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61章 扬子江的日军

第361章 扬子江的日军

 热门推荐:
    “八嘎……你们这群支那猪,八嘎,我投降!”忽然从草丛站起来的土井三郎一下子吓了所有人一跳,不过看到土井三郎双手向上高举着步枪,随后又将步枪狠狠的丢在地上,即便是听不懂日语的人们也知道这个鬼子的指挥官是在投降。

    但是邓阳却是听得懂这家伙的语言,顿时哭笑不得,因为他的手指已经放到了扳机上,当时正注视着这个鬼子准备直接开枪射击,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个鬼子指挥官居然站起来投降了,而且正是在他准备射击的时候。

    邓阳有种感觉,这个鬼子指挥官一定是感觉到自己马上就会被打死了,所以才选择投降。

    可以看出这个家伙的警惕性还是非常长的。

    如果邓阳现在是在自己的控制区,那么邓阳不屑于饶了对方一命,将这个鬼子兵用来给部队士兵们了解鬼子士兵的战斗方式,只有更熟悉鬼子才能够更好的打击鬼子。

    不过可惜这里是南都,一个十几万鬼子聚集的地方,邓阳可不敢冒任何危险,万一这个鬼子在后来逃掉了,那么对于邓阳他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因此邓阳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紧接着手中的狙击枪发出一声巨响。

    嘭!

    啊……&

    一声惨叫声,土井三郎的脑袋顿时嘭的一声爆炸开来,随后残破的身躯直接跌倒了在地上。

    “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你们都是一支支部队的指挥官,在遇到这样的情况下的时候,要量力而行,看看俘虏日军对于我们是否有利,如果我们处在后方,那么抓住鬼子代表着我们的赫赫战功,然而在这里这样的战场上任何一个俘虏都是一个定时炸弹,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般鬼子的投降是不需要接受的,只有那些鬼子的高级军官可以直接扣押。”邓阳打死这个鬼子的指挥官,就是要告诉这些士兵们,最少在短时间内他们不需要日军的俘虏,因为这样的俘虏不会对他们形成任何一点优势,反倒是会成为他们的包袱。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随后快速的将草丛中几个鬼子的武器和身上的弹药快速的打扫一空。

    邓阳咧了咧嘴,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弹药武器实在是太缺乏,他手下的部队每一支打扫战场的时候都像是一群饿狼,几乎鬼子身上任何有用的东西都会被拿走,哪怕是鬼子腰带和钢盔。

    看着战场清扫完毕,这个时候一个个士兵也快速的汇聚过来,邵杰和马旋邱东全部等待着邓阳的命令。

    邓阳转过身看向一旁垂头丧气站在自己身边的第三班,也是军官速成连内唯一一个被鬼子攻击的部队。

    此时三班的班长根本不敢看邓阳的眼睛,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犯了巨大的错误,被鬼子打死了两个队员,打伤了六个人,这是他们从来到这里到现在的第一次损失,也是最大的一次损失,让他觉得自己对邓阳亏欠的很,也觉得自己的无能导致了部队士兵的伤亡。

    邓阳冷眼看了一眼三版的班长林泽,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岁的小伙子是南京西南大学的学生,脑袋反应力很快,学东西也非常迅速,邓阳准备在回去之后就将其提拔为一名连长,随后在成长起来之后提拔成营团长级别,打算重点培养,但是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却在这个时候搞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对于邓阳来说这一百名军官连的士兵,是这支部队未来的主干,也是邓阳训练方法的继承者,只有这些人活着,在部队中起到顶梁作用,自己的部队才能够快速成型,但是一下子就死掉了两个,让邓阳都感觉到心疼。;

    “军座,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有严格按照行军方略进行布置,请军座惩罚。”林泽慢慢的抬起头,随后鼓足了勇气站在邓阳的身前。

    哼!

    邓阳冷哼一声:“惩罚,惩罚你能够让两名士兵活过来?”

    邓阳怒斥一声,随后他冷着脸说道:“你说你的责任,你说说在这次的训练中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是军座。”林泽知道自己的惩罚是在所难免的,因此这次战斗他着实犯了很大的错误,正是因为他的错误,才导致士兵的死亡。

    “报告军座,按照作战条例,任何一支部队进行作战,哪怕是班级部队在野外行军训练都必须派出哨兵前出三百米,一名机枪手负责隐蔽射击。而我只是布置了一名机枪手,却没有布置前出哨兵。”林泽的眼中露出一丝泪光,正是因为这样一点点的错误,导致他们被鬼子摸近了攻击,也正是如此导致了在第一波的战斗中立即被打死了两个人。

    其实林泽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到鬼子,毕竟他们已经在这里训练了半个月了,根本没有看到鬼子的身影,而且这里属于是未开发的地方,都是茂密的森林,鬼子的驻地也在近十里之外的扬子江边,因此他认为派出哨兵没有必要,而且为了能够让整支小队都得到训练,因此将哨兵给招了回来,只有一名机枪手隐藏在十米外警戒。

    “哼!就是这么一丁点的错误,就造成了这样大的损失,你要想一下,如果这里只有你一支小队,如果你带领的不是班级部队,而是连级营级甚至是团级部队,那么就是在交战之初一次性损失了十分之二的兵力,人数少的时候你们还可以进行抵抗,但是如果是团级双方都是三千人,你一次性被对方消灭了五分之一,你觉得你还有多大的胜利把握?”邓阳语气严肃。

    这次的伤亡是不大,仅仅两个人阵亡牺牲,但是如果将这次的战斗放大,放大到更高级的部队级别,那么损失可就更大了。

    如果是一个军,那么一次性就是损失了半个师,这种伤亡就极为恐怖了。

    虽然这些士兵很可能其中只有一两个将来能够成为上万人师级部队的指挥官,甚至没有人能够成为,但是这种轻敌的思想必须尽快改变。

    “是军座,我甘愿承受处罚,为我的错误负责。”林泽笔直的站立在邓阳的身前,脸上满是愧疚。

    邓阳点点头,如果林泽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狡辩,那么邓阳真的有可能将其一撸到底,甚至将其枪毙已正军法。

    但是林泽勇于承担责任的表现让邓阳非常满意,只哟这样的军人才能够在战争的时候拼尽全力维护国家的利益。

    “好,不过现在战斗正在继续,你的惩罚就先记下了,回去之后你和你其他人一样给我从一个班长做起。”邓阳已经做出了对其的惩罚,那就是将原本内定的连长变成了一个班长,就看对方之后的表现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邓阳现在最主要的目标就是那在扬子江边的鬼子部队。

    将这支鬼子部队歼灭了之后,他们就必须立即撤回地道中了,而且邓阳也觉得自己的部队现在应该有了战斗的力量,同时邓阳也不准备让鬼子这么的安生,必须不停的在南都给鬼子制造混乱,这样他们才能够有机会快速的转移租界内的百姓。

    毕竟租界一直以来是鬼子主要关注的地方,邓阳他们如果贸然去转移百姓,很可能立即被鬼子发现,到时候,鬼子的部队一旦发疯还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会被殃及。

    因此邓阳必须将鬼子的兵力转移到别的地方,这就需要他们进行战斗。

    “派出第一小队作为侦察部队,对鬼子据点附近地形和鬼子的兵力情况进行侦查,第二小队负责南方的侦察警戒,其他部队全部隐藏在鬼子据点三里之外等待第一小队归来,同时关注周边地形。”邓阳下达作战命令。

    不过邓阳依然保持着部队主力不动,侦察部队先行的原则,必须提前将周围的形势搞清楚才行。

    而这正是邓阳给所有士兵最重要的一课。

    “任何时候,侦查部队都是部队里最主要的,只有侦察部队侦查之后才能够去了解敌人的情况,从而针对性的进行布置,而没有侦察部队迎头冲过去,很可能就撞得头破血流。”邓阳对着身边的士兵们说道。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将邓阳的话铭记于心。

    部队快速的在丛林中行进,这段时间的训练,加上之前也是在狭窄的地道中行进,使得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森林中行军,所以速度很快。

    一支支小队隐藏在树林里,而马旋率领的第一小队则快速的向着鬼子的据点进行前进。

    鬼子的据点在扬子江边,这里以前有着小渔村,在不远处的江面上则有着一个不小的沙丘岛,面积足有江心洲的三分之一大小,南北的宽度有七八百米,东西的长度也有两三里路,不过那里地势太低,每当春季夏季的时候都会被江水淹没,因此并没有人存在,只有一些灌木生长茂盛。

    这里是一处良港,由于那座沙丘岛的原因,导致长江水在这里被被分成南北两部分,而南部的地势稍微低一些,导致这里的水流更大从而将江底的淤泥清理的很干净,使得这里的水深和下关港口也相差不多,不过因为这里还不是后世繁华的南都都市圈,因此此刻这里仅仅是一个小渔村,当然其中肯定都已经没有华夏国百姓了。

    渡边上右真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他原本是第十三师团一个小队的副队长,不过由于部队的西进,他们这支小队则被分派到这里进行占领。

    不过对于渡边上右真来说这里的生活还真实无聊,因为这里几乎看不到几个活人,周边都是地广人稀的森林。

    但是看着这广袤的土地和无尽的森林渡边上右真内心中却异常的兴奋,因为在他们看来这里以后就是他们的土地了。

    渡边上右真的迹象在四国岛中部,家里只有区区半亩土地,而且身处在海边盐碱地上,他们的生活也非常的艰难,毕竟在这个农业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土地能够带来的收益并不大,想要保持一家人的生活,那么一口人就必须拥有一亩田才行,但是这却是日本却缺少的。

    鬼子的面积只有华夏国的五十分之一,却有着华夏国五分之一的人口,这就使得鬼子对华夏国的土地无比的贪婪。

    可是今天渡边上右真的心情却有些低沉,他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江水上航行而过的日本船只也没有了往日舒畅自豪的心情,反倒是对于那支偷偷摸摸跑出去据说是打野味的部队愤怒异常。

    虽然他也不认为这里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这样亡故军规私自外出也让他这个指挥官愤怒非常。

    不过他却不知道,现在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小村外,一支十人小队正快速的涉过一条溪流,随后在一个低矮的山丘上注视着他们。

    “长官,四十七个人,其中有六个机枪手,十三个副手,九个鬼子指挥官,三门迫击炮。”一个士兵举着手中的望远镜对着身后的马旋出声说道。

    马旋身边一个士兵正用钢笔在一本小本上快速的记录着。

    “陈班长,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马旋看向眼前这个士兵,他叫陈海,是一班的班长。

    作为特种部队剩余的几个士兵之一,马旋他们只是负责对这些士兵进行战斗技巧培训,不过每一个派出去侦查的部队指挥官在报告情况的时候都必须写一份意见,对于敌人行动的初步意见。

    这是邓阳为了激发基层部队军官的思考能力而设定的。

    邓阳相信经过一次次的实战,那么即便是基层的军官也能够提出较好的简易,毕竟他们是身临战斗的最前方,对于战斗情况的了解更多。

    “长官,我认为,我们可以诱敌,然后迅速攻击,争取第一时间摧毁鬼子的机枪手和日军军官,随后发动总攻。”陈海再次观察了一番鬼子的据点转过身说道。

    马旋点了点头,对于陈海的意见不做任何评论,这些事情并不是他现在所需要思考的,他立即带着侦察报告向后方行去。

    很快这份侦察报告就出现在了邓阳的手中,邓阳看了报告之后微微点头,陈海的这样布置确实不算差。

    不过邓阳看向马旋,他出声问道:“如果现在指挥部队的是你,你会怎么做?”

    恩!

    马旋沉默了片刻,随后出声说道:“如果是我,如果我有特种部队在,那么我就会在第一时间布置狙击手在鬼子进入包围圈的时候对鬼子主要军官和射击手进行针对性的消灭,随后以机枪火力开动部队冲锋。”

    邓阳再次点了点头,狙击手的用处在这样的时候是非常大的。

    “很好,你们都说的不错,其实按照你们的策略,我们也能够轻易的歼灭敌人,但是你们却都忘了我们还有一种武器,那就是手雷。”邓阳指了指众人胸前和腰间挂着的手雷弹,在这个时代华夏国的部队缺少火炮,很多时候手雷都被当做火力掩护使用,但是更多的时候都被当做是一种防御性的武器。

    往往手雷弹的使用都是在守卫战壕的时候,因为手雷是人工投掷,距离很短只有十几米,但是有些时候手雷也可以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比如在这里邓阳就认为手雷可以爆发出强大的威力,不过众人顺着邓阳的手指看过去有些不明所以。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