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65章 狙击队

第365章 狙击队

 热门推荐:
    “什么问题?咱们现在不是还没有开通进入租借的入口吗?我不是说了在咱们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不要进入租界以防止鬼子发现踪迹吗?”邓阳的脸色有些怒火。

    租界转移百姓这件事情是邓阳他们最为重要的一个计划,只要能够成功,那么他们手中将拥有四五十万的人口,以现在的比例来看最少可以有三十万左右的中年壮年。

    这就代表着他们有着二十万左右的兵源,这么庞大的兵源只要能够武装起来,邓阳有信心在南都城内顶住鬼子的攻击和压力,一旦能够得到独立军和中央军的配合,那么打出去并不是很大的问题。

    邓阳相信,只要有着足够的武器和弹药,能够将部队训练起来,那么战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华夏国的部队也不会在鬼子的面前毫无反击之力。

    但是邓阳这一切的计划最重要的都在租界百姓能否安全撤入地下的基础上,如果一旦鬼子对租界百姓进行屠杀,或者鬼子占领了租界,这对于他们的计划来说简直就是釜底抽薪的打击。

    因为这个原因,即便邓阳现在手中已经有了数万人口,兵力也有了一两万人,虽然这一两万人中只有六千多装备了武器的部队。

    但是这样的兵力已经能够让邓阳走出去,最少打击一些小规模的鬼子部队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邓阳却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怕鬼子在发现大规模部队之后加强对租界的管控,和提前进行屠杀。

    这些都是邓阳不允许的,可是现在邵杰居然说租界出现了问题,邓阳第一个想法就是是不是有人擅自进入了租界难民营。

    不过邵杰的回答却让他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军座,是法租界哪里出现情况了。”邵杰看着邓阳有些愤怒的脸色急忙说道,他知道邓阳一定是怀疑是不是他们的部队因为擅自行动被鬼子发现了。

    不过听到法租界邓阳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丁点,因为他知道在南都大屠杀之中,租界中的百姓损失最惨重的就是法租界。

    因为日本和德意志在三五年的时候就签订了联合反沙俄的条约,这本身上日本就是已经初步和德国结盟了,而法国和德国的百年宿怨使得日本对于法国人的顾忌减少了很多。

    最少在华夏国他们对法国的畏惧很小,因为鬼子知道即便他们和法国出现了冲突,德国都会为他挡刀。

    因此有些肆无忌惮,在南都有着各国的法租界,即便是最弱小的意大利比利石等国的租界鬼子都不敢过分。

    但是对于法国租界却是一次次的挑衅,甚至突破了法国人组成的人道主义围墙进入其中逮捕华夏国已经放下了武器的士兵和女人。

    “法租界倒地出现了什么情况?”邓阳看向邵杰,看样子似乎事情并不小。

    “鬼子动用了一个小队的兵力,冲进了法国人的租界,并且打死了三名法国人,将四百多名同胞逮捕起来,现在似乎准备进行屠杀。”邵杰焦急的说道。

    邓阳的眉毛一挑:“什么?狗日的鬼子又想屠杀,快立即命令第一团和法租界附近的第二团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准备进行支援,独立狙击大队全员随我出发。”

    邓阳眼中闪烁着怒火,即便现在形势非常的紧急他也不能放任这样的屠杀发生,哪怕因此导致所有的事情必须提前也在所不惜。

    “命令各个挖掘分队立即向各个租界区进行挖掘,我们是沉寂了一段时间鬼子没有了紧张感才会去寻找租界的麻烦,现在该是我们出动的时候了。”邓阳对着手下的军官们下达命令。

    随后一支全身穿着黑色的制服,头上戴着用鬼子的钢盔改装而来上面去掉了鬼子的屎黄色毛盏黑色头盔的部队出现在邓阳的面前。

    这支部队有一百三十二人,是邓阳他们从数万人之中挑选出来的狙击手,这些士兵从组建起来的那一天邓阳就一直进行着训练,哪怕是子弹再紧张也没有停止过供应。

    单单是这半个月的时间,每个人每天的子弹消耗都在一百发以上,是普通士兵的五倍以上。

    “特战狙击小队全员到齐请军座训话。”狙击小队的指挥官宋远站在邓阳的面前大声的出声说道。

    邓阳微微点头:“很好,你们是新组建的特种部队现在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部队,这次是你们的第一次作战认为,我命令特战狙击小队十二个分队全部进入市区,全天候开始对日军狙击暗杀袭击,现在开始行动。”

    邓阳眼中露出一丝凶狠的杀意,狙击部队将是这场战争的第一波派出去的部队。

    这些士兵将利用黑夜和密布的暗道对鬼子进行袭击,主要的袭击目标是鬼子的鬼子的巡逻队和其指挥官,他们将在主力部队形成战斗力之前给鬼子的士气进行消弱。

    一旦鬼子的指挥官在神出鬼没的特战狙击手面前损失惨重,那么鬼子的部队士气定然会下降,还能够给鬼子造成极大的混乱。

    毕竟狙击手属于远距离战斗的兵种,再加上每一个狙击手手上拿着的都是三八大盖改装而来,同时安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那么他们被发现的风险就会很小,同时也能够让鬼子摸不着头脑。

    “是军座,保证完成任务。”所有的士兵纷纷大声回应,他们这段时间使用的训练资源比普通的部队多得多,因此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该是他们出力的时候了。

    而且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一个个士兵早就摩拳擦掌,以前他们弱小,甚至连武器都没有,因此面对鬼子的时候往往力不从心。

    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他们训练了那么久,手上的武器比鬼子还要强大,自然有了一种想要报仇的想法。

    邓阳点了点头,随后一只只小队快速的跟着他从主地道中向着西南方向快速前进。

    西南方向,正式法租界的区域,这里紧挨着北面的英租界和南面的比利石意大利租界,属于南都中心区东部地区。

    此时在法租界和比利石租界的边缘荒地上一大批华夏国的汉子被百多个鬼子用刺刀逼迫着前进。

    “狗日的小鬼子。”憨牛对着鬼子兵吐了口唾沫,身上的磨损的已经模糊的军服显示出他以前是一名中央军的士兵。

    “八嘎!”

    嘭!

    一个矮小的鬼子兵走到身高近一米八的憨牛面前狠狠的跳起来用枪托砸在憨牛的脸上。

    憨牛的身体被这凶狠一击打的微微一晃,不过即便脸上被打出了鲜血憨牛却没有倒下,而是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对方。

    “团座。”憨牛身边的几个士兵纷纷焦急的叫了起来,一个个看向这个身体身高体壮的汉子。

    呸!

    憨牛吐出一口唾沫,恶狠狠的看着矮小的鬼子兵,他现在真的后悔自己带着部队放下武器进入了租界,如果不是没有了武器,那么他们还能够拼死反击。

    如果邓阳在这里一定会心里吃惊不已,因为这个叫憨牛的壮汉就是他当初刚刚从战场上跑出来和拼着命想要报仇时候救下的田壮。

    这个家伙放出就说要来南都,邓阳以为这些人可能早就随着其他部队撤退,没想到居然还在这里。

    “团座,别,别再糟践自己了,咱们死就死了,我们不怪你。”一个个士兵看着自己的长官被鬼子欺负纷纷忍不住嚎叫,他们知道自己的长官在怨恨自己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只不过看到了鬼子一次次的屠杀他们早就没了恐惧,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恐惧感。

    嘭!

    就在士兵们心疼自己的团长被鬼子不停殴打的时候,忽然之间原本倒在地上的田壮猛然间跃起身来,随后狠狠的一脑袋撞在一个鬼子兵的脸上。

    剧烈的撞击使得鬼子兵随即被狠狠的撞到在地上,随后被双手反绑着的田壮誓不罢休,紧接着身体弯曲脑袋狠狠的向着鬼子兵的胸口撞了过去。

    嘭!

    呜呜呜……噗嗤……

    鬼子兵发出呜呜的惨叫声,嘴里咕噜噜的冒着鲜血,很显然田壮这狠狠的一击将鬼子兵的内脏给撞伤了。

    鬼子兵在地面上挣扎了一下,很快两个鬼子兵愤怒的跑过来将田壮拉了起来,但是地面上的鬼子兵也已经瞪着双眼倒在了地上。

    “八嘎!”鬼子的小队长愤怒的咆哮一声,刺啦一下从腰间拔出自己的军刀,随后恶狠狠的向着被两个鬼子兵束缚着的田壮。

    不过就在这个鬼子指挥官冲到田壮的身边的时候,田壮猛然间抬起脚狠狠的砸在鬼子指挥官的身上。

    嘭!

    鬼子小队长的身体如同一个断线风筝一般扑通一声倒飞出去,随后狠狠的砸在地上,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声。

    所有的鬼子兵都被这突然袭击搞得蒙掉了,他们都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华夏国人居然还敢反抗,不过更让他们敬佩的是自己的小队长在这么重的一脚下面居然没有发出惨叫声。

    对于华夏国士兵的力量每一个鬼子兵都是深有体会的,在之前的战斗中或许在武器和训练上他们占据优势。

    但是一旦失去了武器赤手空拳的肉搏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的处境就惨了很多,他们根本不是华夏国部队士兵的对手,因为对方身高体大,而且力量比他们小鬼子的体型大得多了。

    而此刻他们之所以敬佩,因为这个壮硕的华夏国人力量一定很大,自己的指挥官被这样一脚踹了出去居然连吭一声都没有。

    鬼子的小队长弯着腰半跪在地上,随后双腿打颤夹紧在一起慢慢的站立起来。

    这个时候趁着周边数十个火炬鬼子兵们才看清自己的小队长居然脸色扭曲,双眼甚至满是泪水,武士刀早就不知道丢到了什么地方,一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下体,双腿如同唐老鸭一般慢慢的上前挪动。

    咕噜!

    一个个鬼子兵艰难的动了下喉咙,此时他们那里还不知道自己的指挥官之所以没有发出惨叫,那是因为疼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根本疼的喊不出来。

    看着自己的指挥官捂着自身的下体,所有的鬼子兵都觉得一阵阵的蛋疼,几乎像是感同身受一般。

    鬼子的小队长颤抖着加紧这双腿,满脸都是眼泪,张大嘴不停的大口的吸气。

    足足十分钟这个时候鬼子的小队长才慢慢的缓过来,他猛然间抬起头看向田壮,脸色无比的狰狞。

    “八嘎,杀了他,杀了他。”鬼子的小队长愤怒无比的咆哮着,双眼中闪烁着无比痛恨的神色。

    “哈伊!立即将他给我固定好。”一个个鬼子兵立即上前将田壮控制起来,随后一根十字架被鬼子兵固定在土地上,而田壮也被鬼子兵快速的在十字架上捆住。

    “哈哈,狗日的小鬼子,老子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到时候老子继续杀鬼子。”田壮看着鬼子指挥官那痛苦的模样不由的发出一声大笑,随后对着众多的鬼子兵怒吼一声。

    “吆西,准备行刑。”此时的鬼子指挥官一脸惊恐的看着田壮,现在他根本不敢接近这个华夏国的壮汉,哪怕对方已经被绑起来了,但是下半身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无比的惊恐。

    “哈伊!”两个鬼子兵手上端着步枪慢慢走到田壮身前五六米的地方,随后用刺刀对准田壮,很显然他们准备用刺刀将田壮活活刺死。

    “团座,团座!”田壮的身后,一个个士兵悲痛的怒吼着,奈何他们的双手都被鬼子反绑着连在一起,想要冲上来都不能。

    “兄弟们,我先走一步,来世老子还做你们的兄弟,咱们一起杀鬼子。”田壮脸色无谓,对着身后的士兵们大吼一声。

    “杀鬼子,团长,来生我们还做你的兵,跟你一起杀鬼子。”一个个士兵发出嘶吼,他们此时对于死亡没有丝毫的畏惧。

    “突杀给……”鬼子的小队长猛然一声大吼,手中的武士刀向下一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啾的一声轻响从远处传来,声音很轻但是在夜里还是能够听到的。

    而随着这样的声响传来,鬼子的指挥官身体猛然一颤,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纳尼?”鬼子小队长身边的一些鬼子兵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们不明白怎么自己的指挥官就这样突然倒下去了。

    可是就在鬼子兵慢慢的围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一声声啾啾嗖嗖的轻响传来,紧接着是一阵阵的惨叫。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