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263章 俘虏

第263章 俘虏

 热门推荐:
    当邓阳跟着二哈带着手下的士兵冲到了鬼子所在的这片树林,刚刚穿过一片满是积雪的小树丛,立即看到一个个鬼子兵围坐在一起。

    还特么的高声唱着鬼子奇怪的歌曲,那歌声十分凄惨,让听者忍不住脑袋发胀眼圈发红,因为实在是特么的太难听了。

    不过看到这一幕邓阳知道,鬼子是觉得逃跑无望,准备用他们最传统的方式殉国了。

    鬼子的殉国方式有很多,比如剖腹对刺等等,但是他们还有一种殉国的集体活动,那就是手雷盛宴。

    简单的来说,在鬼子觉得根本没有任何希望,且又不想成为俘虏的时候,鬼子就会汇聚到一起,然后围成一个圈中间放着一枚手雷。

    他们先是高声唱着赞美鬼子天皇大神的歌曲,然后在自己用难以入耳的歌声把自己给陶醉了之后扣动手雷,等待着集体升天。

    当然了,为了保证每一个鬼子都会安全的死去,鬼子会留下一个人提着一把武士刀等着。

    若是那一个碰巧没有被手雷炸死,那么就赶紧给他补一刀,啥时候所有鬼子都死了,那么才轮到他死。

    而此时松下康平就成那个拿着武士刀的,他站在一边身后是联队的旗帜,等所有人死的差不多了,他就会将这个旗帜烧掉,然后自己刨腹自杀。

    然而这次他们可能失望了,因为就在他们想要举行自己这传统仪式的时候邓阳他们已经到来了。

    对于鬼子求死,邓阳根本不会阻拦,因为鬼子的自杀还能够节省他们的子弹,但是邓阳无法容忍那个鬼子军官。

    他绝对不可能让这个鬼子军官将联队旗帜少了,人可以死,但是旗子必须给我留下来。

    哗啦啦……四面八方的华夏国士兵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一个个手上抱着冲锋枪或者突击步枪死死的盯着这些鬼子兵。

    而鬼子兵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恐惧,每一个鬼子兵依旧在高声吟唱着难听到极点的歌曲,而他们每个人也默默的掏出一枚手雷。

    每一个鬼子的手上都拿着一枚手雷,醉醺醺的在左摇右晃,手中的手雷在他们看来甚至不能够算是一种恐怖的东西,反倒是让他们如痴如醉。

    所有的华夏国士兵都远远的看着鬼子兵,因为没有人会傻乎乎的跑到想要用手雷自杀的鬼子身边,因为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不过邓阳和他身边的士兵,却把自己的枪口对准那个鬼子的指挥官,因为不管如何他们必须保证那个联队旗子绝对的安全。

    至于鬼子,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办法,只能够用自杀来结束这场对于他们来说如同噩梦一般的战争,而且他们现在也真的毫无还手之力。

    华夏国部队的士兵,虽然不会冲到他们的身边,但是并不意味着就会被他们要写,毕竟手雷这个东西,爆炸也只是杀死他们自己。

    对于鬼子来说,他们甚至都没有将手雷抛出去的机会,因为在他们的周边已经围过来数百个华夏国士兵,只要他们一动,那么立即会被无数发子弹打成马蜂窝。、

    忽然所有的士兵都开始警惕起来,因为鬼子的歌曲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也能够明白,现在鬼子已经唱到了结尾了。

    唱到了结尾,那么就是说鬼子准备扣动手雷,对于手雷的爆炸,不管是什么人都会如同对待天敌一样畏惧。

    毕竟那个东西爆炸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而鬼子这个时候也是没有丝毫的动静,他们甚至直接无视了后方的华夏国士兵,因为在他们看来自己都要死了,还管其他东西干嘛。

    只有松下康平满脸的冷汗,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四周都是这些华夏国的士兵,而且每一个人的都将自己的眼睛对准他。

    他知道这些华夏人的目标是自己手上的联队旗子,但是现在他根本动弹不得,因为只要他稍微一动,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无数的子弹。

    “半载……半载……”一声声鬼子的高呼声从鬼子的那些士兵口中传出来,充斥着无边的疯狂。

    轰轰轰……一声声手雷的爆响,原本平静的丛林立即鸡飞狗跳积雪都哗啦啦的从树梢跌落狠狠的砸在邓阳以及士兵们的身上。

    噗嗤……血雨腥风,一连串的爆炸将鬼子碎裂的皮肉吹的满天都是,溅了邓阳以及手下士兵满身都是。

    所有人忍不住后退几步,这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因为恶心,鬼子是疯狂的,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个民族的特性。

    你说这是勇敢吧,确实连死都不怕了,但是怎么感觉都那么的野蛮和无知,还是那句话,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的人,也不会将别人的生命看得重要。

    这是一种人性的扭曲,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思想的变态,这些鬼子一个个满脑子里除了天皇和武士道已经没有一丁点人性。

    尤其是看到那些被炸飞的鬼子脑袋上还带着笑容就让人不寒而栗,这样一个野蛮无知的民族根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鬼子的这次自杀行动还是非常成功的,竟然没有一个活口,不过想想也对,鬼子不是每人一枚手雷的嘛,因此每个人都会被炸的粉碎。

    但是鬼子兵死了之后,邓阳他们开始看向松下康平,这个鬼子的指挥官这个时候已经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两个华夏国的士兵居然从背后抽出了锋利的匕首,随后一脚踩在一个有进气没出气的鬼子身体上。

    松下康平瞪大自己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华夏国士兵。

    紧接着就看到那个士兵手上微微一动,随后猛地一用力,一颗圆滚滚的脑袋直接被割了下来。

    松下康平觉得脖子猛地一凉,眼神之中有些惊恐。

    邓阳眼中精光一闪,这次战斗虽然歼灭了这支鬼子的部队,但是鬼子三千多人肯定还有不少受伤的俘虏。

    虽然邓阳对于鬼子的俘虏并不是很在乎,但是邓阳现在却需要有备无患的准备,因为鬼子这支部队你怎么把它想得邪恶都不为过。

    鬼子的部队几乎任何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够做得出,马上鬼子的大股部队就要到来了,邓阳可不想到时候被鬼子逼得投鼠忌器。

    因此邓阳必须多多抓捕一些俘虏,这样才能够做到有备无患。

    而那两个看下鬼子脑袋的是,其实是因为他们的亲人在这次的战斗中阵亡了,因此才会如此愤恨鬼子。

    不过刀起刀落,鬼子的指挥官脸色的变化却让邓阳给抓到了。

    邓阳是一个后世的特种兵,对于察言观色,从敌人的略微表情变化上就能够看出鬼子心里在想什么。

    对于鬼子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他们固执的认为死了之后就会进入神国,那个神国就是他们天皇的居所,所以他们不怕死。

    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鬼子的思想里还有一个缺口,那么就是被砍头,砍下了头颅。

    按照鬼子自己的说法那就是灵魂无法进入天国了,所以他们最为惧怕被刀砍下脑袋,这个鬼子军官或许对武士道非常的痴迷。

    可是同样越是聪明的人越会想到后果,他知道自己如果死了,一定也会被砍下脑袋,那时候一样没办法回到日本,最终成为一个飘荡在这异国他乡的亡魂。

    邓阳眼中精光闪过,对着身边的士兵低声说了几句,同时看向松下康平。

    这一看松下康平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发紫,看向邓阳的目光简直是想把邓阳给活活剥了。

    因为他看到一具鬼子兵的要害部位被砍了下来,而且还有好几个华夏国的士兵提着短刀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这一刻松下康平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这些华夏国的士兵实在是太可耻了,连死都不让他去死,想到死了之后会遭遇到那种非人的折磨他就不寒而栗。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其实对于邓阳来说,最快的解决方法就是对着这个鬼子指挥官一梭子子弹打过去,随后拿回联队旗帜就可以了。

    但是邓阳还想着将这个大佐联队长给俘虏了,到时候还有一副可打的牌在手上。

    一边是内心崩溃的松下康平,一边是冷漠的如同杀猪人一般的华夏国士兵,双方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对方。

    不过很快,松下康平手中的武士刀啪啦一声跌落在地上,越是聪明人越是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做什么。

    作为一支部队的指挥官,你不但要有优秀的指挥才能,同时还要有着能够洞察人心的观察力,这样才能够发现自己的弱点,找到敌人的缺陷。

    而鬼子的勇敢的原因是信仰,疯狂的信仰,但是他们的弱点同样也是信仰。

    “捆了,咱们回去。”看到鬼子的指挥官放弃抵抗,邓阳也不想在这里耽搁哪怕是一秒钟的时间,毕竟对他来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果然当邓阳返回的时候,一个个鬼子的伤兵和半路掉队昏死过去的鬼子兵都被如同死狗一样丢在机场的空地上,林林总总足足五六百人。

    不过看着一两个士兵正在踩着鬼子兵取笑邓阳脸色微微一变,当即命令士兵将那两个士兵给抓了起来。

    “为什么抓我,为什么?我们做错了什么?”两个被抓的士兵大声嘶吼着,现在他们还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自己的战友为什么会将自己缴械。

    邓阳一脸阴沉的来到两个士兵的身前,狠狠的一人一脚踹了过去。

    扑通!两个士兵狠狠的摔倒在地上,一个个惊恐的看着邓阳,不过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出声,而是固执的和邓阳对视。

    他们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而周边的士兵们也都看着自己的指挥官不知道怎么回事。

    邓阳关顾四周的士兵,又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士兵,这两个人的都非常的年轻,最多不过十七八岁,脸上甚至连胡子都没有生长。

    不过即便是如此,邓阳也必须将他们的一些恶习给改过来。

    邓阳指着那些迷茫的坐在空地上的鬼子说道:“鬼子,是该杀,但是你们那样的做法不但是在侮辱鬼子,同样是侮辱自己。”

    “对于鬼子,在战场上,你可以枪毙他,砍下他的脑袋,但是他们现在是俘虏,这个时候咱们可以强迫他们做事情。

    但是绝对不能做出侮辱的事情,这是一支部队的原则,任何一支部队,都要有自己的底线,否则咱们和鬼子又有什么区别?

    这些鬼子可以死,但是不能够被咱们用鞋底踩死,你可以枪毙,但是并不能用投降的敌人表现自己的勇敢,这对于一支部队来说是侮辱,对自己的侮辱。”

    邓阳的语气非常的严厉,杀戮鬼子兵,邓阳不会将这个疯狂肮脏的民族当成一个人,但是他的身上还有这后世部队的一些底线。

    鬼子是该死,但是自己的部队不能够因此而堕落,杀人不可怕,但是侮辱别人也同时在侮辱自己的部队。

    一支习惯了虐待战俘的部队,习惯了欺负弱者的部队,你怎么能够指望他们和强大的敌人作战?

    两个士兵都是微微一愣,虽然他们不太明白自己的长官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在这些人朴素的思想中,鬼子就该杀,可是忽然间他们明白了邓阳的意思。

    如果他们这样做和鬼子还有什么区别,不过他们更加不愿意给这些鬼子良好的待遇。

    这个时代的人们讲究的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并不是以德报怨。

    而邓阳也不会这样,邓阳的身上流淌的是战斗的血液,根本没有对待敌人还要仁慈的这种想法,敌人就是需要用钢刀子弹才能够制服的。

    “将鬼子的重伤员清点出来解决掉,安歇轻伤的和没有受伤的,给他们三个小时的修养时间,给他们吃点东西,咱们的防御还需要他们的努力。”邓阳对着身边的士兵下达命令。

    不过他却没有对那两个士兵做出任何惩罚,毕竟年纪太小,而且这个时代所有的部队也都是一个样子。

    但是鬼子要是以为邓阳这是仁慈,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邓阳只不过不想让自己的部队坠落而已,没过多久这些鬼子就会明白,侮辱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堂。

    【阅读】【最新曝光:胡歌霍建华参加跑男】angelababy与范冰冰与一男子共度一夜,angelababy被曝光是伪婚,李晨心甘情愿做接盘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