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36章 准备袭船

第336章 准备袭船

 热门推荐:
    轰!地道之中传来一声轰鸣巨响,所有的鬼子都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后。

    那巨大的声音就是从他们的身后传来的,声音并不算是震耳欲聋,但是却让人能够感受到其爆炸时的巨大力量。

    整个地道都在震动,就好像发生了巨大的地震一样。

    那不是普通的垮塌,而是等他们在那条地道内埋下了很多的炸药,当然邓阳他们也不会放过这些个洞厅。

    整个通道或许以前挖起来非常的吃力,耗费了很多的人力物力,但是能够将几百个鬼子埋葬那么这一切都值得。

    鬼子听着身后的剧烈垮塌声,此时他们那里还不知道中了邓阳的诡计。

    但是那个想法简直是太可怕了,这些华夏国的部队是想要活活将他们埋葬在这里。

    “不!”大森奏大疯狂的咆哮一声,脸上露出惊恐疯狂的神色,他们知道留在这里肯定是死路一条,想要撤退也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够向着邓阳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只有从哪里才能够掏出这个火药桶,否则他们都将被活埋在这里。

    那是一个可怕的场景,大森奏大都能够想象到自己在泥土中呼吸困难时候的样子,这让他不寒而栗。

    “八嘎,冲过去,冲过去。”大森奏大慌忙抽出自己身上的指挥刀,现在他只想冲过去,只有冲过去才能够获得一条生路。

    只有冲过去才能够继续活着,才能够继续享受,他可不想死在这里,所有的鬼子兵都不想死在这里。

    “突杀给!”鬼子的冲锋声音传来,他们此时面临着生死抉择,本身也就是最危急的干透。

    即便是一只狗在逼到了绝境也会爆发出狼的野性,而鬼子本身就是一个个没有人性的畜生,这个时候自然更加的疯狂。

    三百来个鬼子兵端着自己的步枪就向着邓阳他们原本挖掘出来的那个洞口冲了过去,黑乎乎的洞口在所有鬼子的眼中就是通往生存的大门。

    此时的鬼子已经根本无暇顾及地面上那些鬼子的脑袋,他们知道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坟墓。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从俺黑乎乎的洞口处,两道白色的烟雾滋滋作响,向着鬼子他们这边燃烧过来。

    当然并不算太快,但是鬼子在这样的昏暗之中根本发现不了地面上的引线究竟在什么地方。

    虽说有着一堆篝火,但是篝火的光亮实在是太暗淡了,无法让鬼子们看清楚地面,这样一来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将地面上火线斩断。

    而且所有的鬼子都知道,华夏国部队居然设了这样一个局,那根本不可能给他们这样一个简单就能够获救的可能,在地面上或许有着无数条火线在燃烧,只是他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已。

    因此鬼子根本想都没有想过要将地面上的导线斩断,而是冲,向着洞口冲过去,哪怕洞口只能够让他们其中一少部分人活着,他们也在疯狂的冲锋,因为总比都死了强,那毕竟是一个希望。

    但是洞口处邓阳一脚踩在一挺重机枪的身上,他已经给鬼子们准备好了大礼,这些鬼子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希望,鬼子在这里造的孽,那么就让这些鬼子在这里偿还。

    突杀给……鬼子疯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邓阳身边战士将重机枪的保险打开,邓阳哗啦一声趴在地上,随后紧紧抓着重机枪的扳机,等待着鬼子的到来。

    一个个鬼子此时已经疯狂了,他们即便是看到了邓阳手中有着重机枪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相比于被子弹打死他们认为活埋更加恐怖。

    邓阳当然不会有着丝毫怜悯,他们和鬼子有着血海不共戴天之仇,战争就是你死我亡的事情。

    如果这些鬼子活着,那么邓阳他们就要被鬼子打死,一万多百姓也会因此丧命,为了自己的同胞,消灭这些入侵者对于邓阳来说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哒哒哒……

    猛然间重机枪的射击声在地道中回响,一颗颗子弹如同流星一般向着远处呼啸而去。

    噗嗤……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一个个鬼子兵倒在地上,面对重机枪鬼子根本无法抵抗。

    一个个鬼子倒在冲锋的路上,在昏暗的地洞中血腥气味变得更加浓烈,但是鬼子这个时候已经红了眼,他们根本不在乎人员伤亡。

    但是此时大森奏大知道他们已经完了,面对一挺重机枪他们根本无法冲过去,毕竟他们还是血肉之躯,重机枪那超高的射速,以及恐怖的子弹威力,他们全部性命填进去也是必死无疑。

    果然在鬼子死伤惨重的时候,忽然地洞中传来一阵猛烈的震动。

    轰!

    猛烈的爆炸从洞厅内的泥柱上传来,每一次爆炸巨大的泥土都轰然一声分崩离析,高达三四米的巨大泥柱瞬间垮塌,上面洞顶的泥土倾泻而下,瞬间将几个鬼子兵淹没。

    “八嘎!”大森奏大已经绝望了,随着一声声的爆炸他们都感觉天崩地裂,头顶上的泥土如同瓢泼大雨一样倾泻而下。

    轰轰轰……

    哗啦啦……

    每一次爆炸上方都落下众多的泥土,在鬼子们惊恐的目光中将一个个鬼子兵生生活埋。

    邓阳他们就站在洞口,看着鬼子在临死的时候歇底斯里,看着鬼子们惊恐莫名,以往都是鬼子给华夏人这种恐惧的感受,现在邓阳一点点的还给这些鬼子。

    当然这在邓阳看来只是一个开始,更多的战斗还在后头,和鬼子的战斗依旧还会继续,他要让所有的鬼子为他们军队这种残暴的作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邓阳深深的记着后世网络上的一句话,那就是若有一天骂他樱花,任何手拿武器的日本人都将被从人世间抹除。

    邓阳的目标就是这个,他要让鬼子在世世代代之中无人敢再次拿起武器,任何敢于拿起武器的日本人都将毁灭在他们强大的武力之下。

    轰!

    洞口落下一片巨量的泥土,一瞬间将洞口封住。

    邓阳对着身后的士兵点点头,随后所有人全部撤退。

    “长官,幸存有三千一百人,生病的三百八十人,受伤的一百三十三人。”刚刚回到石林洞厅,身边的楚紫山就走了过来,现在所有关于百姓和衣食住行方面的事情都被邓阳委任给他了。

    邓阳点了点头,他们最后时刻还是去晚了,如果早去半个小时,那么鬼子根本无法在哪里放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邓阳他们当时正好在挖掘现场的最前方,听到对面传来的一声声惨叫之后,他们立即意识到鬼子发现了人们隐藏的地点,因此邓阳根本等不及人们将通道挖好,直接就猛然一撞冲了过去。

    最终他们歼灭了冲入人们之中的鬼子,但是鬼子之前的作恶也导致了上百人死亡,一百多人身受重伤。

    鬼子简直没有吧华夏国的百姓当做人看,他们肆意的在将百姓当做可以任意宰杀的牲口,故意在百姓的身上制造伤势,以此来进行取乐,邓阳恨不得将那些鬼子拉出来,一个个削去脑袋。

    “能治好多少?”邓阳知道生命和受伤的百姓存活率绝对是很低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多少的药品。

    同时这些百姓都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本身的抵抗力也已经下降到极为低下的一种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邓阳他们用酒精清洗伤口,也可能无法挽回那些同胞的生命。

    楚紫山摇了摇头,他们被困在低下,甚至连采药都无法去,因此他们几乎没有多少药品,这个时代盘尼西林还没有正式普及。

    在华夏国这种西药还是非常稀少的,因此哪怕是因为发炎导致的发烧也足以使人失去性命。

    盘尼西林的制作流程和方法邓阳都知道,但是他却无法在这里制造,因为根本没有原谅和设备,这样他也毫无办法。

    这种消炎药作用非常重要,正是因为这种药物的存在,才挽救了二战期间众多的双方士兵的生命。

    青霉素,在后世是最为普遍的药物,但是在整个时代他却是一种比黄金还要宝贵的。

    欧洲此时还处于和平时期,但是盘尼西林的价格也无比昂贵,一盎司,也就是三十一点一克盘尼西林的价格相当于同等价格的黄金,也就是三十五美金。

    即便是二战前时候价格依旧保持在这样的水平,直到后来发现了新的提纯方法才降低价格。

    不过整个二战期间最便宜的时候也相当于一盎司二十五美金,这么昂贵的药物当然不是华夏国能够承受得起的。

    因为没有青霉素,邓阳很难治疗哪些因为伤口感染引发炎症的百姓,只能够用蒸馏过的酒精进行简单的消毒,除此之外他们都毫无办法,只能够看个人的抵抗力和意志了。

    邓阳叹息一声,五百人最终或许只能够活下少半的人,这就是弱国的悲哀,你连最简的药品都没有。

    不过在邓阳心情沉重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女孩向他走了过来。

    邓阳看了过去,这个女孩正式之前那个受伤的女人保护的小丫头,此时小丫头依旧脸色苍白,不过却露出了笑容。

    “大哥哥,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哪些叔叔给我的炒面,你要吗?”小丫头手中攥着的是炒好的小麦,现在他们只能够先吃这样的东西,至于那些面粉则都被制成了干饼,能够保存更长的时间,因此并没有动。

    邓阳蹲下来看着这个小丫头,小丫头长得很漂亮,虽然脸色苍白了一点点,但是双眼之中此时已经充满了神采。

    邓阳笑了笑,在小女孩期盼的目光中从其手上接过炒好的小麦,捏起一点塞进自己的口中。

    小女孩一咧嘴露出笑容,其实他在过来的时候她的母亲,他身边的小朋友其实都很畏惧邓阳的,他们对邓阳有着崇拜,有着敬佩。

    可是邓阳在他们的眼中也是一个杀人,使他们的保护神,他们对邓阳充满了敬畏,只有小女孩想要亲自表示一下自己的谢意。

    她鼓起勇气来到邓阳的身边,就是想要看到这个在人群里地位最高的男人吃下她送来的一点东西。

    邓阳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小家伙,你们现在这里安心生活,外面有我们帮你们撑着,不过你们也不要给大人添乱。

    我会尽快从人们之中找出老师教导你们,你们都是咱们国家的未来,我希望你们即便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也要好好学习。”

    邓阳看着远处看着自己的人们,又看了看小丫头和那上两三千个十来岁甚至更小的孩子,这些孩子不能因为他们而从小就失去了学习的机会。

    而且在邓阳看来,这些孩子根本无法在正常的劳作之中帮助他们太多的事情,如此一来不如对孩子们进行教育,邓阳不认为自己一定会死,他发誓一定会将这些百姓全部或者带出南都。

    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出声说道:“大哥哥,我们听您的话,不过你可要记住喽,我叫穆紫柔。”

    “好,我记住了,你叫穆紫柔,紫柔是吧,不过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邓阳呵呵一笑,对于孩子他有着充足的耐心。

    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围着小丫头左问右问,邓阳微微一笑,转过身来,此时伊鹏飞和邵杰以及孙俊友都已经汇聚到他的身边。

    “都准备好了吗?这次咱们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一旦走漏消息,咱们可能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邓阳眼中闪烁凶光,这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们晚上要做的事情一旦被别人知道,甚至可能会因此而遭到排斥,但是现在邓阳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他们只能够这么做。

    为了近两万百姓,甚至之后更多百姓将来的生活,邓阳他们必须充当一次水盗,而他们的目标不但是鬼子,还有这长江上所有运行的船只。

    或许因为他们导致很多人的财产受到损失,但是邓阳他们业之后在将来进行补偿,在民族危亡的时候,邓阳真的不可能坐视一艘艘满载食物粮食的船舶从自己的眼前飘过。

    如果他坚持着仁义道德,那么最终所有人都会被活活饿死,或许这样一来那些外国人会称赞他,但是他身边的同胞却会因此全部饿死。

    邓阳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他只要百姓们能够活下来。

    然而邓阳却不知道,他此次的攻击却给他带来了滔天怒火。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