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92章 迷途

第392章 迷途

 热门推荐:
    肖航抬起自己的手微微一摆,随后身体在手臂的作用下慢慢的向前爬行,其他士兵也纷纷效仿,同样向前移动。

    而鬼子兵现在依旧在谈笑,抽着香烟,浑然不知死神已经近在咫尺。

    慢慢的爬行了足足一二十米,这个时候肖航他们距离鬼子兵只有不到十七八米,而后几个人的眼中爆发出冷冽的杀机。

    “闪光弹准备!”肖航从自己肩膀的挂钩上取下一枚染成白色的手雷,随后出声说道。

    另外四个士兵也立即将闪光弹拿出来,随后咔嚓一声拉动。

    滋滋滋……

    引信燃烧的声响从几个人的手中传来,但是几个人并没有立即将其丢掉。

    一!

    二!

    三!

    “扔!”肖航在校生的计算着时间,在第三秒的时候立即轻喝一声,随后手中的闪光弹立即丢了出去,其他四枚闪光弹也立即向前方飞去。

    随后五个人立即将脑袋一捂死死的趴在地上,甚至脸庞都直接碰到了泥土上。

    “八嘎,谁。”几个人的声响已经将这些鬼子兵惊动,然而当这些鬼子兵转过头看过来的时候却猛然间双眼一声,因为五枚手雷一样的东西已经飞到了半空中。

    “八嘎……手……啊……”

    轰!

    鬼子兵的警报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紧接着一声声轻微的爆炸声从半空中传来,紧接着鬼子的惨叫响起,而就在这个时候趴在地面上的肖航等人也立即站了起来,手中端着冲锋枪向着鬼子兵扫射了过来。

    沙沙沙……啾啾啾……

    加装了消音器的充分更强射击声非常的轻微和怪异,似乎如同文字的名叫一般。

    但是飞迸而出的子弹却并没有因为声音的减弱而减弱了威力,相反一颗颗子弹打在鬼子的身上,转身间便会将鬼子的身体撕开一个手心大小的血洞,达姆弹在鬼子的**中爆裂,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撕碎了鬼子身上的肌肉。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响起,被闪光弹炸的晕头转向的鬼子兵根本无法进行抵抗,而冲锋枪的射击实在是太迅速了,密集的子弹几乎在眨眼之间将鬼子全部覆盖住。

    扑通……啊啊……啾啾啾……

    倒地声惨叫声和冲锋枪的扫射声掺杂在一起,而鬼子兵更是如同被割麦子一般全部打死在地上。

    特种部队的士兵们在疯狂的扫射,很快没有任何一个鬼子兵还能够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肖航他们手中的冲锋枪子弹也已经全部打光。

    “走!”肖航将冲锋枪直接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随后从自己的腰间拔出手枪,紧接着带着小队的队员向着满地贵子尸体的地方走去。

    呜呜……

    地面上一个鬼子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肖航冷冷的看了鬼子一眼,随后伸出手将手中的手枪枪口对准了鬼子兵的脑袋。

    啪!

    恩!

    一声枪响,鬼子兵刚刚想要爬起来的身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脑袋上呼啦啦的流出来,迅速的将地面已经被邓阳他们夯实过的地面染成了暗黑色。

    “动手开动机关。”肖航看向身边的战士,他们的任务就是将那些机关关闭,有关闭了机关才能够将鬼子彻底的封死。

    几个士兵纷纷点了点头,随后快速的走入那些分支通道的边上,紧接着在距离分支通道洞口的十米处的墙壁上寻找了一通,随后猛然间从地道边上的的墙壁上拉出一扇厚厚的土门。

    土门很长,足足有着两米多,高度也和地道一样,上面还有着一道凹槽,下面也同样有着凹槽,土门的上下全部是抵在这些凹槽的内部的。

    土门的内部主要是木头和芦苇制作的,在加上搅拌的泥土,随后晾干而成,当然这样的土门本身没有多强的坚硬度,正常人一脚下去估计就能够坍塌。

    土门咔嚓一声将地道封死,但是邓阳他们并没有指望这些土门能够将鬼子挡在里面,相反这些土门只是机关的构造一部分而已。

    在土门拉上之后,紧接着士兵快速的撤回来,随后在地道口的一个上部隐蔽拐角拉出一条绳子,随后将绳子直接拉动。

    哗啦啦……四五个在地道斜上方的洞口立即被打开了,大量的泥土如同水流一般流淌下来,很快就将整个地道充满。

    肖航点了点头,他们就是要将这里封死,随后就能够将鬼子兵关在里面。

    而在内部也有着众多的设置,那些密密麻麻连接在一起的地道会让鬼子分不清方向,根本无法再找到走出来的路。

    不过即便是已经将鬼子封死在里面,但是邓阳并没有想过要现在就过去和鬼子战斗。

    因为现在鬼子部队虽然分散了,但是本身鬼子依旧拥有着不弱的战斗力,邓阳他们必须尽可能的打击鬼子的士气,等到鬼子没有士气的时候再去将鬼子全部杀死。

    而邓阳他们不单单做好了战斗准备,同时地道自身也有着强大的杀伤力,任何密封的地道其实都是一个死亡陷阱,尤其是在出口都被堵死的情况下。

    秋山充三郎带着自己身后三百多名鬼子兵在继续前进,,在他们的两边每隔五米就有着一个有灯在燃烧,甚至每隔十米就会有着一个火堆。

    这使得他们前进的道路一片通明,让他们行军变得极为简单。

    甚至在行进的过程中和几个其他部队相遇。

    “指挥官阁下,看来这次支那人必败无疑,咱们已经汇聚了两千名士兵了,想必其他部队也在慢慢的汇聚之中,只要咱们的部队全部汇聚到一起,那么支那人绝对打不过我们。”一个鬼子军官在秋山充三郎的身边笑着说道。

    而他们的身后已经密密麻麻汇聚了两千多人。

    秋山充三郎也没有想到各个部队进攻都如此顺利,虽然在开始洞口的地方都遭遇了顽强抵抗,但是将对方击溃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了华夏国部队的踪影。

    尤其是进入这些地道之后,根本没有一个华夏国士兵抵挡他们。

    在他们看来华夏国的部队一定是躲藏在某一处胆战心惊的颤抖着那,因此都纷纷露出轻松的表情。

    然而所有的鬼子都没有发现,他们路过的那些有灯和火堆比之前看到的要暗淡一些,似乎有着一种诡异的力量正在慢慢将地道里的气愤变得诡异。

    “军座,所有进来的鬼子全部进入了分支通道,现在咱们怎么做?是直接发动攻击吗?”马旋脸色有些兴奋,这可是好几千个鬼子兵啊。

    而且鬼子兵既然进入了迷宫通道内,那么机会就可以说这些鬼子全部都完蛋了,只要他们现在发动攻击,那么只需要付出并不算是太大的代价就能够将鬼子歼灭。

    不说别的,单单是那几千杆步枪机枪就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然而邓阳却笑着摇摇头。

    他看着马旋出声说道:“战斗是必须的,但是并不是现在,咱们等,注意吧那些通风口堵死,不要让一缕风进入。”

    “军座放心,所有迷宫密道的通风口都已经完全堵死,保证量一个苍蝇都进不去。”马旋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将那些通风口完全堵死,但是他忠诚的执行了邓阳的命令。

    邓阳微微点头,他身边的指挥官们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在邵杰等人看来,鬼子既然进入了他们的埋伏内,那么就可以直接对鬼子发动攻击了。

    这样以最快的速度就能够将鬼子直接歼灭掉。

    不过邓阳内心却是清楚地很,迷宫密道虽然很长,很大,但是鬼子想要出来需要扒开十几二十米厚的土层,而没有铁锹等工具的鬼子根本无法快速的进行,只能够用他们的刺刀了。

    但是鬼子在期初的时候肯定无法发现其中的奥秘,而等鬼子发现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

    如同邓阳所想的那样,鬼子的部队依旧在其中前进,由于这里是地下,鬼子兵根本无法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和方向,因此只能够顺着地道前行。

    一个个鬼子兵的小队汇聚在一起,他们从之前的不同的地道中涌入这里,慢慢的汇聚在秋山充三郎的身边。

    此时的秋山充三郎内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他手下的部队已经全部到达了,这个时候就算遇到再多的华夏国部队,他也能够将对方击溃。

    “继续前进。”近六千名士兵全部到达,使得鬼子的士气极其高昂,在秋山充三郎的命令下开始快速前进,准备尽快找到华夏国部队的踪迹,然后一具将华夏国部队歼灭掉。

    咔嗤……

    鬼子的军靴踩在坚固的泥土上,邓阳所在的地道都撒上了生石灰,因此非常的干燥,石灰这种东西,南都并不多见,但是在他们船舶停靠的地方却有不少,而且还容易开采,因此邓阳趁着夜晚挖掘了很多,用于地道之中。

    石灰在邓阳看来应该可以算作是一种初级的消毒粉,他能够保持地道的干燥,同时也能够将地道内的有害细菌杀死。

    邓阳必须在这方面注意,在历史上因为疾病而导致数万甚至数十万部队灭亡的故事也不是没有过。

    因此邓阳在地道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洒下这种东西。

    而同时石灰粉也能够吸收空气中的湿气,保持地道内空气的干燥,不会使得人们难受。

    秋山充三郎没有发现这些贴别的地方,甚至没有看到有一些地方的石灰粉似乎被雨水浇灌过,正在滋滋滋的泛着白色泡沫。

    可是慢慢的秋山充三郎发现了一丝不对,因为他们走了足足一个小时却根本没有走到尽头。

    他看向地道的远处,地道在三四十米外转弯,但是前面的情形他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洞壁上的油灯此时有点暗淡,噗嗤,噗嗤的冒着一点点的火星,而地面上的篝火似乎也慢慢的开始熄灭,但是眼尖的鬼子兵却看到很多的木头似乎没有燃烧殆尽,但是却诡异的熄灭了。

    一种诡异的气愤慢慢在秋山充三郎的脑海中出现。

    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慢慢的笼罩在她的身上,他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士兵们,此时的鬼子兵已经渐渐没有了之前高昂的士气,反倒是一脸的疲惫,似乎有些昏昏欲睡。

    秋山充三郎的眉头紧皱着,这才不过一个小时的行军,而且地道虽然转弯抹角,但是并没有什么高低不平难以逾越的障碍,可以说他们都是在平底漫步。

    而且他们行军的速度并不算是太快,且才区区一个小时的时间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才是。

    “八嘎,怎么回事?”秋山充三郎不由的看向自己身边的军官。

    “哈伊,指挥官阁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秋山充三郎手下仅存的一个步兵联队联队长岩井广野也一样非常的疑惑。

    他也已经发现了部队中的变化,但是他却不明白倒地发生了什么。

    忽然岩井广野长大了嘴巴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脸上也满是疲惫。

    “八嘎,有问题,快,立即命令部队走出去,我们必须出去,哪怕是撤退。”秋山充三郎感觉脑袋有着一丝略微的眩晕,猛然间他有了一丝恐惧。

    一种生物体本身的直觉告诉他,再不走就要死了。

    没错是要死了,一种死亡的恐怖感向着秋山充三郎袭来,他知道再不走出这片该死的地道,那么他们一个个可能就在这里长眠了。

    死亡的威胁并不是最为恐怖的,最为恐怖的是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未知的危险才是最为让人害怕的东西,因此这个时候他只想要快一点将自己的部队带出去,当然如果实在带不出去,那么自己能够出去也行。

    鬼子士兵现在一个个浑身无力的跟随者自己的指挥官向前行进,现在他们似乎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只能够跟着自己指挥官的脚步。

    扑通!

    一个鬼子兵倒在地上,旋即一声呼噜声从其口中传了出来。

    “嘿,吉见度布你怎么了,快醒醒。”和这个鬼子兵一起走的一个鬼子兵匆忙蹲下身来随后晃动了两下那个叫吉见度布的鬼子身体。

    但是这个鬼子睡的很沉,根本没有丝毫的动静。

    “八嘎,你这蠢猪!”看着自己怎么叫都叫不醒松川佐太郎不由的咒骂一声,随后看到大部队继续前进,不由得站起来想要拉着这个鬼子兵前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猛然他的身体一颤。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