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20章 鬼子的集中营

第320章 鬼子的集中营

 热门推荐:
    “快!”邓阳他们本身就在这个方向的通道里,距离挖掘的最前方也不远,因为其他方向的通道都是在挖掘迷宫,本身并不会遭遇到其他人。

    但是这条通道是通往水青观的因此邓阳他们作为战斗部队所以也跟随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过来的时候,只见一个汉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人们正在惊慌失措的向着后方逃离。

    邓阳和身后的战士立即端起自己的冲锋枪,从宽度两三米的通道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啪啪啪……

    “哈哈,老鼠一样的支那猪!”邓阳他们还没有走出十几米外面就传来一声声鬼子的狂笑声,对于在地道里遇到华夏人鬼子似乎并没有任何警惕,而是以为找到了猎物。

    这里的鬼子不知道其他地方他们的部队遭到了袭击,也不知道南都之内有着邓阳这支部队的存在,因此他们还认为华夏人不堪一击。

    因此肆无忌惮的射击,在杀戮中享受着他们变态的乐趣,他们并没有向上面进行报告,因为他们认为即便再多的华夏人也都会乖乖的成为他们手下的尸体。

    不过就在鬼子们放生狂笑的时候,忽然洞口处冲出了一个身上穿着奇怪黑色紧身衣服脚下穿着军靴的人。

    恩?

    所有的鬼子都微微一愣,他们看到邓阳窜出来的样子就知道等于是一名军人,因为邓阳的手上正端着一挺冲锋枪。

    邓阳半蹲在地上,双手端着冲锋枪瞄准着鬼子兵,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这里的样子,只见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酒窖,足有数百米长,数十米宽,而邓阳他们出现的位置就是在酒窖的入口处旁边。

    在这里的地面上到这几十具尸体,应该是这个酒庄中躲藏在这里被鬼子发现的百姓。

    而鬼子的人数也不多,只有七个人,七个鬼子这个时候疑惑的看着邓阳,因为他们没想到在地道里会窜出来一个士兵。

    不过即便是士兵鬼子也没有丝毫的慌张,因为在他们看来华夏国的士兵和普通的百姓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是就在鬼子们准备依靠自己人数优势的时候,忽然一个个黑影快速的从地道里扑了出来,汇聚在邓阳的身边,一个个都是半蹲着将手中的冲锋枪对准那七个鬼子兵。

    鬼子兵身体猛然一阵,这时候他们才发现一丝部队,因为对方的人数很多,而且身上的服装也非常的统一。

    邓阳的特种部队军装都是按照后世的特种兵,也就是和武警差不多的样子制造的,看上去简介而又有威势,同时每一个士兵的手上都有着一双黑色的手套,有着一双长筒军靴,一看就知道这些士兵都不是普通人。

    而且这个时候,邓阳和他手下的士兵人数已经超过了鬼子,这样一来鬼子立即陷入了危机之中。、

    “八嘎,支那人精锐小队?”一瞬间几个鬼子立即紧张了起来,如果说在这里他们对所有的华夏国百姓和普通部队都不在意的话,那么华夏国还有两支部队让他们忌惮。

    一个是传言中的独立师,因为一场场的战斗干掉了他们很多的部队,还有一个就是在华夏魔都和他们作战的德械师,德械师的装备虽然和德意志的部队相差很多。

    但是其战斗力却和鬼子的精锐甲等兵团相差不多,甚至还有些超越,在魔都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杀伤,可以说魔都鬼子伤亡十万人,其中有一半都是德械师的作为。

    因此当看到邓阳他们精锐的装备和熟练的动作之后,他们立即知道自己一方遇到的是一支华夏国的精锐部队。

    然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撤退或者抢先进攻了,因为在队员们到来之后,邓阳立即扣动了自己的扳机。

    突突突……

    啊啊啊……

    一个鬼子兵瞬间被邓阳凶猛的火力打的倒飞出去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而当邓阳开火之后,其他士兵也立即扣动了自己的扳机,顿时八挺冲锋枪也发出了怒吼,密集的子弹刹那间将所有的鬼子全部覆盖住。

    突突突……

    啊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鬼子兵在密集的子弹中扑通扑通的一个个倒在地上,只是一刹那间算不毙命。

    邓阳看着数个鬼子尸体点了点头,挥挥手小队立即向着酒窖冲了过去,他们需要检查是否还有着鬼子的存在。

    在众人去检查的时候,邓阳则带着后面跟来的邵杰向着旁边的一条通道出口走去,他们不但需要检查酒窖的内部,也需要检查一下外面的情况。

    这个酒窖貌似很深,邓阳他们走的这个通道是用石块累积的,虽然有着坡度,但是却有着五六十米的长度,由此可见酒窖的深度最少也有十米深。

    而当邓阳他们悄悄的靠近通道出口的时候,外面也传来了几声鬼子的交谈声。

    果然邓阳猜测的没错,鬼子在这里还有这其他人。

    邓阳扬起手制止邵杰继续向前,同时拉动枪栓准备战斗。

    外面传来一片火光,传来一阵酒香,邓阳悄悄的探出头观察外面的情况。

    只见这里是一个造酒作坊的后院,此处的建筑物并没有遭到太大的毁坏,鬼子在后院升起了一堆火正在烧烤着不知何处抢来的鸡鸭,喝着地窖里找到的美酒。

    鬼子的人数有十三四个,折让邓阳微微皱眉,因为对方的人数太多,一旦交火很可能造成很大的动静。

    然而猛然间邓阳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这些鬼子倒是真的很作死。

    这帮鬼子人数虽然不少,但是每一个人都大醉伶仃,鬼子虽然号称嗜酒如命的民族,即便是上了战场在作战物资中也有着他们清酒的存在。

    但是清酒的度数只比后世啤酒高上一点,但是华夏国的烈酒几乎都是在五六十度以上,此时鬼子们喝的酒就是从地下的酒窖中取出来的。

    酒窖里的酒邓阳已经知道是女儿红,这是一种烈酒,鬼子那习惯了和清淡酒水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么烈性的酒,一个个现在都已经东倒西歪。

    这简直就是在作死,看着鬼子们要不呼呼大睡,要不颠三倒四的乱晃,邓阳知道鬼子都已经醉了,杀死醉酒的人和杀死一只被捆着的猪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邓阳挥挥手上身后的邵杰出来,他从身上拔出一把匕首丢给邵杰。

    “你不是说想要进入我们的部队吗?”邓阳看着邵杰问道。

    邵杰点点头:“是的长官,我要跟着你们一起杀鬼子。”

    对于杀鬼子,邵杰不会有着丝毫的退缩,他要报仇,这是他的执念,他没有邓阳和邓阳手下士兵的为民族而战的高尚情操,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教育,他杀鬼子就是简单的为了报仇。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没有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为了国家和民族而战斗,他是需要培养的。

    在这个文盲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代,想要每个人都明白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性是一个很难的事情,想要达到那种程度就必须给于每个人能够看得见的利益,以及孜孜不倦的教导。

    在邓阳看来,国家和自己民众之间,就是一种纯正的利益关系,国家为百姓提供土地资源机会和安全,百姓则反过来保证国家的存在,用自己的全力去守护自己的民族和国家。

    很多人都怪清末民国时期华夏国不理会国外的侨胞,但是这真的怪不了这个民族这个国家。

    就好像一个人已经穷的叮当响已经到了卖儿卖女被人欺凌的时候,你让他怎么去帮助自己的兄弟?

    只有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有着自己的民族心,这才会有着浓烈的民族感,才会将民族的责任担负在自己的身上。

    如果说这个时代华夏国的军事实力和鬼子相差不多,那么一旦南阳的侨民有事,不管是出于国家的影响力,还是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那么国家都会进行干预。

    但是关键问题是自己要强,很显然华夏国现在并不强,而且非常弱,是个国家都能够在这里撕下一块皮肉。

    邓阳的愿望不是让这个国家回到战前那个状态,而是要让这个民族重新屹立在天地之间,成为一个崛起的大国,而很显然二十世纪二次大战是华夏国以及华夏民族百年内最后的一次机会。

    当然这一点除了邓阳几乎没有任何人明白,现在所有人都想着能够将鬼子赶出去就好,完全没有想过将来的事情。

    而且将来实在是太遥远,这让人们根本没有丝毫的感觉,他们看不到摸不见,因此根本没有丝毫的印象。

    不过这些邓阳现在也只是想象,他最主要的任务是带着数万,乃至数十万的百姓活着,活着走出这个地狱。

    “拿起你的匕首,杀,杀了这些鬼子。”邓阳将匕首丢给邵杰,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就必须杀戮敌人,以敌人的鲜血才能够完成自己的进化。

    邵杰点了点头,他以前虽然也是练武,但是从来没有杀过人,当他第一次看到邓阳杀人的时候还忍不住呕吐,但是跟随邓阳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明白,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噗嗤……

    锋利的匕首直接划过鬼子的脖子,鲜血瞬间喷涌出来。

    邵杰死死的盯住对方喷血的伤口,虽然伤口很恐怖,但是他却坚持了下来。

    邓阳满意的点点头,邵杰这是在锻炼自己的胆量,直视对方的伤口,可以让士兵熟悉这种鲜血喷张的情形。

    在杀死第一个鬼子之后邵杰接连不断的将一个个烂醉如泥的鬼子杀死,昏昏欲睡的鬼子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不多时十三四个鬼子就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然而邓阳知道这一片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的鬼子,因为邓阳注意到地面上留下很多的血迹。

    这显然不是鬼子的,鬼子在这里遇到他们之前根本不可能遭遇到太强的袭击,甚至根本不可能遭遇到袭击。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华夏国百姓的血,这让邓阳的眉头一皱,因为这说明当初在酒窖里的百姓应该不会太少。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通道之中走出九个人,正式特种作战小队和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中年人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看到地面上的鬼子兵却露出一丝狰狞目光。

    “狗日的日本鬼子。”看到地面上倒了一地的鬼子兵男人疯狂的扑了过去,狠狠的揣在鬼子的尸体上。

    众人默默的看着,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中年人可能和鬼子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过了足足一两分钟,男人才踢得累了,这才停止了下来,对着邓阳拱拱手。

    “这位长官,我是李记酒庄的掌柜祁梦言,多谢长官给我那惨死的女儿报仇。”祁梦言双眼赤红一片,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鬼子糟蹋至死,但是他却不敢出来,他心中对鬼子恨得要死。

    邓阳微微的点了点头,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却有些厌恶,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糟蹋居然还躲起来这种人他并不会给好脸色。

    野兽尚知护犊,然而人比野兽聪明,有时候却更加注重自己的安危,这何尝不是人类的一种可悲。

    不过邓阳也理解对方,毕竟当时的情况他们即便出来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酒窖里有多少人,现在在哪里?”邓阳不关心这个男人,而是关心那些百姓。

    “九百八十人,被鬼子杀死了几十个,其他的刚刚半个小时之前押走了,应该在三里外的集中营里。”祁梦言出声回应道。

    恩?

    “集中营,在哪里?”邓阳微微一愣,没想到鬼子还有集中营。

    “在酒庄的左后方山谷内,三座小山包围着四周,鬼子将所有抓到的人全部都关在哪里。”祁梦言对于周边的地势非常了解,也正是他们看到鬼子不断的抓人才躲到了地窖里。

    不过鬼子寻找酒庄正好找到了他们。

    邓阳微微点了点头,让邵杰找人带祁梦言进入地道,他们十个人则向着集中营摸了过去。

    不过刚刚到集中营的边上,邓阳的眼中就闪烁出噬人一般的怒火,鬼子简直是在践踏人性。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