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23章 沉船里的太监

第323章 沉船里的太监

 热门推荐:
    “嫩妈老二,抄家伙。”老九活动了一下脖子,顺手把身旁的啤酒瓶子抄了起来。

    “九哥,你说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沉船里的太监上来了?”我尝试开了一个玩笑,但是这个玩笑似乎有点阴冷。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在菲律宾的地盘,我估摸着有菲律宾猴子上来偷东西。”老九并没有感受到我话里的阴冷,他舔了一下嘴唇,握啤酒瓶子的动作比撸管时都要性感。

    “九哥,要是印尼猴子就好了。”我有些痛苦的暗道,然后又把餐桌上的铁质烟灰缸塞到裤兜里,这可是机舱铜匠用10个厚的钢板焊的,这玩意一下去,别说菲律宾猴子了,就是菲律宾王八,我都能给他砸碎。

    “嫩妈刘洋,你跟老刘在这殿后。”老九冲刘洋点了点头,一股子视死如归的指导员感觉。

    “水头,大副,你们两个搞什么呀,你俩往外看看。”刘洋很悲催的盯着我们两个,嘴巴微微努了起来,朝舷窗指了指。

    我喝老九对视了一眼,把头趴了过去。

    甲板上的大灯在船厂刚刚换成LED的,惨白凄凉的灯光将整个甲板映照的像个葬礼现场,顺着灯光看过去,竟然看到了身残志坚的轮椅哥!而轮椅哥的旁边,是摆放整齐的一堆潜水设备,还有几个正在穿潜水服的科学家!

    “我去,九哥,他们大晚上的就开始捞东西了?看来这水底下真的是宝藏呀!”我有些惊讶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老逼玩意儿都这么大岁数了,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老九有些心痛的说道。

    “九哥,难不成他们不是为了钱?”我忽然想起大厨刚才说的话,这沉船里面有太监。

    “刘叔,你具体说说,这个王教授怎么说的太监的事情?”我无暇考虑刘洋的心理健康,眼神坚定的盯着大厨。

    “哎呀呀,那老头说,他们这次弄的这个南宋沉船,这是太监沉的那条船。”大厨被我的目光吓到了,一点废话都没有讲。

    “太监?难道是郑和?”刘洋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似乎这是他们家族里面除了柱子爷爷之外最让人有荣耀感的一个人了吧。

    “哎呀呀,郑和是谁?”大厨的历史和地理知识仅次于海里的螃蟹。

    “刘叔,郑和是我们航海人的祖宗。”我虔诚的盯着大厨,准备给他讲述一下伟大的航海家三宝太监郑和将军。

    “哎呀呀,我们的祖宗是个太监?”大厨显然没能接受这么没有伦理情节的一幕,内心的触动已经超过他见过最强烈的台风了。

    “刘叔,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刘洋,郑和是在出海途中沉船死的吗?”我打断了大厨悲哀的自责,转而问向在我们几个人之间貌似历史学的最好的刘洋。

    “大副,你这话可算是问对人了,郑和可是我的偶像,当年我就是因为他才选择的航海专业,郑和七次下西洋,传递了我们大华夏的大国风采,稳定了东南亚的国际秩序,震慑了倭寇,开拓了航路,最远到达了地中海,为建设有华夏特色的。”刘洋说道了自己的同类之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刘洋,你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告诉我说郑和死哪里了?是因为沉船死了吗?”为了防止刘洋一时兴起再把自己阉割了,我赶忙打断了他。

    “不,他因病逝与印度。”刘洋低下头,有些抽泣,看上去比他柱子爷爷死了都要伤心。

    “哎,节哀,节哀。”我拍了拍刘洋的肩膀。

    “他要是死在印度的话,那这沉船上的太监是谁呢?”我又陷入了沉思。

    “小龙,我的历史知识学的还是不错的,相传当年郑和将军死与印度,他们把郑将军的骨灰装到了一个镶金的骨灰盒里,然后回国葬在了南京。但是野史也曾经说过,南京那里的郑和墓是个衣冠冢,因为郑和将军的骨灰盒在回国途中,遭遇到了大风浪,船只沉没,而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郑将军所经过的航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船底下的这艘沉船,应该就是存放郑将军骨灰的那条船!”刘洋突然停止了抽泣,他猛的抬起头,如果胸前再配有鲜艳的红领巾,我估计当时我就得跪倒在那里。

    “哎呀呀,老鬼,你这个历史学的这么好啊,比电视里的评书说的都精彩。”大厨点着一支烟,嘴里吃着瓜子,刘洋刚才的一番话,让他的人生观又一次得到了颠覆,拍马屁的精神重新回归,而且拍的还十分的舒服。

    “九哥,你怎么看?”刘洋的历史知识确实牛逼,正史野史都那么的熟知,基本上把我爆的体无完肤,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把问题抛给老九。

    “嫩妈刘洋你扯几把蛋呢?南宋沉船上怎么能有郑和。”老九把脸从舷窗上转了回来,一脸的鄙视。

    完爆啊!我擦!彻底的完爆啊!

    刘洋整个人都变的不舒服了起来,他尴尬的笑了笑,从大厨的烟盒里掏出一支烟。

    “哎呀呀,老鬼,你这个历史知识,真是牛逼,哎呀呀,我那小的时候听杨家将都没你说的这个好,哎呀呀,这郑将军有媳妇吗?”大厨没有看清楚里面的利害关系,马屁一个接一个的拍了过来,最后甚至还问了一个相当有技术含量的问题。

    “大厨啊,这个呢,书上没有说,书上没有说。”刘洋点着烟,把头埋到了膝盖上。

    “嫩妈你们别扯淡了,咱们出去看看,他们好像下水了。”老九指着舷窗外,几个黑影从舷边跳到了海里。

    “卧槽,九哥,我们出去合适吗?”我心里有些打鼓,白鲸轮上的科学家那一批人看上去都有政府以及黑道的背景,他们考察沉船我估计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不然的话不会选择在凌晨这个时间,而我们这么贸然走出去,万一惹怒了这帮人,会不会遭到他们杀人灭口?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老九掏出一支烟,把手里的啤酒瓶子放到桌子上,大步的走了出去。

    “我们都出去吧。”我抬头看了看刘洋以及大厨,心想怎么着我们也有四个人,人多力量应该大一点。

    甲板上的风并不是很大,而且我们此刻处在了赤道附近,昼夜的温差也比较小,刚才恶补了这么大的历史知识,让我心里还有些燥热,身上也不自觉的冒出了汗。

    轮椅哥发现了我们,他把轮椅调整了一下方向,犀利的目光朝我们直射了过来。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们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老九在轮椅哥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们快走了几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王,王,王教授,钓,钓鱼呢呀?”大厨总能在第一时间把气氛调节成逗比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