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33章 菲律宾猴子2

第333章 菲律宾猴子2

 热门推荐:
    “九哥不是真猴子,是菲律宾猴子!”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道,我心想老九是不是以为上来两个宠物、

    “嫩妈老二,我知道,是猴子么。”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

    “九哥,你什么意思?”我还是有些疑惑不解,难不成老九又专门治理猴子的方案。

    “嫩妈着火了啊!快接高压水啊!”老九一边高喊着,一边冲了出去,厨房门口就是消防水龙带,他熟练的抛开,然后接到消防拴上。

    我瞬间明白了老九的意思,赶忙跑到老九的身边,协助他。

    “嫩妈开闸放水!”老九朝我高呼一声。

    “好来!”我兴奋的回应道。

    因为驾驶台传达给机舱里的信号是着火了,所以机舱第一时间把消防泵打开,我把消防栓上面的阀门打开之后,十几公斤压力的压载水喷涌而出,老九抱着消防水枪头,冲着两个菲律宾猴子躺着的地方就喷射过去。

    “嫩妈**的滋味爽不爽啊!”老九一边喷,一边大笑着。

    “我去,九哥你还知道**。”我有些心惊,这哥们最近看东京热看的有些多了呀!

    船长的及时赶到制止了这一出闹剧,他很严厉的批评了老九,老九很委屈的说自己听到厨房着火之后以为是真的,拿起消防水就突突了,谁知道里面还有两个猴子呀!

    菲律宾猴子被老九的消防水冲的几乎丧失了战斗力,两个人比被人爆了菊花还要愤怒,嗷嗷大喊着要抓捕我们船上的人。

    “先生请不要生气,来我房间,我会妥善处理这件事情的。”船长的官话说的还是比较到位的。

    两个菲律宾人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弄钱,事情搞得越大越好,但也不能自己把自己搞死了,所以呵斥了船长几句之后,自己找了一个台阶,说要去船长房间换衣服,也就跟着船长上去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美金又将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嫩妈老二,你小子牛逼了呀,连猴子都敢打了。”我在房间里换着衣服,老九走进来,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九哥,我跟你讲,我如果是船长,我直接找人把俩人丢海里去。”老九的大拇指让我有些飘飘然了,毕竟我在老九眼里都是怂逼的代表。

    “嫩妈老二,就你那个胆子,我也不是小瞧你。”老九砸了咂嘴,不再说什么。

    “九哥,红军姐那里你怎么不去了?”我见自己被老九糟蹋,赶忙把话题引到另一边。

    “嫩妈老二,这小娘们,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现在研究什么数学呢。”老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来他还没有完全降服住这头野驴呀!

    不过刘洋的在天之灵应该也会心满意足了,毕竟让一个这么牛逼的教授郁闷了这么久。

    菲律宾猴子就是贱,船长用两百美金就搞定了一切,同时他也告诉我们,过几天还会有菲律宾的边防军过来检查,同时一块来的还有下一任老鬼,他告诉船长菲律宾的边防军人可没有他们这么好的脾气,搞不好会掉脑袋的。

    老九听到这个话之后乐的不行了,他妈的都你们都想要老子的脑袋,可是老子就是不给。

    船长对于菲律宾移民官员告诉的消息还是比较敏感的,在他看来,任何一个国家的边防部队,哪怕是索马里的都是伟大而神圣的,何况是和我们隔海相望的菲律宾,他告诉大厨准备点拿手的菜,24小时待命,以防这帮狗日的随时上来要饭。

    科学家们好像没有我们这么清闲,他们将自己的作业平台释放到大海中去,潜水员开始频繁的下水,而在移民官员走后的第3天,他们竟然捞上来一个巨大的圆盘状的东西。

    “哎呀呀,哎呀呀,我给你俩说,王教授他们搞上来一个大盘子。”大厨是科学家餐厅的主厨,所以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他总是第一个知道的。

    “刘叔,什么盘子,你看到了?”我也十分的兴奋,捞东西捞了半个多月了,连个宋代的屎都没有捞上来,现在搞了一个盘子出来,肯定是个大新闻呀。

    “哎呀呀,我看到了,他们两个人抬着,和餐厅那口大黑锅差不多。”大厨非常的兴奋,用手给我们比划了一个巨大的圆形。

    “刘叔,什么材质的,是瓷器还是金属的?”我的兴趣也被他搞了上来,按照大厨的比划,这盘子直径最少有一米了,古代搞这么大个盘子干什么用的?放烤全牛的?

    “哎呀呀,我不知道呀,他们也不让碰,我就在那里看他们清洗。”大厨有些失落的回应道。

    “啊呀呀,小龙,这么大的盘子还不得值个两千万啊!”大厨眼睛里突然又冒起了精光,说出来的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嫩妈老刘,你当这是卖肉呢,越大了越值钱,嫩妈你得看这玩意儿有没有收藏价值和历史责任感。”老九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话里充满了哲理。

    “我去,历史责任感?九哥,你哪里学来的?”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九的话瞬间把我击败了。

    “嫩妈老二,这都是红军儿告诉我的。”老九很庄重的看着我。

    “算了,算了。”我摆了摆手。

    “哎呀呀,这玩意不值钱呀?”大厨根本没有听到我们说的其他话,眼睛里似乎只剩钱了。

    “刘叔,不是说这玩意不值钱,而是说,我们要看这东西有没有收藏价值,有没有在历史上有一定的地位,就好比说假如这个圆盘是一口锅,这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但是如果它是给皇上用来弄事儿时铺的圆床,这玩意儿价值就大了。”我感觉给大厨交流,不随时加点性知识,他是不会懂的。

    “哎呀呀,小龙,你的意思是说,这盘子是用来弄事儿的?”大厨听到弄事儿,眼珠子瞬间变绿了。

    “嫩妈我怎么认识你这种人了呢!”老九悲愤的盯着天空,眼泪差点就流了出来。

    “刘叔,那你知道这圆盘放到什么地方了吗?”我怕大厨在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其他事,赶紧又转移了话题。

    “哎呀呀,这圆盘就在我菜库旁边,就是放潜水服的那个库里。”大厨回道。

    “嫩妈,老子刚焊上!”老九眼泪还是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