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25章 红军姐姐

第325章 红军姐姐

 热门推荐:
    “九哥,你出来呀,那轮椅哥最少十几亿的身家,咱俩发财了,再说了那女科学家长的还不错,虽然老了一点,但你也不年轻了呀,以后我可就跟着你混了呀,九哥呀,你赶紧开门吧,你老丈人要请你吃饭呀!”我幸灾乐祸的敲着门,心想他妈的我没傍上这教授的闺女,你老九竟然这么有福,不过接下来也有你受的了。

    老九似乎还沉浸在昨晚的悲伤里面,任凭我怎么敲打他的房门,他都不为所动。

    “九哥,你怎么不说话啊?昨晚上老刘和那老头子喝酒了,俩人都商量好了,人家老头子也没恶意,你开开门让我进去,我觉着吧,你反正也离婚了,这老娘们的呢也没对象,你俩挺合适的,你先慢慢处一下,你俩结了婚再离婚,怎么你不弄个千八百万的,对不对,你不为别的,为我着想一下,你发达了,兄弟我不也跟着你沾光吗?”我又敲了敲门,苦口婆心的劝道。

    “吱”的一声过后,老九房间的门锁开了,我春意盎然的推开门,准备看一下老九那张摧残的脸。

    “你好。”一个粗矿的女声袭到我的耳边。

    “你,你,你好。”我咽了一口唾沫,眼前不正是轮椅哥的女儿,我嘴里的那个老娘们吗?

    “嫩妈老二,你没事儿瞎叫唤什么,这是王红军,英文名字redarmy。”老九指着看上去比他还要粗壮一点的妞,把内裤往上提了一下。

    “军姐你好,我是大副李小龙。”我尴尬的朝她笑了笑,王红军,起这个名字也就老九能把她给降服住吧。

    王红军并没有搭理我,朝老九抛了一个超重量级的媚眼后,健步的走出门外。

    “霸气呀九哥,你这腰疼吗?”我冲老九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这哥们昨天刚被妞的爹干了,今天就来干爹的妞。

    “嫩妈老二,昨天晚上老头子要是不说,我都把咱们红军给忘了。”老九虚伪的挺了一下腰肢,看起来他的肾还没有完全透支。

    “九哥,那我刚才在门外面说的话,这娘们是不是都听到了?”我有些害怕,毕竟我要面对的是一个身价好几十亿的老板的姑娘。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红军儿给我说了,她跟她爹没什么感情。”老九叫红军儿的时候,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九哥,你难不成真的要和这个妞好了吧?”我突然有些凄凉,老九总是能在船上搞到这些异性,这让我靠脸生存的人情何以堪。

    “嫩妈老二,别乱扯了,去甲板上瞅瞅。”老九心里应该还挂念着昨晚上潜水队员们的收获,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跑过去看一下。

    早饭已经吃过了,主甲板上聚集了很多人,船长和刘洋也夹杂在里面,几个蛙人装扮的潜水员正坐在舷边,不知道再讨论着什么。

    “九哥,你说昨晚上他们捞到东西了吗?”我递给老九一根烟,两人一直站在科考队员们的外围,大家不是很熟,不一定哪一个疯狂起来把我们推到海里。

    “嫩妈老二,昨晚上红军儿都给我说了,他们这帮子蛙人不是去捞东西。”老九接过烟,满不在乎的说道。

    “九哥,不去捞东西?不去捞东西难不成真的是找大白鲸?”我有些愣住了,这剧情反转的似乎也太快了。

    “嫩妈老二,他们是在做捞东西之前的准备工作。”老九把烟点着,脸上的表情更加扑朔迷离了。

    原来这轮椅哥虽然知道具体的沉船点,但是茫茫大海中寻找一个几百年前的木质沉船谈何容易,昨晚上考古人员潜水是为了再船体上安装旁侧声呐以及浅地层剖面仪,这样可以以沉船的点为中心,方圆两海里进行覆盖扫描,来确定沉船附近的地形,看来这帮人是下血本要来捞东西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船应该是满载的一条商船,船舱里的东西价值不菲呀!

    “大副老九,起锚,我让老二新画个航线,这帮狗日的科学家,非要沿着这个经纬度转圈,说是寻找发情期鲸鱼的受精卵,他妈的鲸鱼不是胎生的吗?受精卵不是应该在母鱼体内吗?”船长慢悠悠的走过来,不情愿的对我跟老九说道。

    “哈哈,船长,我们赶紧去起锚。”我点了点头,戴上安全帽,和老九快步的朝船头走去。

    “九哥,看来船长还不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呀。”我回头看了一眼船长,小心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这船长不是傻逼,依我看他应该比我们知道的还要早,刚才说那话应该是在试探我们。”老九舔了一下嘴唇,他的预感一向很准,难不成船长真的在耍什么小心思?

    白鲸轮围着沉船中心开始转圈,而准备好的声呐以及剖面仪也开始工作,由于红军儿的缘故,我和老九也有幸加入到他们考古人员的工作中去。

    声呐发回来的图片和测深仪的图差不了多少,我在旁边偷偷看了一样,沉船所在的位置附近是凹凸不平的海沟,应该有20多米的深度,海底的起伏并不是很大,沉船定位的地方能清晰的看到木质海船的龙骨轮廓,船舷外侧的海床上能看到一些大块的凝结物。

    “嫩妈红军儿,这些是什么?”老九指着声呐上黑呼呼的一些东西问道。

    “这些,这些可能就是好东西。”红军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听上去特别像朝鲜人民电视台的播音员。

    “好东西?”我咽了一口唾沫,难不成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金银珠宝大瓷器?

    “这玩意儿捞起来之后是不是要交公呀?”我指着电脑屏幕上的黑影,激动的问道。

    “交公?我们现在所处的海域谁也管不到,我们交给谁?”红军一脸愉快的看着我。

    这话说的有道理呀,我们目前所在的海域正好是中国菲律宾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地方,共同开发么,我们荷兰旗的船搞一点也是无可厚非的么,况且几块破瓷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心里已经乐开花了,这把有可能我以后就不用跑船了呀!

    “船长!外面有条军舰!”船舷外面水手突然传来的大叫声把我的思绪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