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21章 南海

第321章 南海

 热门推荐:
    船员们几乎都在海神公司工作过,所以相处起来也没有特别的拘束,所有人又都是好几年后第一次见面,大都兴奋十足,聊一些自己这些年的航海历程,当然基本上都离不开女人香烟洋酒,不过我和老九的经历把他们的脑浆都爆了出来,以至于没有人相信我们。

    “大副,你们这故事编的也太假了吧?北极荒岛上的纳粹基地,我去,电影看多了吧你们!”阿呆船长冲我摆了摆手,老丈人破产的这一段时间里,他老婆完全没有了当年的霸气,让他的男人自尊心重新回归,和我交流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那种虚伪的成熟男人嘴脸,语气里开始变得有些流氓。

    “嫩妈船长,当年在巴基斯坦,嫩妈你第一个跑了,要不是你我们能碰到海盗吗?”老九对阿呆的话表现出了十足的不满,但是又想不出别的话来反驳,只能是旧事重提。

    “嘿嘿,那时候我说了不算,要是现在,我肯定随你们一起,与海盗大战200个回合!”阿呆并没有生气,反而很淫荡的看着我俩,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海盗都穿着比基尼把屁股撅向我们求爆一般。

    “嫩妈船长,我宁肯在索马里干几个海盗,也不跟着这群老头子去搞什么沉船,嫩妈你们看看,一个个的土都埋到后脑勺了,还出来研究鲸鱼。”老九指着甲板上那群所谓的科学家,不屑一顾的笑骂道。

    我也把目光转向他们,轮椅哥被两个人扶着,脸上的表情深邃幽怨,他好像在指挥手底下的人搞一些水样,旁边的老头子们恭维的笑着,谄媚的像群母狗。

    “嫩妈这老头子啥来头?”老九皱了一下眉头,他一向看不惯这种比他强势的人种。

    “九哥,你别乱来,他都那样了。”我给老九传递了一个眼神,心想老九这个性格,万一火气上来,再把人家的轮椅轮子给干掉了。

    “船长,你们一块来的,这轮椅哥什么人物?哪个部门的专家?”我咽了口吐沫,心想船长或许知道点什么内幕,万一这哥们是什么高官或者什么教授的,家里再有没有结婚着急求嫁的闺女,我岂不是就发达了。

    “大副,这老头子看上去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你看他旁边那个,那个我认识。”阿呆船长用手指了一下轮椅哥旁边的一个谄笑着老头,脸上的表情竟然还有些恐惧。

    "怎么了船长?"阿呆心里似乎有什么心事儿,他好像认识那个谄媚着的老头。

    "那个老头可是我们国家最早的一批驾驶员,这哥们做到二副就进海事局了,专门做PSC检查的,按道理说现在应该退休了才对,怎么来这船上了呢。"阿呆皱了皱眉头,原来他恐惧的是这老头以前的身份。

    "嫩妈,管他是个什么玩意儿,嫩吗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老九边说话边打了个哈欠,我们已经开出来一天多了,除了每天取海水检查之外,根本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别说白鲸了,连海豚都没见到一条,这不禁让我们有些倦怠。

    轮椅哥整天除了训斥那帮老头子之外,更多的时候就是抱着一本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的发黄的日记本,皱成核桃的脸上肌肉不停的抽动,偶尔露出一丝苦笑,猛的看过去让人忍不住打个寒战,心里说不出来的惊悚。

    “小龙,我觉的这个老头手里的日记和我柱子爷爷的日记应该有关系。”刘洋已经对柱子爷爷着魔了,机舱的航海日志他都感觉和他家祖传的日记有关系。

    “哎呀呀,要我说,这老头手里应该是他的**日记。”大厨拿抹布擦了一下手上的油,一脸淫荡的盯着轮椅哥。

    “得了吧刘叔,这老头现在这个身板,别说看自己的**日记了,我估摸了寻思寻思女人都有可能脑溢血挂了。”我笑了笑,递给大厨一根红双喜。

    “哎呀呀,这老头可挑食儿了,不吃肉就吃鱼,又是咸了又是淡了的,我就没碰到过这样的人,我都受不了了,哎呀呀,我以前的脾气要是上来,非得给他好看。”大厨突然变得义愤填膺起来,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

    “嫩妈老刘,你也就欺负一下残疾人吧。”老九白了大厨一眼,笑骂道。

    “哈哈,九哥,你忘了我们在巴西了吗,刘叔被那个残疾毒枭打的都没有还手之力啦!”我忽然想起当年在巴西的时候,我们与毒枭大战的那些日子。

    "哎呀呀,我。"大厨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毒枭?怎么个情况?"船长似乎对我们的这一段经历很感兴趣,兴冲冲的问道。

    我强忍住笑,把大厨当年的光辉事迹又重复说了一遍,讲到大厨穿着贞操带行走在南美洲那片富饶的土地上时,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刘洋似乎还沉浸在痛苦之中,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一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柱子爷爷到底给他传送了什么精神讯息。

    航行的第三天,我们已经驶入了南海的中部海域,科学家们还是每日检测水样,虽然并没有发现所谓的白鲸,但是我们还是喜事儿连连,先是公司发报过来,因为南海局势比较混乱,每个航次每个人增加50美元的津贴,紧接着又传来妇女杀手老九在舵机房破了单身女老科学家的处,当然这些都还不是最劲爆的,最劲爆的事是当天晚上,大厨的到来。

    "小龙,我有点事儿找你。"大厨没有敲门,推开门之后就来了这么一句。

    "刘叔,出什么事儿了?"大厨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更恐怖的是的他没有说他的语气助词哎呀呀,我感到事态不对,赶忙问道。

    "哎呀呀,小龙,那个王教授,不是好东西。"大厨环视四周没有人之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教授?”我愣了一下,白鲸轮上除了几个原来海神公司的船员还有大厨老九之外,我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名字,虽然我们拥有船员名单,可是科学家们根本不属于我的负责范围。

    "哎呀呀,就,就是那个坐轮椅的。"大厨咽了口唾沫,脸上的表情竟然越来越惊恐了。

    "刘叔,你慢点说,到底是什么事儿?"我意识到大厨肯定不知道在哪里得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哎呀呀,小龙,晚上吃过饭,我偷听那个老头子说,我们这一次"

    "吱呦"大厨的话刚说了一半,我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刘洋那惨死的柱子爷爷,本来精神就高度紧张,大厨又神秘的来找我交流一些更悲惨的东西,听到房间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和大厨差点就抱在一起交配了。

    "嫩吗老刘,你不去伺候你那些老不死的科学家,在这里做什么。"老九的头伸了进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去,九哥,是你呀。"我长舒了一口气道。

    "嫩吗老二,怎么了?"老九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对我的表情有些琢磨不透。

    "九哥,进来,刘叔打探到了点消息。"我把老九拉进房子里,又钻出房门,看了一下走廊里有没有人,撤回屋子之后,把门轻轻关上,掏出烟来散了一圈。

    "嫩吗老刘,又怎么了?"老九接过烟,斜躺到我的床上,一脸蔑视的盯着大厨。

    "哎呀呀,我今天吃完晚饭,正好偷听到那老头子说话,他"

    "嫩吗你闲的没事儿听老头说什么,嫩吗你小子是不是也偷听我了。"老九愤怒的指着大厨,自从他把女科学家拿下之后,俩人几乎24小时的距离都是负数,听到大厨偷听了老头之后,他本能的以为自己也被大厨监视了。

    "哎呀呀,我就听过你一次。"大厨羞红了脸,把头埋在了双腿之间,猛的看过去,还以为他在给自己弄那事儿。

    "嫩吗老刘!"老九激动的都要把烟头吃了。

    "九哥,你别激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再说了,刘叔也是日过鱼日过熊的人了,有些事情需要体谅一下,刘叔,你接着说,老头说的什么?"我用手拉了一下老九,按他的脾气,真有可能就给大厨煽了。

    "哎呀呀,我听到那老头说,我门这一次是来捞沉船的。"大厨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说道沉船的时候,舌头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捞沉船?"我愣了一下,然后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老九。

    "嫩吗老刘,那老头子还说什么了?"老九弹了一下烟灰,捞沉船这种事情我们也遇到过好几次了,虽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捞到手里,而且我在所罗门群岛的时候还差点淹死,但是并不能让人一听上去心里就感觉特别的恐惧,大厨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再说了白鲸轮本来就是一条科考船,打捞研究沉船这种事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可是大厨表情里的惊恐,给老九心里添了一丝不解。

    "哎呀呀,他,他说我们是去打捞宋朝的船,哎呀呀,那可是宋朝啊,我听都没听过,我寻思那里是不是菲律宾猴子的地盘,我心里这一害怕,马上就过来找你们了。"大厨把最后一口烟抽干净,用力的碾碎在烟灰缸里。

    “我去,刘叔,宋朝的时候菲律宾都是属于咱们的,你怕什么。”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嫩吗老刘,你是不是给我俩闹着玩儿呢,就这话给你吓成这个逼样子?"老九气的都哆嗦了,他在这里等着大厨给我们带来什么超级劲爆石破天惊的好消息呢,没想到这哥们竟然给我们整这些个没有用的。

    “哎呀呀,那,那老头还说,说这沉船里,”说到这里,大厨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朝四周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

    作者有话说:

    回国休假,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