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170章 诡异的枪声

第170章 诡异的枪声

 热门推荐:
    炽白色的手电光照在邓阳的脸上,邓阳的眉头紧皱着,他倒是真的没想到鬼子居然在这样的时候在后面还有这埋伏,这些鬼子兵绝对是埋伏在这里的,而被邓阳杀死的这个鬼子就是他们的诱饵,诱惑邓阳上当的诱饵。

    鬼子的分队指挥官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他知道现在这个中国人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了,他们有着十个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抱着冲锋枪,这样有着五十发子弹的冲锋枪在一瞬间就可以倾泻出数以百计的子弹,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之中,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过一劫。

    邓阳的手握在身前鬼子死尸的冲锋枪上,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陷入绝境,也是他太不小心,以为鬼子在夜间没有太大的战斗力,没想到鬼子孤注一掷居然还有着一个后手,一直以来鬼子在邓阳的手中损失惨重,让邓阳也将鬼子轻视了。

    其实鬼子的埋伏小队并不是特意为了邓阳来的,自从几个月前鬼子特战队的最高指挥官整改了作战方案,从那以后鬼子就训练这种回马枪式的攻击方式,为的就是在撤退中给敌人巨大的杀伤,能够掩护前方部队的后撤,邓阳这是恰巧碰到了鬼子的枪口上。

    双方就在这样的僵持着,鬼子似乎想要活捉邓阳,他们不知道邓阳的身份,只是想要得到偷袭他们的中国部队的信息,在他们看来袭击他们的绝对是一支人数众多的特种部队,只有和他们一样精于个种战法的部队才能够给他们这么巨大的杀伤,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袭击自己的就是眼前这样一个人,如果他们知道他们面前的是邓阳,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其射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邓阳的名字已经成了鬼子脑海中的梦魇,在他们看来邓阳就是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只要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邓阳逃脱,或者反过来杀死他们。

    不过对于现在的鬼子来说,他们只认为邓阳是一个普通士兵,想要从邓阳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邓阳死死的瞪着鬼子,随时准备绝地反击,他不可能被鬼子抓到的,作为一个拥有自己信念和尊严的战士,投降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耻辱,当然投降日本人绝对是不可能的,对于日本人中国人有着彻骨的仇恨,多大三千万亡魂在咆哮,十四年的血火洗礼让人们铭记曾经日本人给中国大地带来的灾难。

    “呼嘿……”一群鬼子凶狠的围了过来,他们脸上带着残忍的笑意,伤亡了那么多人,他们现在终于看到了敌人的模样,自然想要将之前邓阳压在他们身上的耻辱全部发泄出来,对于鬼子来说,他们就是一个矛盾体,张狂和自卑一直都交织在他们的身上,之前他们那么的胆小惊恐,现在自然要无比猖狂。

    然而就在鬼子们准备上前将邓阳围住的时候,那个拿着手电筒的鬼子兵突然感觉到一阵血腥气息传来,他忍不住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左边,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冲了过来。

    “八嘎!这是什么?”鬼子兵一脸的呆滞,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兽扑了过来,他没看清这个怪兽的模样,但是他却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一个人类。

    呼哧!剧烈的撞击,鬼子兵直接被二哈巨大的力量扑倒在地。

    手电筒咔嚓一声砸在了积雪里,除了鬼子兵身边那不足一平米的地方还有这一点积雪映照的光芒意外整个森林立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然而对于别人来说是黑暗看不见东西的,可是那个被二哈扑倒在地的鬼子兵却能够看到自己身前的景物,此时的鬼子兵已经大脑当机,他简直无法理解自己遇到的事情,一头巨大的狼或者狗扑倒在他的身上,潜意识里他知道这时一头嗜血猛兽是一头凶猛的巨狼,可是这头狼实在是太大的硕大的狼头不亚于他们东京动物园里的猛虎,而此时这个巨大的脑袋正张着血盆大口向着鬼子的脖子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鬼子兵才反应过来,脸上的呆滞立即转变为无限的惊恐,忍不住大声惨叫一声:“不!”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就像是清脆的骨头被牙齿咬碎一样,鬼子的脑袋诡异的弯曲着,脖子已经被二哈一口咬掉了一半,露出脖子里的皮肉和汹涌而出的鲜血。

    呼哧!二哈的身影迅速从死去的鬼子兵身边逃开,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从扑击,到撕咬,仅仅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在这样的一秒钟内,手电跌落在地上,鬼子兵也因此被二哈咬断了脖子。

    “八嘎……发生了什么?八嘎,长岭君,长岭君你怎了?”这一切来得太快,原本还准备将邓阳包围的鬼子兵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即便近在咫尺的邓阳都已经失去了踪迹,不由的惊恐的大叫着,然而他们一回头却看到手电筒已经掉到了雪地里,在积雪之中散发出一丁点的光辉,可是在那积雪下映照出的晶莹光芒中,他们却看到一片的血红,自己的同伴,那个名叫长岭的鬼子兵正歪着头倒在雪地上,鲜血如同泉眼一般不停的从脖子上巨大的伤口中飞快的流出,将四周的积雪染成了血红色,雪层里投射出来的光芒也从洁白变得暗红,黑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然而鬼子们仅仅是楞了一下,他们被自己整个同伴死亡的样子吓了一跳,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袭击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怪物将自己的同伴撕咬成这样,但是他们随即反应过来,他们都知道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存在,那就是他们前面的邓阳。

    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一个族群,世界上的任何地点,人类总是最危险的,没有之一,任何一种动物的额杀伤力都无法和人类相比,人类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

    一个拿着冲锋枪的人类可以毫不费力的将数十上百个敌人打死,但是一头野兽一次撑死了只能够杀死一个人。

    邓阳在黑暗之中,他的眼中露出无尽的杀机,这次的教训是非常巨大的,刚刚死亡几乎已经笼罩在他的头上,似乎距离死亡仅仅是那么一秒钟的距离,他知道刚刚要死鬼子的是二哈,在最危险的时候,二哈都是他最忠诚的伙伴。

    邓阳将死去鬼子的冲锋枪拉到自己的手上,紧接着拉动枪栓,只听咔嚓一声,邓阳一脸冷色的看着那些被二哈吸引了注意力的鬼子,在这样的黑暗里,鬼子看不到他,但是邓阳良好的视力,可以很快适应这样的黑暗,在点点星光之下还可以看到鬼子的身影。

    一旦陷入黑暗,那么鬼子就是邓阳嘴边的猎物,特种兵本身就是黑暗中的王者。

    就在鬼子兵转过身惊恐的准备抬起武器的时候,邓阳的手指也已经按在自己的扳机上。

    突突突……冲锋枪的子弹如同撕布机一般疯狂的怒吼着,足足五十发子弹在短短的数秒钟倾泻向鬼子们的方向。

    啊啊啊……一声声惨叫声,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一个个鬼子倒在血泊之中,发出一阵阵的惨叫。

    邓阳看不清所有的鬼子,但是他的枪口却想着四周进行扫射,紧接着邓阳将手中的冲锋枪直接丢在地上,瞬间握住自己的匕首,如同一头猎豹一般扑了上去。

    突突突……黑暗中幸存的鬼子发出一阵阵惊恐的怒吼,手中的冲锋枪向着邓阳原本站着的地方猛烈的射击,但是邓阳在打完子弹之后就立即转移了自己的位置,在黑暗之中鬼子根本就无法瞄准。

    嘭!一声闷响,邓阳狠狠的撞在一个鬼子兵的身上,这个正在准备换弹匣的鬼子被邓阳巨大的力量直接撞到,紧接着邓阳手中的三菱刺闪电般的向下猛地一刺。

    噗嗤……啊……鲜血瞬间高高溅起,邓阳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温热,他膝盖下的鬼子的身体在剧烈的抖动,邓阳眼中寒光闪烁,手中的三菱刺刹那间拔出,紧接着再次刺了下去。

    唔……鬼子发出一声惨叫,邓阳抽出匕首,手寸狠狠的向鬼子的脑袋上砸去。

    咔嚓!鬼子的脑袋发出一声脆响,邓阳迅速起身扑向另外一个鬼子,这个时候考验的就是一个人的速度。

    果然邓阳刚刚跑出没有两步,身后鬼子的尸体就被无数子弹打中,一连串的火花在雪地上扬起。

    邓阳在地上一个翻滚,随即扑向另一个目标,此时还存活的鬼子已经只剩下两个人,而正当邓阳将自己的匕首狠狠的刺在鬼子兵的脖子上的时候,另外一个鬼子兵也传来一声惨叫,二哈已经叼着鬼子兵的尸体走了过来。

    扑通!鬼子的尸体被二哈一口丢在地上,随后嘚瑟的跑到邓阳的身边,身处猩红的舌头舔了舔邓阳的裤脚。

    邓阳微微一笑,这次战斗二哈的表现非常的优秀,不过他轻轻的摸了摸二哈的脑袋,随后看向鬼子撤退的方向,鬼子既然给他来了招回马枪,邓阳自然不会让鬼子过得那么轻松。

    鬼子的营地里,一个个疲惫的鬼子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这次夜晚的战斗让鬼子们非常的惊恐,他们本以为对付这些抗日武装非常轻松,只要部队一到那么中国人很难有反抗的能力,可是这还没有看到中国人的模样,他们已经损失了百来人,这还是特种兵,如果是一般的陆军部队可能损失更大。

    小石川太郎面色震惊,之前后方断后部队爆发出猛烈的射击声,而现在断后部队还没有回来不由得让他一阵后怕,因为他不知道中国人究竟有多少人,居然轻易的将自己的断后部队吃掉了。

    “八嘎,明天早上一定要立即进军,一定要查出是那支支那人部队袭击了我们,这是我大日本帝国一个大威胁,上百名优秀的大日本勇士就这样被支那人杀害了,如果攻破支那人的营寨,我要让十倍百倍的支那人为大日本帝国的勇士陪葬。”小石川太郎脸上露出疯狂之色,他带领特战队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损失如此巨大。

    “哈伊,指挥官阁下,请放心,一旦到了白天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会让愚蠢的支那人知道,我大日本帝国是不可战胜的,到时候一定要让那些支那人在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刺刀下颤抖。”一个鬼子的指挥官站了起来,这次他们实在是吓得够呛,回到这里以后甚至觉得自己太过窝囊。

    然而就在这个鬼子说完之后,突然一声闷响从远处传来。

    所有的鬼子都是微微一愣在,河中武器的声音很奇怪,很闷沉,但是却非常厚重。

    轰!就在所有的鬼子兵疑惑的时候,突然原本站着的那个鬼子指挥官突然整个脑袋爆裂开来,站在整个鬼子不远处的小石川太郎一刹那被碎裂的头发皮肉以及鲜血和脑浆溅了一脸,他惊颤的看着眼前这个站着的无头尸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指挥官就这样毫无征兆的突然脑袋爆裂了。

    “八嘎,八嘎……魔鬼!”一些惊吓过度的鬼子兵惊哭的怒吼着。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邓阳此时也同样瞪大自己的眼睛捂着自己的肩膀脸色苍白。

    【阅读】【夜闻隔壁主播娇喘呻吟】别以为当老大是种享受,必须经得起摧残,玩得了人命,扛得住诱惑,尤其是一个尤物主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