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39章 邓阳的决定

第139章 邓阳的决定

 热门推荐:
    小泉元太郎在猛烈的咳嗽着,他的手枪已经被丢掉,正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在疯狂的扣着自己的嘴巴,嘴里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呕吐的声响,他蜷缩在地上,如同一只误食了东西的野狗在疯狂的啜泣,想要了将自己喉咙里的东西呕吐出来。

    在他的身边,一具半个头颅都被打碎的尸体倒在地上,可怖的是这个尸体的脑袋出现一个大洞,右边的耳朵到眼睛的一大片脸骨和皮肉全部消失不见,上面的眼睛也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打出眼球,只剩下左边的那一个眼睛死死地瞪着地面上的小泉元太郎。

    每当看到另一个凸起的眼睛,小泉都恨不得将自己的脖子撕开,从里面抠出那个让他恶心的痛不欲生的东西。

    咳咳咳……小泉在疯狂的咳嗽,只听到呼哧一声,一个手心大小的眼球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眼球上还有着眼膜,瞳孔已经扩散,还夹杂着小泉喉咙里的口水和异物,但是眼球依旧如同鲜活的一样,被小泉吐在地上还对着小泉,似乎在凝视着他一般。

    小泉扑通一声脱力般的跌坐在尸体和眼球的前面,愣愣的看着眼球以及那具堪比魔鬼一般恐怖的尸体。

    邓阳拉动枪栓,将一颗弹壳从枪膛中退了出来,随后对着有三百米远的一个躲在汽车车头后面的鬼子扣动扳机。

    嘭!咔嚓!轰!子弹以高达每秒近千米的初速飞出,狠狠的打在车头的玻璃上,只听到一声玻璃的脆响,紧接着穿透了鬼子汽车车头那薄薄的铁皮,紧接着轰然一声,随后在车头后面扬起一片血雾,导致那一片的鬼子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随后被不远处的部队士兵打死在雪地上。

    一个个的鬼子汇聚到小泉的身旁,他们的脸上满是惊恐,一个个像是死了爹一样无助的围在了小泉的身旁,随着以邓阳为首的狙击手的射击,他们的指挥官已经损失殆尽,可恶的中国人甚至连小分队长没有放过,但凡是站着指挥部队的指挥官,或者腰胯指挥刀的鬼子,都被邓阳或者其他狙击手重点照顾,因此现在几乎损失殆尽。

    如果说让邓阳和狙击手们打死所有的鬼子兵,那么有点难度,毕竟鬼子兵还有四五百人,再加上躲藏起来的很难全部打死,但是那些指挥官就不同了,作为指挥官,鬼子必须站出来指挥部队,只要他暴漏一点,立即会遭到狙击手的射击。

    现在整支鬼子只剩下小泉这么一个军官了,所有的鬼子已经失去了主心骨只能向军衔最高的一个人汇聚。

    看着一个个向这里汇聚的鬼子在半路上的空档被中国人的子弹打死大飞,尤其是有时候会有那种大威力的子弹直接将一个鬼子的脑袋,或者手臂什么的直接打飞,小泉就忍不住颤抖一下,他看着身边越聚越多的鬼子,心中也万分纠结。

    “大尉阁下,咱们该怎么办?”鬼子们小心翼翼的避开自己副联队长的尸体,惊恐的问向小泉元太郎,这场战斗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完全是被中国人压着打,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在那些神枪手的面前,只要他们露出半个脑袋立即就会遭到远处的子弹射击。

    这样使得他们已经不敢再对中国人进行反击了。

    邓阳的身边渐渐汇聚了一队队的士兵,他们随时准备在邓阳一声命令之下对鬼子发动最后的冲锋,不过邓阳却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而是举着狙击枪在等待任何一个鬼子露头。

    根据他对战场鬼子损失人数的计算,现在的鬼子差不多还剩下两百多人,但是这些鬼子都躲在一个地方,如果冲上去无疑是会增大自己的伤亡。

    然而不冲上去以鬼子那尿性投降的可能性并不高,所以最终还需要对鬼子进行一场决定性的打击。

    就在邓阳命令迫击炮队准备炮击的时候,突然一个花裤衩被一杆步枪举了起来,这让邓阳微微一愣,所有的战士也都愣住了。

    独立旅和鬼子作战的时候,一般都是突击战,根本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歼灭战,在以往他们甚至不在武器上拥有优势,而且还要遭到鬼子又是炮兵的攻击,因此和鬼子作战都是以杀死鬼子为目的,并没有想过鬼子会投降。

    但是现在鬼子真的投降,这个花裤衩在寒风中舞动,已经象征着鬼子放弃了自己的尊严。

    “告诉他们,放下武器,走出阵地,我们会给他们战俘待遇。”邓阳微微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接受这支鬼子的投降,这毕竟是中国部队的第一遭,当这些鬼子被押解回去的时候,那么独立旅甚至是整个中国部队的信心和士气都会有所提升。

    其实一般来说鬼子真的不会给的敌人投降的,不提地方军阀和东北军那样不入流或者被鬼子蹂躏过的武装,就算是中央军鬼子也不放在眼里,但是在这支部队的面前他们胆寒了,被打服了,在鬼子看来投降给强者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就好比二战后期鬼子与老美的战斗,开始时候的岛屿争夺战,鬼子士兵那叫一个疯狂死守不退,但是当老美两颗大鸡蛋砸到广岛和长崎之后,即便被美国人登陆了本土,即便老美在强J他们的妻子女儿,鬼子都没敢放出一个臭屁,这是被吓住了。

    邓阳虽然没有那两颗大鸡蛋厉害,但是因为狙击枪的猛烈射击,小鬼子的内心已经深深的畏惧了,再者说,他们在总体兵力上并不比中国人少,在武器上更是比中国人要好得多,但是最后他们还是失败了,想都不用想,原本进攻中国人部队的两个大队已经玩了,如果那两个大堆不被消灭那么中国人也过来不了。

    而他们所处的这个大队也一样被打的只剩下三百人,也就是说在同等兵力武器还比对方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们彻底的败了,在小泉看来像这样一支部队的指挥官投降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这支中国人的部队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已经看到了太多惨死的鬼子,内心里已经惧怕到了极点,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

    一个个鬼子将武器举过头顶,然后从几辆卡车的身后一个个走了出来,邓阳挥挥手,几十个特战队士兵端着冲锋枪开始监视着鬼子的动静,命令鬼子交出所有的枪械和手雷,甚至是武装带都被扒了下来,不允许他们带有任何危险性的东西。

    小泉低着头被两名士兵带向已经站在雪地上的邓阳身旁,作为这支部队的主官,这样的受降当然不会错过,不过真正受降人并不会是邓阳,因为受降也是要求对等的,接受一个敌人的投降,必定要派出同样军衔的人。

    这个鬼子是一个大尉,只是相当于一个连长,因此邓阳挥挥手,二营的一个连长就走了上去。

    小泉麻木的看着对方过,不过在看到邓阳以及邓阳身后站着的那一群背着怪异长枪的士兵的时候,不由的露出惊恐的神色,他知道这群人就是那些神枪,尤其是看到邓阳后背上的巨大步枪,他知道了,就是这把武器让他们损失惨重。

    不过他现在不想说任何废话,只是端着自己的指挥刀和自己的手枪,对着面前的中**官大声说道:“第二十七暂编师团见习指挥官小泉元太郎大尉代表我所部部队向贵军投降,希望贵军能够遵守日内瓦协议给我们战俘待遇。”

    “根据我独立旅作战方略,任何俘虏一旦投降,在不作出具有危机性的举动之前我部不会对其进行伤害,但是作为战时部队,任何俘虏将被限制人身自由,并在后方参加义务建设,同时只能够享受作战士兵半数口粮。”邓阳手下的军官大声的用着汉语在宣读邓阳的规定。

    对于敌军俘虏,邓阳不会傻乎乎的把对方养的又白又胖,对于俘虏,必须让他疯狂的劳作,然后不能够给他们进行大量的食物补充,因为只要他们累到了极限,然后又饥饿非常才能够使得他们没有逃跑和暴动的心思。

    当然邓阳知道,当这群鬼子被转交给中央之后,定然会享受到很好的待遇,那群大老爷们可是会拿自己的民脂民膏去做好人的。

    轰隆隆……邓阳他们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发动机的轰鸣声,一大群的部队在飞快驶来,只不过和邓阳的计划不同的,部队多少有些散乱,而且看上去似乎经历了不少的战斗,一个个风尘仆仆,甚至有的装甲车上更是出现了孔洞。

    “师座,我们必须立即撤退,鬼子大军压境。”战车停在邓阳的不远处,田丁急忙打开车门跑了过来,现在情况紧急,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怎么了?”邓阳眉头紧皱,田丁身边居然有着三个团近万人,也就是说主力部队几乎全部到了,可是本来在计划里他们是向着三个方向进攻的,这次却汇聚到了一起,一定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果然田丁立即给他解释说道:“师座,三十一团在打下项城之后遭遇了鬼子的近两个连队的进攻,随后三十二团在商水县遭遇到了商丘城涌出的两个连队鬼子,而且还有一个鬼子装甲大队,不过幸好他们的坦克较少,被装甲团第一时间搞掉,这才将其击溃,随后支援项城来到这里,不过我部仅仅是将他们暂时性的击退到商丘城,根据我们派往商丘的情报人员的报告,鬼子铁路线在源源不断的调兵,单单是在商丘就有着鬼子近万人的兵力,如果再加上其他地方的鬼子恐怕得有一个师团以上的兵力,我们必须立刻后退,只要咱们在往前冲,或者继续呆这里那么很有可能就被鬼子包围了。”

    邓阳点点头,他早就知道了鬼子的部署,只不过没想到鬼子来的那么快,他打开地图沉默了片刻对田丁说道:“田丁,我认命你为独立师副师长,今后如果我不在部队所有的事情都由你以及李方和秦参谋决定,现在你率领部队立即撤退,回头强占没有鬼子重兵把守的新蔡县,以新蔡县的小洪河大洪河构筑战线,以我们缴获的诸多武器牵制住鬼子的动作,无比坚守十天,十天之后撤回光山县,以淮河主干为防线进行防御,那时候相信你们也就没有多少压力了。”

    邓阳很快的将自己的部署说了出来,他们是前出淮河进行的攻击,如果他们腿往淮河以南,那么鬼子想要越过淮河对他们发动进攻很困难。

    不过听着邓阳计划的田丁却突然一愣,这些都是交给他的认为,那么自己的长官要去哪里?他看向邓阳露出疑惑,可是一听邓阳的另一个计划顿时冷汗直冒,这样声东击西的战略实在是太危险了,当即出声反对,但是邓阳决定的事情怎么可能因为他的反对而告终。

    这件事情是邓阳必须要去做的,只要能够摧毁那里,那么鬼子的战斗力将会被严重的消弱,甚至能够接触四周中国部队面临的庞大压力,只不过危险似乎大了一点。

    【阅读】【三种凶兆必须辨认!】男子深夜赶回家,老娘却不让进门,原因是老人看到了男子脖子上骑着的小女孩,据传闻那个女孩是在医院被堕掉的死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