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34章 邓阳的报复

第334章 邓阳的报复

 热门推荐:
    就在鬼子的指挥官脸上露出狰狞的神情想要残忍的杀死这个守护自己女儿的女人。

    然而就在鬼子的武士刀高高抬起来的时候,忽然女人身后的那片泥土突然坍塌下来,一个身影向着鬼子指挥官就冲了过去。

    “八嘎?什么?”鬼子的指挥官猛然一惊脸色大变,来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的,模样再加上地道中的光线并不是特别好,即便这里有着篝火也一样。

    可是等鬼子看到面前那个高达的身影,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胸口猛然一疼。

    “八嘎,支那人!”鬼子指挥官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华夏国人,尤其是看到对方后背上两杆步枪,以及胸前挂着的冲锋枪不由的微微一愣,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神色也猛然一边。

    他知道了,这就是他们部队一直在搜寻的那支华夏国部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杀死他们那么多士兵。

    而就在鬼子刚刚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忽然那被邓阳撞开的地道中冲出来一个个士兵。

    他们有的和邓阳身上穿的一样,都是那种紧身的战斗服,有的则是穿着普通人的衣服,甚至是中央军的军服,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杆步枪,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向着那些鬼子兵冲了过去。

    鬼子的指挥官脸色大变,因为从地道中冲出的部队足足有两三百人,他忽然明白他们要找的绝对是这样一支部队。

    他从这些华夏国部队士兵的脸上没有看到任何一点恐惧,一般的华夏国百姓和部队看到鬼子兵都是有着一丝畏惧的,但是这些人看到鬼子兵脸上都是疯狂的战意。

    “八嘎!”鬼子的自会馆微微愣了一下,不过他没有打算就这样等死,他们在华夏国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他们知道一旦自己被华夏国的士兵俘虏抓住,那么等待他的绝对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结果。

    “去死吧,支那人!”鬼子指挥官手中的武士刀狠狠的向着近在咫尺的邓阳劈砍了过去。

    但是邓阳的双眼却死死的盯着地面上那句没有脑袋,身上的衣服也被鬼子用武士刀劈开的尸体,这个尸体在这里是那么的刺眼,让邓阳胸膛之中燃烧起足以将他自己焚烧的怒火。

    噗嗤……

    啊……

    邓阳另外一只手上的匕首猛然间挥动,刀光一闪鬼子指挥官握着武士刀的手掌直接被邓阳一刀砍了下来。

    鬼子指挥官在放声惨叫,他的右手手腕直接被邓阳的匕首砍断,现在正在鲜血横流,鬼子指挥官不由的放声惨叫。

    不过邓阳甚至都没有看这个鬼子一眼,他一手提着鬼子,一步步的向着尸体走了过去。

    而在其他方向,如狼似虎的士兵冲向了一个个鬼子兵,他们没有开枪,一个个端着刺刀就冲向了鬼子。

    噗嗤……

    一个士兵手中的刺刀狠狠的插进了鬼子的胸膛,随后这个士兵怒吼着奋力向前用力,鬼子的尸体也随着他的用力而向着远处倒退,最后狠狠的撞击在土层上。

    有的地方好几个士兵疯狂的围攻一个鬼子兵,刺刀如同一道道闪光,在鬼子兵的身上不停的留下一道道伤痕,鬼子兵疯狂的惨叫着,但是身体上的鲜血还是不停的流淌出来。

    士兵们并没有将鬼子直接杀死,他们就是不停的在鬼子的身上给鬼子制造伤口,让鬼子身上的鲜血不停的流淌出来。

    一队队的士兵疯狂的围攻这一个个鬼子,杀死鬼子太容易了,一刀或者一发子弹就可以,但是这样根本不足以平息士兵们的怒火。

    啊啊啊……一声声鬼子的惨叫声在地窖里不停的响起,一个个鬼子被邓阳手下的士兵当做是练习刺刀的靶子一样不停的穿刺,让鬼子在刺刀的穿刺下不停的哀嚎。

    这些都是以前鬼子施加在他们身上的痛苦,现在他们也要让鬼子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所有的百姓这个时候都愣住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部队来救他们,也没有想过部队到来之后能够这么快的将鬼子击败。

    这些鬼子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被眼前这支部队给击溃了,现在这些倒在地上不停哀嚎的鬼子根本看不出之前刚刚到来的那个时候的那种猖狂。

    邓阳提着鬼子的指挥官,鬼子指挥官那矮小的身形在他的手上就如同一个半打孩子一样,鬼子指挥官惊恐的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兵被围攻被屠杀,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鬼子的指挥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他们战斗了那么久,即便在魔都那样恐怖的战场上他们对华夏国的精锐德械师都没有丝毫的畏惧的,按时在这支部队的额面前他们却没有着一丝的抵抗能力和勇气。

    这群人太凶残了,在鬼子指挥官看来比他们还要凶残,华夏国部队有能力直接杀死他们的,但是却没有这样做,他们是在报复血腥的报复。

    想到这里鬼子的指挥官不由的浑身一个哆嗦,他知道现在他一样被这个华夏国部队的指挥官提在手里,那么他之后的命运也可想而知。

    尤其是他一低头就能够看到之前哪一个被他砍掉了脑袋扒光了衣服又穿透了胸膛的华夏国女人。

    一瞬间鬼子的脸色无比惊恐,他疯狂的在邓阳的手上挣扎着。

    “八嘎,该死的支那人,你们这样做是不符合国际法的,要么你们俘虏我们要么你们杀了我。”鬼子的指挥官怕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只在说什么东西了。

    他知道想要做俘虏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做出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只要有一点血性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因此他一心求死,就想着这个华夏国的军官能够给自己一个痛快。

    邓阳低下头愣愣的看了眼鬼子指挥官,冰冷的眼神让鬼子的指挥官的咆哮戛然而止,身上也不由的一哆嗦,邓阳的目光在鬼子看来就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存在,简直就像是死神的眼睛。

    “国际法?”邓阳不由的笑了起来,笑的非常的狰狞恐怖,鬼子看到邓阳的笑脸,听到邓阳的笑声吓得都快要哭了。

    邓阳扑通一声将鬼子直接丢在地上,指着那死去同胞的尸体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国际法?”

    “不……不……快杀了我,杀了我!”鬼子的指挥官越发觉得恐惧,因为他看到有几个已经经受不住摧残的鬼子兵已经被华夏国部队的士兵砍下了脑地。

    这让他无比的恐惧,因为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被砍掉脑袋,因为一旦砍掉了脑袋,那么他们就再也无法回到他们所谓的神国去了。

    “啊……不……”鬼子的指挥官看着一个个鬼子兵身首异处,内心都已经完全崩溃了,惊恐的吼叫着,一直完好的手在地面上想要向前攀爬逃走。

    然而就在他动作的时候,忽然觉得后背猛然间一沉,紧接着就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巨大压迫感。

    啊……鬼子指挥官发出一声痛不欲生的惨叫声,邓阳脚上的巨大力量甚至可能已经将他的内腹器官给重伤了。

    “现在知道怕了?”邓阳看着鬼子指挥官惊恐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自作孽不可活,这些鬼子做出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那么邓阳就有责任让这些鬼子享受一下他们自己造出的恶果。

    噗嗤……啊……

    一声声惨叫声,邓阳就这样一只脚踏在鬼子的后背上,让鬼子看着一个个鬼子兵被华夏国的部队一个接一个的杀死,一个接一个的脑袋被削掉。

    那凄惨的惨叫声让原本看着鬼子兵凄惨模样而感到兴奋的华夏国百姓都忍不住侧目。

    鬼子的指挥官浑身颤抖着,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恐惧是有两种形式的,一种是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一种是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般情况下为止的危险才最为恐惧,反而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反倒是并不是那么害怕了。

    但是这也分情况的,如果说有些人知道自己会被枪毙,但是他们明白只需要一颗子弹就可以将自己杀死,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只要挺一挺就过去了。

    不过若是有人知道自己要被凌迟,而且眼前前面还有人正在被凌迟处死,那么死亡对于他来说就是非常的恐惧了,同时在死亡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更是他们最为惊恐的时间。

    噗嗤……最后一个鬼子兵的脑袋被削了下来,三十个脑袋被士兵们一个个的踢在手上摆在身首异处死相凄惨的女人尸体前。

    和邓阳以前摆放的形式一样,成品字形如同一堆祭品,不过那摆放的人头最上方还缺少这一个。

    这个时候邓阳将目光投向自己脚下的鬼子指挥官,鬼子指挥官不由的喉咙涌动,脸色无比惊恐。

    他知道这些人要做什么了,他自然能够看出来那个三角形的人头摆放形式正好少了一个一个最顶层的脑袋,而那个位置就是留给他的。

    “八嘎,大日本皇军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都要死,都要死,所有的支那人都要死。”鬼子的指挥官已经疯狂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华夏国的部队不可能放过他,因此疯狂的威胁起来。

    看着鬼子指挥官的疯狂威胁,邓阳根本无动于衷,他手中拿着而鬼子的武士刀一道插进鬼子的肋骨之中。

    邓阳的脸色冰冷,听着鬼子的惨叫冷声说道:“不会放过我们,你觉得我又会放过你们吗,你们日本人总要为现在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说罢邓阳狠狠的一刀将鬼子的脑开劈砍掉,随后一个士兵将还没有完全死掉的鬼子脑袋直接摆放到那人头摆成的台阶上。

    “立即疏散人员,将所有受伤的百姓带走快速救治。”邓阳看着手下的士兵,随后下达了命令,他知道现在很多人已经危在旦夕,必须尽快救治。

    “是军座!”所有士兵立即遵从邓阳的命令,后方的其他百姓也立即过来帮忙,人员快速就得到了转移。

    但是邓阳不准备现在就离开,而与此同时在洞口探查的部队也探查到有一群鬼子正向着这边而来。

    邓阳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杀死这么一丁点的鬼子根本不足以平复他的怒火,这些鬼子来的正好,邓阳正想着将这些人全部给送下地狱。

    小伙跟爷爷去山上打猎,居然看到了老鼠烧香,野猫拜庙,用人的尸体制成的雕像,半夜回到家,自己的生身母亲居然带着“人”追杀他,原因竟是爷爷对母亲行不轨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