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19章 二尾子刘洋

第319章 二尾子刘洋

 热门推荐:
    感谢万恶的资本主义入侵了我国,衍生了一群拥有丑恶嘴脸的投机倒把暴发户,当然我不喜欢他们,他们除了富二代没有带给我们别的东西,而我这次要感谢的是这些富二代们,她们闲来无事组织了一个北极圈采光团,我差点上了的那个姑娘,就是其中的一员,就是因为他们,我们得以回国。

    我的归来震惊了我们的县委宣传办,更可笑的是我竟然和隔壁村子一个死掉好几年的姑娘结为了阴亲,而且有了一个矮胖的丈母娘,从未见过面的妻子让我足足一个月没有睡好觉,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真的无法形容。

    卡带的父母用卡带的死亡证明办了人生第二张准生证,无奈人老体衰,而且当地没有闻名中外的莆田系红会福娃娃医院,两人耕耘播种了几个月却没有什么收获,卡带回家后第一个上门拜访的竟然是收缴准生证的计生委,这也让卡带整日以泪洗面,他妈的差一点在家就没地位了。

    大厨的老婆出乎意料的没有结交一个小白脸,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竟然没有赔偿款,派我们上船的中介公司老板在收到蓝宝石轮沉没的消息后,第一时间移民到了澳洲,以至于中介公司讨薪的员工比我们讨死亡赔偿金的还要猛烈,大厨的老婆坐了两次飞机去中介公司讨钱未果后,支付不起交通费用,也只能作罢。

    老九和我联系了一次后就又像原来一样消失掉了,移动公司则告诉我他的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

    当然我的故事并没有结束,甚至说,仅仅才刚开始。

    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融入到陆地生活中去,更换完毕大副证书,接待了几个电视台的记者之后,一切好像又趋于平凡,而我也突然有了要重归船上的想法。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海神公司很久,但我的英雄事迹被传遍了整个海神公司,甚至还传出了我和老九两人合谋把全船人杀掉后将船弄沉,然后将钱财转移的恶劣传闻,当然我也只能是呵呵一笑,毕竟那段日子我真的不忍回忆,日子就这么无聊的过着,我的生活开始变的颠倒,有时整夜不睡,有时睡到第二天中午,直到我一直隐身的QQ收到了一个老熟人的消息,而这个老熟人,就是当年的二尾子刘洋。

    “小龙,听以前的同事们说你们船沉掉了,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现在已经做到老鬼了,在深圳的一家公司,这是我的新手机号135*********,我们船现在在船厂修船,甲板要更换全部的人员,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我希望咱两个还能在一条船上共事。”刘洋给我的QQ留言有些神秘,可能是因为我前妻是个鬼的缘故,总感觉有些阴森。

    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3点,我接连给他发了几个消息都没有回复,应该是还在熟睡当中,仔细回想一下,似乎除了老九和大厨,刘洋算是我这几年的跑船生涯中最熟识的一个人了,虽然他的性取向有些问题,但不妨碍他是一个好人,尤其是在印尼遭遇海警诬赖的时候,他竟然还用他瘦弱的身体替我阻挡了一波攻击,想到这里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发给他,同时把他的号码存到手机里,然后又尝试给老九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却还是移动公司妖娆性感的机器女声。

    刘洋是在第二天吃中午饭的时候给我打来的电话,他体贴的告诉我说看到我的消息是在凌晨发的,吃中午饭之前肯定不会起床,所以早上就没有给我打电话,而是一直拖到中午,看来这种半男不女的人果然细腻。

    刘洋离开海神公司户去了深圳的一家海洋工程公司,这家公司在南海承接了海上平台安装拆除,沉船沉物打捞等工程,他目前所在的船舶是条只有2500吨的工作船,船东好像是和中国合作的一个荷兰人,06年的日产船,船况不错,现在正在深圳一家船坞做开航前的检修工作。

    我心里有些犹豫,毕竟刚过了几天太平日子,况且2500吨的小船跑南海,风浪暂且不说,那地方菲律宾猴子闹的正欢,一不注意再起了战争,岂不是把小命丢到那里了。

    可是我实在受不了家里这种说不出来的氛围,尤其是农村老娘们的那种指指点点,稍稍考虑了几分钟后,也便同意了。

    面试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我又把老九和大厨推荐给了公司,公司海务经理把代理的电话发给了我,收拾了一下行李,我就坐上了去深圳的飞机。

    “李大副你好呀,这么年轻呀,结婚了没有?”刚下飞机,就碰到了在机场办事儿的代理,而他的问题让我腿肚子又哆嗦了起来。

    “结婚?阴亲算不算?”我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说道。

    “额?”代理有些懵逼,尴尬的笑挂在脸上,他心里估计在想这个狗逼大副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我无奈的笑了笑,坐上了代理的汽车。

    虽说南海属于华夏的海域,但这条船貌似不仅是在南海航行,所以船上的配员全部是甲类无限航区的证书,刘洋比原来胖了一些,走路的时候腿却夹的更紧了,两个人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忍不住喝了几杯,当然我为了防止被他勾引,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刘洋这几年也应该有过一些痛苦的经历,看东西豁达了很多,在酒力的作用下把很多事情不避讳的告诉了我,有些内容实在太过暧昧,竟然还让我有些微勃。

    “小洋,我们这船是去南海搭钻井平台吗?”酒过三寻之后,我觉的是时候说些正事儿了,以前总是以职务相称,猛的叫他的名字,让我心里十分的不得劲。

    然而刘洋彻底喝多了,他掏出一支红双喜递给我,又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哗啦了几下之后把手机屏幕朝向我,神秘的说道:“小龙,你看着是什么?”

    我刚准备去接手机,刘洋快速的把手缩了回来,接着说道:“小龙,这事儿吧,你得听我慢慢给你讲。”

    原来一切需要从刘洋的爹,刘海开始讲起。

    刘海的故事:

    “九月九,龙王庙里走一走。

    猪羊牛,还有那看门的狗。

    苹果梨,还有那陈年的酒。

    咿个呀,哩个呀……

    都给那龙王准备够,

    哦嘿呦……

    龙王吃了咱的肉,

    龙王喝了咱的酒,

    就把咱们来保佑。

    哦嘿呦……

    大海里面走一走,

    大海里面走一走,

    只把那满网的鱼来收……

    哦嘿呦……”

    二十几个糙汉子**着上身,在刘家滩村海龙王庙的祭祀台上大声高歌舞动着,祭祀台的正中央站着表情肃穆的大祭司,他用力的朝海水里张望着,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龙王爷来了!”“龙王爷!”

    海水突然暴涨了几米,淹到了海龙王庙门前高台的第九级台阶,黑压压的鱼群开始浮头,黄鱼、黑鱼、棒鱼、鲈鱼、梭鱼、鲐鲅、跳跳鱼、虾虎,场面就简直无法形容,就像炸开了锅。这些鱼不断的朝高台这边涌过来,越聚越多,不断有鱼跳上来。

    “撒食!行祭!”大祭司跪倒在地上,脸紧贴着地面。

    糙汉子们把身旁整袋的面食丢到鱼群里,然后学大祭司的样子跪倒在地上。

    “龙王爷爷,保佑我爹娘能平安归来!保佑我爹娘平安归来。”刘海在人群的最前端趴着,嘴里默默的念叨着。

    这是刘家滩村秋捕的第26天了,村里出去了20几条渔船,按道理来说十几天就应该回来了,可是这次足足晚了10天,刘洋的爷爷是其中一条渔船的船老大,跑了40多年渔船的他啥风浪都见过,但是这一次的迟归让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大祭司觉的事情有些不妙,因为文革中断了两年的龙王祭祀,被他重新发起。

    “打倒牛鬼蛇神!”“打倒封建迷信!”一群整齐的口号声打断了祭祀,刘海抬头一看,这不是村里的红卫兵吗,他们不是在搞串联,怎么有时间来这里?

    “二娃,你来这里做什么,这是龙王庙,龙王急了会惩罚我们的!”大祭司指着红卫兵的头头,大声责骂着,而红卫兵的头头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儿子刘卫国。

    “刘德寿你个封建迷信的败类,你是我们刘家滩最大的走资派!是我们的阶级敌人,在反对封建迷信的热烈浪潮中,你竟然还敢祭祀龙王,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龙王,来人,把刘德寿拉去游街!今天我们要把龙王庙拆成一堆废石头!”刘卫国瞪着通红的双眼,像是一个已经失去理智的疯子。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你”大祭司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跟自己说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摸着胸口拿手指着刘卫国,一时又说不出话来。

    “给我砸!”刘卫国上前一脚把刘德寿踹倒在地上,随手拿起祭祀台上的烛台,重重的砸到了龙王爷的脸上。

    “你,你”刘德寿脸憋的发青,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渔船回来啦!”“龙王爷显灵啦!”人群里的尖叫声重新打破了刚才的闹剧,所有人都站起来身子,朝海边跑过去。

    刘海踮起脚尖往海里一看,两艘渔船像水里的落叶一般摇曳着,那船,那船不正是他们家的船吗?!

    “爹!爹!”刘海惊喜着大叫道,纵身跃入海里,拼命的朝渔船游过去。

    “爹,娘!”刘海从熟悉的首缆那里爬到船上,大叫着朝渔船尾部的生活区跑过去。

    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海水拍打船舷的声音,没有听到其他的任何动静。

    “爹,娘,柱子叔!”刘海从主甲板跑进了生活舱里,大叫着几个亲人的名字。

    “咦,人呢。”刘海又沿着楼梯往上跑,最上面刘洋爷爷航船的驾驶台。

    “爹!”刘海推开驾驶台的门,里面还是空无一人,地上有一个敞开了的本子,突兀的摆放在那里。

    “咦,这不是柱子哥的宝贝疙瘩吗。”刘海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黑皮本。

    故事讲到这里,刘洋神秘的冲我笑了一笑。

    “小龙,这故事是不是很悬疑?”

    “我去,刘洋,你爹叫刘海?”我用手撩了一些额头的刘海,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小龙,你怎么不问我那个黑皮本子上写的什么?”我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问题让刘洋有些伤心。

    “对不起,对不起,你那个黑皮本子上写的什么东西呀?”我也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刘洋请我吃饭喝酒还给我讲故事,我竟然纠结起他父亲的名字,但是这个故事确实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刘洋爹的爹出海碰到的悬疑事儿,放到现在用科学都能解释,无怪乎碰到什么水龙卷,碰到什么奇怪的天气,地理学上说那都是对流,很简单的东西。

    “小龙,那日记我爹一直保留着,这些照片就是日记本上的内容。”刘洋不忍心自己这么没有面子,就着我的台阶就下来了。

    我接过崭新的苹果5S,一共四张照片,发黄的纸张上面很娟秀工整的字迹,完全不像是一个叫柱子的人写的:

    1966年8月16日

    今天渔获不错,捞上来了好多马鲛鱼,交完公粮的话应该还能剩余不少。

    1966年8月17日

    天那,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们不该捞它上来的,明天我要把它丢到海里去。

    1966年8月20日

    它又回来了,已经第二个晚上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我知道就算是我说出这一切,别人也会以为我是牛鬼蛇神,也会批斗我。

    1966年8月24日

    我受不了了,它就在我附近,在我附近!我得下水去看看。

    “我擦,刘洋,你这弄的什么玩意儿!”仔细看完这四张照片,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跟一个女鬼离了婚,你又给我整这么个东西。

    “小龙,这就是我柱子爷爷的日记。”刘洋很郑重的看着我。

    “刘洋,那你柱子爷爷日记上写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海怪吗?”我接上一支红双喜,压了压恐怖的神经。

    “不知道,我爷爷跟我柱子爷爷都没回来,全村就回来了两条船,其他的人都没有回来。”刘洋说到这里,低下了头,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他的爷爷,但毕竟有血缘关系在里面,所以他的情绪稍稍有些低落。

    “没事儿,没事儿,早晚会回来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感觉自己说的话好像不太对劲。

    “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我赶忙又换了一个问题,掩饰了一下尴尬。

    “之后我父亲就被那帮子红卫兵从船上抱下来了,他们把龙王庙和回来的船都给砸了,我爹拿着那本日记一直到我长大了之后才把整个事情告诉我。”刘洋说的。

    “哦。”我点了点头,心里却郁闷的要死,他妈的刘洋给我说这么一个破故事做什么,老子刚把前妻给忘掉,又整这么一个激情的,我估摸着一个月之内我又得失眠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口气,闷闷的吸起来烟。

    “小龙,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给你讲这个故事吧?”刘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一般。

    “怀念亲情,怀念亲情。”我虚伪的说道。

    “小龙,我爷爷当年捕鱼的地方,就是黄岩岛,而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就是那里。”刘洋说道。

    “黄岩岛?对了,刘洋,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船到底是去做什么呀?”听到要去争议地区,我的爱国之心并没有油然而生,相反的还有些紧张。

    刘洋弹了一下烟灰,先是看了一眼紧密的房门,然后小声的对我说道:“我听船上的鬼子说,这船是一条考古船,我们这次是去打捞一艘明朝的沉船。”

    “我擦!考古船?捞沉船?”我又一次被震精了。

    【中央震怒!21世纪最大的人口失踪案】接到报案,绝美警花金莉竟自作主张,以身犯险,等到众人赶到,居然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