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069章 大战略的应变方法

第1069章 大战略的应变方法

 热门推荐:
    对于小胡子来说,他现在是德意志的主人,也是整个欧罗巴的主任,在他的强大武力下,即便是自认为是世界文明中心的欧罗巴百姓在这个时候也都没有了任何的明显反抗意图,德意志人在欧罗巴本身就是比较强大的,这个国家数次在欧罗巴掀起腥风血雨,只不过当初的时候德意志人还没有这么的极端和疯狂,所以在欧罗巴各个国家之中的印象还不错,尤其是德意志人本身的冷静和认真,这几点的优越品质更是让所有的人折服。

    即便是在后世德意志也是代表着精密,代表着认真执着。

    不过对于小胡子来说,他倒是非常羡慕南华国,趁着这样一个机会,将自己本已经沉沦的非常厉害的国家彻底的扭转了过来,而且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的主要国家了。

    在小胡子看来,现在能够和德意志一决高下的只有两个国家了,一个是南华国一个是米国,米国的富足和工业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随着拉丁美洲的一场战争,所有人也注意到独立军在这个时候的强大战斗力已经能够和米国比拼实力了,毕竟在这样的时候,世界上其他的国家都必须正眼看着独立军了。

    “这里是阿福汗,紧接着就是中亚地区,在南华国的周边,除了本身就和他们不共戴天的日本人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能够对他们的统治造成威胁的国家,在这样的饿情况下,他们一旦扩张,那么他们只会面对一个敌人,那就是毛熊。”之前说话的德意志参谋官将自己的指挥棒放在地图上的中亚地区,哪里现在属于毛熊联盟的区域。

    小胡子点点头,这样的局势他是非常清楚的,所谓远交近攻这样的事情,不单单是华夏族明白,小胡子也非常的清楚,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清楚的知道,想要没掉毛熊的一定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毛熊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最大的梦魔,这一点是所有国家的共识,加上南华国本身就和毛熊之间有着挺大的矛盾,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个国家之间一定能够有着不少的合作空间。

    当然他们的合作只是暂时的,这一点来说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即便是暂时的也要合作,先合作在一起灭掉一个,然后双方再来一决雌雄。

    “根据我们的情报,想买你在毛熊的军队又在进行扩张,那个疯狂的家伙,现在已经足足征召了七百万的军队,看样子他们是在准备对付我们,而且根据我们的情报,英吉利和法兰西人他们都在尽可能的想要拉拢毛熊。”盖世太保的官员对着小胡子将目前的情报说了出来。

    小胡子脸色微微一变:“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他们如果支持毛熊,那就等于是将一个巨大的魔鬼释放出来,这些该死的家伙!”

    小胡子非常的愤怒,因为在他的内心之中毛熊就是一头恐怖的妖怪,随时都可能将所有的国家和民族完全的摧毁,当看到那些教会在毛熊政府的领导下不断摧毁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将毛熊当成了生死大敌。

    “他们现在也一样想要那些地区,所以我们能够诱使他们和我们进行合作,只有和他们进行合作我们才能够真正的快速解决他们,毕竟只有解决了毛熊我们才能够真正的掌握整个欧罗巴,等到我们掌握了整个欧罗巴之后,那么世界上将在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阻挡我们的进攻。”小胡子满脸的兴奋。

    他本身就是一个幻想主义者,本身就是一个疯子,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把自己的设想设想的太美好了,而且他现在还认为南华国一定会和他们进行联盟。

    其实在小胡子看着地图的时候,南华国的国家大厦内,等于也一样在看着一副世界地图,同时他的手指也同样指在了中亚那片区域之中。

    “这里是我们之后主要的攻略方向,我们的阿拉部队已经准备好了没有?”邓阳看着身边的魏立煌出声问道。

    “十五万军队,装备我们淘汰下来的大量轻重机枪和步枪武器,已经在我们的秘密运输之下进入了阿福汗地区,他们将以快速的攻击直接占据哪里,并且随后将会将大量的阿福汗人尽可能的转移到也门半岛,按照您的吩咐这些人将会尽可能且大量的被转移到北非地区,当然我们也建议留下一处保留地,不过我们的教育部认为应该进行大量潜移默化的影响,让他们脱离现在的这种痛苦生活,并且尽可能的让阿拉教派成为我们的工具,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宣布国教,那就是道教佛教和阿拉教派,但是同时我们也不禁止其他的教派,不过教派讲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有组织活动。”在邓阳的面前,负责国家教派管理的官员将自己的一套房是说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魏立煌也立即插话说道:“除了这一点我希望我们也能够尽可能的支持犹太教,我希望政府能够在犹太教的聚集区公款增加犹太教的教堂,同时也对其他的教派也进行辅助,我们必须将他们全部收归己用。”

    “哦,你还懂这个宗教的事情?”邓阳微微一笑,他到是没有想到这些话从魏立煌的嘴里说出来。

    魏立煌也笑了笑说道:“不是我还懂这一点,主要是现在咱们这里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有忧太人的犹太教和上帝教,以及本土的道教以及佛教,还有阿拉教派,在这样的饿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的使用,但是我们必须要对其进行改造,总体来说不能够让百姓之间出现这样的矛盾,之所以我会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前段时间在部队之中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名阿拉族的士兵在饮食上面和其他的士兵出现了巨大的矛盾,阿拉教派的禁忌一方面必须进行更改才行,同时我们也要讲几大教派的指挥权和掌控权掌握在咱们自己的手里,让这些教派在将来能够成为我们的助力,而不是我们的阻力。”

    “原来是这样啊,这倒也是一个麻烦,也是之前咱们为什么将大量的阿拉族人给转移的原因,这些人因为宗教问题和其他的民族冲突比较巨大,所以我才会不断的将他们迁移走,毕竟他们的人数也是比较巨大的,一旦到时候产生了什么动乱对于我们的发展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事情,因此在这个时候这些必须要管理好,战争的时候,尤其是像这样改变世界历史的战争之中,对于宗教来说也有着很大的改革力量,正好让我们动手。”邓阳对于这个问题也有着自己的看法,所以他对于这一点也非常的赞同,而且在战争之中,所有人都在面对着死亡,这个时候生死也许能够对于宗教产生很大的影响,适合他们在这个时候使用手中的力量对于宗教进行一些改革,将有害的部分全部摈弃出去。

    “那么统帅,印度支那的土著是不是要尽可能的保全下来,毕竟他们也都是宝贵的人力资源。”楚紫山这个时候也迟疑了一下说道,毕竟现在那些土著对于南华国的建设作用是非常巨大的,让他们现在有种舍不得印度支那地区的土著动手的感觉。

    而且人口越多,那么之后他们就越加强大。

    然而邓阳却摇摇头说道:“这一点显然是不行的,第一他们人口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可以说达到了我们的五分之三,第二点是因为他们的思想已经完全固态化了想要改变非常的困难,第三,他们的信仰是在是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这样一来很容易因为宗教的暴动而产生很多的分期。

    第三点就是我们将来统治整个印度支那,那么到时候这些土著在富裕了之后就会觉醒民意识,在这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很可能陷入漫长的内战之中,你想想就算这个时代的印度支那土著保留一半的人口,那么人口总数也很可能达到足足数千万人,加上他们的宗教问题,以及我们带领他们走向富裕,那么到时候很可能他们的人口将会超越我们华夏族,想想那个时代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时代,如果他们寻求独立你说我们需要投入多少的战争力量,而且现在外部我们还有很多的敌人,这些敌人难道就不会去鼓动他们吗,到那个时候你能够想象一场内战带来多么巨大的影响吗,而且那个时候我们还能够像现在一样直接彻底的将他们清除出去吗?”

    邓阳对于这一点非常的在意,他也知道有很多的国家都是因为这样的饿原因最终导致整个国家的衰败,邓阳可不想之后南华国也出现这样的事情,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尽可能的将这些危险给规避出去,只有这样才能够交给子孙后代一个更加美好安全的国家。

    楚紫山沉默了,其他人也沉默起来,那可是足足上亿土著啊,虽然他们知道这是为了国家,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安抚自己的内心。

    而邓阳也正是以为这样的原因,才会等到鬼子现在,为的就是让鬼子代替他们来完成这样的计划。

    “等着吧之后我们有处置的方法,不过现在也给我讲在德意志的情报力量尽可能的动员起来,小胡子现在肯定是已经在准备和我们接洽了,他们在等着我们才会实行巴巴罗萨计划,而我们也必须在他们的巴巴罗萨计划之前处理好这有些事情,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真正创建一个永不坠落强大国家的机会。”邓阳的双眼之中精光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