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402章 藤崎末央的狰狞

第402章 藤崎末央的狰狞

 热门推荐:
    鬼子的炮兵还在和之前一样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在南都城中,就属他们炮兵最为轻松,因为巡逻和作战都是步兵在进行,除了南都战役的前期他们用来压制华夏国部队之外,其他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战斗任务。

    当然正是如此,他们也没有参与到抢劫之中,对于这些鬼子炮兵来说,他们认为他们是这场战争中的英雄,正是他们的火炮将华夏国的部队击溃。

    但是他们也认为自己最为倒霉,因为他们作为炮兵在战争中根本来不及进入南都,而南都内的财富自然没有他们一丁点的机会。

    因此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每天也就是在自己的营地里呆着。

    对于鬼子的炮兵,他可以说是华夏国部队最为恐惧的日本部队,对于鬼子的飞机,华夏国的部队虽然都难以抵挡,但是鬼子的飞机毕竟也不是很多,因此并不会对华夏国部队所有士兵的心中留下阴影。

    但是那些炮兵就不一样了,鬼子的炮兵几乎每一个部队都有,中队有迫击炮分队,大队有迫击炮战防炮中队,联队则有着炮兵大队,装备山炮,而旅团级部队则装备着炮兵联队,装备大口径的野战炮。

    这使得不管是任何时候和鬼子进行作战都会遭到鬼子的炮火压制。

    而华夏国的部队火炮数量极少,因此一次次的被鬼子击溃。

    这让鬼子的火炮在华夏国部队士兵的内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也正是因此,邓阳才不打算将这个鬼子的炮兵部队放过。

    在鬼子炮兵部队的旁边,大量伪装成鬼子的部队士兵在飞快的集结,甚至很多的士兵都已经艰难的骑上了战马,这些人将是第一波冲进鬼子炮兵营地的。

    松川佐太郎和鬼子骑兵部队指挥官藤崎末央正站在营地外面观察着鬼子炮兵营地。

    “藤崎君,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脑门上被刻下了这样的文字,你根本没有办法回到日本了,要么跟着我,要么你就是万劫不复。”松川佐太郎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现在这个藤崎末央还有一些犹豫,可是对于松川佐太郎来说他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他不但将一个个鬼子兵的脑袋上刻下了这样的文字,而且还诱使鬼子的骑兵全军覆没,他现在这个样子一旦回到日本,绝对会被抽筋扒皮,所以他不允许自己所做的任务出现任何的差错,他现在只能够忠诚的做着邓阳的一只狗,做着华夏国的狗。

    “八嘎,松川,你是帝国的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藤崎末央现在内心中还有这一丝愤怒,这个松川佐太郎对于华夏国实在是太忠诚了。

    松川佐太郎微微一笑:“从我看着一个个士兵因为秋山充三郎那个混蛋的愚蠢下慢慢死去,从他们将我狠狠的踹开,差点因此而憋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除了跟着华夏国人就没有任何活着的希望。”

    “而且你以为南都咱们还占据着优势?这位华夏国的将军下了一盘大棋,现在他的手中不但有着咱们身边这样的精锐士兵两三万人,还拥有一支十来万人的新兵部队,而且你没有看到他们的训练,他们的进步实在是太快,只要等这些部队训练好,那么帝国在南都的部队可能不得不退出去。”松川佐太郎对于邓阳地道内的兵力已经有了一丝猜测。

    这家伙是一个很有头脑和观察力的人,很快就发现地道内的大量兵力。

    而且当他路过一个新兵训练场的时候,也为那些训练中的士兵而震惊。

    华夏国的部队现在就好像一部机器,一部完全为了战争而制造的机器,所有的士兵都在严格的按照训练操典进行训练,他看到那些新兵教官一声口令所有的士兵必须做出相同的动作。

    整齐划一,迅速异常。

    这样的训练方式是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日本部队的训练要求的是个人的勇武,以及小队队员之间的配合。

    然而华夏国的部队不单单如此,还要求所有的士兵在战斗中宛如一体。

    那些士兵甚至连跑步的时候,脚步都几乎一致,这样的士兵几乎让他恐惧。

    更何况对方还有这充足的武器,没错武器异常的充足,即便是新兵手上也都拿着赞新的步枪。

    更为主要的是他在地道内还看到了一些欧罗巴人,他忽然明白了这里为什么那么多人,这些人很肯是从租界内转移过来的。

    他忽然想到,租界内可是有着数十万的华夏国百姓,这样一来邓阳手中的兵源最少得有一二十万。

    而在地下他看到了无数的阻击阵地,安歇阻击阵地都装备了轻重机枪,而且弹药充足,他可以想象当日本军队冲进地道的时候将会遭到多么巨大的阻力。

    想一想之前的战斗他毛骨悚然,如果不是那些华夏国的部队故意让他们进来,单单是他们这么多的阻击阵地也足以让日本部队拼个头破血流了。

    在之前鬼子不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在武器上都占有绝对的上风,数万日本军队在这里,几乎不会让南都出现任何问题。

    然而现在的形势却改变了,邓阳已经在地下挖掘了密密麻麻的地道通道,他们日本军队根本无法与其进行正面交战,而且根据松川佐太郎的观察,只要日本部队进入地下,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无数的子弹,和让人眼花缭乱的密道。

    在那种情况下日本军队根本施展不出来多少战斗力。

    而且那些华夏国部队的训练正在金罗密布的进行着,只要让那些士兵训练完成,那么华夏国部队的兵力将超过日本军队。

    更加上租界内的大量武器,在火炮无法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华夏国的人数优势占据着绝对上风。

    而且华夏国部队的粮草也极为充足,短时间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一点,而无数的地道出口却能够给日本部队造成非常大的威胁,毕竟华夏国的部队在暗处,随时都能够对其他方向的日本军队发动袭击,而且兵力还占据着优势,只要让其偷袭到,那么日本部队几乎就是在劫难逃。

    也正是因此松川佐太郎现在更加坚信跟着邓阳走是没有错误的,因为他那时候只有这两个选择,只要邓阳将来真的能够成为一支强大部队的首领,那么他也有回到日本的可能。

    日本人的思想是固执的,和华夏国的人一样都有着浓厚的故乡情结,即便现在松川佐太郎已经背叛了日本,背叛了他们的天皇,但是在内心中他还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回到自己的故乡。

    他不但要让自己能够体体面面的回去,而且还要成为哪里的主人。

    日本是不是会战败他不知道,但是他看到了法国人和美国人和邓阳在一起,这也就是说这两个国家很可能支持邓阳或者华夏国,这对于日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日本虽然现在看上去疯狂无比,战斗力惊人,但是自家的事情自己直到,松川佐太郎不是一个战争狂,他作为一个贵族对于日本内部的情况也有着了解。

    日本地域狭小,本身的资源极其稀少,只要华夏国能够得到足够的武器弹药,那么对于他们日本来说是无比恐怖的一件事情。

    华夏国毕竟有着四亿五千万的百姓,这么多的人口能够组织起来的军队高达上千万,而日本即便是全部动员,也就是几百万的兵力。

    藤崎末央自然也知道是这个道理,但是一直以来的武士道惊人让他觉得现在投降给华夏国人是一种耻辱,但是他同样知道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后路。

    他的脑袋上现在还隐隐作痛,那几个用匕首科华的日本字还在他的脑袋上,诅咒天皇这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使得他根本没有可能再回到日本。

    为了自己的性命,他不得不和华夏国人合作了。

    “松川,你说吧我该怎么做,既然都到现在这个形势了,我想我也没有了选择。”藤崎末央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他已经被控制住了,只能够一路跟着邓阳和松川佐太郎走到黑。

    松川佐太郎点了点头,出声说道:“一会,你带领这些人进入炮兵阵地,然后快速的将炮兵部队的守卫部队冲散,我们随后就来。”

    鬼子的炮兵大队有着一个中队的机枪,这些机枪手将是他们最大的威胁,因此他们必须第一时间将机枪阵地全部夺下。

    藤崎末央点了点头,这是他们最先要做的事情他知道,因此他丝毫没有犹豫对着身后已经准备妥当的华夏国士兵点了点头。

    紧接着对于战马非常不熟悉的华夏国士兵将那三十多匹仅余的战马牵了出来,随后爬上了马背。

    这三十来个士兵都是会骑马的人,现在只能够靠他们直接冲进炮兵营地了。

    而炮兵营地这边却没有丝毫的察觉,他们所在的位置让他们以为他们是最安全的,因此丝毫没有战斗期间的紧张感。

    石丸上田搓,是机枪中队的中队长,他和几个机枪部队的基层指挥官坐在一个大火堆旁,进行一天一次的烧烤活动,从华夏国百姓他哪里抢夺来的各种牲畜都被他们腌制了起来,只要一有空他们就能够进行自己的小型烧烤宴会。

    可是就在他们将鸡腿摆放到火堆边上准备烧烤的时候,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

    “八嘎,那些骑兵部队的混蛋究竟是在做什么?”石丸上田搓眉头一皱,他们最烦的就是骑兵,这些骑兵正好和他们是相反的极端。

    骑兵是鬼子部队中速度最快的,而他们炮兵则是速度最慢的。

    往往好处都被骑兵部队收入自己的怀中,而他们紧紧只能够得到一丁点的残羹剩饭。

    就比如这次,其他部队都夺去了大量的战利品,大量的金银,而他们仅仅是得到一些肉食,因此内心里愤愤不平。

    更加上骑兵部队的行动往往都是马蹄轰鸣,让他们震耳欲聋烦不胜烦。

    “好了好了,中队长阁下,那群混蛋管他们干嘛,咱们吃咱们的。”几个鬼子的基层指挥官纷纷拉住暴躁的石丸古田搓,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样的小事和骑兵部队争论和冲突。

    石丸上田搓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虽然他们的炮兵地位很重要,但是毕竟作战任务并不是交给他们的,因此他们根本没有和对方叫板的底牌。

    可是就在石丸上田搓被拉回来坐下的时候,猛然间他们听到轰鸣的马蹄声似乎正在向着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

    这下几个人可就坐不住了,他们不明白骑兵部队大晚上来到他们这里干嘛。

    可是他们刚刚站起来,就看到骑兵联队的联队长藤崎末央带着三十来个士兵向着他们行来。

    战马的速度并不快,再加上看到藤崎末央本人石丸上田搓也不敢将机枪枪口对准对方,当即摆摆手让所有的士兵放下武器,毕竟对着一个联队长开枪他们也是触犯军法的。

    然而就在所有的鬼子步兵都奇怪的看向藤崎末央的时候,就在骑兵部队距离鬼子紧紧只有二十米距离的时候,猛然间几十匹战马瞬间加速。

    如同凶猛的野兽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八嘎,这是要干什么?”石丸上田搓眉头一皱,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是发了什么疯,居然向他们这边猛冲过来。

    然而他没有了反抗的机会,就在他急忙想要命令士兵阻挡的时候三十多匹战马已经轰隆隆的冲了过来。

    嘭嘭嘭……

    啊……八嘎……

    一声声慌乱的声响迅速的从炮兵阵地的最前方响起,一个个鬼子的机枪手被突如其来的战马给冲撞开,而那些战马上的士兵也纷纷抽出长刀狠狠的劈砍向这些鬼子兵。

    噗嗤……

    啊……

    长刀如同一道道死神的目光,闪烁着森寒的光芒,一个个鬼子兵迅速的被砍到在地,血腥味一瞬间在空气中扩散开来。

    现在石丸上田搓已经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一方的骑兵部队会向他们发动进攻,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到袭击。

    “八嘎,反击,反击。”石丸上田搓怒吼一声,可是话音未落,一个骑兵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血量的武士刀直接从他的上半身划过。

    战马带着的巨大力量瞬间将其上半身砍掉,鲜血如同瓢泼一般哗啦啦的落了一地。

    “八嘎发生了什么?”炮兵大队的鬼子指挥官听到了外面的惨叫声急忙从自己的房间内走出来。

    可是当他看到这里的场景的时候不由的为之一愣,只见一个个日本骑兵正在疯狂的砍杀自己一方的士兵,他脑袋几乎当时就当机了,他内心里非常的疑惑,为什么骑兵敢于杀戮自己一方的战士,

    他看到了坐在马上观察着四周的藤崎末央,这位骑兵联队的联队长此时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方的士兵被杀戮。

    “八嘎,藤崎大佐,你到底在做什么,这是大日本帝国炮兵部队的驻地,你居然带领骑兵屠戮炮兵部队,我要送你去军事法庭。”鬼子炮兵部队指挥官已经快疯了,因为他身边的炮兵部队根本就不是战斗兵种,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面对着数十个骑兵,和一股脑不知道从哪里冲击进来的大量陆军部队不由的愤怒万分。

    藤崎末央的脸色一片淡漠,没死掉一个鬼子,那就是说他对于日本国的罪孽也就多了一分。

    死的鬼子越多他的罪孽也就越大,也就越是无法回到日本。

    这是华夏国部队为了让他们没有后路而使用的一招。

    而且他们还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这个鬼子炮兵大队的大队长还在他的面前怒吼着,对方的军衔仅仅只是比他低上一阶是一名中佐其实和陆军其他部队的大佐位置相差不多的。

    也正是因此才敢对他大喊大叫。

    若是以前藤崎大佐一定会惊慌失措,但是现在却不是那样,脑袋上的疼痛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虚幻,而是真实的事情。

    现在他已经不是日本军队的指挥官了,而只是一个投了降不得不为了华夏国部队效命的日本军人。

    当即藤崎大佐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看着前面的炮兵大队长咧嘴狰狞一笑。

    啊……

    一声惨叫在炮兵营地上响起,所有的鬼子步兵尽皆愣住了,一个个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而藤崎末央却在哪里放声大笑。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