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395章 给我命,我给你命

第395章 给我命,我给你命

 热门推荐:
    “突杀给!”鬼子兵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呼,一个个鬼子兵如同喝了马尿一声疯狂的向着邓阳他们冲了过来。

    邓阳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慌乱,现在的鬼子兵本身就是困兽犹斗,而且对于这方面的准备他们并没有丝毫的放松。

    从鬼子进入地道开始,这些准都在进行,一个个机枪小组早就被布置在各个出口上,鬼子只要从任何一个地方开始挖掘,那么在外面总会有着华夏国部队的机枪小组等着他们。

    邓阳没有想过这些鬼子所谓感受,这些鬼子进入华夏国来烧杀抢掠,进入地道也是要来杀死他们的,自然他也不会对敌人丝毫的仁慈。

    邓阳举起手,两挺轻机枪,和一挺机关炮弹链立即被固定在弹舱内,随后一个个恐怖的枪口对准了鬼子兵的方向。

    “打!”邓阳狠狠的挥下手,随后一声声猛烈的枪声响彻起来。

    哒哒哒……嘭嘭嘭……

    啊啊啊啊……

    惨叫声从鬼子冲锋的队形中传出,一个个鬼子兵如同致人木偶一般被无数机枪的子弹收割掉生命,鬼子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反抗的能力,三挺机枪几乎将地道内所有的空间全部封死,只要机枪一响鬼子兵觉悟活命的可能。

    尤其是二十毫米机关炮,威力巨大的子弹几乎可以将鬼子兵的身体撕碎,而且还能够接连贯穿好几个鬼子兵的身体。

    “八嘎,卑鄙的支那人。”秋山充三郎早就想到华夏国的部队会在这里等待着他们,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的火力会这么的强大,那恐怖的机关炮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手上现在还有这很多的重机枪子弹也非常的充足,但是刚刚搬出去立即就遭到了机关炮的猛烈袭击。

    在威力那么强大的机关炮面前,那些重机枪几乎眨眼之间就被摧毁。

    “八嘎,帝国勇士们,别被懦弱的支那人吓到,只要拿出我大日本帝国无往不胜的武士道精神,那么我们就能够击垮一些敌人,为了天皇陛下,为了活命,勇士们突杀给……”

    “突杀给……半载!”又是一队鬼子兵高喊着半载向着邓阳他们冲了过来。

    然而鬼子这样的冲锋明显是无济于事。

    一个个鬼子兵倒在冲锋的路上,邓阳手上的机枪可不是鬼子使用的九一式重机枪,而是英美产的马克沁,这种极强的火力是以弹带供给的,一百五十发的弹带能够提供连绵不断的射击火力,而且还可以临时将一个个弹带加装在一起。

    这就使得火力的延续性有了更大的提升。

    相反鬼子的重机枪不过是二十发的弹板,而且本身的设计也有着问题,时不时的卡克,而且更换频繁麻烦。

    因此鬼子的重机枪刚刚搬出来就会立即遭到机关炮的重点照顾,在威力巨大的二十毫米机关炮子弹的轰击下,鬼子的机枪小组瞬间损失殆尽。

    “八嘎!突杀给,为了大日本帝国尽忠吧勇士们。”秋山充三郎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其他办法,只能够从这里冲出去。

    至于地道内,他是再也不想回去了,哪怕是因此而死也不愿意回去。

    秋山充三郎看着一队队的士兵倒下去,而与此同时原本疯狂冲锋的鬼子兵已经死掉了大半,只剩下四百多人丧失了继续作战的勇气。

    任凭秋山充三郎和岩井广野如何催促都不愿意上前了。

    此时的他们早就被凶猛的射击吓破了胆子。

    不过秋山充三郎自己并不愿意在这里等死,因此立即将自己的亲卫部队派遣了出去,而且还是以岩井广野带队。

    然而就在秋山充三郎将部队拍上去,随后用刺刀步枪逼迫着剩下的四百多鬼子兵冲锋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一个原本躺在地上如同尸体一般的鬼子兵看着他露出凶残冰冷的神情。

    “继续打!出来多少打死多少,命令密室部队准备从后面进攻鬼子残余部队,无比尽快将这些鬼子兵全部歼灭。”邓阳命令手下的机枪小组继续射击,同时后方保存的弹药也源源不断的运来。

    可以说他们根本不会出现弹药匮乏的事情,而鬼子注定即便如何拼命也只会成为机枪子弹下的亡魂。

    同时邓阳也不想在这些鬼子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他需要布置,让鬼子对他们这支部队充满了惶恐的一些安排。

    这场战斗让邓阳试验了自己一方的战斗安排,结果出乎他自己的意料,在地道内鬼子的战斗力严重的下降,而熟悉地形的他们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将鬼子兵杀死。

    此次哪怕是不利用迷宫密道也能够将这些鬼子全部消灭,而且付出的伤亡也绝对不大。

    这也让邓阳有了信心,最少鬼子进入地道之后他们还能够有着充足的实力进行反抗,而且鬼子几乎无法对他们进行封锁和围剿。

    地道的布置是非常紧密的,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通道如同蜘蛛网一般在地下增横交错。

    但是这些地道也根本不怕被鬼子发现,因为子啊地道中有着无数的节点,这些节点可以关闭和打开,同时也能够成为抵抗阵地,。因此即便鬼子从某一个地方挖掘下来也根本没有办法杀到他们的内部。

    所以说现在他们自保已经是完全没有问题了,而自保自然足够那么邓阳就想着如何对鬼子进行袭击了。

    邓阳不是一个只知道防守不知道进攻的人,作为一个后世的特种兵,进攻,不停的进攻才是他的作战理念。

    因此现在他准备快速的将这些鬼子消灭,趁着鬼子没有反应过来将这支鬼子旅团级的其他部队歼灭掉。

    可是正当他看着一个个鬼子兵被他们自己的同伴用枪指着冲过来的时候,忽然鬼子的后面一阵混乱。

    “怎么回事?”

    邓阳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他手下的部队还不可能出现在鬼子的后方,毕竟他的命令刚刚下达,那些隐蔽在隐蔽所里的士兵要到达鬼子的身后也需要一点时间,但是现在鬼子的样子就好像身后遭到了袭击一样。

    因此邓阳他们感觉到很是疑惑。

    而与此同时一声声的惨叫声从鬼子的身后传来,紧接着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原本安歇被机枪压制的趴在地上的鬼子兵,突然互相扭打起来,那些原本用枪抵着前面士兵的鬼子士兵被打的狼狈不堪。

    “停止射击。”邓阳抬起手,现在他已经根本没有必要继续开火了,鬼子似乎发生了内杠。

    “八嘎,你个混蛋你想做什么,你这是背叛帝国。”秋山充三郎抱着自己已经被看到了的左臂,惊恐的看着面前四五个手持武士刀的军官。

    这几个人就如同魔鬼一般,一个个的脸上满是狰狞。

    而在她的身边一个个士兵的尸体倒在地上,那些都是他的亲兵。

    岩井广野在地面上痛苦哀嚎,他的两条腿被直接切断了。

    松川佐太郎脸上露出一丝疯狂的狞笑。

    “帝国?哈哈,可笑,你把我们当畜生一样拿出去送死,为了自己能活名把我们扔在后面不许我们接近,哈哈,你可知道我当时都快死了,什么鬼天皇,什么鬼帝国,我就要活着。”

    松川佐太郎此刻早已经没有了对于天皇的敬畏,也没有对于日本的热爱,他差一点点就死了,当时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肺部都快要爆掉了。

    那种感觉比死亡还要恐怖,比子弹打在身上还要吓人,现在他只想活着,哪怕活着要背叛自己的国家也无所谓。

    噗嗤!

    狠狠的一刀将秋山充三郎的脑袋砍掉,他身后的另外几个鬼子军官也纷纷冲上前去将几个还在负隅顽抗的鬼子亲兵砍倒在地。

    他们几个都是和松川佐太郎爬在一起的,在他们即将死去的时候呼吸道了一丁点的空气,随后就开始谋划。

    松川佐太郎知道在打开密道的一刹那一定会有华夏国的部队在哪里,而且他不认为自己这些人还能够突破对方的防御。

    松川佐太郎身为一个中队长,自然还有一点战术头脑,他知道这一切都可能是华夏国部队布下的一个局,这地下可能早就被对方布置的铁桶一般。

    因此他们想要活着那就只能够投降。

    可是单单是投降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毕竟他们在南都造孽实在是太深重了。

    哪怕他们这些并没有杀戮多少华夏国百姓的鬼子,也自然会背负起责任。

    在他们看来华夏国的部队肯定会杀他们后快。

    其实他们猜测的很对,邓阳根本不会接受鬼子兵的投降,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俘虏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可是当邓阳看着几个鬼子兵提着对方指挥官的脑袋走出来,其他一个个鬼子兵惊恐的丢下武器跪在地上的时候,忽然觉得似乎可以容纳这些鬼子。

    “尊敬的华夏国将军阁下,本人松川佐太郎,带领剩下的士兵向您投降。”松川佐太郎双手举着自己旅团长的脑袋,而他身后的几个士兵也纷纷举着别的脑袋,还有这一个鬼哭狼嚎的鬼子指挥官被带了上来。

    邓阳挥挥手,大量的士兵从后面冲了上来,随后将所有的鬼子兵全部缴械看押。

    不过每一个枪口都对准了鬼子兵的脑袋,只要他们有着一丁点的异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

    邓阳带着马旋喝邵杰从机枪掩体的后面走了出来,好奇的看向这个举着自己指挥官的鬼子。

    “你怎么知道我会接受你的投降?”邓阳带着一丝笑意看向这个领头的鬼子军官。

    这个鬼子居然还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让他颇为感兴趣。

    同时他也很奇怪,按理说只要鬼子少尉有点脑子就知道现在的华夏国部队虽然战斗力不弱的,按时本身也被困在地下,任何鬼子对于他们来说都非常的危险,哪怕是俘虏也可能在地下造成巨大的危害。

    因此邓阳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接受鬼子的投降,当然鬼子的投降也并不多见。

    不过如果对方是鬼子的高级指挥官那就另说了。

    而鬼子应该也能够想到这一点,现在柜子剩下的不过是大猫小猫两三只,根本没有值得邓阳他们考虑的地方。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鬼子有什么说法能够让他接受他的投降。

    “将军阁下,鄙人知道日本军队犯下了滔天的罪孽,但是请将军给我们这些人一次机会,将军您能够给我们一条命,我们也能够为您卖命。”松川佐太郎的神色无比的坚定。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杀死只的指挥官其实就是一个投名状,这就是在向邓阳输诚。

    邓阳摇了摇头,这个理由还不足够让他改变自己的心意,这些鬼子兵虽然将他们的旅团长给杀了,还杀死了其他鬼子兵,但是只要他们脱离了邓阳的掌控,那么反悔过去谁又能够怎么了他们?

    松川佐太郎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他还没来及开口,因为他的表情变化立即有两名士兵将刺刀抵在他的胸前。

    邓阳摆摆手,让两个士兵退过去,这个鬼子指挥官或许能够给他带来一些惊喜。

    “将军阁下,我们知道我们罪孽深重,但是我们可以发誓,只要将军饶恕我们,我们自然会为了南都死去的华夏国百姓杀戮十倍百倍的日本人。”松川佐太郎现在已经完全要疯了。

    只要能够活命,至于杀死日本人,这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罪孽感。

    而与此同时他也相信,很多邓阳不能够做的事情他们可以代劳。

    然而邓阳却依旧不为所动,而是转过身看向邵杰说道:“去把第六师团的师团长谷寿夫给我带过来。”

    恩?

    所有的鬼子兵都是微微一愣,而松川佐太郎也是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谷寿夫可是大名鼎鼎的第六师团的师团长,作为二十个常备师团的师团长其地位是非常高的。

    也正因为其地位很高,在加上上海和南都的战斗被日本国内媒体大肆宣传,导致其声望一时无两。

    因为这个才使得秋山充三郎急不可耐的进入低下追击,为的就是将这个功劳拿下来。

    不过本来他们都以为这个谷寿夫已经死了,没想到居然被华夏国部队俘虏了。

    谷寿夫被两名特种兵看押着,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想法,这些华夏国的士兵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噩梦,不打他,也不骂他,但是动不动就给他关禁闭。

    那黑黝黑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没有丝毫动静的地下密室几乎让他发疯。

    最后她妥协了,不敢再有丝毫的动作,将鬼子南都地区的防御工事位置全部说了出来。

    也正是这样邓阳还没有要了这个家伙的脑袋。

    不过邓阳知道,作为第六师团的师团长,这个鬼子绝对不可能让他活下去的。

    但是现在邓阳却不会杀他,他对于现在的邓阳来说还有着足够的利用价值。

    此时邓阳看着眼前的松川佐太郎,忽然想到了谷寿夫,或许这个鬼子能够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而当谷寿夫看到满地的鬼子尸体,在看到那些举着脑袋投降的鬼子兵的时候,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一路走来,看到华夏国的士兵不过区区两三百人,但是地上倒下的鬼子尸体却无穷无尽。

    “将军阁下。”谷寿夫对着邓阳恭敬的行礼,他在邓阳的面前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心思。

    邓阳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谷寿夫出声说道:“谷寿夫,你看一下你觉得我怎么才能够相信他们投降之后不能够背叛我那?”

    呃!

    谷寿夫微微一愣,随后看向那些鬼子兵。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