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29章 潜水

第329章 潜水

 热门推荐:
    “我来!”红军姐一把抓过蛙人衣服,另一只手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慢点,慢点。”我咽了一口吐沫,虽说红军姐身材魁梧似男人,但毕竟生理上还是个姑娘,她脱衣服的动作看上去粗狂有力,本来就有生理反应的我蛋蛋都忍不住抽抽了一下。

    “嫩妈军儿,你身体不是不适吗?”老九一脸的关怀。

    “没事儿,我出血量小,不碍事的。”红军对于老九的安慰很受用,说话间已经把裤子脱掉了。

    红军的霸气让我有些不太好意思,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说这些让人脸红的话呢。

    “嫩妈红军儿,出血量少也是出血啊,这里可是赤道呀,你知道这里遍地都是鲨鱼,闻到你的血就会冲过来,咱可不能干那种事儿!”老九爱怜的抚摸着红军的大腿,这一幕实在是太淫荡了,我差点没忍住把刘洋按救生艇上干了。

    “嫩妈老二,还是你下吧。”老九的手已经慢慢上升到了红军最敏感的地带,我都忍不住把眼睛闭上了。

    “九哥,我痔疮犯了也在流血,那个味道我估计鲨鱼会更喜欢,你就放过我吧。”我有些痛苦的把手放到屁股上,伤心的说道。

    “嫩妈。”老九把手从红军儿腿上挪开,做势要摸向我的屁股,犹豫了一下之后把目光转向了刘洋。

    “其实呢,我也有痔疮。”刘洋低下了头,两条腿夹的紧紧的。

    “嫩妈你个二尾子能有什么痔疮,人家不是专治你的痔疮吗?”老九把蛙人衣服丢给刘洋,鄙夷的说道。

    “水头,话不能这么说,我其实是怕鲨鱼。”刘洋见自己痔疮的理由已经行不通了,赶忙更换了一个示弱型的。

    “嫩妈你个二尾子,鲨鱼见了你都恶心。”老九一把把刘洋的沙滩裤拽下来,把蛙人衣服强塞到他的身上。

    “水头,不要这样好不好?”刘洋并没有挣扎,而是很顺从的劈开了双腿。

    “你干什么!”老九还没来的及做出反应,红军姐就大步冲过去,差一点就把刘洋给爆了,看来红军姐的醋意还是比较大的。

    “行啦行啦,刘洋,你和九哥下水吧,你看水这么清,假如有鲨鱼我老早就能看到,到时候我招呼你赶紧游上来不就行啦?”我一脸向往的盯着刘洋,心想他妈的你赶紧下水吧,你不下老子就要下啦!

    “好吧,那有事儿一定要赶紧把我拉上来呀。”刘洋有些不情愿的脱掉了短裤,转而穿上了蛙人的衣服。

    “等下,你们还没告诉我,潜水做什么?总不能是为了钓鱼吧?”刘洋正准备戴面罩的时候,突然问道。

    “咳咳,刘洋,我给你说,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沉船掉落下来的瓷器所在的位置,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想办法下水捞几个盘子,弄几个碗,咱们后半辈子还用愁吗?到时候你想去哪做手术,想做啥性别的,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我趴在刘洋的耳朵边上,低声的说道。

    “嫩妈你俩交配那?赶紧的!”老九一声大骂以后,把氧气瓶背到身上,试了一下面罩的封闭性,套到了头上。

    “交配?九哥,你太看的起我了,我交配哪能这么长的时间。”我笑眯眯的帮刘洋把氧气瓶背到肩上,只要不让我下水,说我什么都行。

    老九的暴躁脾气一上来,谁也控制不住,他冲我和红军做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身子往后一仰,一头扎进了海里。

    “小心点!”红军把脸整个的贴到海面上,忧心忡忡的盯着老九。

    老九像一条鱼一样迅速的往下冲,大概下潜了5米左右的死后,他在海里就变成了一个轮廓,我开始看不到他的头部,渐渐的整个人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你他妈的赶紧下啊!”红军有些担心自己的如意郎君,她高声冲刘洋喊着。

    “我这就下,这就下。”刘洋估计心里想着宁肯被鲨鱼吃了也不能让你这个母老虎沾到便宜,他一边应承着,一边也做了一个密封试验,面罩完全套到头上之后,也仰到了海里。

    两个人就这么为了我们几个发财的事业奉献出了自己的身体。

    “红军姐,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呀?”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母老虎,不知道她会不会给我透露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们是来准备清理这条沉船附近的东西,然后打捞这条沉船。”王红军没有正眼看我,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面,生怕真的会出现一只鲨鱼。

    “红军姐,我一直搞不明白,你们弄沉船上的东西也就算了,最少它是值钱的,但是你们打捞沉船干什么呢?”我疑问道。

    “亏你是个大副,你知道世界造船史上最厉害的是哪个国家?”王红军饶有兴趣的抬起头,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最厉害的?当然是我们大荷兰了!”我心里在想这姐们是不是已经入了荷兰国籍,这个时候拍一下马屁以后会不会扔给我百八十万的。

    “荷兰是近代史的造船强国,在古代,最著名的还是我们华夏。你知道宋朝的时候我们的海船上就有平衡舵和可升降舵了吗?你知道我们的宋朝的时候就有带有流水孔的水密舱了吗?你知道我们的船帆,可以驶八面风,我们的帆桅可以倾倒,我们具有减摇看、龙骨,我们凿了七星伴月,我们的船舶长宽比达到了2.47,这一切都领先西方5个世纪!5个世纪呀!”王红军好像是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海船学的,她拼命的给我灌输着海船的知识,让我一个学习航海专业的大副竟然完全递不上话。

    “你不知道,你不明白,打捞它们,是为了圆梦。”王红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煽情的话,紧接着又趴到了救生艇的舷边上,脸上的表情孤独而又安静。

    我的民族自豪感一瞬间突然爆棚,身为一名航海人,我为自己的祖国拥有如此牛逼的过去感到自豪,但是看一下现在我们的造船技术,唉,我还是阳痿一会吧。

    正在胡思乱想着,老九突然从水里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