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8章 回家

第318章 回家

 热门推荐:
    老九给潜水艇起了一个不吉利的名字是:蓝宝石二号。

    众人都有些不解,毕竟起个沉船的名字对我们这些封建的人来说有些接受不了,老九则告诉我们这样可以得到蓝宝石轮死去的人的庇护,而且再者说了,同时沉两条叫蓝宝石轮的船,概率太小了。

    “哎呀呀,这要走了,我心里还怪难受的。”蓝宝石二在星河水道里缓慢的行驶着,大厨抹了把眼泪,站在潜水艇的上沿,落寞的看着岛上的景色。

    “嫩妈老刘,要不然你留下日你的海鸥,嫩妈我们几个回去。”老九鄙视的说道。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仓皇的逃离到潜水艇主舱里,生怕老九发威把他丢下去。

    老天爷好似真的要帮助我们一般,西风一直吹到我们入海,接着风向突地转为东北,也就是说我们按照此时的风向和风速的话,三天之内就有可能到达挪威,假如风向再偏东一点,我们就能到达英国,再再偏东一点,我们就能到达冰岛,用老九的话来说,只要不漂到格陵兰和俄罗斯北部,欧洲这么多的国家,不管漂到哪一个,都有能力给我们遣送回去。

    我不敢想欧洲人民看到一艘二战时期的纳粹潜艇安着风帆挂着纳粹的国旗遨游在北大西洋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他们会不会启动应急预案把我们给击沉。

    武岛也在我们身后的距离越来越远,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小点,最后完全消失在海平面上。

    风向转为正北之后,我们基本进入了巴伦支海域,潜水艇也展现出了它的威力,晃的不像样子,但是我总是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九哥,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太对劲呀?”我左思右想得不出答案,只能询问全能的老九。

    “嫩妈老二,你说现在刮的是什么风?”老九颓废的站在潜水艇上,表情让我捉摸不透。

    “九哥,现在应该是北风,不,西北,不,东”我猛然间醒悟了,他妈的离开了武岛以后,我们根本无法分清东西南北啊!

    “九哥,没事儿,等晚上出来北极星,我们就知道东西南北了。”我长舒了一口气道。

    “嫩妈老二,这里是极昼……”老九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去,完蛋了,这把彻底完蛋了,风向不变还好,如果风向转变的话,我们岂不是又要调头回来了?那样的话岂不是得不偿失了?”我咽了口唾沫,悲痛的想到。

    “嫩妈老二,等吧,希望能看到天黑。”老九叹了口气,痛苦的说道。

    老九说的话有道理呀,我们只要能看到天黑,就说明我们已经走到北极圈的外侧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在北欧的附近了,到时候别说乘船了,游也他妈的能游回去呀!

    我忽然想起著名华语歌手阿杜的一首歌:我闭上眼睛就是天黑,一种撕裂的感觉。

    我记得这是我少年时代最流行的一首歌曲,我们那里的方言把撒尿叫做尿sui,所以这首歌也被我们演绎成我闭上眼睛就想尿sui,一种撕裂的感觉。闭上眼睛撒尿我倒是经常经历过,可是撒尿时候撕裂的感觉,我估计只有老九这种前列腺肥大成西瓜的人才会有吧。

    和常人不同的是,我们此刻竟然强烈的希望天能黑下来,可是太阳公公却像一只发情的公牛,狂奔在天际,我们甚至都分不清此刻的它到底是在升起还是落下,海平线一望无际,天就这么一直亮着。

    狂风是在大概第三天的时候刮起的,整个巴伦支海域像一锅粥一样被搅动了起来,天是黄色的,水也是黄色的,我们甚至连天都看不到,因为风浪实在是太高大了,此地的水深至少也要好几百米,而飓风把整个好几百米给搅了一个底朝天,潜水艇也突然变成了一根被叼在狗嘴里的腊肠,上下左右前后,我们都不知道晃成了什么方向,老九亲手打造的帆也被狂风席卷掉,而我们几人则躲到了舱里,把水密门紧闭,蜷缩在一起,不住的哆嗦着。

    “九哥,这么大的风,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啊!”潜水艇的舷墙壁上传来了海浪巨大的拍击声,“啪啪啪”的让人还充满了**。

    老九没有说话,透过黑暗的舱室,我能看到他的表情十分的痛苦。

    “哎呀呀,我就说我们该留在岛上的,潜水艇听着就不吉利,还给起个沉船的名,我看它就是个沉船的命啊!”大厨手里拿着两条大马哈鱼,激动的上下敲击着。

    “嫩妈,呕”老九大骂一声后,狂吐了起来。

    完蛋了!老九都他妈的晕船了,这次是真完蛋了。

    所有人突然都沉默了起来,我们不知道这艘老爷爷级别的潜艇的钢板能不能承受住此刻的风浪侵袭,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祖国,享受一次梦寐以求的大保健。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潜艇水密门的密封装置已经完全老化,海水也断断续续的从我们的头顶一点点的渗入,舱内的水渐渐的埋没了我们的膝盖,大马哈鱼也好似活过来一样,随着大风浪的摆动在我们身边游来游去。刺骨的海水,飞奔的死鱼,老九的呕吐物,这一切聚集在一起,上下起伏,几个人蜷缩在一起,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该做些什么,而密封垫似乎已经完全失效,海水已经

    “大,大副,我,我不想死啊!”卡带第一个哭出声来,潜水艇里漆黑一片,但我能感觉到卡带心底的那种绝望与悲伤。

    “哎呀呀,哎呀呀,我就说,我就说不能走,不能走,哎呀呀,我,我,”大厨还在埋怨着,声音里面也夹带着哭腔。

    “卡带,刘叔,这风差不多快停了,我们在坚持一会。”身为四人中级别最高的我,只能说些不太丧气的话。

    一向疯狂的老九此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挽救这奄奄一息的船舶。

    潜水艇里的水越来越多,渐渐地淹没了我们的腰部,不知道是外面的风小了,还是舱内的水多了起到了压载作用,潜水艇摇摆的幅度小了很多,但是由于身体完全浸泡在了海水中,目前的水温来说,即使我们曾经是热爱冬泳的人儿,但是最多也就坚持几个小时。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们离死亡这么的近,这种感觉比朝鲜士兵拿枪指在脑袋上要清晰的多,毕竟在这片一望无垠的大海中间,能获救的几率基本上已经为零。

    我们几人正暗思在这个地方死了之后是去见阎王还是上帝的时候,潜水艇的底部突然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九哥,这是什么动静?”我第一反应是老爷爷终于没能承受住如此大的水压,船体终于要破裂了。

    “嫩妈老二,我们好像是搁浅了!”老九把头侧了一下,认真的听了听水底传来的声音。

    “搁浅了?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我们漂到陆地上来了?”我兴奋的都要尿了。

    “嫩妈老二,上去看看!”老九大叫了一声,把头顶的水密人孔门用力的推开,他声音里的的兴奋激动与水密门投射下来的光线融合在一起,在潜艇舱室里往复徘徊着。

    “九哥,怎么了?”潜水艇只能允许一个人从水密门出入,所以我只能待在老九的身子底下,抬头看着他在那里惊叹。

    老九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满满的全是惊讶,海风似乎已经小了很多,老九一边惊叹一边快速的爬上潜水艇,我为了能一知究竟,紧跟在他的身后,把头探了出去。

    “卧槽!”我喉咙里发出了这句国人最爱用的词语,眼前的潜水艇此刻竟然卡在了几个海礁中间,而距离海礁不足一百米的地方,正是我们朝思暮想的陆地!

    “刘叔!卡带,陆地,前面是陆地!”我激动的双腿不住的哆嗦,一股热翔差点喷涌而出。

    海面上已经没有太大的风了,涌浪却还没有变小,蓝宝二被死死的卡在礁石中间,无法动弹。

    “九哥,看样子这里应该是挪威了。”我指着面前陆地上飞翔的小鸟,激动的说道。

    “嫩妈老二,说不上啊,有可能是英国啊!”老九无惧随时都能涌上来的浪花,他哆嗦着身子,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在潜水艇上,从后方看过去,就像是一个伟大的战士,看到了鲜艳的红旗。

    “哎呀呀,到家了,终于到家了,这里是不是抬湾?”大厨像只野狗一般,从潜水艇里钻出来,他的地理知识已经超脱了人类所能理解的范围。

    潜水艇附近的浪越来越大,海水继续倒灌入潜水艇内,卡带最后一个钻出来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大马哈鱼已经都能游出来了。

    “嫩妈老二,100米,游吧!”老九做了一个伸展运动,眼前的陆地在他的眼中似乎是一个脱掉比基尼的姑娘,充满了诱惑力。

    “九哥,我”

    “哎呀呀!”“嘭!”大厨没等我把话说完,已经纵身跳入了海中。

    “嫩妈老二,下水!”老九大手一挥,粗糙的大手好似收割机的前蛟龙,疯狂的吞噬着硕果累累的麦穗。

    “嫩妈卡带,你怎么了?”老九不抛弃不放弃。

    “水,水头,我,我”卡带已经冻懵逼了,我和老九相继跳入海中之后,他竟然还无动于衷,陆地就在跟前,我根本感觉不到海水的温度有多么刺骨,大厨已经准备登陆了,我跟老九像条泥鳅一样泚溜溜的游动着,我扭头看了一眼卡带,他犹豫了一下后也跳进了水中。

    “哎呀呀,哎呀呀!”重新踏上陆地的大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悸动,他疯狂的朝大陆深处跑去。

    “九哥,终于能回家了。”我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嫩妈老二,走吧,回家。”老九往身后瞧了一下,卡带也已经上岸了。

    三个人很暧昧的依靠在一起,跟在狂奔的大厨身后。

    “哎呀呀,上面有个房子!”大厨嗷嗷大叫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套人工的建筑耸立在半山腰上。

    我都要抱住大厨狂吻了,一年了啊!他妈的一年了啊!

    “九哥,我这身行头还行吧?”我整理了一下我的羽绒服,把酷奇的墨镜推到头顶上,不知道房子里面是挪威的大洋马还是英国的大洋马,但不管是哪国的大洋马,我都要让自己的形象变的光荣一点。

    “嫩妈老二,没见过比你帅的。”老九浑身不住的哆嗦,他内心的震撼也已经无与伦比了。

    “你好,我叫小龙李,你会说英语吗,这些是我的船员,一年前,我们船在北极遭遇到大风浪然后沉没掉了,我们历经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很高兴能认识你,漂亮的小姐。”我们此刻已经来到房子前面,而我在心里则默默筹备着见到姑娘该说的话。

    “卡带,敲门。”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命令的语气对卡带说道。

    “啪啪啪”三声性感的敲门声让我们又沉浸在喜悦中。

    我摆了一个很帅气的POSE,把手搭在额头上。

    房间里面竟然没有反应。

    “啪啪啪,啪啪啪”卡带开始加速。

    还是没有反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卡带已经敲出了九短一长的节奏。

    “我擦,九哥,这地方是不是没人啊?”我摆POSE的那根胳膊已经有些僵硬了。

    “嫩妈!”老九一声爆喝,一脚把门飞开。

    房子里面收拾的倒还整洁,看上去像是一个实验室,屋子里面的文字不像是英语,看来我们并没有漂到英国,难不成这里又他妈的是鬼子遗留下来的基地?

    “哎呀呀,这里怎么没人啊,这是做什么用的。”大厨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后,顺手捡起一个奇形怪状的物品问道。

    “嫩妈卡带老刘,你俩往山顶上爬,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建筑物,嫩妈老二,咱俩去二层看看。”老九的眉头重新紧锁了起来。

    大厨卡带应了一声后跑了出去,我跟老九沿着很破旧的楼梯往二层爬去。

    二层是一个空荡荡的卧室,只有一张床突兀在那里,床的表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在北欧这种潮湿的环境下能积攒这么多的灰尘,这里至少有好几年没有人居住了。

    “大,大副!大,大副!”卡带突然冲了上来,声音里夹杂着慌乱。

    “卡带,怎么了?”我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妙,怎么只有卡带一个人回来了,大厨怎么不见了。

    “嫩妈卡带,老刘呢?老刘出什么事儿了?”老九第一反应大厨是不是见到美女之后情不自禁把人家姑娘给上了,然后被人乱棍打死了。

    “大,大副,大厨,大厨在山顶上,我们,我们。”卡带眼神慌张的看了我一眼,突然抽泣了起来。

    “卡带,怎么了,大厨死了?”我把事情朝最坏的方向想了过去。

    “大,大副,这里都是荒地,而且,我们,我们好像!”卡带跺了一下脚,脸部扭曲的像张废纸,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卡带,好像什么?”我急的都要吐了。

    “大副!我们好像又漂到荒岛上来了!”卡带说完这句话,如释重负的瘫倒在地上。

    “卧槽!”“嫩妈!”我和老九同时大叫一声后撒腿朝外面跑去。

    大厨面无表情的坐在山顶上,有种狼牙山壮士的悲凉,我和老九则四处眺望着,然后悲催的发现他妈的这里整个就是一个大号的武岛,岛的中部是一个巨型的湖泊,而岛的四周则是茫茫的大海,除了那所破房子,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工所留下来的痕迹。

    “完蛋草的了。”我扶着大厨坐了下来,好不容易跑了出来,没想到又他妈的进到另一个破岛了。

    我们就好像一个刚被强奸完毕的少女,提上裤子走了10几米后碰到另外一伙子流氓,又被**了一遍,这种心情已经不能用“卧槽”这种词可以发泄了,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不仅仅只是痛苦,我们已经被折磨疯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那所破房子里面去的,几日的精神及生理的疲惫让我忘却了寒冷饥饿,倚靠在房门的左侧也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房门被人推开,乌拉拉的进来了几个中国姑娘,领头的是一个外国毛子。

    “天那!这里居然还有乞丐!?”熟悉的普通话让我惊的差点射了。

    “我去,这梦做得真实。”我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子,用淫荡的眼神回应着他们。

    老九卡带还有大厨三个人张着大嘴,似乎没反应过来。

    “九哥,好不容易梦里面这么多美女,你还愣着干什么。”我边说开始变脱衣服,眼睛也开始在人群中穿梭,准备找一个身材最好的,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梦遗是什么感觉了。

    “九哥,中间那个不错,我先上,你们随意。”我大喊了一声之后,把衣服甩到身后,整个人朝中间最漂亮的妞扑了过去。

    他妈的一年多了,老子连个黄梦都没有做过,这次他妈的给我送来一群,周公这哥们怕我不懂挪威语,愣是送来的中国妞,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硬成了铁锤,热泪盈眶。

    “嫩妈老二,你真是神人啊。”老九扶着被揍成猪头的我,竖起来了大拇指。

    “九哥,这梦做的太他妈生动了,我鼻子都快掉下来了,都流鼻血了你看看。”我从脸上抹了一把带血的鼻涕,感觉鼻子生疼,可是眼前的美女刺激到了我,这种野蛮妞现实中我征服不了,他妈的梦里还弄不死你个小骚蹄子,我脑海中已经开始准备好72种姿势,一把甩开老九,又扑了上去,

    “嫩妈老二,你小子真牛逼。”老九看着我的背影,大声称赞道。

    “啪啪啪”三个大嘴巴重新呼到了我的脸上。

    “卧槽,这帮小娘们还真野啊。”我一边抚摸着红肿的脸,一边嘴里淫荡的笑骂道。

    “嫩妈老二,差不多就行了。”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尴尬的说道。

    “九哥,醒了我一定得告诉你,你在梦里有多怂,起开,今天非得让内裤湿上三回。”我再一次挣脱开老九,人还没扑上去,就被领头的毛子又一次打飞。

    “哎呀我去,这么疼怎么还不醒。”我感觉脑袋好像炸掉了一般,疼痛四散开来。

    “等一下,梦里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吗?难不成,难不成这不是梦?”我定了一下神,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们,卡带大厨已经哭成了泪人,老九的脸上也是从未有过的表情,这,这种感觉太真切了,这不是梦啊!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能回家了。”老九一脸正色的看着我。

    “九哥,我被人打了!”我把自己埋在膝盖里,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嚎哭起来。

    【中央震怒!21世纪最大的人口失踪案】接到报案,绝美警花金莉竟自作主张,以身犯险,等到众人赶到,居然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