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88章 奋勇反击

第388章 奋勇反击

 热门推荐:
    “八嘎!”刚刚进入主通道,鬼子眼前骤然一亮,十几盏煤油灯将四周照的通亮,他们刚刚进入就立即看到了不远处严阵以待的守卫士兵。

    秋山充三郎不由的咒骂一声,他的身后还有这上千部队,但是这些部队却根本无法进入这里,而他们面前仅有一个宽度两米多,长度在三十米左右的通道。

    这样短的距离在地面上可能一个冲锋就能够冲过去了,但是在这里秋山充三郎却认为艰难无比。

    因为在他们的不远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正对准着他们,同时还有一挺轻机枪在一旁虎视眈眈,至于那些手持步枪严阵以待的士兵并没有被秋山充三郎放在眼里。

    步兵的步枪射击速度毕竟有限,根本不能够给他们太大的杀伤,但是马克沁和捷克轻机枪却不同,这两种武器的射速实在是太快了。

    马克沁可是出了名的大杀器,每分钟高发两千发的子弹射击速度让任何部队都能够碰的头破血流。

    同时他注意到华夏国这区区二十人小队的配置,一个重机枪小组,一个普通的战斗班,可是因为重机枪和轻机枪之间的互补,秋山充三郎甚至相信只要对方弹药充足,那么绝对可以将他们打的损失惨重。

    秋山充三郎不由的咽了口唾沫,额头上露出一丝冷汗,他扬起了手,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同时随时准备撤回拐角通道。

    这个弯曲的通道虽然使得他们之前的视线受限,但是现在也同时可以保护他们免受机枪子弹的扫射。

    “指挥官阁下咱们该怎么办?”干叶小太郎谨慎的看着前方的华夏国部队,随后问向自己的旅团长。

    现在这种形式非常的明显,华夏国的部队部署在这这样的地方,那么只要他们冲出去就绝对会遭到轻重机枪的屠杀射击,到时候一定损失惨重。

    然而秋山充三郎更加左右为难,他知道冲过去会死很多人,但是他更怀疑华夏国的部队弹药并不是很充足。

    毕竟在南都这支华夏国的部队一定无法获得足够的弹药补给,他手下有六千多人,即便在这里也有着足足一千人,即便因为对方的射击死掉不少,但是这也能够将对方击溃。

    在秋山充三郎看来只要能够歼灭这些华夏国部队,那么死伤再多也是值得的。

    普通士兵的死亡只要能够给他换来战功,那么一切都值得。

    “干叶小太郎,我命令你手下的部队分成三个百人组发动进攻,如果支那人败退,咱们就趁机冲过去,如果他们坚持住,那么咱们就先撤退另想办法。”

    秋山充三郎很快做出了决定,他还是觉得要打一次试试,万一这些华夏国部队弹药紧缺,那么他就能够一鼓作气的将对方歼灭。

    而且在他看来华夏国部队的地道一定是连接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其他部队很快就能够和他们汇合,只要他们打上去,那么随后的兵力也将越来越多。

    干叶小太郎点了点头,拿出三百人来进行试探并不算什么。

    而在鬼子准备进行攻击的时候,这边两个战斗小队也在迅速的进行着战前准备。

    “都记住了,如果有人负伤无法坚持,也没有来得及被我们带走,那么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齐大山的表情凝重严肃,对着身边的士兵们出声说道。

    所有人都微微点头,抚摸了下自己胸膛的手雷,这是他们最后的武器,如果负伤难以行动,他们都将拉动手雷和鬼子同归于尽。

    邓阳原本不想实行这样的规矩,因为这非常的残忍冷酷无情。

    但是邵杰孙俊友付东海等人却坚持这样做,盖是因为他们现在的部队战斗力还无法和鬼子正面战斗需要时间,那么就需要对地道内部情况的保密。

    他们也同样相信这些士兵会中心于邓阳,但是谁又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够承受得住鬼子的威逼利诱和各种各样的刑罚。

    按照马旋孙俊友等人的原本计划,是一旦有人受伤且无法行动,那么战斗部队的指挥官将人道主义毁灭他们,以此来保卫地道的隐蔽性。

    但是这个命令被邓阳直接拒绝了,这样的做法简直可以说是对军人的一种耻辱,士兵为了和鬼子战斗负了伤,结果却被自己的长官打死,这是谁都无法接受。

    这对于一支军队的成长来说有着巨大的负面作用。

    因此邓阳当即拒绝,最后通过一个决定,那就是由士兵们自己选择。

    你可以背着伤兵回来,也可以和伤兵一痛拼死作战,而伤兵也有自己的选择,那就是自杀。

    作为第一部分训练的士兵,这些人内心里对鬼子都恨得牙痒痒,他们纷纷选择和鬼子同归于尽。

    所有的士兵都微微的点头,死亡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或许有了一点恐惧。

    因为他们都想着跟着邓阳继续打鬼子,跟着邓阳他们发现自己的生命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毫无反抗之力的他们现在已经能够和鬼子生死相搏了。

    人一旦有了目标就会惜命,不管这个目标是什么样子,是好是坏,都会让人有想要活着的追求。

    不过战争毕竟是残酷的,谁也不能够保证自己在击杀敌人的同时而不被敌人杀死。

    子弹是没有眼睛的,有时候即便躲在暗处只露出一双眼睛都可能被子弹击中打死,因此他们即便对生命有了一丝不舍,却丝毫没有动摇他们的战斗意志。

    每一个士兵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拿起武器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杀鬼子和鬼子拼命。

    现在成为鬼子的俘虏已经被他们看作是一种比死了还要难以忍受的耻辱,因此他们从内心地拒绝这样的选择,因为在面临被鬼子俘虏的时候,他们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拉动自己身上的手雷。

    “机枪手做好准备,轻机枪手保持节奏,对重机枪进行支援,步枪进行掩护,重机枪打完两个弹链全体撤退,烟雾弹随时待命。”齐大山的命令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这是他们的作战步骤。

    以重机枪为主杀伤日军,随后轻机枪进行掩护,掩护重机枪装弹,随后烟雾弹投掷挡住鬼子的视线进行撤退。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向鬼子表现出一种己方弹药缺乏,战斗意志薄弱的表现。

    而与此同时齐大山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正在小心翼翼向前推进的鬼子兵,这些鬼子兵就是来送死的。

    鬼子兵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前行,其实他们现在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前面齐大山他们的动静,可是他们谁都不敢先冲上去。

    那挺马克沁重机枪摆在那里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都知道只要那挺机枪开始怒吼,那么他们之中可能有很多人都要死在这里。

    慢慢的鬼子的部队接近了洞厅二十米出,忽然一个鬼子的小队长猛然间扬起自己的指挥刀:“突杀给,天皇半载,大日本帝国半载,勇士们为大日本帝国建立功勋的时候到来。”

    鬼子的小队长表情有着一丝疯狂,随后举着自己的武士刀就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突杀给!”鬼子的小队长已经有些疯狂,他知道自己被派到最前面几乎就是送死的。

    在鬼子的内心之中他们还是认为华夏国部队的战斗力不如他们,但是即便对方的战斗力和训练再差,重机枪这玩意在这里他们根本讨不到多少的好处。

    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而且对面还有着一挺重机枪以及一挺轻机枪对方同时还是隐藏在工事后方,这使得他们处在绝对的劣势之中。

    因此他们想要将对方击溃歼灭掉,那么就只能够用人命去填,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冲过去。

    鬼子的部队有着草菅人命的传统,因为在日俄战争期间鬼子就是以普通士兵大量的死伤换取的胜利。

    当时而过在华夏国东北和远东地区的兵力不过三十万人,而日本则集结全国之力,几乎倾尽所有向英国借钱进行战争。

    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时虽然沙俄已经风雨飘摇,但是从前的苟舟压路机以及他手下的那群黄色牲口依旧有着不弱的战斗力,在一战之前,即便是英吉利也不敢独自向沙俄开战。

    这也是沙俄被称为欧洲压路机的原因,曾经几时沙俄也算是欧洲霸主,动不动就数百万大军聚集东欧草原,吓得英法等国惶惶不可终日。

    但是因为工业改革的不彻底,导致其农奴问题眼中,国内动荡,而鬼子正是看到了这个机会在英米的支持下发动战争。

    这场战争中日本几乎倾尽全力,而沙俄则因为远东地区距离其腹地太远,投送兵力严重不足,因此兵力完全处于劣势,日本动用百万大军,而沙俄只有区区三十万人。

    但是在战争的前期,日本在战场上的攻击并不顺利,沙俄部队依靠坚固的堡垒和大量的马克沁杀伤了众多鬼子士兵。

    在火炮等方面日本也不占优势,体格上矮小的鬼子更加无法和毛熊相比,因此鬼子的乃木希典发明了他的猪突战术,那就是以人命来消耗对方子弹,不停的攻击来消耗对方的兵力。

    最后鬼子胜了,但是沙俄死伤部队人数紧紧只有十一万人,被俘五万人,总共不过十六万人只是其远东部队的不到六成。

    可是鬼子的死伤却惨烈非常,尤其是其陆军部队,伤亡高达六十三万,是沙俄部队的足足五倍之多。

    但是日本人并没有在这上面得到教训,相反因为按时日本第一次和欧洲列强作战,而且还战胜了,因此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整个国家弹冠相庆。

    至于死掉的几十万士兵,在鬼子看来这根本无伤大雅,只要能够胜利,死多一点人对于日本来说并不算什么。

    而现在鬼子的部队依旧抱着这样的观念,这也是其在后期动不动发动自杀式冲锋的原因,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够凶狠,那么就能够将敌人吓到。

    然而这样的场景在经受了邓阳现代化的军事训练的抵抗军士兵看来简直就是可笑。

    哒哒哒……

    重机枪在疯狂的咆哮,弹带在飞快的转动,子弹如同暴风雨一般向着鬼子的方向覆盖过去。

    只有两米多宽的地道,这使得重机枪几乎不需要左右调转,直接对准前方射击就可以将鬼子打死的差不多了。

    在重机枪的轰鸣之中,鬼子的小队长浑身被打的乱颤,但是由于其身后士兵的挡住了他的身体并没有让他倒下,相反接憧而至的一颗颗子弹就像是雨点一般敲击在他的身上,他浑身上下无数鲜血迸溅出来。

    但是鬼子这样的策略却对于重机枪来说毫无用处,重机枪的子弹威力巨大,只要不是击中鬼子的骨头可以直接击穿一两个人的**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他们的距离仅有二三十米,这样的距离上重机枪的威力是最大的,子弹的出膛速度还没有完全消散,正是动能最为强烈的时候。

    子弹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刺刀,穿透了鬼子的身体,地道中充斥着鬼子的惨叫。

    然而就在鬼子一个小队死伤大半全部无比悲观的时候,忽然前方的重机枪突然停住了。

    “装弹,等待两分钟,轻机枪和冲锋枪手准备火力掩护。”齐大山一挥手,身后的机枪小组快速的将弹带拿下来,随后将新的弹带装了上去,至于已经用过的弹带则立即扛在了他们的肩上。

    现在他们的武器虽然因为英租界和米租界的收获而有了一丝充足,但是他们毕竟无法制造,因此必须小心谨慎,仔细珍惜。

    而鬼子剩余的时候,则意味这是他们的一个机会,纷纷怒吼着端着步枪从地道中冲了过来。

    秋山充三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在他看来只要部队能够冲出这狭窄的地道,那么绝对能够直接击溃这些华夏国的士兵。

    以他的想法这些华夏国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强,就像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华夏国的一样,在他看来就是不堪一击。

    然而他却不知道,只要邓阳以及齐大山愿意他即便是在这里垒成尸山血海都别想通过。

    “突杀给!”鬼子兴奋的嚎叫,一个个如同兔子一般冲了出去,很快就来到了宽度达到十米,纵深十三四米的洞厅之中。

    然而就在这个事后秋山充三郎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对面的华夏国士兵居然对着他们冷库的笑了。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