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242章 鬼子大本营的震惊

第242章 鬼子大本营的震惊

 热门推荐:
    鬼子的机场指挥部里一片的忙碌,如今进攻失利的鬼子兵已经在准备防御,为了应对中国部队的那种火焰武器鬼子储存了大量的沙子,想要利用沙子扑灭那些火焰,同时一挺挺机枪从仓库里被抬了出来,那些都是等待维修,或者略微有点毛病的鬼子航空机枪,在鬼子的机场内有着两百多架飞机,每隔半个月时间就要更换机枪,拆卸下来的机枪需要进行清洗和修理,因此在鬼子的仓库里还拥有着一百多挺可以使用的航空机枪。

    与此同时还拥有着大量的子弹储藏,此时的鬼子已经从中国部队的手里学到了这种极强的使用方法,虽然这样的机枪火力并不如普通的轻重机枪凶猛,但是其威力巨大,现在中国部队已经出现了装甲车,那么就不修用这些武器对中国部队的装甲车进行威慑,同时也能够增加他们部队的防御能力。

    可是即便有着这么多的大口径机枪叶岚却依旧对于守住机场毫无把握,因为她不知道邓阳的手中究竟有着多少那种能够燃烧的武器,一旦那种武器投掷过来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因为那种火焰实在是无法抵挡。

    在这个时代,不管是鬼子还是中国,亦或者是老毛子这种不是很富裕科技也不是特别发达的国家根本没有配备灭火器,只有美英德三个主要国家拥有着这样的装备,然即便有着这样的装备的三个国家在遭到燃烧弹袭击的时候也难以奏效,因为燃烧弹内部并不是只有易燃物质,还有这一颗爆炸核心,正式因为其中的爆炸性武器,如同手雷等等高爆炸弹的爆炸才能够使得燃烧弹瞬间燃烧膨胀爆裂,因此波及很广的范围,单凭小型的灭火器根本难以奏效。

    因此在这种猛烈燃烧武器的威胁下叶岚还是立即向华北派遣军司令部发送了求援电报。

    华北派遣军其实就鬼子的华北侵略军,由鬼子的田代皖一郎大将担任司令官,下面统帅了十九,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七师团,以及青岛的三十一三十六两个后备师团,人数高达十五万人,而田代皖一郎本人就是七七事变的策划者,因此被鬼子大本营任命为司令官。

    然而如今华北的战局可以说是一片混乱,在西线进攻山西的部队在太远忻口尽皆遭到了中国部队的阻击,虽然有所斩获,但是被中国部队顽强的挡在山西东北部无力再进,在东部虽然占据了山东大部分地区,但是山东韩复渠部以及中央的一个军在苏北挡住了他们的工事,又由于独立师的兴起,导致他们之前的错误判断,追击独立师陷入了蚌埠和阜阳两个战线,同时遭遇到了中国数万部队的阻击,现在不管是哪个方向他们在兵力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进攻无力,尤其是河南河北江苏安徽四省交接地方的通道随时面临着徐州中国部队,以及独立师部队的袭扰,随手都有可能被截断后勤。

    这样一来本身就依靠着火力压制中国部队的日军随时都可能丧失大部分战斗力,因此田代皖一郎正策划着准备撤军,他必须将部队收拢回来,然后再集中兵力等待南部部队到达江北合力攻击苏北,争取将京沪铁路全线打通。

    可是就在他进行撤兵的时候,皖北地区的大型机场却出现了意外,那座机场是他们耗费了足足一个多月才建造完成的,当时他们认为中国部队在江北已经没有什么抵抗力量了,因此想要南部攻击南京的部队争功,在看到部队一路浩浩荡荡从河北顺着一条直线攻打过去之后欣喜若狂,却没想到在阜阳北部河南地界遭到了独立师的猛烈攻击。

    那一次作战虽然因为独立师抵抗数天之后撤退而告终,并且在对外宣称上也宣称战胜了这个自一出现就不可一世屡屡与他们为敌的中国部队,但是实际上他们这些指挥部的高级军官都知道那一次的战斗他们自己才是损失的一方。

    那一次的河南战斗主要的损失都集中在战争的前一部分,被邓阳亲自率领的部队歼灭了一个半旅团,最后虽然战争形势有所缓和,可是依旧损失了三千多人,虽然在战后的统计上中国部队死伤人数也高达七千多人,却是鬼子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战斗死伤比例上高于中国部队。

    这次的战争中独立师死伤八千六百人,而日军单单死亡人数就高达一万两千人,伤者更是多达六千,全是因为独立师的作战风格完全与中央军和其他地方不对不同导致的,独立师使用的是现代的练兵标准,并且从一开始就接触特种作战和联合作战,而且武器的使用上也集中了火力,并且多次袭击他们的小股部队夺取武器,因此除了独立师的新兵部队,主力部队的装备和鬼子相差不多,而且更是找到了对付他们装甲车和坦克的方法。

    虽然在空袭之中鬼子依旧占据着绝对的主力,但是中国部队夺取的个别航空机枪被改装成了高射机枪,虽然精准度不高,却影响了鬼子飞机的作战,毕竟即便精准度不高,那些子弹一旦打中飞机也会让飞机完蛋,最后等待战斗结束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死伤是如此惨重。

    如果没有独立师的攻击,此时在淮河沿岸中央军将面临巨大的压力,以为鬼子可以保证其运输线的通畅,能够集中兵力攻打徐州蚌埠阜阳三个城市中的任何一个,而中国部队大都集中在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的徐州,在皖北的兵力并不是很多,再加上南京地区失陷更是人心惶惶,鬼子甚至可以一鼓作气的打到长江边上,只可惜由于独立师的一次战斗,导致中央军向合肥地区增加了兵力,而他们更是因为战斗的损失没有足够的力量冲破中国部队的防线,双方一直僵持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而就在他们想要保持这种对持,等待南京日军处理完南京周边的城市之后渡江南北夹击的时候,他们的机场遭到了袭击,虽然之前机场发来的电报上说敌人只是普通的抗日武装,但是他觉得机场方面可能是轻敌了。

    然而机场方面的战斗不归他们指挥,自从掌握着整个日本特战部队的是雨宫晴子,作为日本皇室的成员,而且是当今日本天皇的直系侄女,再加上其身上还有这北方皇室的印记,导致他根本没有权利去制约对方,同时还要保证对方的安全。

    对于田代皖一郎来说,机场损失了是小事,两百架飞机虽然对于他们来说损失惨重,可是这段时间他们横扫了华北,所夺取的金钱宝物足够数千架飞机,但是如果这个皇室贵族出了事情,那么他将迎来政治上的狂风暴雨,单单是那位亲王的怒火他都难以承受。

    在整个作战序列里,即便鬼子的内阁首相都不敢招惹这位公主殿下,因为天皇本身就对于那个兄弟有着亏欠之情,更加主要的是他们的天皇准备将北部皇室改造成女性家主执掌的氏族,以女性在此时日本的地位,就相当于说这个家族除了表面上的荣耀,以后再也难以拥有进取的可能。

    因为女人在日本成为过往的除了一两千年的那个邪马台女王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了,所以必须保证这个女人的生命安全,他们的天皇可不想出现任何变数。

    不过这个女人似乎有着一颗不甘的心,总要表现的自己不比男人差,所以一直以来都掌握着巨大的军权,而很多家族因为其身上的势力也进行巴结,毕竟他代表着两个皇室家族的融合,所以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天皇对她也是有求必应,似乎双方也有着什么盟约。

    对于皇室的内情他们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了解,因此心中也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因为按照日本天皇的想法,当他退位之后,会让雨宫晴子或者其后代女儿掌权者嫁给后世的日本国王,将北部皇室并入天皇一系之内,完成日本皇族的统一,因此他必须小心应付着这个小祖宗。

    他知道,就算是雨宫晴子一枪毙了他,最多遭受一顿不轻不重的处罚而已。

    “八嘎,泷村大佐,立即命令固县驰援部队尽可能的加快进度,放置机场出现意外,如果机场方面支那人部队人数众多,或者出现什么意外,让他们立即带着公主殿下撤退,机场即便损失了也要保证公主殿下的安全。”田代皖一郎敲着自己面前的作战地图深思了片刻,他觉得还是快一点将那位小祖宗给拉出来的好,现在有了独立师在皖北地区边上他总觉得内心里有些不得安宁。

    可是就在他身边的副官准备前方发报室的时候,另一个副官北岛芪汕尾带着发报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司令官阁下,不好了司令官阁下。”还没有来到指挥部办公室,外面的北岛芪汕尾已经大呼小叫起来,让作战室内所有的人员纷纷侧目过来。

    田代皖一郎眉头一皱,自己的这个副官一直非常谨慎怎么这个时候如此的慌张,看到北岛芪汕尾慌张的模样田代皖一郎忍不住怒火冲心,在对方来到他身边的时候狠狠的一巴掌对着对方的脸上扇了过去。

    “八嘎,注意你的形象,作为一个帝**官,你要保持遇乱而不惊才行,这样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一巴掌打在对方的脸上田代皖一郎这才脸色缓和起来。

    而脸上被狠狠的打出五个手指印的副官却立即身体猛地绷直,急忙弯腰鞠躬口中大声地说道:“哈伊,指挥官阁下说的对,我滴,该死的干活,不过现在又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报告给指挥官阁下,刚刚接到电报在皖北的机场遭到中国主力部队的袭击,雨宫晴子殿下声称遭到了中国独立师最精锐部队的袭击,对方指挥官正式支那人的邓阳,那个独立师的创建者,而且支那人使用了一种新型武器,对我方部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因此请求快速支援。”

    “纳尼?”田代皖一郎听完一下子愣住了,紧接着脸色大变,立即看向地图:“八嘎,我就说她小瞧了支那人,这个国家传承了五千多年,即便现在被我们打败但是谁能说他没有崛起的一天,白种鬼畜都说了他是一头沉睡的柿子,我们怎么能如此轻视他们?现在机场的情况倒地有多糟,还能不能立即突围?”

    田代皖一郎以为机场已经被包围了,心中有些惊慌,即便他在中国战场打了再多的生长,但是如果一个皇室核心成员被打死了他的战果都是没用的,上次因为一个皇室成员的身死他就已经被日本大本营发电训斥了一顿,这次如果这位地位堪比亲王的公主殿下身死,那么他恐怕只能够剖腹自尽了。

    可是正当那副官想向田代皖一郎说明机场情况的时候,忽然外面有急急忙忙跑来两个指挥官,这两个人脸上也满是焦急,甚至连对着他们司令官鞠躬都忘记,大声说道:“指挥官阁下,我们情报人员发现淮河南岸蚌埠和阜阳两地都集中了中国中央军大量兵力,推测约有五万人,趁着我们部队撤退的空隙已经开始强渡淮河。”

    “八嘎,支那人怎么敢过河,即便他们有五万人也不可能吃掉我们的一个半师团,支那人中央军的装备虽然还好,但是和我们相比相差还是很大,他们不可能敢于追击我们的。”田代皖一郎几乎吼叫起来,这一切和他的计划都不一样,因为他认为中国部队根本不敢这样做的。

    可是就在他咆哮的时候,另一个军官又说除了让他震惊的一个消息。

    【阅读】公车色狼频频出动,乘车美女却越来越多,究其原因就是色狼太帅,让一批白富美、童颜**求非礼求摸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