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78章 无尽的愤怒

第78章 无尽的愤怒

 热门推荐:
    邓阳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草席上,他的身上盖着破旧的棉被,四周都是杂草和泥土混合在一起的土胚房子。

    不过邓阳刚想动弹一下脸色猛然一变,额头上冷汗直冒,左腿传来剧烈的疼痛。

    邓阳掀开被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腿血肉模糊,上面涂着紫色的药水,在看看自己的衣服身上是破旧的麻衣,邓阳知道自己可能是被老乡给救了。

    微微回想一下,邓阳想起来了,自己随着装甲车坠入河水之中,随后便昏厥了过去,不过他好奇的看向门口想看看是什么人救了自己。

    果然没过几分钟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婆婆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看到邓阳坐了起来老太太急忙走了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做起来了,你的伤还没好,郎中说让你多休息千万不能下地。”老婆婆赶紧用颤巍巍的手扶着邓阳躺下,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坠入河底的,但是他们还是认得邓阳身上的军装。

    很快老婆婆的老伴也回到了家里,急忙忙杀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给邓杨补身体。

    土房子里不大会就围满了人,村子里的男女老少等跑了过来,听说救回来的年轻人醒了,纷纷捐出自己家里的好东西来给这个年轻补补身体,在淳朴的老百姓看来,邓阳就是一个英勇的战士,看他身上的伤痕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和鬼子打的是多么的拼命。

    邓阳很感动,不停的对着乡亲们道谢,如果不是这些乡亲他可能早就死了。

    没过几天邓阳就了解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左腿是坠落时候在装甲车上撞得,虽然皮开肉绽不过并没有伤到骨头,再加上老乡们给他敷了草药,已经开始好转,而这个村子的名字他也打听了出来。

    这里是柳河镇的陈家庄,属于商丘市的管辖,邓阳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居然从河北直接被冲到了河南来了,不过想想他也明白了,当时处于汛期,孝河从河北直通黄河,而这个年代的黄河是入淮的,所以就被冲到了河南来了,邓阳都觉得庆幸,被河水冲了那么远居然没有被淹死还真是奇迹。

    身处商丘,邓阳知道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在邓阳的记忆里鬼子打到商丘和安徽那是在南京陷落以后的事情了。

    养伤的日子过得很平稳,三天两头有庄子里的乡亲提着野味跑来给他补身体,黄河里的锦鲤,森林中野兔獐鹿,时不时的还有一个个孩子跑来和他玩耍,那些善良的妇女更是对他呵护备至。

    这里就如同家一样温暖,所有人都把他当做自己的一家人一样。

    “邓长官,您吃饭了没有,没吃的话来俺们家。”走在村子的土路上,路边的乡亲们看着一步一瘸正在走路的邓阳亲切的问道。

    邓阳摇摇头笑着说道:“七嫂,我在三爷家吃过了,这不出来走走,再不走腿脚都要生锈了。”

    那被喊做七嫂的中年妇女笑着点点头:“你是该活动活动了,这样才能好的更快,不过你也把自己给累着。”

    “知道了七嫂。”邓阳笑着回应,随后吃力的迈动自己的脚步。

    邓阳慢慢悠悠的走远,而七嫂的身边一个中年汉子看着邓阳拖着伤腿不由的感叹:“这邓长官不亏是一个汉子,这才半个月伤的那么重就能够下地走路了,而且还教咱们孩子读书写字,了不得的大才啊,听说北边有个独立团和东洋鬼子打了好几场硬仗,我估计啊咱们这邓长官就是独立团的人。”

    “那是,你看邓长官的衣服,在深秋的都被汗水给湿透了,就能看出他忍者多大的痛苦在锻炼走路了,哎,还真是辛苦啊。”七嫂和壮汉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对于他们来说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最值得钦佩。

    邓阳咬着牙迈动脚步,他知道自己的伤口正在愈合,现在必须锻炼自己的活动能力,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恢复的快一点,而且不会丧失灵活性。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的深秋了,邓阳的心中更加着急,他不知道自己的部队怎么样了,更担忧上海那个战场。

    历史上淞沪会战以中国部队全面溃败为结局,鬼子猛攻南京,而由于南京的最高指挥官唐生智弃城而逃导致在南京的十余万守军群龙无首,有的慌乱奔逃,有的在部队指挥官的带领下拼死抵抗,最著名的莫过于八十八师等几个德械师了,他们在南京和鬼子拼死作战打出了抗日战场上少有的战绩,即便是溃败下来的残兵败将依旧苦守雨花台最后全部牺牲殉国,这是一支民族的军队,一支钢铁军队,

    邓阳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内心怒吼,他必须快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南京同胞被日本鬼子残杀。

    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是中国巨大的耻辱和伤痛,邓阳要组织这些,虽然他知道自己就一个人力量薄弱,但是他依然无所畏惧,这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坚持锻炼到中午,邓阳慢慢返回村子,下午是他给孩子们上课的时间,现在伤口恢复的还不够好,因此邓阳无法离开,索性在这个时候教村子里的孩子读书写字。

    孩子们很乖巧,对于读书写字有着无法想象的热情。

    “邓叔叔,俺长大了也要跟你一样当一名军人。”邓阳的身边,一个十岁的孩子一脸向往的对着邓阳说道。

    邓阳微微一笑:“哦,想要当军人啊,可是你能忍受得了那么大的痛苦吗?”

    “俺能,俺娘说了虎子是一个男子汉。”小孩子一脸的坚毅。

    “哈哈,好,咱们虎子以后一定是一个男子汉,到时候能杀很多鬼子。”邓阳笑着摸摸虎子的脑袋,这小家伙很聪明,也很活泼。

    其他的孩子一个个也围着邓阳叫喊起来,紧紧半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完全接受了邓阳这个外人,把邓阳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

    时光流梭,转眼间又是半个月过去了,邓阳手上握着村子里铁匠给自己打造的一把匕首,他躲在一颗大树的后方,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十几米出的一头长着两颗獠牙的巨大野猪。

    野猪,在后世的中国除非深山老林都则绝对看不到其身影,更不要说商丘这样的大平原上了,在后世的中国几乎到处都是农田野生动物几乎绝迹,但是现在却不同,此时的中国还有很多的森林,植被的覆盖率还是非常高的,就拿河南来说,后世的河南拥有上亿人口,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村庄,森林几乎没有。

    但是现在的河南却不同,此时的河南人口仅有三千万,因此还有很多土地没有开发,森林的面积还是占非常大的比例,像什么野猪獐鹿随处可见,甚至邓阳还看到过小规模的狼群,可想现在的自然环境是多么的优越。

    邓阳将匕首从自己的腰间拔出来,双眼死死盯着那头正在低着头不停挖掘食物的野猪,猛然间邓阳双眼猛地一眯,手中匕首直接被他投掷了出去。

    噗嗤!呜……匕首直接插在野猪的脖子部位,强大的力量让匕首深深的刺入其中,鲜血瞬间从野猪的脖子上流淌下来。

    但是野猪的生命力非常顽强,虽然受到了重伤,但是依旧能够勉强活动,看到邓阳窜出来急忙转头逃走。

    邓阳哪里会让这畜生逃了,如同一头猎豹一样追了上来。

    野猪在森林中穿梭,不过渐渐的有些虚弱,突然逃窜的野猪猛地转过身来,一双大眼睛变得赤红,对着追来的邓阳喘着粗气,张口发出一声咆哮。

    邓阳停下脚步,双眼死死盯着愤怒中的野猪,这头野猪有一米五长,高度也在一米以上,是一头成年的大型公猪,两颗獠牙也是非常致命,邓阳知道野猪这种东西发起狂来即便是野狼和老虎都得小心翼翼。

    呜……突然野猪咆哮一声,四蹄踏地如同一辆坦克向着邓阳冲了过来。

    邓阳全身肌肉绷紧,双臂微微分开,在野猪撞过来的刹那一侧身躲过野猪的獠牙,紧接着邓阳的双手直接反身抓在野猪的獠牙之上,巨大的力量生生让野猪停下了脚步,随后邓阳双臂青筋凸起,猛地一转。

    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响,邓阳直接将野猪的脑袋给转了一个圈。

    扑通,邓阳松开手,野猪狠狠的砸在地上,口鼻中不停的涌出鲜血,漂亮的必杀一击,邓阳拍拍手很满意自己的成果,没想到受了一次伤却让他的力量变得更大了。

    拖着野猪的尸体邓阳往村子的方向行去,这是他为乡亲们准备的一场晚餐,过了今天他就要往南去了,因为他是一名军人,他有他的使命。

    可是等他来到陈家庄的时候,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陈家庄一片狼藉,村口几具尸体被吊在树上。

    “不,不……”邓阳把野猪丢在地上,发疯了一般冲到树下,这吊着的几个人他都认识。

    “阿公,阿婆,啊……七哥,虎子。”邓阳满脸泪水,声音悲痛欲绝,他觉得这不可能,他出去的时候乡亲们还好好的,怎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模特?

    突然他听到村子里传来的喊叫,猛然间邓阳的双眼中迸发出无尽的怒火,究竟是谁,是什么人如此残暴?

    然而就在邓阳快要疯狂的时候,突然村口出现一个身影,看到这个身影邓阳只觉得这不可能,随后是滔天怒火,如同一只发疯的猛兽向着那个身影扑了过去。

    【阅读】【穿越1937,杀尽鬼子兵!】南京大屠杀前夕,邓阳穿越到抗日战场,利用煤油桶炸坦克,驳壳枪改狙击,孤军深入,拯救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