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421章 想死想活

第421章 想死想活

 热门推荐:
    “八嘎,怎么回事?”山田广野眉头一皱,因为外面传来的声音是日本人的谩骂声。

    杂乱,外面的声响非常的杂乱,似乎有众多的人们在相互的争吵。

    偶尔还能够听到一声声的咒骂,和愤怒的搏斗,但是却没有发出枪声。

    “难道是自己士兵之中发生了争斗?”山田广野觉得异常的气愤,这里德意志人还在这里,自己一方的士兵却发生了内乱,这无疑是给自己的国家丢了颜面。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会议室的大门被狠狠的踹开,大量的日军士兵冲了进来。

    “八嘎,统统不许动。”十几个手持冲锋枪的鬼子士兵冲进会议室内,看着一个个日军官员和德意志人冷喝一声。

    会议室内的日本人和德意志人都微微一愣,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山田广野更是极为的愤怒,他不明白这批士兵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怎么来到这里将枪口对准他们。

    “八嘎,你们在做什么,这里是会议室,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山田广野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矮小的身子非但没有畏惧全副武装的士兵,反而一脸的傲然之色。

    他是外交官,在日本国内,虽然军人的地位很高,但是外交官的地位更高。

    外交官通常都是接受了完整的西方式教育的日本人,在日本人之中是高人一等的精英人群了,对于这些日本精英来说,这些普通的日本士兵,根本不被他们砍在眼里。

    然而就在山田广野怒吼出声的时候,突然一个枪托狠狠的砸倒他的身上。

    嘭!

    啊……

    一声惨叫,山田广野扑通一声狠狠的砸在会议桌上,紧接着一个日本军官提起了他的领子。

    “八嘎,松川佐太郎你要做什么?八嘎,你居然敢带兵进入会议室,你不知道德意志人是我们的盟友吗?你这样做即便是你的父亲都无法保护你。”山田广野被打的晕头转向,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意思温暖。

    那是脑袋被打破流出的鲜血。

    他认为松川佐太郎是疯了,否则怎么可能来攻击他。

    松川佐太郎的父亲是日本陆军大学的教授,因此在日本部队内虽然军衔不高,但是认识他的人却不少。

    然而山田广野怒吼一番之后猛然一愣,以为他看到松川佐太郎正对着他露出冷笑。

    猛然间山田广野浑身一颤,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对的地方。

    “八嘎,你,你不是战死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山田广野作为南都城内日本的最高外交官,负责各个租界的联络,主要负责和德意志人的交往。

    他自然知道之前战斗中发生了什么,一二七旅团全军覆没,而当时作为宪兵部队指挥官的松川佐太郎就在其中。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松川佐太郎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他脑袋一动,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松川佐太郎已经投降了,只有可能投降了才会能够从华夏国部队的枪口下留下性命。

    “八嘎,你这个叛徒,你是帝国的叛徒,你不得好死。”山田广野的脸上露出无比愤怒的神色,对着松川佐太郎大声的怒吼着。

    然而松川佐太郎却没有丝毫的在意,当初踏出了那一步,那么他就没有任何后悔的可能,因为一旦投降那么他就没有回到日本的可能性。

    日本人是非常憎恨投降者的,这和华夏国的文明相差不多,在东亚,任何投降都被看做是对国家的背叛。

    叛国者会遭到人们的唾弃。

    这不是因为在东亚人们比较冷血,而是因为在这里各个民族完全迥异。

    比如说华夏国,本质上就是一个主体民族华夏国,而日本则是大和民族,至于东南亚地区,更是一个国家地区一个民族,这一点和欧洲截然不同。

    欧洲由于古罗马时代的通知,本身并没有严格的族群分类。、

    比如说英吉利挪威人丹麦人和德意志法兰西人,他们血统可能有着略微一丝的诧异,然而他们的文明却都是继承于古罗马帝国,使用的文字也是拉丁文演化而来。

    在加上信仰的都是基督教,使得他们在自身的文明上相差并不大,但是在东亚就就不一样了,东亚地区民族语言文字的诧异极大,当然日本这个怪胎就不要计算其中了。

    因此每一个国家可以说就是一个单独的民族,你投降就等于投向于异族,是不可饶恕的。

    这就好像欧洲人在和异教徒的战争中投降难以被宽恕是一样的。

    松川佐太郎自投降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想过回到日本的可能,甚至即便这个时候日本天皇下令免除他们的罪责他们也不可能回去。

    没有人比日本人自己更了解自己,即便日本政府因为别的原因原谅他们,那么等他们真的回到了日本之后也会被其他日本人玩死。

    所以这一方面所有已经投降的日本人都没有丝毫的想法。

    “闭嘴,你个混蛋,来人将这些家伙全部拉下去带走,不投降的全部杀死。”松川佐太郎知道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快速的将这些日本人全部关起来或者杀死。

    此次的突击,他们这支部队最先动手,因为他们日本人的原因,进入营地之后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抗,这里的日本驻军,和两百多德国部队被立即缴械。

    即便被缴械这些日本人和德国人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日本人的驻军实在是太少了,邓阳为了对付德租界,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将德租界控制住,可是调动了足足一个团三千多人的主力部队,还有着这近两千人的日本仆从军。

    “八嘎!放开我!”山田广野愤怒的咆哮起来,他知道可能有一些让他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松川佐太郎并没有给他机会,而是对身边的士兵动了一下眼色,立即有一群士兵冲上来将山田广野的嘴巴堵住,然后立即押送下去。

    曼弗雷德.马洛和四个德国人坐立不安的看着眼前的日本军队,他们不明白,明明日本人和自己一方属于联盟的关系,为什么会突然将自己等人控制住。

    而且甚至还自己内乱起来。

    “混蛋,我是德意志领事馆官员,你们日本人是要做什么?”曼弗雷德.马洛对着松川佐太郎大声的咆哮着。

    虽然他使用的是英语而不是德语,但是松川佐太郎却不为所动,因为松川佐太郎除了会一点华夏国语之外根本不懂别的语言。

    “领事先生,我想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们或许可以谈一谈。”就在曼弗雷德.马洛将要暴怒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外又冲击哪里一连串的士兵,这些士兵的身上都穿着奇怪的军服,军服上白色的斑点,看上去和世界上任何一支部队的都不同。

    尤其是那一顶顶的钢盔也被染成了后世美军的白灰色,看上去更显得冷漠。

    恩?

    曼弗雷德.马洛看着走进来的人微微一愣,因为走进来的人根本不是日本人,而是华夏国人。

    日本人和华夏国人的面部特征以及肤色都很像,但是身高的诧异却是极大的,两个民族之间的身高差距高达十厘米以上。

    曼弗雷德.马洛的眉头紧皱起来,原本站起来的身子也再次坐在座位上,他冷冷的看着进来的华夏**人。

    对于华夏国的军人他没有丝毫的惧怕,或许此时此刻日本人的凶残将他们吓得不轻,但是华夏国的部队战斗力在他们看来十分的低下。

    弱国注定是被人看不起的,因此在她看来自己一方并不需要惧怕,哪怕他们和日本几乎是同盟的关系,在华夏国看来德意志人也可以说是敌人。

    “这位先生,不知道您是什么人,但是不管你是什么人,你都没有全力抓捕囚禁第三帝国的公民,和领事人员。”曼弗雷德.马洛的脸色非常的傲气,看着邓阳露出一丝轻蔑。

    邓阳嘴角微微一丝冷笑。

    德意志在二战中的强大战斗力,让身为后世人的他非常的崇拜,但是崇拜的仅仅是其强横的战斗力,已经精锐的部队,但是对于这个时代德意志人的疯狂他还是非常的厌恶的。

    德意志人在小胡子的带领下实在是太猖狂了,也极为的疯狂。

    而且德意志所有人的意志都被一个人操控着,这使得一个国家的智慧无从发挥,如果德意志在击败了法国等国之后不去向北攻击沙俄,那么德意志人也不会那么快战败。

    而且德意志人的原子弹计划如果全力以赴甚至能够早于米国研制出来的,按时这种跨时代的武器却因为其最高指挥官的短视而被放弃,这样才使得德意志在后来被击溃。

    德意志在二战的失败不是别的国家造成的,虽然米国在二战的后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能量,可是本身之所以失败还是因为小胡子自己的战略失误,以及他的狂妄自大。

    进攻沙俄,不能够在冬天进行战斗这几乎是欧洲数百年战争留下的深刻教训,自从拿破仑在沙俄功败垂成之后,冬季的沙俄就是士兵的坟墓。

    还有一点就是对于战争的准备不足,在二战的后期德意志人眼高于顶,几乎不将任何一支部队砍在眼里,尤其是在战争一开始的三个月时间内,就占领了欧洲部分沙俄百分之四十的领土,歼灭俘虏的超过四百万沙俄部队。

    使得他们最后惨败在沙俄的冬季寒风之中。

    因此邓阳并没有将德意志看做比自己更高级的人种,而德国人这样模样更是让他有了一丝反感。

    当即邓阳冷笑一声,随后一屁股坐在会议桌上,看着曼弗雷德.马洛冷声说道:“这位先生,不要用你对日本人说话的语气和我说话,现在我只问你是想死还是想要活着。”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