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27章 割洞

第327章 割洞

 热门推荐:
    “九哥,这墙是铁的啊,这是铜匠焊好了的,怎么过去啊?”我们三人趁着别人都在午睡的时候,来到了菜库,准备考察一下,看能不能快速的翻到墙的另一面去。

    “嫩妈老刘,你不是说这墙是临时搭上的吗?”老九也有些郁闷,他以为这墙是用三合板遮挡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6个毫米厚的钢板焊接上的,这可让我们为难了。

    “九哥,实在不行我们把他们设备库的门撬开?”我感觉在墙上掏洞实在是太困难了,还不如直接就去搞他们的库门。

    “嫩妈老二,这库门上面就是他们科考员的房间,动静太大了,去弄气割,我们在墙上割洞。”老九沿着墙走了几趟,用手敲了敲墙壁,确定了一下墙壁后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堵着。

    船上的气割工具在首尖舱里存放着,目标实在是太大我们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我们弄气割的原因,三个人商议等晚上的时候再去弄这个墙壁,而甲板上此刻的抽泥机已经开始工作,我们三个人也都跑到驾驶台上,拿望远镜偷偷的朝舷边瞧着,看看有没有捞上来什么值钱的珠宝。

    吸泥机的作用应该就只是清理沉船附近的泥沙已经碎片,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除了泥巴以及贝壳,我们没有看到什么传说中的金银财宝以及瓷器碎片,老九心里十分的高兴,在他看来,别人只要弄不到的,我们一定能搞到手。

    老九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艘船船头朝向南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一条从华夏出去的船,而华夏的船行经这个地方也就意味着是一条满载的船出去做贸易,满载的船舱里面肯定是满满的货物,出口外销的瓷器哪一个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他们打捞不到,那么只能靠我门有缘人了。

    夜幕刚开始降临的时候,老九就去首尖舱准备好了气割工具,我跟大厨等夜色深了之后,一同过去,将氧气乙炔帮忙弄到了菜库里。

    割洞这种工作对于老九这种常年航行在中日韩的人身上简直比吐口痰都容易,老九当年割洞藏化妆品的时候,也是高手一枚。

    老九的技术果然不是盖的,割出来的洞也只能够一人进出,好在我们是来搞潜水设备,不然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拿的出来。

    等洞口完全冷去了之后,三个人接连走了进去,科考队员的仓库里面并没有什么让人惊讶的设备,几个空气钢瓶,几套蛙人的衣物装备,看来精密的仪器应该已经都安装出去了吧。

    三个人小心翼翼的搞了两套潜水的设备,然后又将割下来的钢板暂时的固定上,开始商议怎么样去潜水打捞。

    老九的方案很明确,想办法把救生艇搞下来,因为坐标已经都熟记在心里了,我们只需要沿着船尾的方向走不到一海里就可以潜水了,我负责在救生艇的上方看守,老九和大厨下海,找到好东西之后就系到绳子上,然后我把它拉上来。

    这个方案讨论了十几分钟之后大家都觉得可行,但是怎么样才能想个理由让船长同意释放救生艇?而且是在晚上释放救生艇?演习?这个理由肯定不行,救人?救人的话惊动的人就更多了,这么一来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呀!老九的方案被我们暂时搁置到了一旁。

    “哎呀呀,要我说我们就把船长一块拉进来,让他也入伙,哎呀呀一个盘子能卖好几千万呢,咱四个分也不吃亏。”大厨的猪脑子里几乎全部都是钱了。

    “刘叔,这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万一船长不同意怎么办?他如果不同意我们就想都不要想了。”我赶紧制止住了大厨荒诞的想法。

    “嫩妈老二,你说怎么办?”老九忽然间也没辙了,他掏出红双喜散了一圈,刚才的气割工作让他还有些疲惫。

    “九哥,我们肯定要用到救生艇,但是要想办法让科考队说用救生艇。”我接过烟,用火机点着。

    “嫩妈老二,具体说说。”老九吸了口烟,烟雾缭绕在空气里,有种关二爷的感觉。

    “九哥,你想想看,我们肯定不能说用救生艇,但是红军可以用呀,红军用的话,你肯定是要上艇上去的对不对,三副也肯定是要上的,我跟船长商议一下,把三副换下来,我和你上去,这样不就行了吗?”我笑着说道。

    “嫩妈老二,这么一来,红军儿也就知道我们的计划了呀。”老九摸了一下自己性感的胡渣,有些颓废的说道。

    “九哥,红军姐第一次都给你了,还在乎几个宋朝的盘子吗?”我又掏出跟烟,给老九续上。

    “哎呀呀,照你们这么说,费那个劲干什么,哎呀呀,让这个王教授的闺女直接给老九打个几千万不就行了。”大厨插了一句实在话。

    “嫩妈我们之间的真爱能用钱来形容吗?”老九有些愤怒的看着大厨,爱情这个东西怎么可以随便亵渎。

    老九想了一下,似乎这个办法是最稳当的办法了,这么一来的话,我们让红军以下海考察的名义,或者直接下海潜水的名义把救生艇放下来,然后老九和我肯定要随艇陪同,如果船长心情好,我甚至还能把大厨给忽悠上去,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有机会了?

    老九只需要晚上和红军做一次激烈的活塞运动,然后告诉红军我们的整个计划,一个40多的老处女最相信的是什么?还不就是真爱,她对老九的爱情还不得付出生命来维护,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顺利的到达我们想要去的区域,而有红军的陪伴,我们甚至更好的搞到沉船里的东西。

    老九一天几乎要喝一斤鸿茅药酒,肾宝片都当大米饭吃,即便是这样,肾虚还是伴随着他,不过老九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虚着虚着甚至还能起到反作用,红军姐被老九腰都直不起来还跟自己弄事儿的精神深深的感动了,对于老九提出来的要求,全部满足。

    船长那关很容易的就过了,而等我们准备放艇去目的地的时候,轮椅哥出现在了蹬艇梯附近的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