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最强战兵 > 第459章 分歧

第459章 分歧

 热门推荐:
    轰轰轰……

    猛烈的炮击声,在鬼子的炮火倾泻之后,另外一股炮击声也传递了过来。

    不管是南都城内的邓阳,还是鬼子指挥部内的秦岚和松井十根都纷纷一愣。

    因为只要是一名合格的军人都能够听出后面那一连串的射击不是自己一方的。

    “八嘎,怎么回事,支那人的大部队来了?”松井十根和秦岚不有的问道。

    然而鬼子负责侦查的军官却也没有任何的头绪,他们的侦察兵一直以来都比中央军的部队要强很多,只不过由于他们战略性的收缩,所以一直没有将大量的侦察兵部队部署出去。

    不过很快他们发现,对方的火炮似乎并不多,而且口径不是很大。

    然而就算是这样,鬼子的进攻也立即停止了下来,突然遭遇的炮火,让鬼子的部队迟疑了,他们的目的是消灭这群华夏国中央军的部队,但是并不是和对方进行一场残酷的战争。

    对于现在的鬼子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封锁南都城,尽量使用空军进行轰炸,切断南都与其他华夏国部队的联系,只要时间一长,拥有十几万军队,数十万百姓的南都华夏国部队定然自己土崩瓦解。

    所以他们现在在大量援军到来之前是不会对来援的华夏国部队展开猛攻的,因为这样很可能产生意外,导致南都城内的华夏国部队有机可乘。

    之前的战斗就是鬼子想要重新激发起部队士气才展开的,可是现在遭遇到华夏国的部队反击,顿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司令官阁下,似乎支那人的援军到了,咱们怎么办?”鬼子的军官一个个看着松井十根,现在的鬼子部队士气非常的低下,如果这场战斗再失利了那么很可能就使得他们的部队士气更加低沉。

    “命令前线部队加强进攻,一定要占领支那人的阵地,如果支那人兵力众多,视情况而定。”松井十根知道,能够率先对他们的部队进行反攻的很大可能是华夏国的独立军部队。

    正如松井十根和秦岚猜测的那样,这次负责攻击日军部队的却是是独立军的部队。

    独立军三师六旅是率先到达这里的部队,他们是拥有机动炮兵的部队。

    在他的身后,十三门七十五野战炮已经对前线进行了猛烈炮击,但是却并没有选择冲上去。

    因为在他们的身后,在将军山方向,大军已经在那个地方建造防线了。

    如同鬼子不敢轻易进攻一样,独立军的部队也没有立即发动攻击,因为现在双方都比较谨慎小心。

    田丁现在部队并没有完全到达,仅仅到了两个师,单凭这么一点兵力很难对鬼子进行多大的伤亡,因此不如等待后方部队的到来。

    而三师六旅之所以前冲,就是因为知道前方有一部分中央军的存在,准备过去接应这支部队撤退,撤回牛首山进行防御,任谁都知道,区区一个师的兵力要冲到这么前方的距离是非常危险的。

    中央军的一三一师虽然说是一个师,其实本质上不过是一个旅而已,其下属仅有五个团,每个团的兵力不过区区两千人,和三师第六旅的兵力相差无几。

    果然在第六旅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鬼子的进攻,直接派出步兵将侧翼冲上来的鬼子直接击溃,然后使用炮兵对鬼子正面的攻击部队进行打击。

    寇猛内心里非常的高兴,原本他们都已经算是必死无疑了,被鬼子从数个方面围攻,他们这一个师恐怕没有多少全身而退的希望。

    但是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后方的援军到来,并且给了他们强有力的支援。

    “快,看看后方到底是那支部队到来。”寇猛兴奋的说道。

    不过他话音未落,之间临时指挥部外一名身着军装的军官走了进来,这名军官身上的军装和他们的不一样,看着他们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和尊敬。

    “谁是你们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你们是那支部队?”这名军官走进来,扫视了一眼诸人之后出声问道。

    寇猛的眉头猛然一皱,对方的军装和军衔让他有些看不懂,但是可以肯定这不是中央军的部队,当即他冷哼一声:“你又是什么人?”

    “独立军第三师,六旅稍小参谋于尘,奉我们旅座的命令来告知贵军,立即撤退不得拖延,否则后果自负。”于尘冷冷的看了眼对方,他作为作战参谋,自然知道对方率先抢占这里的原因,因此根本不给对方好脸色。

    “混蛋!你一个少校参谋,怎么敢在我们指挥部内大呼小叫?”一群一三一师的军官勃然大怒,他们每一个的军衔都在于尘之上,这个时候却看到于尘在他们的面前指挥他们自然非常的气愤。

    于尘冷笑一声:“你们爱走不走,我部将于两个小时之后进行撤退,如果你们撤退,我部将对追击日军进行打击,如果你们不撤退那么自己找死我们也不会阻拦,告辞!”

    于尘懒得和这些中央军的部队扯皮,整个独立军对于中央军怨念颇深,中央军不止数次对独立军暗中使绊子,尤其是在芜湖登陆的时候,中央军居然没有丝毫的增援,导致他们登陆和日军还打了一仗,损失了不少的人手。

    于尘大步离开一三一师的指挥部,随后整个一三一师指挥部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寇猛的脸上一片阴沉,但是却感觉无处发泄,独立军作为华夏国第一强军,军队战斗力可以说凌驾在所有的华夏国部队之上,自然有着巨大的傲气,但是更为主要的一点,是他们中央军已经渐渐开始和独立军对立起来。

    倒不是说独立军在挑战中央军,而是中央军在随时准备向独立军动手,但是以前的行动尽皆被独立军击败,他们部队的战斗力根本不是独立军的对手。

    也正是因此中央军更加认为独立军是他们的最大威胁。

    在华夏国,这个有枪杆子就是由权利的地方,怎么能够不让人对独立军对邓阳多加防备那?

    但是现在寇猛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撤不撤退。

    当然准确的来说,是他怎么撤退。

    独立军的部队是一个旅级部队,指挥官是一名少将,而他是一名中将师长,如果现在撤退,那么就等于是听从了独立军的命令,如果传出去对于他,对于中央军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耻辱。

    但是同样,如果他们不按照这样的要求撤退,那么等独立军的部队后撤之后他们将会被鬼子击溃,这样一来不但名声受损,而且自己的部队同样是遭到了惨重的打击。

    忽然寇猛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秦副官,跟我一起去独立军的指挥部。”寇猛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他已经找到了一个方法。

    独立军第六旅现在并没有建造指挥部,而且炮兵部队也在快速的准备转移,他们没有想过在这里这么近的距离内和鬼子进行战斗,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将这支中央军给解救下来,当然还有将其带领撤回。

    一方面是独立军不忍看到这支部队在鬼子的进攻中灭亡,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抢占风头。

    现在的独立军需要声望,也需要战功,因此绝对不能够容忍中央军抢占了他们的军功和利益。

    “旅座,部队已经准备完毕,不过看来一三一师似乎没有想要撤退的想法,哼!这些中央军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于尘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部队,对于前方的中央军颇为气愤。

    第六旅的旅长陈浩东瞥了眼平静的山凹阵地,露出一丝冷笑,这些人居然还想要抢夺他们独立军的军功,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现在的独立军之中已经渐渐没有了对于中央政府的敬畏,甚至他们管辖下的百姓也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邓阳从成立独立军的第一天开始就没有想过和中央军熔合的想法,中央军已经严重的被腐蚀了,早就没有了北伐时期的那种革命情怀,反而在不停的宣传独立军和邓阳,使得他们解救出来的百姓,和控制区内的百姓内心里对独立军异常的依赖。

    邓阳的目标不是和中央军争夺华夏国的控制权,而是想要组建一个新的民族生存地。

    而正是因为如此,让老姜和中央军以为邓阳是准备自己组成势力,然后想要夺取国家政权。

    所以对他处处防备,处处限制,尤其是这次,虽然中央军的部队本身所处的位置就在独立军之前,但是现在独立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到达南都周边,可是中央军依旧龟缩在当涂县内龟缩不前,近二十万大军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当涂县其实就是后世的马鞍山,距离南都不过百里,自从长江水位下降之后,鬼子的大型军舰无法进入,而小型军舰也在邓阳的打击下直接溃灭,因此被其抢占。

    但是占领这里之后,中央军只是派出一三一师一个师前来,想要抢占舆论,可是他们明显没有想到鬼子会进行攻击,因此一三一师陷入鬼子的攻击之中。

    如果不是第六旅及时赶到,说不得鬼子已经将其歼灭掉了。

    “报告旅座,中央军一三一师师长寇猛前来。”正在陈浩东准备带领部队撤退,随后在后方准备接应一三一师的时候,一名士兵来到他的身边。

    陈浩东眉头猛然一皱,这个时候对方不想着撤退却来到这里来,很明显对方准备施展什么阴谋诡计了。

    “让他们过来吧。”陈浩东冷声说道。

    很快一对手吧将寇猛带了过来,之间寇猛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到陈浩东的身边说道:“哈哈,陈旅长,这次多亏贵部解围啊,不过我觉得我们现在撤退是不是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陈浩东出声问道。

    “第一,咱们现在刚刚与日军接战,如果直接撤退,岂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因此我认为贵部应该配合我中央军对日军进行一次反攻,对日军造成伤亡之后再选择撤退,这样一来不但可以保存颜面,还可以灭掉鬼子的锐气。

    第二,贵部的最高指挥官邓阳邓将军现在还在南都之中,说不得正在受到鬼子的猛烈进攻,我们的战斗完全可以为南都减轻负担。”寇猛的话似乎很是关心邓阳,说的极为真诚。

    陈浩东脸上露出一丝讥笑:“我想寇师长想多了,我部自然会对鬼子进行进攻,但是不是现在,而且我们军座的事情也不用你来担心,我们军座是华夏战神,安危根本不用放在你们的身上,我还是那句话,三个小时之后我部会立即撤退,你们想要留下来和鬼子拼命我也没有意见。”

    陈浩东直接拒绝了对方的提议,邓阳已经在南都给他们发过电报,让他们暂时不要对鬼子发动进攻,因为那根本不可能有用处,同时邓阳的电报中还说给他们运送大量的武器物资,让他们接收之后再发动攻击,因此这个时候,他们根本不会擅自展开攻击。

    寇猛的脸上露出一丝阴沉,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根本不打算和鬼子进行战斗,当然他也抓住了这一点直接出声说道:“哼,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独立军居然也都是懦夫而已,听说邓阳邓将军乃是你们的创始者,你们居然在这么危机的时刻都不敢攻击,看样子邓将军很可能因为你们的懦弱被害死啊。”

    寇猛使用的是激将法,他想要用这种方式让这支独立军的部队成为他们的炮灰。

    但是他刚刚说完,就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一丝讥笑。

    恩?

    寇猛暗道一丝不好,对方很可能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

    “寇师长,你知道吗,如果你再对我们军座出言不逊,我不介意将你一枪毙了。”陈浩东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独立军的训练是非常残酷的,即便他们这些高级军官也都是从最基层做起,一个个还保留着血性,对于邓阳他们保持着无上的尊崇,这寇猛却一次次拿邓阳来说话让他非常的愤怒。

    原本寇猛说这些话本以为对方会受不了激将和他合作,但是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么直接的话语,顿时微微一愣,随后满脸的怒气。

    “陈旅长,注意你的身份,我是中央军的中将师长,和你们最高指挥官邓阳还是平级,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威胁我?”寇猛怒火冲天,他觉得对方这句话就是对他的侮辱。

    然而陈浩东却带着一丝冷笑:“你是中央军的师长,但是在我们独立军之中,你这样的人连一名团长都不如,别在我面前拿你那不值钱的军衔说事,如果你再敢出言不逊,别所枪毙你,我敢将你们全部给灭了,就你这一个师的战斗力,信不信我只需要一个团就将你剿灭掉?”

    陈浩东心中充斥着怒火,对于这些中央军那种高高在上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非常的不屑。

    “好好好,你们独立军猖狂,我要电报最高指挥部,到时候我看谁能够保住你。”寇猛被陈浩东气得不轻,但是看着这些独立军精锐士兵却也无法反击,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然而他刚刚想走,陈浩东却冷笑一声:“命令部队展开撤退,既然一三一师准备和鬼子火拼我们也不会跟着他们犯傻。”

    陈浩东下达撤军命令,这个时候和鬼子进行战斗简直就是作死,鬼子的部队全部在南都外,十几万日军的战斗力十分强横,即便是现在的独立军全部到达也根本不敢随意展开攻势,他们需要等待第一师的到来,只有第一师到来之后他们才能够展开计划。

    起初他们的任务是来接应一三一师,毕竟都是一个国家的部队,虽然中央军和独立军非常不合,但是毕竟是同胞友军,只不过既然对方如此的样子,那么他们根本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中央军是铁了心的想要抢夺军功,而刚刚对方甚至想要那他们去做炮灰。

    陈浩东能够想象到,只要他们答应和一三一师一起打鬼子,那么可能在关键的时候,一三一师直接后撤,将他们丢在后面和鬼子拼死作战。

    陈浩东不认为自己会被鬼子歼灭掉,但是损失惨重是一定的,如此一来独立军的第一场战斗就以损兵折将告终,到时候绝对会影响独立师的声望。

    因此这种愚蠢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对方的所作所为也让陈浩东看到了对方的阴险。

    第六旅快速的进行撤退,这个时候返回的寇猛脸色铁青,没有独立军的配合他们能否顶住鬼子的进攻都是一个问题,因此他知道现在已经不能够不撤退了。

    可是这样撤退他同样会在之后被嘲笑,因为一前一后好像中央军是跟着独立军的步骤来走的。

    足足两个小时,独立军的部队已经消失在一三一师的视线里,这个时候寇猛才下达了撤军命令。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而与此同时,中央军在江边的部队也被缴了械,将整个中央军的指挥部震动,同时所有人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邓阳来了。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