大厨铁青着脸,满脸的杀气。

    “刘叔,嫂子不一定是那样的人,或者她能为你守寡终生呢。”我虚伪的劝道。

    “哎呀呀,我要回去,划我也得划回去。”大厨已经出现幻觉了,他头发似乎已经都变成了绿色。

    “大,大副,我们干吧,回到家,我就不干了,这辈子我都不跑船了。”卡带抬起头,额头还是满满的汗。

    “好!九哥,我们干!”我这才感觉抗日神剧并没有白看,关键时候竟然能起这么大的作用。

    没有电焊,没有气割,我们只能用桦树枝拼接起来,做成桅杆,老九按照自己当年做海军时候留下来的手艺,制作了一个可以三面旋转的帆,上学时候学的水手工艺被我们发挥的淋漓尽致,打结都打出了新的花样,大厨也把自己的厨师工作做出来新的水平,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做鱼吃,营养过剩让每个人都火气猛增,连老九都长了满脸的青春痘。

    老九选了最粗的一株桦树做帆的主桅,又将那面纳粹国旗固定到帆上,用老九的话说这玩意儿看上去显眼,万一有挪威的渔民看到,我们有可能就提前获救了。

    将整个船帆固定在潜水艇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好潜艇表面有许多透气用的孔,加之老九的绑扎技术确实牛逼,我们也总算将帆制作完毕,期间卡带尝试将潜艇中的电台发射器和基地里的拼凑成一个完整的电台,可是并没有成功,也就放弃了向外界求救的想法,整个风帆足足用去了我们20天的时间,而此刻武岛中午的最高温度甚至都超过了20度。

    船桨和船锚又用去了我们几天的时间,老九又不停的试验风帆上下的舒展性,以及四面转向的灵活性,大厨则在潜水艇里放置好了能坚持三周的淡水,以及满仓的大马哈鱼,我和卡带把德国鬼子能用的上的一切东西也都转移到了潜艇里。

    “九哥,我们什么时候动身?”似乎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猛的想到要离开这里了,我心里竟然还微微有些不舍。

    “嫩妈老二,过几日吧,现在风向不对,等东风刮起来的时候,嫩妈我们借着风和银河的水流开出去。”老九叹了口气,他似乎对这个由他冠名的岛屿爱的深沉。

    大厨和卡带的心情也变的十分沉重,大厨连续两个下午徒步来到当初我们建造的房子废墟跟前,低声念叨着什么,似乎是在祭奠那条被他精子呛死的大马哈鱼。而卡带则像丢了魂一般,坐在大别山顶上,好像是在吸收山顶的阳刚之气,让自己能变的强壮一回国之后先把前女友给上了。

    四人还是轮番值班,不过值班的人需要呆在基地的外面,这样才能时刻关注着天气变化,其他的人则从鬼子的宿舍转移到了客厅里,老九把鬼子留下的风速仪安装在基地前面的空地上,告诉值班的人员,只要风往西刮,立马通知,而其他人员则需要迅速在门口集合,清点完人数之后立马登艇,我和老九负责生帆,大厨解缆,卡带协助,将艇艏控制到正西方向后,固定好风帆,然后借助风力一路向西,这套程序我们演练了足足有十遍,现在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该来的早晚会来的,东风在卡带值夜班的时候顺利的刮起,极昼又彻彻底底的帮助了我们一把,毕竟在黑夜中行船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大家按照演练的步骤有条不紊的登上了潜水艇,随着老九的一声令下,大厨把系在潜水艇头部的八字缆脱开,我和老九则把船帆拉了上去。

    东风刚开始产生的威力并不是很大,船帆也只是微微鼓起,几个人只能利用船桨来调整航向,潜水艇一点一点的调着头,折腾了半个多小时,风力才逐渐加大,而此刻的船头也朝向了正西,船头的帆像鼓起的一只巨大的**,在风的带动下呼呼作响,潜水艇也渐渐的往前移动起来。

    “再见了武岛。”我扭头看了一眼还在冒烟的柴油机烟囱,心底莫名的感到一丝凄凉。

    平凡高中生请假卖萝卜,黑丝校花带姐妹光顾,没想到,竟看到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