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84章 整顿杀人

第384章 整顿杀人

 热门推荐:
    地下洞厅中,无数的百姓挤在一起,同时还有着无数的男人在挥舞着地下熔炼厂内熔炼出来的铁锹,正在不停的挖掘一处处洞室。

    这么多的人口不可能都拥挤在洞庭之中,而地下的空间多得是,松软的泥土也容易挖掘,因此一个个洞室被挖掘出来,作为人们居住的地点。

    但是当邓阳来到一大片大型洞厅接连在一起的空地的时候,却没有一皱。

    这里有十多个上千平方米大型洞厅组成的练兵场,处于地下二十米的地方,准确的说这里是一处土丘的腹地,也正是因为这里的地势高,所以才能够挖掘那么深而没有出现蓄水的情况。

    一个个数人环抱的泥柱被夯实固定,用以支撑洞厅的压力。

    在这里有着一大群身上穿着军装的人们。

    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蹲坐在地上,一股股沉沉的暮气迎面扑来。

    “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不进行训练?”邓阳看向身边的额邵杰和付东海,他让两个人过来就是对这群士兵进行训练的。

    邵杰和付东海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尤其是付东海更是愤怒的出声说道:“军座,他们都是一群懦夫,现在居然连枪都不敢拿,一个个的就像是傻子一样,一群胆小鬼,依靠他们根本别想和鬼子干仗。”

    付东海的语气非常的愤怒,他们千辛万苦将这些人救出来,但是结果这群人确实扶不起的阿斗居然拒绝接受训练。

    邓阳眼中也闪过一丝愤怒,毕竟这些人被他给予厚望,他们之所以能够尽快的形成战斗力离不开这些老兵,正式这些老兵的存在才能够让邓阳有把握在短时间内将部队拉起来。

    可是这群家伙现在这个样子却让邓阳怒火中烧。

    邓阳一个快步走到一个年轻士兵身边,哗啦一声将年轻的士兵领着衣领抓了起来。

    “说,为什么不进行训练?”邓阳双眼直瞪着对方。

    那个士兵浑身有着一丝颤抖,却撇过脸去,并不敢回答邓阳的问话。

    邓阳脸上浮现出一丝愤怒,扑通一声将年轻的士兵丢了出去,随后走到一个中年人的身边。

    “说,为什么不训练,不敢拿起武器进行战斗?”邓阳看着蹲在地上不敢抬头的中年士兵说道。

    中年时抬起头,用浑浊的眼睛看了邓阳一眼,随后默默的低下脑袋不言不语。

    “混蛋!”

    嘭!

    一声闷响,邓阳狠狠的一脚揣在中年士兵的身上。

    随后邓阳看向一个身穿少尉军装的军官,他直接走了过去出声说道:“你说,他们是怎么回事?”

    那名军官瞅了邓阳一眼,苦笑一声说道:“这还不简单,怕了不敢了。”

    “什么?”邓阳眉头再次紧皱。

    那名少尉军官再次说道:“怕了,他们怕了小鬼子,自然就不敢再拿起武器作战了,这还不简单他们怕死。”

    邓阳双眼一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忽然间他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些士兵是经历过战争没错,但是也看到过无数百姓和同袍被鬼子屠杀,而且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外地人。

    或许百姓被杀他们非常的同情,或许他们也很愤怒,但是他们更加惧怕,他们和鬼子打过,但是都失败了,从上海到南都都失败了,而且损失惨重。

    在这些士兵看来他们根本不可能是鬼子的对手根本也无法战胜鬼子,所以他们不敢拿起武器。

    “那你敢吗?”邓阳看了眼这名少尉军官出声问道。

    年轻的稍微咧嘴一笑:“有啥不敢,本就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大不了再被鬼子打死罢了。”

    恩?

    邓阳没有想到这名少尉居然直截了当的回答,不由的心里少尉欣慰一点。

    他点点头说道:“不错,还算是一个爷们,你先出来,我倒要看看这些混蛋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着邓阳走向士兵们的面前出声说道:“现在但凡是连级指挥官以上的人都给我出来。”

    呼啦……

    人群里稍微有点骚动,但是随后依旧无比的沉默。

    并没有人听从邓阳的命令站出身来。

    邓阳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杀机,这个时候正是全民皆兵的时候,任何不敢上战场的男人都是民族的叛徒,而且此时他们想要或者走出去,就必须将鬼子击败,否则只能够在这里等死。

    任何不敢进行战斗的男人邓阳也没有义务去为了他们而进行战斗。

    任何人之间没有谁欠谁的,但是每一个男人都有义务为了自己的民族去战斗,现在这些人怕了,那么邓阳就等于是失去了数万名经过初级训练的士兵,这将对他的计划有着致命的影响。

    邓阳的计划是少量的精锐士兵对这些解救出来的士兵进行训练,而后以普通百姓中的男人组成的新部队混合,以这些有基础的士兵作为骨干扩充部队。

    因为邓阳手中现在只有两万名经过训练的士兵,这些士兵将作为短时间内的主要防卫力量,是保卫整个地下地道安全的主力。

    所以这部分兵力定然不能够大幅度调离。

    这样一来邓阳只能够抽出五千到七千名先期训练士兵组建新部队,然而直接补充百姓中的新兵是不行的,那样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够快速的形成战斗力。

    因此邓阳准备从解救出来的三十八万百姓中挑选出十万士兵,几千名新兵进入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如果说这些士兵经过半年或者十次以上的战斗成为老兵还算可行,但是这些士兵本身才仅仅训练了一个月,自身也只能够算是新兵所以根本带不起来。

    按照邓阳的计划,十万人就是一万个班,这一万个班之中最少要有两名老兵带领,因此必须要有着足够经过训练的士兵才行。

    邓阳认为这些放下武器的额士兵经过武装之后进行一些简单的训练足以充当众人,有着三分之一有经验的老兵参与,那么部队的战斗力自然会有所提升。

    可是现在很明显这些士兵对战斗有所抗拒,这是邓阳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过很快他就找出原因。

    在租界里虽然他们也面临着死亡的危机,但是毕竟还有这一定的食物供应,这使得这些人,尤其是这些已经放下了武器回归平民的士兵没有紧迫的危机感,他们认为只要不反抗就能够活着。

    而那些前期被邓阳从一个个地下躲藏点就出来的人们则经历过生死磨难,自然全力以赴去战斗,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不战斗,那么等待他们将是死亡。

    邓阳慢慢的在这些士兵们的身前走动,视线从一个个的士兵身上扫过,这些士兵松散,没有丝毫的组织,很多的士兵身上的军服都互不统属。

    这里有中央军的,有川军的,有桂军的,甚至还有晋绥军的,而且部队的番号也各不相同。

    同时邓阳扫视了一周也没有发现几个高级军官。

    那些高级军官要不是在败退的初期就逃走了,要么就已经在抵抗之中战死沙场,所以这些士兵一直以来也没有人指挥,自然缺少凝聚力。

    “你们这些废物,就因为一次战斗的失败居然连武器都不敢拿了啊?”邓阳表情愈发的狰狞,他必须要让这些人重新燃起斗志才行。

    不过邓阳刚刚说话,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我们是不是废物和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是什么东西,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一个中年军人站起身来,一脸傲气的看着邓阳。

    邓阳冷冷的看了过去:“你是谁?”

    “第七十八师第六团七营中校营长赵康。”中年军人语气傲然的回应道。

    邓阳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他到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想说什么。

    “赵康?七十八师德械师部队?”邓阳出声问道。

    赵康点了点头,带着一丝傲气说道:“没错,我就是德械师的军官,至于你,你又是谁,有什么资格指挥我们?”

    “混账,我们将你们救出来,怎么还不能命令你们?”邵杰听着对方语气无礼顿时怒火中烧。

    谁知道那赵康一转身愣愣的说道:“我们又没有求你们去救我们。”

    赵康认为他们这根本不是被救出来,而是被推进了火堆,本身在她看来,他们已经没有多少危险了,只要等到日本人安定下来,那么他们也会被释放出去,到时候自然就安全了。

    而被邓阳他们解救,让他们觉得自己又身处战乱之中,随时都有可能被鬼子杀死。

    不过邓阳看着赵康的眼神却越来越冰冷,他冷冷的说道:“你说你是七十八师的军官,那么你身边的战友那?”

    这!

    赵康被邓阳问得一愣,因为这里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身穿七十八师的军服,居然没有其他七十八师的任何一名士兵了。

    “怎么说不出来?”邓阳冷喝一声。

    赵康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却没有说话。

    邓阳紧接着出声说道:“我来告诉你其他人哪里去了,其他士兵都在保卫南都的战斗中殉国了,七十八师是我们华夏国最精锐的部队之一,他们都是好样的,一个个响当当的汉子,至于你,你也配作为七十八师的军官?”

    说着邓阳面向所有的士兵再次出声说道:“兄弟们,我知道你们之前经受了很多的苦难,但是鬼子的凶残你们也看到了,若是咱们不抵抗,那么咱们都将被鬼子杀死,只有咱们团结在一起才能够反败为胜杀出去。”

    哗啦……

    邓阳的话音一落,人群中再次骚动起来,似乎有很多的士兵慢慢的响应邓阳的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赵康再次出声。

    “大家不要听他瞎说,咱们根本打不过鬼子,到头来肯定还是死在战场上,草老子是不打了,大不了在这里等死而已。”赵康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很快又有数百人迎合。

    邓阳双眼从这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些人大多是四五十岁的老兵,一个个都是兵油子,很显然这些家伙并不想参加部队,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找死。

    邓阳看着这些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们以为不和鬼子打就能够活命?信不信我让你们现在就死?”

    邓阳的语气异常冰冷,随着邓阳的话音一落,立即边上负责警戒的上千名士兵中冲出数百人,向着那群人冲了过去。

    “混蛋,你们想干嘛,我们是中央军,我是中校营长,你们这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部队有什么权利抓我?”赵康看着冲过来的士兵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十来个穿着中央军军装的人忽然站了起来,身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出现了手枪,一个个将枪口对准邓阳。

    “军座小心!”邵杰和付东海神色大变。

    但是邓阳的表情却依旧非常的淡然。

    就在那十几个掏出手枪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开枪的时候,忽然一声声尖锐的枪声响起。

    啾啾……

    一声声子弹通过消音器传来的声响,一颗颗子弹如同流星一般将十几个站起身来的杀手全部打死在地,几乎每一个拿出手枪的人身上都有着数发子弹。

    “全部给我抓了,如有反抗杀无赦。”邓阳对着身后的士兵挥挥手,同时因为这边的枪声,在外面的一个团的部队迅速冲了进来,十几挺轻重机枪也立即被士兵们部署在这些人的周伟。

    “走!”两名士兵手上端着冲锋枪将赵康押解到邓阳的身前,此时的赵康已经瑟瑟发抖,他没想到邓阳居然真的开枪了。

    这可是有着四万多人的部队,他以为邓阳不敢真的大开杀戒,毕竟这么多人,而且是经历过战争的士兵一旦反抗起来并不是邓阳所能够承受的。

    “你是谁,你居然对着自己的同胞开枪,而且我是中央军中校,你是什么人,你要为这件事情负起责任。”赵康依旧大声狂哮,他知道现在不能服软,因为那样邓阳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立威。

    嘭!

    就在赵康说完话之后,邓阳一脚狠狠的揣在他的肚子上,邓阳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赵康不足一米七身高的身体踹飞三四米远。

    邓阳撇了撇脑袋看着赵康露出一丝冷笑,随后狠狠的一脚踩在赵康的身上。

    啊……

    一声惨叫,赵康的肩膀上传来一声骨骼碎裂的声响。

    “他们是什么人?”邓阳看着赵康出声问道。

    “你说什么,什么谁是什么人?”赵康紧咬着牙关。

    哼!

    邓阳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已经返回的邵杰。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