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85章 知耻而后勇

第385章 知耻而后勇

 热门推荐:
    “军座,是日本人。”邵杰手上拿着一把短刀,这种短刀是日本人最喜欢的一种自卫防身武器,也是在最后刨腹自杀的工具。

    有了这些东西,那么也就是说刚刚那些拔出手枪的人都是鬼子的间隙。

    邓阳知道鬼子一定会在难民中安插奸细的,也正是如此,邓阳他们在转移百姓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百姓全部分开控制,分为数百个地道进行转移,同时上百个狙击手全部被分散开来,上千侦察兵密切注意人们的动向。

    只要发现一丝可疑变立即进行逮捕,随后进行搜查,这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已经挖出了三十多个鬼子奸细,而这些士兵之中的间隙最难发现。

    因为鬼子的间隙大都是军人出身,他们隐藏在普通百姓中很容易被发现,可是隐藏在士兵之中想要发现却很困难。

    而且鬼子的间隙往往都是挑选身高上等的,再加上在鞋子里垫上一些木块,身高伪装的和华夏国士兵身高差不多,加上都是东亚面孔很难分清。

    邓阳转过看向面色已经大变的赵康,很显然这个赵康也很可能是鬼子的间隙,就算不是鬼子的间隙也是投降的汉奸。

    “八嘎,去死吧!”就在邵杰说出结果的刹那,邓阳脚下的赵康忽然脸色大变,紧接着右手猛然间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向着邓阳的脚上刺了过来。

    邓阳嘴角冷冷一笑,他早就有所准备,在赵康拔出短刀的刹那,脚上的皮靴猛然一抬,随后直接踢在了赵康的手腕上。

    咔嚓!

    啪啦!

    一声让人牙齿发颤的响声,赵康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他的右手也如同被掰断的玉米杆子一样垂了下来。

    邓阳弯下身,在赵康恐惧的目光中将短刀捡起来,随后看了眼赵康。

    “你们日本人都是用这把刀自杀的吗?”邓阳轻声问道。

    “八嘎……啊……”

    赵康一声咒骂,但是紧接着邓阳手中的匕首闪电般的插进了赵康的嘴里,锋利的刀刃直接从其后脑勺穿过。

    扑通!

    赵康这个鬼子的间隙到在地上,邓阳站起身拍拍手随后看向那三四百个兵油子。

    “你们也不愿意重新拿起武器战斗?”邓阳出声问道。

    “这位长官,不是我们不想和鬼子打仗,只是我们实在是没这个能力,长官您就把我们当做一个屁给放了吧,反正人那么多少我们几个也不少,多我们几个也不多。”一个老兵油子露出讨好的笑容。

    如果说这是大后方,那么他们当兵也就当了,毕竟没有太多的战斗,保命他们还是可以的。

    但是这里是南都,单单是城内就有六七万的鬼子兵,四周的城市内还有这一二十万,他们知道一旦进入邓阳的麾下,那么必定要和鬼子血战,到时候他们就是由天大的能耐也保不齐自己被鬼子打死。

    兵油子,一个个出了名的惜命,当然邓阳知道还有很多兵油子军事素养也很高,但是那些人很聪明,并没有站出来,只有这些少量的顽固分子才下定决心觉得邓阳不会杀了他们。

    在这些人看来,邓阳能够为了那么多百姓铤而走险救他们出来,那么本身定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所谓法不责众,他们人那么多,对方肯定不敢直接杀了。

    听着兵油子说话的邓阳不由的笑了,他看了看这三百多个士兵眼中闪露杀机。

    “你们是觉得,只有鬼子的子弹才能杀人,我的子弹杀不了人是吗?现在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能拿起枪和鬼子打仗的给我站在左边,如果不愿意的继续留在原地。”邓阳已经不想再和这群人浪费时间了,还有这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布置。

    同时他觉得这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这些人本就应该拿起武器进行抵抗,因为他们不单单是为了普通百姓在战斗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在战斗。

    很快,三三两两的兵油子走到了左边,不到一会时间走出来一百来个人,这群人脸色有些惶恐,他们害怕了。

    不过另外两百多个兵油子却不为所动,他们彼此对视一番,似乎在交流。

    邓阳挥挥手,三四百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迅速将两百多个没有选择的兵油子包围住。

    知道这个时候一个个兵油子的脸上才露出惊恐的神色。

    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准备来真格的了。

    “长官别开枪,我们也跟您和鬼子干仗。”

    “就是就是,长官,我们也打鬼子。”一个个兵油子这个时候是真的恐惧了,纷纷高声大喊。

    但是邓阳却摇摇头:“晚了!开枪!”

    突突突……

    啊啊啊……

    激烈的枪声,一声声的惨叫,没有占到左边的兵油子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

    邓阳的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丝毫的仁慈。

    对于邓阳来说,现在必须给这些士兵一个下马威,必须用鲜血来立威,否则无法镇住这来自各个部队的游兵散勇。

    巨大的洞厅中充斥着血腥味,邓阳挥挥手,立即有数百名士兵冲进来将一具具尸体搬运出去。

    邓阳看向一个个被枪声和惨叫惊呆了的士兵们,随后出声说道:“好了,现在我想你们都应该明白的意志,任何畏敌的都会被我毫不犹豫的枪毙。”

    “重新介绍一下,这里是南都反抗军,我是反抗军的指挥官邓阳,同时反抗军隶属于铁血独立军,我是铁血独立军中将军长,从今天起你们不管来自任何一个地方,来自任何一支部队都将归于我的指挥,从现在起你们是独立军第十一师第十二师作战人员,同时我再说一遍,任何一个在训练中偷懒懈怠的都将受到严惩。”邓阳看着一个个带着一丝惧怕的眼神,内心却无比的坚定。

    有时候重病需要猛药,他必须让这些人知道不反抗,鬼子不杀他们自己会杀了他们。

    独立军,这些人都没有听说过,他们从上海撤退下来的时候,独立师才刚刚组建没有多久,名声还不够响亮,因此他们并不是很清楚。

    但是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如果他们不能够按照这位中将军长的命令行事,那么他们将会被军规处死。

    “邵杰,我认命你为第十二暂编师待师长,以第七师三旅一团为骨干组建。”邓阳看向一边的邵杰。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这段时间跟随他参加了几乎所有的战斗,在训练中也没有一丝的携带,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非常稳重,不但参加军事训练和各种行动,甚至还将一部分军需任务完成的井井有条。

    因此邓阳直接将其提拔为代师长,当然有一个代子,因为邓阳只是通过这段时间他的表现,而认为他有这样管理部队的能力的,但是没有经过实际经历,邓阳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

    不过面对这样一个任命邵杰已经满脸的震惊与欣喜。

    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军人,从被邓阳解救歘来就一直跟随者邓阳在战斗,几乎没有一场战斗没参与,而且新兵训练他也参加了,一次次的战斗一场场的训练,已经将他彻彻底底从一个普通大学生变成了一名军人。

    军人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抱负,他也想向其他人一样成为一名将军。

    “感谢军座信任,属下定然不敢辜负军座期望。”邵杰急忙站出身来脸上露出一股坚毅。

    邓阳点点头,随后看向付东海:“付东海,我认命你为第十一师代市长,以第八师第三团为主干组建。”

    邓阳看向付东海,这个特种部队的最高指挥官是邓阳手中现在可用的将领之一。

    然而邓阳的话刚落付东海却直接拒绝了。

    “报告师座,我认为我无法担当这个重任,属下从参军就进入特种部队,一直以来训练也是围绕着特种部队任务进行的,我认为让我担任陆军指挥官无法带领好这支部队,因此请军座收回任命。”

    付东海有自知之明,让他带领特种旅他当仁不让,因为在现在的南都,除了邓阳这个特种部队的创始者没有人能够和他比拼特种部队的智慧经验。

    他对于特种兵的训练和作战了如指掌,但是他知道特种兵的作战模式和正规军不同,正规军如果使用特种兵的作战模式,那么只会自取灭亡。

    特种兵的任务是破坏敌人重要物资中心,以及进行斩首行动和情报探查,所实行的都是快准狠的的战术,以剑走偏锋为主。

    但是正规军打的都是堂堂正正,即便是偷袭埋伏等战略也是以兵力和武器配备为准,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非常的陌生,因此他不认为自己可以管理好一支两万多人的市级部队。

    邓阳眉头微微一皱,现在他手中的指挥官很少,使得他扩张部队都非常困难,之前训练的军官已经散布在部队之中。

    但是这支部队毕竟成军时间不长,并没有太多优秀的指挥官,因此邓阳只能够矮子里,但是正如付东海说的那样,让一个特种兵部队指挥官来带领常规部队确实有点不妥当。

    但是一时间他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毕竟他手下部队的军官实在是太少了,而且这些新兵中也没有高级军官在,即便是有一两个中校少尉的也无法担当这样的重任。

    就在这个时候付东海眼中精光一闪出声说道:“军座,我倒是响起了一个人,你还记得上次咱们在法租界外救出来的那一群人不?”

    恩?

    邓阳微微一愣,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之前的大规模战斗就是因为之前法租界外解救那群士兵引起的,可以说为了救他们几百个人,邓阳手中的部队足足损失了三千多人。

    而且他还听说马旋在后来还狠狠的打了一顿那群士兵的指挥官。

    邓阳点了点头出声说道:“我知道,不过这和任命师长人选有什么关系?”

    “军座,那个人是中央军的一个团长,而且他说和军座相识。”付东海回答说道。

    “和我认识?”邓阳眉头猛然一皱,他确实想不起来认识什么中央军的人。

    “是的,而且经过我的观察,他的军事素养不错,是一个经历过不少战斗的指挥官。”付东海再次说道。

    “好,那就把他带过来吧。”邓阳点了点头,他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看看自己是否认识。

    同时如果对方真的有能力的话邓阳也不会在乎这样一个师长的职位。

    浮动点点了,随后命令几名士兵去将那名军官带了过来。

    田壮非常好奇的左看右看,尤其是当巡逻队踩着整齐的脚步声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更加让他兴奋不已。

    在他看来这才是一支军队的样子,行动之间整齐划一一看就是一支战斗力不弱的部队。

    不过当他看着自己身后士兵一个个鬼哭狼嚎的时候,也不由的觉得自己的胳膊酸痛无比。

    那些救他们出来的士兵训练起来简直太吓人了,即便他手下士兵的素质都不错也被这样残酷的训练搞得鬼哭狼嚎痛不欲生。

    仅仅是第一天的训练就让他壮硕的跟一头牛一样的人都有些支撑不住。

    不过就在他准备继续训练的时候,忽然几个胸前挂着冲锋枪的士兵走了过来,随后告诉他他们的军座要见他。

    田壮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他倒是真的认识邓阳,而且邓阳对于他来说还有着大恩。

    当初在河北的时候,他们的部队几近覆灭,正式在危机的时刻邓阳出现救了他们,如果不是邓阳他们可能早已经就死了。

    本身他对于这支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部队还有这一分抵触,可是当他知道这支部队是属于独立军的一部分,指挥官更是邓阳的时候立即没有抵触的念头。

    邓阳不单单是对他有恩,而且在后来的报纸和报道中也知道一些邓阳的消息,这段时间邓阳在北方和鬼子接连打了好几场打仗,杀死了不少的鬼子。

    在田壮看来能杀鬼子的都是好汉,因此对于邓阳非常的佩服,他可是亲眼看到邓阳一枪一个干掉鬼子的。

    而当邓阳看到田壮的时候也不由的眉头猛然一皱,这个人他似乎有一点印象,但是印象并不是太深刻。

    不过在邓阳疑惑的时候,田壮却一脸兴奋的走了过来,在邓阳目瞪口呆之下说出了一句让邓阳内心激荡的话语。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