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335章 王教授的便秘

第335章 王教授的便秘

 热门推荐: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王教授的便秘。

    王教授一直坐着轮椅,我们都以为他下半身不遂,是个渐冻症患者,没想到这哥们坐轮椅的目的是因为走路太累了。

    这也就意味着王教授的下半身是有知觉的,也就是说王教授大小便还是可以自理的。

    而王教授因为长期坐在轮椅上,导致自己的痔疮已经比西红柿都要大,严重的便秘一直困扰着他,以前我们和他接触的时间比较少,直到他自己房间的厕所被堵掉,无奈要去公厕大便宜而恰好我蹲在他的旁边。

    “来啦,王教授。”我有些尴尬的朝他笑了笑。

    王教授什么话也没说,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您,腿好啦?”气氛一时间压抑的让人受不了,直接阻碍了我大便的流畅性,我想了半天,冒出来这么一句。

    “嗯!”王教授严肃的脸皱成了一个橘子。

    “哎呀,您脸怎么这么红。”为防止这老头搞点什么幺蛾子,我慌忙的结束了战斗,最主要的是我想立马告诉老九这个好消息,他妈的老丈人竟然不是残疾人。

    “嗯!嗯嗯嗯嗯”王教授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嘴里发出了令人兴奋的低吟声。

    “王叔,您到底怎么了呀?”我有些慌张了,这老头子是不是看我年轻帅气,要调戏我。

    “我,我便秘。”王教授长舒了一口气,脸色突然变回了阴冷。

    “我擦,便秘能做到您如此的胸怀宽广,我真是福气了!”我违心的竖起大拇指,恭维道。

    王教授突然又不说话了,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紧接着又掏出来另外一件我们都很熟悉的东西。

    “我擦!这不是大厨捡到的宝贝吗!”我有些惊讶,没想到王教授居然还有一只太子的筷子,难道说这次打捞直接干到宋朝人餐厅里了?咦,不对呀,拉屎的时候拿筷子做什么?

    “王叔,您这筷子怎么就一支呀?”我不好意思问他别的问题,只能委婉的问一下。

    “呵呵,小朋友,这怎么是筷子呢,这是肛塞,是往直肠里面送药的,专门治疗痔疮。”王教授被我的话逗乐了,他哈哈笑了几声以后,把手里的瓶子打开,又用太子筷子沾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小心的放到了身子底下的隐秘地带,然后舒服的呻吟了一下。

    “肛塞?肛塞?”我的肛门扩约肌一瞬间像是要崩溃了一般,抽搐了好几次。

    “王教授,这个东西是现代人发明的吧?”我赶忙又问道,我心想古人应该不会有这么性感的东西,或许这是高科技的产物,而大厨手里的那两根只是和这个东西样子差不多,应该还是属于筷子一类的东西。

    “不不,你完全错了,这个东西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了,这可以说是我们华夏人古代文明的瑰宝呀!”虽然我还不知道王教授的国籍具体是哪里,但是他的华夏民族自豪感让我都忍不住想要站起来行个少先队员礼。

    等一下,1000多年前就有这个东西了,难道说,大厨用来吃泡面的筷子,就是?

    “王叔,你这个东西我有个朋友也有一对,您能不能帮忙给看一下。”我忽然间想起来我给大厨的筷子拍了一张照片,赶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的翻找到,递给王教授。

    王教授此刻和我可以算的上是屎友了,也不太好意思推辞,接过手机仔细的看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东西看上去应该是宋元时期的,是专门往肛门里送药的。”王教授把手机递还给我,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王叔,您继续,我回去一趟。”我激动的差点都忘了擦屁股,一心只想把这个劲爆的消息告诉老九。

    “九哥,九哥!”我忍不住心里的狂喜,大叫着从厕所里奔出来。

    “嫩妈老二,你慌什么?”老九竟然从大厨房间里露出了头。

    “九哥,你快出来,去你房间。”我给老九使了一个眼色,压着嗓子说道。

    “嫩妈老二,有什么事儿?你先进来,我跟嫩妈老刘研究太子的东西呢。”老九脸上非常的神秘,他眼睛瞪的大大的,让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太舒服。

    “九哥,你,你也在研究那个?”我咽了口唾沫,难不成,难不成老九也在?

    我赶忙钻进大厨的房间,眼前的景象让我的痔疮差点就爆了。

    大厨和老九尽然一人搞了一杯咖啡,而每一杯咖啡里面放着一根肛塞!

    “我擦!我擦!”我已经无法平静我的心情了,只能机械式的发泄着内心的悲伤。

    “哎呀呀,小龙,我给你说个事儿,你都不敢想,这太子用的东西就是好东西,今天早上把,我冲了一杯咖啡,我寻思拿太子用的筷子搅一搅,哎呀呀,没想到搅完了之后真香,那种啥味呀,就是那种神秘的香味,我就觉着这根棍儿里面肯定有龙涎香,你过来闻一闻,可香啦,我特地让九哥过来,我俩都喝了一杯了,小龙,我给你泡一杯,你闻闻,这味道,绝了!”大厨一脸谄笑的盯着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渴望。

    “嫩妈老二,你尝尝,真嫩妈有个香味。”老九也微笑着。

    “刘叔,你厕所没堵吧?”我幽怨的盯着大厨道。

    “哎呀呀,我们这一层没堵,倒是王教授的堵了,哎,他便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大厨回应道。

    “呕!”我推开大厨房间的厕所门,趴到马桶上痛苦的吐了起来。

    “嫩妈老二,你怎么了?”老九关切的问道。

    “九哥,没事儿,没事儿。”我把嘴角的面条擦干净,强挤出一抹笑容。

    “小龙,是不是冻到肚子啦?来来,喝杯热咖啡吧。”大厨脸上挂着慈祥的笑,端着那杯充满屎味的咖啡走了过来。

    “呕!”我吐出了昨晚的面条。

    但我把事情的整个经过告诉两个人之后,俩人相继跑到厕所,吐出来刘洋挂掉那天吃的猪头。

    这件事我还时常拿出来调笑老九,不知道宋朝人的味道是不是和现代人一样充满了铜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